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滚滚踏南疆 第一卷 雄师出击 第一章 初到前线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2 9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4/


漫步云端


朝阳,头顶着一抹橄榄色的云冠,露出了慈祥的笑脸。霞光给青山绿水披上了斑斓的彩衣。


身穿笔挺的军装,肩带少将军衔的英桐嘉带着曾经是自己手下的坦克兵们,抬着一个个用鲜花编织成的花环,徐徐来到烈土陵园。


大家把花环一个个敬献在烈士墓前。


松柏掩映的烈士陵园里,到处有人工精心培玉的花从。在林梦珠烈士的墓前,是一簇叶茂花盛的美人蕉。硕大的绿叶之上,挑起束束俏丽的花穗,晨露在花穗上滚动,如点点珠玉闪光……


默立在这百花吐芳的烈士墓前,英桐嘉蓦然间觉得:人世间最瑰丽的宝石,最夺目的色彩,都在这巍巍青山下集中了。


…………


在这松柏掩映的烈士陵园里,躺着曾经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一百多位战友的遗体,他们中有坦克兵,有步兵、有工兵、有的是自己的部下,有的是自己的上级,还有的就是跟随自己坦克兵出生入死的搭档步兵……


望着这安静的烈士陵园,英桐嘉的思绪一下子就飘回了二十年前……


1974年12月25日英桐嘉从辽宁鞍山考入沈阳装甲兵指挥学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装甲兵。当时英桐嘉只有17岁,他没有想到4年后会到越南打仗,在军校的时候,78年报纸上经常报到越军在我边境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国边民,后来毕业之后,获得了全校射击冠军,沈阳装甲兵指挥学院优等生的英桐嘉按照当时的南兵北调,北兵南调的规定,自己被调到广西43军坦克团服役。78年12月25日晚8点从沈阳火车站上军列,一路上英桐嘉异常的兴奋,21岁多么美好的青春,自己就要到解放军这个大学校段练是多么的兴奋。怀着美好的梦想坐着火车来到部队。列车一进入广西,英桐嘉就感到情况不对劲,一路上看到大批部队,坦克和火炮同时和我们开进,公路上军车一队队往边境开进。


列车一过南宁,就强烈感到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公路上到处是朝边境开进的军车和大炮,军列上载有大批的坦克和各种型号的火炮,英桐嘉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心也跳得很历害,天啦,我们就要上前线,自己当时只有21岁啊,21岁是多么美好的年龄,自己就要上前线打仗,我们谁也没经历过战争,害怕和巩惧由然而生,谁也不愿意去死呀,我们还年轻啊。28日我们在夏石车站下了列车,夏石离凭祥不远,只见这个小火车站到处是当兵的,老兵们全副武装,傍边公路上停了好多军车、坦克和大炮。我们在这里吃点饭,然后上了汽车向山间公路出发,汽车向长蛇一样,路边灰土挥杨,下午5点钟,英桐嘉坦克团团部的驻地——龙州,6点左右我被分配到了一营一连一排当排长。


到了连队的第二天,自己就被把头发理成了光头立刻投入了紧张又难苦的临战前的训练。按照上级的指示,坦克兵也要进行步兵的训练,主要是怕坦克在失去战斗力之后,坦克兵就没有自保的能力。中越边境地形复杂,山高林密部队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在崎岖的山地上模爬滚打,练战术,练利用地形地物进攻战术等等,天天如此,一连驻地离越南只有10几公里之远,越南特工常到我方境内侦察和破坏。于是坦克连白天除了训练时还要担任巡逻和警戒任务。


元月底春节到了,部队放了一天假,但是所有人员均不能外出,以随时防止越军的突然袭击。2月初,形势更加紧张,上级一再强调,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为祖国争光,为人民争光。我们全连指战员个个写了请战书,决心书,有的写了血书,自己在决心书写到:我坚决要求参加这次对越自卫反作战,在战斗中宁愿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打出国威打出军威,听从英明领袖华主席的号召,在战斗中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坚决完成战斗任务。全营召开了战前誓师大会,同时为了提高指战员的思想觉悟,激发起民族恨,请当地边民对越修进行了血的控诉,我们当时热血沸腾,情绪高昴。人在当时的环境中会受到感染。2月12日上级的作战命令终于下达了。在军人大会上连长宣读了华主席和军委的作战命令。


英桐嘉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当部队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之后返回营地时,英桐嘉突然发现了在以前连队中从来没有见过的,身穿四个兜干部服装的军人,他们在早已经准备好的主席台就坐了,开始了战前动员。


“同志们,你们即将开赴越南前线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祖国的大好山河被别人占领,为了收复我们自己的国土,祖国和人民需要你们上前线,打跑侵略者,收回我们的国土。祖国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全国的父老乡亲看着你们杀敌立功……”


首长的话仿佛一颗定时炸弹轰然响起。有一个湖南士兵马上就喊了起来:“娘啊!你要多保重,自古以来当兵为国,忠孝不能两全……”


台上的军官们纷纷从主席台上走下来握住士兵们的手:“孩子们,你们尽情的哭吧!现在哭够了,以后就少流血了!”话音刚落,士兵们就尽情的哭了起来,同一个省份的战友们相互拥抱在一起哭。


“假如我在战场上牺牲了,请你到我家里去看看我的父母!”


“假如我回不来了,代我去看看我那还没有出世的孩子!”


“假如我永远留在了老山,你就把我的遗书交给我的未婚妻,叫她不要为我伤心悲痛,找个好人家嫁了,这一生我无缘和她作夫妻,来生再来报答她……”


“……”


凌晨五时正,突然远处黑暗的天空划过一长虹,我军万炮愤吼,炮弹嗖嗖声音向越南国境飞泻而去,炮火映红了天空,大地在振动,硝烟弥漫着上空,英桐嘉有点喘不过气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