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回忆中的悲惨国军长征(下半部分)

sunnycount 收藏 31 14546
导读: 钱小英死后,就在那天傍晚李明华找到了胡汉君。她们跟上了一个十多人的队伍。 她俩边走边说失散两天来的情况。因为心里太高兴了,当过一个独木桥时李明华不慎失足掉到河里,幸好有一个中年男子,他正待上桥,见状立即跳进河里,一把抓住李明华的衣服,把她拉上岸来。她得救了!慌乱中还没问那个救命恩人的名字。当晚,她俩跟着队伍在一个村落里露宿。 这是一个草顶高脚的房子,里面已挤满了人。众人看到她俩进来自动让了一块地方,席地坐下。当晚,新22师的一个中尉送给她们半搪瓷杯的米汤,两人分着吃了,这是断粮以来第一次尝到米粒!

钱小英死后,就在那天傍晚李明华找到了胡汉君。她们跟上了一个十多人的队伍。

她俩边走边说失散两天来的情况。因为心里太高兴了,当过一个独木桥时李明华不慎失足掉到河里,幸好有一个中年男子,他正待上桥,见状立即跳进河里,一把抓住李明华的衣服,把她拉上岸来。她得救了!慌乱中还没问那个救命恩人的名字。当晚,她俩跟着队伍在一个村落里露宿。

这是一个草顶高脚的房子,里面已挤满了人。众人看到她俩进来自动让了一块地方,席地坐下。当晚,新22师的一个中尉送给她们半搪瓷杯的米汤,两人分着吃了,这是断粮以来第一次尝到米粒!

这米汤和当天下午被人救起,使李明华深深感到人间自有真情在。然而,她又想起几天前曾被一个科长赶出芭蕉棚的情景,心中又感到阵阵凉意。

第二天下午,从后续部队那里听到消息,那位赶她俩出芭蕉棚的科长和另外两人已死在芭蕉棚里,尸体已腐烂了。

“此时此刻,人命真是朝不保夕。”李明华长长的叹了口气。

“真的,我并不恨他。我为他的死难过。”胡汉君说。

雨不停的下着,落伍的病兵愈多,尸体愈多,都倒闭在路上.当晚听到一个消息:这里离新平洋不远了.新平洋曾是英军的营地.到了新平洋就快要出野人山了.消息是令人振奋的.这夜,四下虫声唧唧,夹着野兽的嚎叫.李明华与胡汉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天亮了,部队就要出发,昨天胡汉君扭伤了脚,这时已经红肿起来,胡汉君让李明华先走,李明华坚决不同意.

两人掉了队.

胡汉君还挣扎着走路,但每天走的路越来越少,这天,李明华扶着她爬过一座山后,天色慢慢暗下来,茫茫夜雾中,看到前面有一座茅屋.

两人决定今晚在这里过夜,大门半开着,里面黑洞洞的,稍挺,才看见地上都已睡着人.个个睡梦正酣,她们不忍心吵醒别人,悄悄在门边找块空地睡下,由于白天太累,她俩很快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李明华心想,怎么这些人还不走?莫非是我们挡了他们的路?她俩仔细一看,发现这些人张牙咧嘴,脸手浮肿,原来都是死人!这时又闻到阵阵臭气,两人夺门而出,想到夜里竟和死人共宿,不禁心里发怵,走了很远的路才恢复过来.

鱼还是凄凄切切地下着,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饿着肚子,继续前进.

当晚,她们见到了军政治部的一位老大哥,他叫杨纯,是位少校,也是她俩在战干团受训的同学,性情随和,总是为人排忧解难,她俩是在一个草屋里见到他的,当时他正熟睡着.

"杨大哥,杨大哥!"两人把他叫醒.他醒了.看到两个小妹喜悦万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你们先把衣服烤干,我来弄东西给你们吃."杨大哥对她俩下命令.

这是别人送给他的一点面粉和糖,他用漱口的搪瓷杯就着火做面糊给她们吃,每人分到半漱口杯,杨纯看她们吃的香甜,又把自己的半杯也给她们,她俩吃完了,把杯子都舔干净,在饥饿的时候也顾不上礼貌了.

这天接连吃了两餐(白天也是别人送给她们吃的东西),肚子吃饱了,她俩睡的舒服,"醒醒,该上路了!"杨大哥把她们喊醒,她俩揉着眼睛说:"真好睡"

"此处离新平洋不远了,听说军部就在那里,你们先走,我随后赶上.""要鼓足勇气啊,一定要走出野人山."杨大哥又嘱咐她们.临上路时,杨大哥又给她俩每人一块甜饼,说:"在路上充饥吧!"

"我们和你一起走'"李明华说'

"不,我今天还走不动,你们走吧."

她俩紧紧和他握手告别,感到他的手心发烫,原来他的病不轻,哪知这一别就天人永隔,杨大哥永远留在了野人山.

新平洋确实就要到了,但前面还横亘着一座大山,她俩气喘吁吁地翻过这座山,眺望山下,惊呆了!山下又是一条汹涌的急流,虽然不算太深,但流速甚急,没有桥梁.

她俩在河边徘徊,瞥见后来的队伍里有一个女兵,她是译电员包玉英,此时此刻在这里相逢,3人激动的热泪盈眶,紧紧拥抱在一起,略略谈了一些失散后的情况,就开始渡河.包玉英是上海姑娘,性格豪爽,一向胆大,她兴冲冲地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让我先过,你们跟着来!"

她走在前,稍能游泳的胡汉君跟着,"旱鸭子"李明华殿后,刚到河中间,惨事发生了!包玉英踏入旋涡,不待众人救援,她就被急流吞没,中间的胡汉君安全过去了,李明华渡到中流,脚一踏空,水没过胸际,立刻感到呼吸急促,眼看又要被急流卷走,不远处一位心善的士兵递过一根竹棒,她急忙抓住,脱离了险镜,接着凭借竹棒一步步走到对岸.

李明华与胡汉君看着滔滔洪流,想起包玉英的突然出现,有迅速消失,禁不住大哭一场.

新平洋终于到了.

她们来得正是时候,先到得人已经在这里得到了英国人空投的给养,她俩从几个熟人那里得到了饼干,煎饼,于是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哪知久饿的人是不能吃的过饱的,当晚安然无事,拂晓之际,李明华的胃部痛胀难受,痛的在床上乱滚起来,胡汉君急的束手无策,有人建议说:"枪弹里的火药可以帮助消化,你们不妨试试.

许多弹药吞下去了,还不见效,部队又要出发,胡汉君眼泪汪汪地说:"明华,你快些好起来,我在这里守着你.'"不,不要管我!你先走吧."李明华催促她.

真是吉人天相.到第二天,李明华渐渐痊愈起来,部队出发了,她们就在棚子里休息着.

雨下个不停,空投中断了,她们得不到帮助了.

"还是走吧,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胡汉君说.

"听说杜军长已到前面去了,这里距印度不远.我们要跟上去."李明华同意胡汉君的意见.

4天后,她们到了大村落千地,有英军遗留的简陋病房,她们在这里住下了,附近有军部的一座供给站,她们领到了一些大米和鱼干.

这时她们的情绪很好,想起两天前,她们路过卡拉卡时,遇到了新22师政治部副主任卢谷,卢热情的接待她们,说:"你们能逃出死亡线,随部队走,证明你们不是弱者."这更激发她们走出野人山的信心.

谁知意外又发生了.

半夜里,李明华感到呼吸困难,全身浮肿,先从头部开始,向下蔓延,压迫心脏/她不忍惊动别人,靠墙坐着,天明时,浮肿更严重,已经奄奄一息,胡汉君含着泪喊:"明华,你醒醒,要活下去."

她心里明白,但说不出话,靠着墙整整坐了两天,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身陷绝境的难友都来献秘方良药,有人说甜的面糊可以治浮肿,胡汉君几乎是乞求,向当地的地方官要到了面粉和白糖,吃了三天面糊,李明华又一次逢凶化吉.

她们继续上路,到了哈巴采.

哈巴采是印度和缅甸的分界线,该地有个补给站,站上有两位工作人员是她俩的同学,同窗之谊,留她们在站上协助工作,等补给任务完了,再到印度去,她俩喜出望外.

当天,她们领到了全新的军服鞋袜等日用品,又美美的洗了次澡,他们已经整整100天没洗澡了,想起这100的经历,简直一场噩梦.

半个月后,补给任务结束,她们踏上走向印度的最后一站----仰隆

这时她们补给充足,离印度只有30余里,沿途每隔5里就有补给站,如果没有意外,再也不会有死亡威胁了.

....................

她们到达印度东北边境的提旁.第五军到达印度的生还者都在这里集结.

这天是1942年8月4日,自五月初进入野人山,将近100天.



进入野人山时,第五军女兵有60人,活着走出来得只有李明华和胡汉君

壮哉痛哉,中华巾帼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