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老板绑架案惊魂:绑架金额"史上最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案件速破后,太原市公安局千峰派出所刑侦队队长武平如释重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平接受记者采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田志瑞指认:餐桌上的是绑架张环时用的工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田志瑞指认:受害人张环被绑架后控制在此房间内


核心提示


2008年1月16日,太原市公安局千峰派出所仅用58小时破获一起绑架案,绑匪开出1500万的赎金要求,这是山西近年来赎金最高的特大恶性绑架案。该案的迅速告破,表明山西警方对当地治安维护能力的日益增强。


2008年1月13日下午6时40分许,山西太原市重机一校内静悄悄,最后一个走出考场的张环(化名),轻松地坐进自己的黑色吉普车,脑海里还在回想试卷的内容。


“别动,小心弄死你!”不知从何处冲出四名气势汹汹的中年大汉,闪着寒光的匕首顶住张环的腰部,几个人一跃而上,将张环按倒在地,手法麻利地用胶带蒙住张的双眼,随后驾车绝尘而去。


58小时之后,当警方将煤老板张环解救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从被绑架到获解救,身价过亿的张环在58小时里经历了生死劫。


“绑匪非常狡猾,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法网!”1月22日,在太原市公安局千峰派出所刑侦队队长武平回忆下,一个山西有史以来最高赎金的绑架案,被一点点还原。


突如其来的勒索电话


1月13日晚上9时许,夜幕下的太原市一片清冷寂静。


此时的刘灿(化名)无法冷静。她在自家客厅内来回踱步,不时向窗外张望,而身旁满桌的饭菜已经冰凉。


丈夫张环外出一整天未归,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这让从未经历过此状况的妻子刘灿心急如焚。


正在这个时候,“叮铃、叮铃……”刘灿的手机铃声响起,她以为是丈夫打来的电话,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大失所望。


“我被绑架了,他们要你明天给1500万,不然就杀了我,他们说不准报警啊……”手机那头传来的正是丈夫张环的急促话音,电话很快被一带有山西口音的男子抢走,言语间流露出一股凶狠。


刘灿还未来得及插话,对方就把电话挂断了,再打过去却无人接听。


被吓得像丢了魂的刘灿,呆呆地站着,一分钟后才回过神来,却已急得六神无主。


“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恶作剧呢?”焦躁不安的刘灿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她不断地用各种理由安抚着自己。随后,刘拨打自己所能想到的丈夫亲戚、朋友的电话,但均无任何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定格在次日凌晨2时许,丈夫张环还是不见回来,心力交瘁的刘灿,只能强迫自己相信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内容。


“报警还是给钱,给了钱会不会撕票呢?”此时,确定丈夫已被绑架的刘灿,其内心又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在挣扎一番后,出于对丈夫人身安全的考虑,一夜未眠的她作出了决定——报警!


史上最大绑架案


“1500万赎金的案子,这还是我第一次碰过。”2008年1月22日上午9时许,身着警服的千峰派出所刑侦队队长武平回忆起接案当初,仍然兴奋不已。


1月14日早上8时许,寒冬下的太原还是静悄悄的,万柏林分局千峰派出所的会议室内却是人头攒动,所长杨林正在组织民警召开班前会。突然,会议室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名打扮朴素的中年妇女冲了进来。“哪位是所长?我的丈夫被绑架了,他们要1500万……”


中年妇女说话时,激动得语无伦次,众人皆目瞪口呆。这名妇女正是刘灿,在民警的一番安抚下,刘灿开始叙说事情的经过。


“我觉得是真的,不像是报假警。”武平说,通过对刘的初步询问,他们了解到其丈夫张环,40多岁,是杜尔平地区的农民,上有老人,下有两三个孩子,开煤矿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身价过亿。


虽然家境殷实,但张环却为人低调、节省,从不喜欢露富,不打牌、不喝酒、不抽烟。其身上所穿的衣服不过百元,开的车也只有10多万元。性格内向的张,不喜欢说话,也没有什么朋友。


“我对丈夫的行踪也不太清楚。”刘灿向警方透露,丈夫失踪当天是外出参加一个电大考试,考场具体位置不了解。


“没有线索,感觉压力好大。”武平猛吸了一口烟说,当时正值山西省“两会”期间,被绑架的又是一个亿万富翁,而绑匪提出了1500万的赎金要求,这是山西近年来赎金最高的特大恶性绑架案,让他们倍感压力。


武平介绍,受害人富甲一方,绑匪又提出天价赎金,显然是对受害人比较了解,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极大,如不及时破案,人质的安全很难保证。


此时,感到案情重大的他们立即向万柏林公安分局局长梅玉光、副局长李祖英汇报了有关情况。闻讯后,梅玉光、李祖英以及刑侦大队大队长关树锋立即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火速调集刑侦大队重案中队、重案二队的精兵强将与千峰派出所组成了“1·13”专案组。


梅玉光要求,所有参战民警,一定要想尽办法,坚决侦破此案,并不惜代价确保人质安全。随后,副局长李祖英带领专案组全体民警迅速展开侦破工作。


监控录像提供线索


通过对刘灿的仔细询问,民警进一步了解到,案发当天下午3时30分,张环离家到重机一校参加电大考试,此后便一直没有联系。经了解,张环随身并未携带大量现金及银行卡。


综合这些情况,民警分析后认为,绑匪的目的应该是单纯的图财,所以在未拿到赎金之前,人质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必须赶在绑匪失去耐心前救出人质,否则绑匪很有可能狗急跳墙,采取极端做法。


据此,专案组一边派出专门警力24小时跟随刘灿,随时教给刘应付绑匪的方法,以银行取现需要预约等理由拖住绑匪。(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4802117)另外一组民警立即赶到重机一校调查,确认张环是在考试后回家途中遭遇劫匪。


于是,专案组沿张环有可能被绑架的路线展开大范围摸排走访。但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大大出乎民警的意料。


负责摸排的民警首先分析出了张环有可能经过的路线,但一番走访之后却未得到有用信息。“他们的反侦查能力非常强,线索一个个都断了。”武平颇有感慨地说,当时,绑匪不断地打来恐吓电话索要赎金,但每次均使用不同地点的公用电话,一会在晋机,一会在尖草坪,一会又跑到了晋中附近,且移动速度非常快,显然对方有比较丰富的反侦查能力。案件侦破一时陷入僵局,而此时的民警已经连续作战了几十个小时。


面对困境,专案组民警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及时调整思路,决定从寻找张环所驾汽车入手,寻找突破口,并安排刘灿以一定要听到丈夫的声音确定其没有遇害为由,尽量拖住绑匪,争取宝贵的破案时间。随后,民警调取了案发时段张环有可能经过路口的监控录像资料,并一路追踪,在迎泽西大街山西大学三院的停车场内找到了张环驾驶的越野车。


千万绑架案落幕


张环被蒙眼强行带走后,四名犯罪嫌疑人带其藏匿在一民宅内,用胶带五花大绑,关押在厕所中,每天由两人轮流看守。


事后,张环曾对民警说,自己以为这次绝对回不来了。每天不见天日的他,靠歹徒喂面包、喝矿泉水度日,时时感觉朝不保夕,已经没有生还的奢求了。


“他们一家人都非常着急,就怕绑匪撕票。”武平回忆说,那一段时间,刘灿和张环的父母心急如焚,每天以泪洗面。


“你那1500万准备好了吗?”14日下午,绑匪再次打来电话索要赎金,机智的民警要求刘灿以金额巨大,银行无法在短时间筹集到为由,希望对方给点时间通融,并一再要求能与人质对话。“我让你们再通话,我们不就很危险了!”一名绑匪在电话中如此说道。虽然刘灿未能与丈夫通上话,但确认歹徒还没对人质下毒手,并且急于要赎金。这招既让绑匪急中生乱,又为后来的侦破案件争取了时间。


15日上午,绑匪又给刘灿打来电话,催要钱款,并主动降价,提出先给500万元,便放人质。但在民警的授意下,刘灿还是坚持要与丈夫通话,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当晚,不得不妥协的劫匪,要张环给其姨父打去“平安”电话,并要其转告刘灿按时支付钱款。事后,张的姨父将此事告知刘,但专案组民警要刘灿再次“装聋作哑”,以拖延时间。


结合张为人低调、嫌疑人的口音、车辆被弃的地点等情况,民警分析,嫌疑人应该就是西山一带的居民,而张环很有可能也被绑架在西山一带,新一轮的地毯式摸排也立即展开。侦查范围在一点点缩小,已经连续工作了两个昼夜的民警虽然极度疲劳,但大家心里明白,早一分钟破案,人质便多一分安全。因此,谁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通过技术侦查和细致的地毯式摸排,很快有了结果,16日下午5时许,张环被关押的地点被锁定在西山三岔路口一带的一栋居民楼里。为不打草惊蛇,便衣民警迅速包围了这栋居民楼,秘密展开工作。


下午6时,民警最终确定张环就被关押在这栋居民楼5单元4层的房间内。


“房间有一个靠楼道的窗户,我们就是从那里进去的。”武平告诉记者,当时民警破窗冲进去,两名嫌疑人一时吓蒙了,不知所措,埋伏在楼道门口的民警也冲了进来,干净利落地将两人死死按在地上。民警们冲进房间,发现张环被宽胶带纸蒙着眼睛、捆着手脚蜷缩在厕所内,几乎失去了知觉。此时,距民警接到报案尚不到60个小时。


四个无业者策划的绑架案


“还以为我要被杀了!”冲进去的民警表明身份后,将张环解救并让他安坐在椅子上。张数分钟后才回过神来,号啕大哭了一会。至此,这名亿万富翁的58小时生死劫终于结束。


经审讯,被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一个叫桑国安,38岁,无业。一个叫田志瑞,36岁,也属于无业人员。两人对伙同郭某、李某绑架张环,并索要1500万元赎金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两人交代,由于没有正当职业,2007年12月中旬,两人产生了“绑一个老板弄点钱花”的想法。由于都居住在西山一带,他们对受害人经营煤矿家境殷实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一拍即合,决定对张环实施绑架。怕人手不够,两人又纠集了李某和郭某共同实施犯罪。(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4802117)其中一人,曾经在矿上做过保安,反侦查能力相当强,并提供藏匿、索要赎金的方式。


今年1月初,他们买来匕首头套等作案工具,开始跟踪张环,进行踩点。案发当日,他们跟踪张环到重机一校后,发现这里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决定下手。1月13日18时40分,当张环考试完从学校出来,刚上车,几名嫌犯便冲上车,用匕首顶住张环腰部将其绑架。


随后,他们开着张环的车来到山大三院停车场内,换乘事先租来的面包车,将张环挟持到李某闲置的单元房内。他们用恐吓、尖刀扎等手段,威胁张环与家人联系,索要赎金,直到被民警抓获。


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而另外两名嫌疑人在逃,当地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我很后悔,我对不起我的老婆、孩子和父母。”在万柏林看守所,身高1.68米的田志瑞,身材微胖,给人一种憨厚的假象,对于自己的犯罪行为,悔之晚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