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144

中悦 收藏 15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1144 乘一架小型喷气机降落在台湾号飞行甲板上,韩副军长——现在的银坐集群韩总指挥,带着沙丁鱼罐头般挤在机舱里的20人的特种分队,下了飞机。台湾号的景象很惨,左右船体都被打坏,浓烟滚滚,铰链基本脱开,飞行甲板只剩中间的700多米可用,小飞机降落时起落架钩断了第一道一次性用过的尼龙绳,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44


乘一架小型喷气机降落在台湾号飞行甲板上,韩副军长——现在的银坐集群韩总指挥,带着沙丁鱼罐头般挤在机舱里的20人的特种分队,下了飞机。台湾号的景象很惨,左右船体都被打坏,浓烟滚滚,铰链基本脱开,飞行甲板只剩中间的700多米可用,小飞机降落时起落架钩断了第一道一次性用过的尼龙绳,被第二道尼龙绳拦住,停在烟雾遮蔽的跑道尽头前百米处。尼龙绳拦截是台湾号航空工程队的临时发明,比老美航空母舰上的钢丝绳拦索减速度贡献小得多,而且一次用过冲断后工程兵要换新绳子,这样的扯断型临时尼龙绳拦索设置了三道,体现了我军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其实就是能凑合就凑合——的一贯传统,从华山号巡洋舰飞来的20架轻型运输机着陆后,尼龙绳用光,到韩指挥的小飞机降落时,绳子是位年轻士官临时结起来的,看到废绳再用飞机安全降落,士官熏得灰黑的脸膛笑了,雌出一口白牙。

韩指挥下机伊始跟船上最高负责人火控中心主任简短谈了几句,立即掂量出曾集团的处境严重到什么程度。中主炮只剩2管还能打,炮弹也还有2万多发,但是主飞轮储能降到下限,维持30-35千米射程,每发203毫米炮弹耗能约50兆焦,左右铰链全部损坏无法利用海浪能给主飞轮充能,12台柴油发电机只剩两台勉强维持运转,加起来功率不过3000多千瓦,造成主炮只能30秒射击一次打出一对炮弹去,用来支援北端陶支队和西面沈湘部的残酷防御战根本不够用,日军连续猛攻之下,两处的第一道阵地都被突破,我军退守第二线阵地距台湾号约25-27千米,日军的一个自行炮营尝试着冲进来一次被我155毫米自行迫击炮打烂,炮兵主力不敢再冲,在40-43千米的增程弹最大射程上打过多次齐射,不过底推增程弹弹道发飘,不用末端制导的话落点很是不准,飞进来的激光制导无人机是新研制的,数量还不是很多,台湾号的雷达功能大大下降了,可要在几千米的距离发现无人机还不是难事,无人机一飞近就被船上的钢珠炮弹丸云扫掉,渗透进来的日军特种兵处境也不妙,他们通过一线阵地就被干掉一批,接近台湾号到数千米距离后还要爬上高层楼房,手持式激光制导仪的光点才能打到台湾号中部,高楼大厦很多,中国军队人员不多分布稀疏看不过来,不过大部分楼群废墟都烈火汹汹浓烟滚滚,人爬不上去,爬上去了被烟熏得半死,却发现找不到烟雾的空隙把激光打过去,没有烟的几个“缺口”,中方在数十座主要建筑上放置了侦察警戒人员,在没放人的建筑群上空抛射了悬浮单元在那里吊着,日军人员好不容易找到了合适位置,激光校准过程要使用电磁通讯,先进的仪器虽有激光卫星通讯功能,但是没有通讯卫星可用,电磁通讯波一发出立即就被吊在上面的悬浮单元交叉测定,然后就是台湾号的23毫米副炮的直射攻击——激光打到战列舰是直线,23-35毫米口径离心式速射炮或螺管式速射炮打这个位置也是直射,几百发小口径炮弹在1秒钟内打在一个距离一两千米的位置上,结果也不用多说。从效果上看来,指引数据中断后日军无法炮击,有几次是炮弹已经打出来了,弹上的激光制导头却找不到终点的反射激光了。 日军多次在40千米距离使用底推增程弹攻击都因为末端制导不足而未达目标,大部分炮弹没落在军舰上,打上了一些也没炸准中主炮的要害,却给台湾号战列舰造成了其它损害。同时,日军一个远程炮群一开火,位置立即就暴露了,台湾号够不上40千米,一线阵地后面的155毫米迫击炮却够得到,一群群重迫击炮弹飞过去在下降过程中接受无人机和悬浮单元的制导,很快就摧毁了那个远程炮群,日军缺乏手段测定夜空中的微型无人机,发现了几袈也没有离心钢珠炮做空中模糊扫除,与迫击炮的对射更不占便宜,热发射一打就被测定,迫击炮的冷发射却看不见摸不着,不对称的炮战打过几轮,日军损失了几个宝贵的炮兵营之后,不敢再打底推增程远射了。

日方叛军只得连续发动猛烈的步兵攻击,开始3个小时是寸进未得,伤亡却极其惨重,打到黎明前,蒙上战舰的数十发底推增程弹炸坏了几台柴油发电机组,台湾号203毫米主炮的射速渐次降到30秒2发,我军防御兵力不足的弱点暴露出来,没有兵力打反冲击,一线阵地多处失守了。

危急关头,从韩国紧急采购的20架轻型运输机从突入濑户内海的华山号巡洋舰上转运来陆战一师的特种大队和1个伞兵连,600名精锐一下子顶了上去,南防御线格子团的阻击效果出奇的好,初战告捷,刘博士营长在松山茶社刚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的时候,曾南岳的命令就到了:抽一个营增援东京防御圈。这个营的26个格子(防御战中打坏了一个)刚在东京市开下地效机,正逢紧要关头,华山号增援部队的600精锐已伤亡过半,日军突入第二道防御阵地,双方各种轻重火器近距对射,多处爆发了肉搏战,26个格子打出去准确凶猛的155毫米制导迫击炮火力一下子隔断了日军如浪潮般涌进突破口的后续部队,成百的各型战斗车辆和数以千计的步兵在日语高喊的“万岁”声中被炸成了碎片,格子的数字化实验步兵直接突入阵地,一边指引炮击一边枪榴弹甚至自动步枪子弹直射,双方狠干了5分钟,渐渐分出了胜负——日军总体上虽占有上百倍的兵力优势,但在有限地域内一批批疯狂涌进的后援步兵被炸成了炮灰,突入阵地的上千人渐渐不支,在中方投入全部预备队之后终于被肃清。日叛军残余从我第二线阵地狼狈退去的时候,第三批增援到了。

台湾李之涣将军紧急凑集的运输机是唯一未被征调支援西线的运输机群,黎明前,这个机群着陆羽田国际机场,放下了登陆台湾的第1集团军的一个精锐步兵团——南京团。这个团两千名官兵的绝大多数都是南京大屠杀残存军民的后代,一下飞机,眼睛血红的战士们嗷嗷吼叫着扑进东京防御圈战场,3个步兵营由海军地效机直接输送到东京防御圈,坦克营和自行炮营从数条公路直接突入给了日军第二混成旅团侧背狠狠一击。

日本南部叛军第二混成旅团主力攻击甲府受阻,30分钟内被打掉了一个半联队,沿濒海公路攻击的一个步兵联队和2个坦克营本已突破川崎,一部与我“川横集群”装甲营打成僵持,主力意图绕行八王子东侧山路进抵东京市南端,行进间被我设在八王子地域格子部队一个排发现,3部数字化迫击炮开张大吉刚敲掉二十几部战斗车辆目标,一个意外发生了。

天灾,也是人祸。 樱花三号在最后时间射出全部“铁棍”,其中一支打破了富士山薄弱的凝结岩浆地壳,人为引发了这座著名休眠火山的喷发,造成附近地区人员财产的巨大损失,火山喷发此起彼伏,一道道岩浆喷薄而出,通红的高温流体裹挟着一块块黝黑的岩块从山体直冲下来,火山灰劈头盖脸如雨而落,在八王子附近,一道刚刚喷发的熔岩拦住了迂回日军的去路。 第二混成旅团濒海攻击联队不得不向东绕行,延误了对他们来说宝贵的半个小时,以至刚接近到东京防御圈南端,就被羽田机场杀过来的南京团装甲部队打了个正着。

日军濒海攻击各部全被堵住,八王子的那个格子排空了出来,立即接到嗣谷车站前进指挥所罗旅长的命令:向东移动填补沈湘部南端的空档。

韩指挥向曾南岳报到正在通话,听到耳机里曾司令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语调变得急促:八王子那个格子排在中国大使馆安全岛那里发现重要情况,事情很棘手,请你立即去那里主持处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