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第二十一章 明火执仗

马小帅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里,能遇见这三个人。虽然马小帅挖空心思的想要找到他们,但是在这一刻遇见他们,却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更是错误的人选。

为首的正是“体绘男”,这个男人留着一头长发,扎成一个小辫子,在脑后撅的老高,也许是为了显示体绘艺术的高超,他在刚进屋的时候,就解开了胸前的扣子,一条青龙盘踞在他的双乳之下,随着他的走动和喘息,还真是活灵活现。他穿着一件白色丝绸的地主对襟儿衫,下身则是一条白乎乎的牛仔裤。

后面是那天捅了马小帅几刀子的一胖一瘦两个小年轻。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门被最后进来的小伙子随手关上,并咔嗒一下锁住了。

“体绘男”狞笑着:“呵呵,大英雄,今天怎么又到这里泡妞哇?”

马小帅神情紧张,他知道今天是来者不善。怎么老大和老四两个死东西还不来呢?这刀三猛呢?怪就怪这个单若水,干嘛非得把老三撵走呢,不然的话也多个帮手。

单若水早已是花容失色,一时愣在了那里。

“几位朋友,俺一人做事一人当,跟这位女士没有任何关系,先让她走。”马小帅强装镇静。

“hoho,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体绘男凑近单若水的脸仔细看了看:“你丫换的倒挺快啊,这不是那天的美人嘛?”

“快还老子那十万块钱?”胖胖的小青年开口恶狠狠地说。

“什么十万块钱?”马小帅不明所以。

“那天那个女人刚从银行里取了十万块,老子盯好了,结果给你丫冲了,你丫说你是不是要赔老子十万块钱?”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体绘男看单若水漂亮,胸部白花花的露着一片,就猥亵得想要摸摸。只听单若水哇哇尖叫了两声。吓得“体绘男”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

“好家伙,人不大,嗓门不小。小妹妹,等一会儿叫床的时候,也要这么大声才行。”体绘男淫笑着。

说完这话,他突然回过身,对胖子冷着脸说:“你丫还不动手等什么?”

说完他从腰间猛地抽出一把钢刀,另外两个也抽刀在手。单若水虽是女人倒也不含糊,她大叫一声:“你们想干什么?赵刚,赵刚,快来呀。”

体绘男嘿嘿一声冷笑:“你个骚娘们,喊什么,看老子先收拾了你。”

说完举刀就砍。马小帅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也不能让单若水吃这一刀啊。

他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今天和那日裘惠玲不同,今天的这个女人他认识,所以他必须出手救人。

说时迟那时快,马小帅一下子搂住单若水,顿时连人带椅子扑倒在地,刀落空了。体绘男一看落空,马上再砍,而马小帅也没闲着,他抱着单若水一个滚翻,往里面翻了一个滚儿,恰好又躲过了这一刀。

这时门外也已是一片大乱,赵刚,也就是若水的贴身保镖听到了单若水不正常的喊声,起身飞快的冲出了芙蓉镇,刀三猛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嘀咕着怎么还没喝就跑呢?但是仔细一听,像是有紧急情况,也闪身跟了出来。

峨嵋小镇门前,站着四个彪形大汉,个个穿着黑西服,带着黑墨镜。这时,屋内又传出来噗噗通通打斗的声音。

赵刚心说不好,冲过去要开峨嵋小镇的门,四个壮汉怎么肯轻易放过,伸手就拦,哪知赵刚的身手之敏捷真是骇人听闻,他回手一个手刀砍在了阻拦者的右手上,就听拦他的人一声尖叫,左手抓住右手,痛的猫下了腰。

后面的人立刻前来拦截,赵刚抬脚就是一个迎面踹,又撂倒了一个,不过这时另外两个一拥而上,又加上他们的身手要比刚才俩人高不少,赵刚只得全力应付他们,但是他尽量逼着黑衣人离开了峨嵋小镇的门口。

刀三猛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一愣神之间,战斗已经打响了。他看门前空了,伸手就去开门,谁知里面已经反锁,使劲拧了两下拧不开,一下子就急出了一身火,他退后两步,团身向门撞去,一下不开,再来第二次。

饭店的门一般都不会很结实,因为做太结实了,也没什么实用价值。

刀三猛只撞了两下,门就“咔嚓”开了。三猛收不住脚,径直冲进了屋子。

瘦青年早就等在了那里,看进来一个黑影,看也不看,一刀就捅了过来,三猛躲闪不及,刀直插进了右肋。他疼痛难忍,大喊一声:“王八操的,手够黑呀。”抓住瘦青年的胳膊,使劲一提,感觉到青年的小臂骨头断成了两截。三猛也顶不住了,眼前一黑,扑嗵就趴在峨嵋小镇毛绒绒的地毯上了。

这时赵刚已经清理完外面的两个“黑”社会,扑进了峨嵋小镇。只见体绘男正扬刀砍向地下,便知道单若水一定在地下,情形极度危险,他不管旁边胖青年挥刀砍来,一个铁板桥,欺身就来到了体绘男侧面,双手抱住体绘男的胳膊,一个漂亮的滚摔,就势把他掼倒在地。

这时走廊里热闹起来了。又有两拨人冲过了保安组成的防线,来到了峨嵋小镇门口。

一伙七八个还是黑衣人,另一伙则是穿着公安制服的袁丁和两个同事,还有谢宏。

黑衣人都戴着墨镜,看到警察,有些愕然,但是他们的反应很快,他们进屋后制止了体绘男等人的混战,掰开赵刚的手,然后一人扶一个受伤的,准备往外冲。

袁丁等人立刻摆出公安的架势,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接受检查。”说着话就准备掏证件。

还没掏出警官证来,人家就掏出来了,那是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袁丁的额头,那人恶狠狠的说:“少管闲事。”说完,他身后几个人迅速的向楼外冲去。

没有人敢拦截,黑衣人,如入无人之境,风一样走了。

也要理解袁丁和那两个警察,他们都是巡警,身上根本没有枪,你让他们白白去送死?

赵刚把马小帅从单若水的身上拉了下来,焦急的问:“小姐,你有事没事?”

单若水已经镇定下来,她对赵刚说:“我没事,快看看马先生怎么样了,他为了救我,挨了好几刀。”

屋外的人冲了进来,谢宏借着走廊的灯一看三猛趴在地上,身下是一片血污,顿时傻了眼,他吼叫着:“快,快叫救护车。”

袁丁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马小帅身边,此时马小帅趴在地上,后脊梁上是三处刀口,在呼呼的流血。

袁丁等人立刻从桌子上扯下台布,给马小帅和刀三猛做简单的包扎、

救护车五分钟就赶到了,保安、服务员还有谢宏等人抬着马小帅和刀三猛径直奔向了救护车。

在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单若水命令赵刚到前台把账结了,这顿饭一口没吃,就花了一千块。

一辆警车在前面开道,一辆救护车在后面嘶鸣着,最后面是一辆红色的宝马。三辆车呼啸着,向古井市医院赶去。

刚从狼窝出来,等待着马小帅他们的又是怎样的虎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