苏联是第一个吸收女性战斗飞行员的国家。卫国战争期间,在遭受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之后,苏联政府号召所有没有孩子的妇女投入到这场战斗中来。在1941年6月22日到1945年5月8日的近四年里,共有100万妇女投身到这场与纳粹德国的战争中,其中有数千名苏联妇女参加了空军。于是,在欧洲的上空,德军飞行员常常惊讶地在他们的苏联对手中发现女子的身影。


1942年,苏联著名女领航员马林娜·拉斯科娃说服斯大林,在红军中组建了三个完全由妇女组成的战斗航空团——586战斗机航空团、587昼间轰炸机航空团和被德军称为“夜间女巫”的588夜间轰炸机航空团。在这三个战斗航空团中,一些人成为传奇式的人物,其中便包括有“斯大林格勒上空的白玫瑰”之称的莉莉娅·利特维亚克。


苦难


人生天地间,报效祖国是非常崇高的事。莉莉从不畏惧敌人的炮火,最担心的倒是身后的冷枪。1937年,她父亲被逮捕遭处决,罪名是“人民的敌人”。她弟弟怕受牵累,改用了母亲的姓。所有的亲友也全都躲开了去,没有一丝同情,没有一点安慰,家里陷入了凄凉的绝境。那一年她才16岁,可红色恐怖早已深深地侵入了骨髓。“长久以来,她的心中一直有种恐惧”。她害怕自己“会忽然在人世间消失,在无人知道的情形下死去。”古今多少英雄豪杰为祖国为民族甘洒满腔热血之际,却先行甘洒横飞的热泪。


萌芽


莉莉娅在训练过程中表现出了精湛的飞行技术。她的技术不仅优于其他队友,连指导她的男教练都要逊色三分。


莉莉娅·利特维亚克1921年8月18日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工人家庭。14岁时,她瞒着父母悄悄在当地的飞行俱乐部学习飞行技术。一年后,她已经学会了独自驾驶飞机。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当莉莉娅听说马林娜·拉斯科娃在组建一个完全由妇女组成的飞行团时,她马上报了名。很快,莉莉娅和她的同伴被送到了伏尔加河下游的一个小镇。在那里,她们接受了半年的密集训练。她们剪短了头发,穿着宽大的男式军服,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在吃糠咽菜的经历中体味到作为一名女兵的艰辛。


莉莉娅在训练过程中表现出了精湛的飞行技术。她的技术不仅优于其他队友,连指导她的男教练都要逊色三分。结束训练后,莉莉娅和队友们组成了586战斗机团,在距离斯大林格勒200英里远的萨拉托夫开始了战斗。她们昼夜轮班坐在雅克-1战斗机的座舱内待命出击。身高只有1.52米的莉莉娅坐在飞机的座舱里,眼睛看不到前方,脚够不着脚蹬,所以她的飞机必须经过改装才能使用。从1942年1月到8月,莉莉娅执行了多次防守任务。


但是由于586战斗机团属于防空军,主要任务是保卫后方目标,和德国空军正面交锋的机会并不多。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1942年9月。鉴于莉莉娅的出色表现,她和其他7名战友被派往286战斗机团。在那里,她们和男飞行员并肩作战。莉莉娅和队友卡加·普达诺娃加入的是第73战斗机中队。队长巴拉诺夫认为女飞行员根本吃不消繁重的作战任务,因此拒绝接收女飞行员。不论莉莉娅如何解释,巴拉诺夫一概不允。这时,队中王牌飞行员阿列克塞·索洛马丁帮了莉莉娅,她被允许做索洛马丁的僚机。在后来的日子里,莉莉娅和索洛马丁渐渐萌生了感情,结成了一对比翼双飞的恋人。


绽放


德国人很快就领教了这个年轻女飞行员的厉害,他们称莉莉娅为“斯大林格勒上空的白玫瑰”。


1942年9月13日,莉莉娅生平第一次击落了梅塞施密特-109战斗机和容克-88轰炸机两架敌机,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击落敌机的女性。后来,她还曾击落了一架由德军王牌飞行员驾驶的梅塞施密特-109战斗机。该战斗机的飞行员是德国歼击机第3联队的一个中尉,有着35次空战胜利记录。被俘后,他提出想要见一见击落他的对手。当他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身材娇小、年轻漂亮的姑娘时,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这就是把他击落的那个人。莉莉娅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把空战的经过向他娓娓道来,从飞机相遇的高度、位置到这位王牌飞行员的疏忽。面对这些只有当事人才能知晓的细节,德国飞行员输得心服口服。


要赢得男队友的尊重,女飞行员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对莉莉娅来说显得尤其困难,因为她的美貌常常掩盖了她的能力。她长着一头金发,有着迷人的双眼。和大多数年轻女子一样,她的身上也保留着爱美的天性。在接受训练的时候,她一开始拒绝剪去自己的长发。她还曾经把皮靴的一部分拆下来做成飞行服的毛皮领子。由于修改军服被认为是破坏国家财产,她为此被关了禁闭。


她热爱自然,喜欢花朵。她常常到机场附近采野花,带回来插在飞机座舱里。因为她的名字和俄语百合花的发音相近,战友们都亲切地称她为百合。她在自己驾驶的飞机机身两侧分别画了一朵百合。德军把百合误认为是玫瑰,因此称她为“斯大林格勒白玫瑰”。看上去文静羞涩的莉莉娅,一到了空中就成了一个英勇果敢的女战士。德国人很快就领教了这个年轻女飞行员的厉害,他们每次看到她的飞机,都会互相转告,尽量避开她。


1943年1月底,她和另外两个女飞行员一起来到战斗最激烈的斯大林格勒前线,加入了296战斗机团。2月中旬的时候,她已经击落了5架敌机。她为此赢得了一枚红旗勋章,并被提升为中尉。



3月15日,在击落一架容克-88轰炸机后,她被护航的梅塞施密特-109击伤。莉莉娅带伤坚持将击伤她的梅塞施密特-109击落后,才飞回了自己的机场。回到机场后,她昏迷了过去,被送进医院。


莉莉娅战死的那天离她22岁生日还有17天。她是二战女飞行员里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一个。


归队后不久,事情对她来说开始变得有些艰难。她的好友巴拉诺夫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5月21日,她的爱人索洛马丁在一次坠机中身亡,而她亲眼目睹了这悲剧性的一幕。


在承受失去朋友和爱人的痛苦之时,莉莉娅的体力也经受了很大的考验。在7月16日和德军的激烈对战中,莉莉娅再次受伤,被迫降落在德军占领区的她顽强地靠着步行穿越战线回到了机场。回来之后她没有接受医生的治疗,她说自己还能够战斗。两天后,她又继续驾机上天执行任务。18日,她和队友的战斗机遭到了7架梅塞施密特-109敌机的围攻。虽然她仍尽力击落了一架敌机,但自己的飞机也受了重创,再一次迫降在了德军占领区。这一次是一位飞行员冒死在敌后迫降救了她的命。


1943年5月31日,在前线,德国一方升起了一个炮兵观察气球,在气球的吊篮中站着两个德国炮兵军官。显然他们是两名高手,在他们的引导下,德国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向苏军目标飞去。在遭受不小的损失后,苏联空军奉命立刻摧毁那个气球,但由于德国人在气球周围布置了大量高射炮,苏联空军几次试图摧毁它,都没有成功。


这时,已是一名王牌飞行员的莉利自告奋勇,请求出战。得到批准后,她驾机起飞。她并没有直接飞向那个气球,而是在离它很远的地方飞越了前线,然后在德国人的后方绕了一个大圈子。当德国人忽然发现莉利的飞机从德国人方向,背着太阳,像箭一般向那个炮兵观察气球冲去时,他们已经什么也来不及做了。那个气球在莉利的扫射下,成为一个火球坠落了下去,而此时,莉利的飞机已经飞回了苏军一方,德国人的高射炮甚至还没来得及开火!


凋谢


几次死里逃生之后,她最终还是没能摆脱死神的纠缠。1943年8月1日,在马里诺夫卡和斯蒂巴诺夫卡地区上空巡逻时,莉莉娅的雅克-1战斗机被8架梅塞施密特-109围攻。虽然她奋力反抗,但终于寡不敌众,在空中的万弹齐发中,“斯大林格勒上空的白玫瑰”就这样永远地凋谢在了空中。和莉莉娅一起飞行的伊凡后来回忆道:“莉莉娅没有发现为德军轰炸机掩护的梅塞施密特-109战斗机。它们忽然向她冲来,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她掉转方向,和它们正面交锋。” 莉莉娅死的那天离她22岁生日还有17天。临上飞机前,她把从机场附近摘来的一束野花别在了飞机的侧翼。那些深爱她的人愿意相信,在她生命的尽头,她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些她喜欢的野花。


在她短暂的一生里,莉莉娅曾经168次出战,单独击落敌机12架,联合队友击落了3架敌机,是二战女飞行员里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一个。


莉莉娅的战友在她被击落的地方立了一块石碑,碑身上镌刻的12颗金色五角星纪念着她的战绩。 刻了12颗金光闪闪的五角星来纪念她的12个战绩。并且特意在墓碑上留出一块空地,准备着政府授予她“苏联英雄”的称号时,再补刻上这个崇高的荣誉。然而,来自官方的回应却大出意外。“某些人怀疑莉莉并没有死,而是被德国人俘虏了,并且她的父亲是因政治罪被处决的,因而莉莉也被认为在政治上是不可靠的”。――仅仅根据这些臆测和株连性的理由,一个战功赫赫的烈士,“竟未能得到任何政府嘉奖!”一个国家,应该是一个为民众服务的机构。当一个政府不能体察民情,不能伸张正义的时候,就昭示着这个时代的道德正在沦丧,良知正在泯灭,老百姓正在酝酿着拍案而起。


出生入死的将士们终于被激怒了。莉莉的战友依娜咆哮起来:我才不信这些胡说八道呢。我要“对天发誓”,一定要“为莉莉讨回公道”,哪怕“用我一生的力量”,“一生的时间”!战争的烟尘渐渐散去,英雄的名字也渐渐被淡忘。但依娜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她从军队退伍后,几乎把所有的功夫都用来寻找消失的战友。一次、两次;三年、五年。找呀,找呀,为得就是把失落的正义寻找回来。100年前的法国作家左拉就提出:个人正义维护着国家正义,个人尊严组成国家尊严。虽然说,个人正义和国家正义在本质上应该相辅相成。但历史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形:每当政府呼唤正义的时候,人民总是热血沸腾赴汤蹈火;一旦百姓呼唤正义的时候,官方总是患得患失缩手缩脚。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的当天,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发表演讲说:“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敌人必将被毁灭,我们必将取得胜利。”顿时,全国好像炸开了锅。“几个小时内,各个征兵站点就挤满了前来应征的人群,其中就有那些女飞行员。”而当1943年8月1日,“斯大林格勒上空的白玫瑰”香消玉殒之后,依娜为了给“莉莉讨回公道”,一直“讨”了47年。开始是与丈夫结伴,后来又与孙子同行,耗费着精力,耗费着钱财,一次次重返昔日的战场,一回回重温过去的梦想。心中悲苦,有谁能知呢?


一天,两个男孩在田野间玩耍。看到一条蛇钻进了洞里,就想把它挖出来,谁知竟然发现了一具女尸,她穿着纤小的飞行夹克,身上还装着证件。于是,莉莉终于被找到了。依娜感叹地说:我的愿望实现了,现在“可以有权利平静地死去了。”


正义,作为一种客观公正的、有益于人民的法则。如果总是被当局轻易地漠视,如果总是需要历经千辛万苦地去追求、去寻找,这个所谓的正义也就变成一种伤害人心的东西了。它不光破坏着人民与政府的感情,疏远着百姓与官方的距离,似乎还在构筑着一种亡国的悲剧。就在戈尔巴乔夫签署追授荣誉的命令一年之后,克里姆林宫头上的旗帜不是变色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