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蔑视的艺术:一战之前的狙击战

101呼啸之鹰 收藏 0 125
导读:前言   “Snipe”一词最早来源于生活在苏格兰和英格兰沼泽地中的一种猎禽,这种猎禽体型纤小,飞行快速敏捷,是猎人们很难击中的目标。在当时能用燧发枪击落一只这样的鸟的人在旁人眼中就算的上是一名神枪手,这也就逐渐演变成18世纪中期当地的一项运动,而且到了19世纪末的时候已经非常盛行,人们称之为“狙击(Sniping)”,也就是今天“狙击”一词的起源,但究竟是谁最早创造了这个词已经无从考证了。   今天的人们往往用“狙击手(Sniper)”这个词来形容使用步枪射击的人,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只

前言


“Snipe”一词最早来源于生活在苏格兰和英格兰沼泽地中的一种猎禽,这种猎禽体型纤小,飞行快速敏捷,是猎人们很难击中的目标。在当时能用燧发枪击落一只这样的鸟的人在旁人眼中就算的上是一名神枪手,这也就逐渐演变成18世纪中期当地的一项运动,而且到了19世纪末的时候已经非常盛行,人们称之为“狙击(Sniping)”,也就是今天“狙击”一词的起源,但究竟是谁最早创造了这个词已经无从考证了。


今天的人们往往用“狙击手(Sniper)”这个词来形容使用步枪射击的人,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只有极少数射术精良的人才配的上“狙击手”这一称号。在很大程度上,装备并不是关键,因为拥有一支安装了光学瞄准镜的射手并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狙击手,相反,许多优秀狙击手的装备往往只是一支普通步枪和望远镜。


一直以来,人们对于狙击手的情绪是复杂的,甚至包含了某种憎恨和厌恶。参加过一战的狙击手弗雷德里克(Frederick)认为:由于作战任务的独特,狙击手通常是很难与普通步兵和睦相处的,甚至在当今各国的作战部队里也是如此。毕竟人们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非常神圣,在毫无预示的情况下用狙击的方式夺走人的生命似乎是一件很罪恶的事。也许正因为这样,狙击手们很少谈及自己的作战经历。事实上,战争中狙击手是很少被当成是英雄的,最多只是一件令人不快的必需品。


狙击手的存在带来了另一个严重的后果。由于狙击手们只用简单的通过十字准星就可以决定对方的生与死,甚至可以决定何时何地。人们为了除掉这些可怕的敌人,开始毫无忌惮的使用高爆弹药杀伤对方和进行无区别的大规模轰炸。狙击手约翰.法切尔(John Fulcher)曾于1944年在美军第36步兵师服役。在一次作战中发现了一支刚刚补充到前线的德军增援部队。“我很快瞄准了一名军官并击中了他的腹部,他表情惊讶地倒在地上”,法切尔回忆到,“当我完成退弹重新瞄准他时,他已经死了,他完全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大多数士兵来说,战争无非就是服从命令行事。但狙击手有所不同,曾在越南战场服役的美军狙击教官罗伯特.拉塞尔(Robert.Russell)认为:“狙击作战是十分个性化的,狙击手必须冷静地隐蔽自己,耐心细致地选择目标”。


尽管扣动扳机的瞬间,目标的面容往往清晰可辨,但感情用事是绝对不允许的。对于前线作战的普通步兵来说,他们对战壕对面的敌人其实并没有多少憎恶之情,他们只是奉命执行任务,在战斗中可以尽可能的设法保全自己和战友,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仍可能幸运的走下战场。战死自不必说,即便不幸受伤或者被俘,最后生还的机会还是非常大的。但是狙击手的命运便难以把握了,由于交战双方对自己的战友被冷枪射杀怀有极大的仇恨情绪,敌方的狙击手在投降被俘后被就地处决也是常有的事。狙击手们非常清楚自己在执行任务中所冒的风险,他们生存的渴望和战场上的其他士兵完全一样。这就要求狙击手们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对自己进行良好伪装、为自己精心选择阵地和战术。


少数狙击手(如日军狙击手)喜欢独来独往,但绝大多数并不象外界形容的那样单独行动。因为狙击手们往往需要在非常接近敌军的地域独自作战和长期埋伏,所造成的生理上的紧张可想而知是非常大的。人们于是慢慢发现,最有效的狙击作战样式是组成二人狙击小组,一人负责观测、另一人负责射击,这就形成了现代狙击作战中的惯用形式。狙击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技术。


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应该是战场上的多面手而不仅仅是枪法出色的射手,这其中,又以侦察、伪装与战场生存能力为最。在实际的狙击作战中,狙击手们在侦察和记录敌军活动上所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因为从中可以得到有关敌军部队的规模、位置和调动情况的重要情报。可以说,狙击手在战争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那么,狙击手高超的作战能力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在20世纪初的战场上将狙击作战发挥到极致的呢?我们务必要追溯到3个世纪以前,从几百年来狙击装备的进步中寻找答案。


狙击手的起源


从中世纪到19世纪中期,大多数枪炮都是没有膛线的,这对于在80码以内的距离上用步枪瞄准射击还是非常有效的。前膛装弹的设计虽然无法保证射击的精确性,却利于快速装填弹药和射击。到了16世纪,人们开始意识到膛线的作用,但制作膛线的工艺非常复杂而且造价昂贵,所以直到7世纪早期使用线膛枪的士兵仍然为数不多。不过,使用线膛枪的神射手开始出现了。


在1642-1648年间爆发的两次英国内战期间,已经有装备线膛猎枪的士兵专门射杀对方军官的记录。1643年3月,英国议会大臣布鲁克(Brooke)在利斯非尔德攻城战中的丧命便是一例。击毙布鲁克的两名保皇党人选择了教堂屋顶这一视野良好的藏身地点。其中一人名叫约翰.戴尔特(John.Dyott),此人使用的是一支身管很长的燧发枪,而布鲁克当时正在一间房屋的走廊上探出窗外观看火炮射击,戴尔特于是仔细瞄准布鲁克大臣并扣动了扳机。弹丸击中了布鲁克的左眼,后者当场毙命。当时的射击距离是150码,并不算太远。但是请注意,戴尔特使用的仅仅是一支大口径的滑膛枪,发射的也只是一枚自制的铸铅弹丸。以当时的标准来看,这实在是无比精准的一击。


当然,在那时并没有一支由戴尔特这样的神射手组成的狙击部队存在。多数所谓的神射手是农民出身,或是那些看守猎场的人,他们高超的射术来自于常年在林场和野外的生活经历。在那个时代,这些神射手常常射杀战场上漫不经心的敌军士兵,起到了很大的袭扰作用,形成了对正规部队的一种非常有效的补充。但是由于他们人数很少,无法影响战争的进程。


西方工业革命以后,这一状况逐渐发生了变化。由于兵器的生产实现了机械化,使用专门的机器,枪管的膛线可以以低成本很快地制作出来。可惜的是,18世纪的军事掌权者们并没有意识到狙击手的真正作用,直到1775年英美之间战争的爆发。英国人念念不忘自己古老的作战传统,总是希望与美国人正面决战,他们对美国人的军队里那些身着黄褐色制服的步枪手耿耿于怀,因为这些人神出鬼没,总能准确射杀英军中的军官,而英国人在遭受损失后却很难找出射手所在的位置,于是也就谈不上还击了。这些美国射手装备的是“肯塔基”式和“宾西法尼亚”式步枪——这种燧发枪具备小口径和长身管的特点。他们从小就练就了好枪法,籍此来猎获更多的猎物供自家食用,在300码距离内击中目标对于他们来说并非难事。而英国步兵使用的步枪在100码距离上的精确度都很成问题,使之在战场上的发挥劣于美军。


其实,无论是英军还是美军的军官,对于对方部队里的狙击手以自己为射杀目标的做法都颇有微词,认为这有悖于战争中的道义。一个有趣的例子是,一位美国军官偶然中进入了一名英军步兵的视野,英国人见这名军官转身离去,于是出于绅士作风没有开枪,孰不知此人正是乔治.华盛顿。这一历史上著名的“未开的一枪”毫无疑问是可以决定历史进程的。


英国人一向对狙击手怀有藐视的态度,但一名名叫帕特里克的年轻军官终于设法说服了军队高层,使之相信狙击部队的存在是有极大价值的。英军指挥部同意帕特里克组建和训练一支为数100人的步枪手部队,部队中的士兵身着绿色的军服,采用和美国人类似的单兵作战战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帕特里克本人不久便死于美军狙击手的枪下,他的狙击手们也因此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狙击手和狙击步枪的作用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直到来自欧洲的一个巨大威胁的出现——拿破仑.波拿巴。


神枪手时代


到了18世纪末,步枪作为步兵的首要武器已经成为各国军队的共识,尤其是在英国。1798年,英国军队订购了5000支普鲁士制造的“Jager”式线膛枪,这种沉重的短身管步枪在当时的普鲁士和奥地利非常流行。尽管当时的英国军火处打算装备一批新式步枪,但实际上却并不清楚自己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型号,甚至用途。后来的事实证明,提供给英军第60步兵团和其他外国雇佣军的这批步枪的质量是非常低劣的。


1799年,由伊齐基尔.贝克尔(Ezekiel Baker)提出的一项步枪设计建议获得采纳,英国人于1802年再次签订了一份800支“贝克尔”式步枪的采购合同用于装备新成立的第95步兵团。这种步枪外型与“Jager”式类似,在制造过程中又形成了两种口径的规格:.70口径型和.62口径型,而后者终获采纳。


使用这种步枪的士兵并没有使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而是很可笑的成了一个个散兵游勇。这与当时任何一名陆军军官的意志都是相违背的。军官们认为,一次军事行动的胜利与否完全取决于手下的步兵们是否坚定不移地执行自己下达的命令,而这些士兵往往发挥了过多的主动性。他们不时出没于自己和对方的阵地前沿,利用地形精心潜伏,谨慎地使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弹药并耐心地寻找射杀目标,四处袭扰敌军,对敌军造成了心理上的震慑并打击了对方的士气。实际上,这正是一名步兵难得的素质。在滑膛枪的射程以外,配备几名这样的步枪射手专门射杀对方的军官和炮兵的好处无须多言,在敌军高级军官的眼里,这种步枪射手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有趣的是,军官们一开始却仍然不愿让自己的士兵执行这样的任务,认为这有悖道德。随着这种战术成效的不断体现,情况开始有所转变。


“贝克尔”式步枪的精确度在当时是很有名的,尤其是在300码的距离以外。有几个这样的例子,最著名的要数第95步兵团的托马斯.普伦凯特(Thomas Plunkett),此人在1809年1月5日在维拉弗朗卡(Villafranca)击毙了著名的法国将军科尔伯(Colbert)。普伦凯特当时采用的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射击姿势,即半躺在地面上将两腿交叉以稳定枪管进行射击。这种射击姿势无疑非常令人不适,但却很有效。当然这也需要很高的技巧和适当的地形,所以在当时并不多见。


到了19世纪,步枪在历次战争中逐渐体现出射击精确度高的特点,但步枪设计与制造技术的进步仍然在继续。在拿破仑发动的一系列重大战争中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支狙击部队,这支部队的士兵们配发了专用的绿色简易伪装背心,而不是极其鲜艳的红色军服。但这支部队规模很小,其训练方式也是着眼于士兵的单独自由作战而不是专业的狙击。不过,他们所采用的战术,即侦察敌军的活动并进行阻滞和袭扰却是非常有效的。这一系列的战术活动对于20世纪现代侦察兵和狙击手的发展起到了基础性作用。


克里米亚战争与美国内战


我们知道,在长久以来的滑膛枪时代,欧洲军事教条中要求交战双方的士兵整齐排列相互接近并开枪射击。随着19世纪30年代初后膛击发步枪的出现,这种可笑的战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由于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大规模的武器制造成为可能,美国便是倡导高度机械化兵器生产的国家之一。而且还形成了几个兵器工业中心,如斯普林菲尔德、哈特福德等等。新的生产技术意味着人们终于可以大批量地生产廉价而精良的武器。于是在1830与1850年间,几个主要的军事大国都为自己的部队装备了后膛击发步枪。尽管自中世纪以来的步枪仍然是采用前膛装填的方式,但是枪管内壁的膛线却令步枪的射击精度较滑膛步枪提升了10倍以上!后膛击发的撞针机构也使得弹药的可靠性也得到了显著提高。


1851年,英国人仿造并为军队装备了法国制造的“米涅”式步枪,这就是我们熟悉的英国人称之为埃菲尔德式步枪,1853年该枪又得到了一次改进。由于供应不足,埃菲尔德式步枪只配备给每个连中枪法最准的六个人。这些拥有埃菲尔德式步枪的士兵在后来的战斗中完全体现出了自身的价值。在1853年的南非博德角(Cape Border)战争中,士兵维肯斯(wickens)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敌人出现的时候,我们立即开火,这迫使他们在1200码的距离外便开始为自己寻求隐蔽”。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当时这种步枪的威力,要知道仅在这20年前,士兵们还认为自己在对方200码步枪射程外活动是安全的。


1853-1855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新的作战方式出现了,这就是堑壕战、持续的炮火压制和用高精度步枪进行远距离射击,而这种距离以前只有火炮的火力才能够达到。事实上,在1000码的距离以外,一个站立着的人在射手眼中的大小比他的枪口准星还要小许多。所以距离并不是主要问题,而是如何有效瞄准目标。1854年,在克里米亚爱丁堡步枪团中服役的一个名叫戴维逊的步枪手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战壕里做了一个有趣的试验,他把两名步枪手编成了一个小组,看看他们在一起战斗情况如何。在试验中,一名步枪手匍匐在地,手持步枪仔细观察远处的目标,手指扣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射击;身边匍匐的另一名步枪手则拿着望远镜观察同一个目标,一旦有俄国士兵在视野中出现就下令射击。于是,一个完美的狙击组合诞生了。这次试验的结果还证明了光学瞄准的价值,而且还完全可以应用在步枪上。


尽管技术上有了很大进步,但前膛装弹步枪仍有很大缺陷。黑火药就象海绵一样容易吸潮,枪口在射击时产生大量白烟,简直如同向对方挥动白旗一般。重新装填弹药的过程也很麻烦,枪手要么得站起身,要么得滚向一侧伏在地上把火药和弹丸装进枪管。1861,美洲大陆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美国南北战争爆发,步枪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了最重要和最有效的武器。早在战争之初,枪械制造工艺已经可以为交战双方提供精良的步枪以供狙击作战之用。在北方,资金充足武器齐备,几个主要的兵器工业制造中心都在北军的掌握之中,这样,在美国的军队中就诞生了世界上第一支真正的狙击部队——1861年由海拉姆.博尔丹(Hiram.Berdan)上校指挥的狙击团。


博尔丹狙击团的士兵们接受的是专业的侦察和狙击训练,当时有很多士兵志愿加入这支部队,于是后来该团扩充为两个。而能够进入博尔丹的部队的士兵都是经过严格的射击测试后留下来的神射手,他们都能在600英尺的距离上连射十发,以不超过5英寸的平均误差击中靶心。而事实上当时有很多士兵的射击成绩都大大超过这一标准。博尔丹上校经过大量的疏通和游说工作,终于说服军火部于1862年为这支部队配发了1500支后膛装填的夏普斯式(Sharps)步枪,夏普斯式步枪的可靠性和精确度都很高,但是这批步枪中仅有少数安装有光学瞄准镜。士兵们身着暗绿色制服,被配置在旅一级部队之下。


南军也有一批素质不俗的神射手,他们中间不少人都是在农村长大,枪法十分精准,但同北军相比其组织并不正规。同北军狙击手团级的建制相比,南军的狙击手们只是充塞在一线步兵部队中的小的作战单位。不过,随着战争进程的逐步推进,原来的这些小的狙击单位地位有所提高,如南加州志愿兵第一连、弗吉尼亚第30营以及南卡罗来纳步枪队等。士兵们装备的是惠氏(Whitworth)步枪和英制埃菲尔德式步枪,而前者精确度更高。问题是惠氏步枪造价非常昂贵,由于南方资源较为短缺,这些狙击用的步枪都由英国偷运进口。一支基本型的惠氏步枪当时价值600美元,而加装光学瞄准镜的型号更是价值1000美元!相比之下P53埃菲尔德式只需150美元,夏普斯式则只要42美元就可以买到。


与北军大量装备的埃菲尔德式和夏普斯式步枪相比,南军的惠式步枪的数量仅为175支,但南军却用这些数量有限的装备创造了辉煌的战绩,至少有三名北军将领成为南军狙击手的牺牲品。南北战争中最著名的狙击战例要数1864年5月19日斯波特塞尔维那战役中约翰.塞奇威克(John Sedgewick)将军被击毙的例子。当时塞奇威克将军正视察战线后方的一个炮兵阵地,他看到士兵们由于惧怕对面战壕里的冷枪而畏畏缩缩的样子,于是大声斥责道:“距离这么远,他们连一只大象都别想打中!”,但是话音刚落便中弹落马。子弹是从他的左眼下方穿入的,这一枪来自南卡罗来纳步枪队中的狙击手本.珀维尔(Ben.Powell),他的战友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形:“本.珀维尔快步跑进来,告诉我们他可能打死了一名北军高级军官。他说他在很远的距离上发现了一群骑马的北军军官,并且瞄准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军阶较高的人开了枪。这个人立即落马,其他的人也慌忙下马躲藏,并四处胡乱射击。当晚,交战双方都得到消息:指挥北军第六军团的约翰.塞奇威克将军被南军狙击手击毙。这一枪给人的印象相当深刻,不仅因为塞奇威克将军当时正骑马四处走动,而且射手珀维尔的步枪上也没有安装光学瞄准镜。


在这一时期,光学技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新式的线膛步枪开始安装质量更好的光学瞄准镜。尽管当时的光学瞄准镜仅能提供1.5倍的放大倍率,但对于肉眼难以辨识的目标而言毕竟是射手确认目标的良好工具。这种光学瞄准镜结构并不复杂,利用一枚类似望远镜中的可调节的目镜聚焦,放大倍率低,视场也很狭小。当时在美国有好几个制造光学瞄准镜的工厂,如:位于波士顿的阿尔文.克拉克(Alvin Clark)工厂、纽约的摩根.詹姆斯(Morgan James)工厂等等。但是由于制造成本高昂,当时安装光学瞄准镜的步枪并不多。


在其后的几十年里,武器专家们致力于解决两个难题:发明无烟火药和改进后膛装填步枪。1886年,无烟火药在法国诞生,这种火药不但燃烧效率比以往更高,而且能够提供更高的膛压和弹丸初速,同时还不易受潮。射手开枪射击时,枪口仅有少量灰烟喷出。后膛装填步枪则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型号。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时,后膛装填步枪已经得到了非常广泛的使用。


到了1900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军队都装备了后膛装填的闩锁式步枪,使用的则是新的无烟火药击发的小口径弹药。这一时期的枪械制造工厂更是不胜枚举,如著名的毛瑟、雷明顿、施密特.鲁宾等等,生产出了大量精度高、工艺先进的军用步枪,射程更是提高到了2000码。许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设计制造的步枪时至今日还在世界上的许多角落正被使用。


到了布尔战争时,交战双方使用的是埃菲尔德步枪和毛瑟步枪。由于布尔人大多是农民出身,他们采用防御为主的战术,在战场上个人自行发挥,并能够充分利用地形地物隐蔽与伪装自己。战后很多英军官兵普遍反映:即便知道布尔狙击手的大概位置也很难把他们找出来。后来英国人发现,这是因为布尔人多爱留大胡子,还爱戴无边软沿的深色帽子,这就很有效的把自己的面目隐蔽了起来。这尽管也许是布尔人无意为之,却成了其后一百年来狙击手普遍采用的伪装战术的起源。1901年,布尔战争结束。英国人被好好的上了一课——由于狙击手数量的不足,英军损失惨重。在其后的十年里,人们开始重视军中步枪射击的训练,但专业的狙击作战训练却被极大的忽视了,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