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崛起从台湾开始 一 女娲与盘古 傅道台出亡

时有时无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URL] 穆全森和祁恩将俘虏的12艘战船赶到一起。穆全森十分沮丧:本来挺完美的一场战斗,因为自己的轻敌,而留下了瑕疵。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回去挨批评是免不了的了。“老祁,你先押着敌人回基地吧。我继续巡逻。哎……”穆全森长吁短叹的。 “可能不行啊。听说陆军这两天抓的俘虏也没有往基地送。要不,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


穆全森和祁恩将俘虏的12艘战船赶到一起。穆全森十分沮丧:本来挺完美的一场战斗,因为自己的轻敌,而留下了瑕疵。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回去挨批评是免不了的了。“老祁,你先押着敌人回基地吧。我继续巡逻。哎……”穆全森长吁短叹的。

“可能不行啊。听说陆军这两天抓的俘虏也没有往基地送。要不,我先将他们押往基隆港吧。反正陆军弟兄们已经控制基隆了。”

“行吧。我现在给政委和参谋长打电报汇报战斗经过和结果。估计这次一顿批评是跑不了了。参谋长一开始就三令五申的强调不要轻敌。我算是撞枪口上了。”

“不一定那么悬吧。又没啥损失。不就是把6225蹭了点漆,被命中的地方有点凹陷吗。”祁恩安慰到。

当祁恩押送着十二条战船以及上面的近三百名俘虏赶往基隆港时,穆全森的电报已经到达基地海军指挥部了。饶崇智拿着电报,一开始看得挺高兴,慢慢脸色就不好看了。看完以后,“啪”的一声,把电报拍在桌子上。“这个穆全森,轻敌啊。幸亏,敌人的炮弹穿透能力差,不然,我们海军就滑天下之大稽了。木船打沉现代化军舰——那就变成历史的笑柄了。”

参谋长朴尚垠还没看过电报,看着面露不愉的政委,心想:清军的木舰也能让我们有所损失?!他赶紧拿起桌上的电报看了起来。看完后,也很不高兴。“政委,我认为穆全森上尉不宜再担任台湾北部海域导弹快艇巡逻编队的指挥官了。希望这样可以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同意。上报基地总指挥部吧。”饶崇智叹了口气。


“海军这边,又有一个情况。” 基地副司令员蒋建华少将走进了小会议室,手里拿着基地海军指挥部刚刚转发过来的战况报告。然后把战报内容简单的说了一下。

“在原来那个时空,当初中国就是最先丢失的海防。海军方面肯定急着想依靠我现有的先进武器给予欧美海军以沉重打击。所以,就带有一定的急躁情绪。击沉英舰鳄鱼号就是急躁情绪的直接表现。手握对于现在而言,先进一个多世纪的武器,莫免有些骄傲轻敌。这次‘铁炮’事件就是骄傲轻敌的表现。”王振国分析着海军官兵的心理活动。

“让饶崇智先把那个艇长撤了。先让他上岸冷静冷静,好好挖挖自己的问题根源。要写出来,作全基地的通报批评。他自己以后的工作安排,就要看他的自我批评做的彻不彻底。”尤志城听完政委的分析,思考了一分钟,得出这样一个结果。

“同意。”王振国满意的看了看尤志城。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他们两个想到一起去了。

蒋建化对这样的处分有点吃惊:“司令员,是不是处分的重了点啊?”“是的啊。也没伤着人,快艇也就蹭掉点漆。”吴凯也认为过重了。

黄新琢磨到了尤志城和王振国的想法,他代为解释道:“这么处理,首先敲打了海军的急躁、轻敌情绪。整个海军都会从这个事件中,吸取教训,生怕自己做第二个,嗯……”黄新看了看电报,“穆全森。而且,在全基地作通报批评,也有利于全军提高警惕,放下骄傲轻敌的心理。陆军、空军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生问题,但是骄傲轻敌的情绪是一定有的。借此机会,也一块儿教育教育。”解释完又转过头对尤志国说:“司令员,海军这几十个艇长舰长,孙兴波是把他们当作未来的舰艇大队司令甚至舰队司令来看的。你要是就这么废掉个艇长,他回来可是要冲你疵牙了。”

“呵呵。你放心吧。尤司令员祖籍可是山西的,有名的山西老抠啊。他才不会那么浪费呢。”王振国笑着在旁打趣道。

“孙兴波冲我疵牙,我倒不怕。我怕他来抢我的酒喝。”尤志城笑着回应。“等占领全台湾后,新的空军是无法一下子组织起来,但是海军可以造一些技术含量比较低的鱼雷快艇和火炮鱼雷驱逐舰。操作这种军舰,虽说要简单得多;但是,没有一年左右的地面培训再加半年左右实际上舰训练,也是无法形成战斗力的。等这个穆全森检讨完毕,可以让他去搞这个吗。穆全森同志只能暂时郁闷上一两个月了。”

会议室里的五人都不由呵呵笑了一下。

“报告。”林维康走进会议室,将手中的一份电报递给了尤志城。

“台湾北路理番院知事傅家宁,在竹堑城破的时候,从竹堑东城墙以绳索坠城跑了。而且跑之前,曾飞鸽传书给台湾府城。他的一个亲信出城的时候摔伤了,被我们巡逻的战士抓住了。那个人还招供,他们出城前,一直以为是英军又入侵了。”

“要防备台湾向福建报信以及求救。海军要加强台湾海峡西南海域的巡逻。空军也应该加强对台南的侦查,看看敌人有什么具体的反应。”蒋建华建议。

“对。现在,敌人还据有台湾府城、台湾县、彰化县、凤山县、嘉义县这一府四县。敌人很可能会将这几个县的绿营兵都集中到台南据守。”吴凯推断道。

“是可能做出这种反应。司令员,你还有什么意见吗?”王振国也赞同他们两个人的意见。

“鸽子可能现在还没飞到台南。等明天,看看敌人有何应对吧。”尤志城想拿到敌人具体反应的第一手情报,再作出决断。


1853年3月14日,经过基地二十多万人民的选举,产生了台湾省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二百六十多位代表。这些代表也于当天晚些时候召开了台湾省临时人代会的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以原时空国家宪法、刑法、民法等等法律及相关条例作为台湾省的临时法律及相关条例。补选原龙腾工业公司的党委书记蔡琛为中央书记处第五位书记及政治局常委,补选原时空台湾省宜兰县南澳乡党委书记孔繁为政治局常委,以及选举原时空台湾省宜兰县南澳乡乡长王川平为台湾省临时省长。


“司令员,这是您和政委他们去开代表大会的时候,空军和海军传过来的电报。”林维康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了刚刚回到指挥大厅的尤志城。由于王振国要和部队及地方的各级党委代表以及临时人代会的代表,共同讨论决定新成立的国名、国旗、首都以及党名、党的纲领、任务等;而黄新和蒋建华则和龙腾工业公司总经理周健康,以及龙腾工业公司的各部门领导、部分技术骨干与志愿援台干部中的遍布工农业各学科的人员代表会谈。讨论短期内建设和发展台湾工农业的各项工作。只有尤志城和参谋长吴凯回到了指挥部。

尤志城看完电报,递给了吴凯。吴凯浏览了一遍,低头思考了两分钟。“司令员,海军在台湾海峡西南海域,连续拦截了驶往大陆的三批共九条清军战船。说明了台湾府城已经收到了傅家宁的飞鸽传书。”吴凯又举着电报晃了晃,“空军高空无人机拍摄到的状况也证明了我们昨天下午的推断很可能是正确的。”

“是的。不过我倒想把敌人都放出来打。你过来看。”尤志城指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招呼吴凯过去一起观看。

尤志城指着电脑屏幕上,一张普通台湾地图。“根据空军的侦察:彰化县城的敌人已经出来了。撤退速度也最快。他们离竹堑近,大约百公里左右;离台南反而更远一点,大约一百二三十公里。估计四天后,他们才能撤到台南。而嘉义县城的敌人刚刚从嘉义出来,到台南估计需要两天。而离得最近的凤山守敌根本没有动静。估计可能认为,我们几天内不可能威胁到他们。”

“其实凤山的敌人已经跑不了了。顺时针绕台湾岛南进的基地一旅、二旅已经从北大武山那里穿过去了。估计晚上七点可以越过高屏溪,连夜就能包围凤山城。”吴凯预测了凤山守敌的下场。

“235旅旅部率二营、三营并炮兵营、坦克营两个连已经赶到竹堑。让三营接替空降营守卫竹堑并清剿周围的清兵零散驻军。陆军率剩下的部队追赶彰化逃敌。空降营准备机降在曾文溪。在那里狙击嘉义县的敌人。”

“好的。那我和参谋部赶紧拟定计划、下达命令。”吴凯说完就转身叫来一个通讯参谋下达了命令。

尤志城看着屏幕上的地图想:不知道孙兴波这小子到哪里了。要赶紧把各种卫星发射上去啊。不然,连精确地图都没有办法进行测绘。


侥幸从竹堑城中出逃的傅家宁正带着几个随从,刚从猫里寨(今台湾省苗栗县县治)出发。走了一个晚上再加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们一行七人才到达的猫里寨。在猫里寨,有绿营兵200人的驻军。傅家宁和随从们休息了一个下午。本来驻军的那个把总,想留下傅大人再歇息一个晚上,第二天由他率领人马护卫傅大人去彰化的。可傅大人实在不敢多作停留。连夜带着六个随从及一个向导,骑着从寨里的汉族大户那里借来的骡马就出发了。

骑在马上,傅家宁依然在为昨天发生的事情而感慨。傅家宁出生于广东肇庆当地的名门望族。二十岁乡试会考,中了举人。虽然后来也到南京参加了三次闱试,可屡试不第。他绝了科考做官的念头,纳捐了个同知。没想到,过了两年就被委任了台湾北路理番院知事。由于自己为人低调,办事干练,不知怎的就又被提拔成台湾兵备道兼台湾北路理番院知事。使得他和知府杨晨见面时都不知怎么称谓了。他自己品级比杨晨高一级(注),可兼任的理番院知事一职却应该是杨晨的下属。正因为此,他分外小心的处理着手头的公务。不想给自己或者会试同年的杨晨杨年兄(这个称呼比较合适)惹上什么麻烦事。

可是,麻烦却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西洋鬼子又入侵了(傅家宁是这么认为的)!肇庆离广州不算近也不算远,消息也算是灵通的。林则徐石灰焚鸦片,关天培身殉虎门关,以及后来的定海战斗、南京条约的签订等等。当时还只是个举人的傅家宁也都大致了解。作为那个时代的“愤青”,傅家宁曾经为林则徐的行为击节叫好,也对关天培、葛云飞等将领的殉国顶礼膜拜,也因南京条约的签订而身感丧权辱国。他是恨鸦片的。被鸦片毒害的二叔,临死之前还在喊着:“让我抽一口!”也因为此,他更恨将鸦片传播大清的西洋狄夷。他了解时事,也算是支持西化的官员。他知道,从武器装备上来说,大清不管是绿营还是满蒙八旗,都不是西夷之对手。虽然他很佩服同僚,基隆水师营守备马俊的带兵有方,可他知道,马俊就算是能打胜西夷兵舰,那也是惨胜。丘运禄兵败生死,他耳闻西夷的枪炮声,就知道,西洋人又来了。所以赶紧飞鸽传书给杨年兄,自己则从城东坠城而逃(有点面红耳赤,没有与城皆亡)。他知道,台湾守备兵力还有一万多(傅家宁不知道鸡笼、五围俱已失陷),全台这两年来操练的练勇也有五千多人。只要探明敌情,选择合适的地形,还是可以与西夷一战的。他是台湾兵备道,也算是半个武职,有参赞军务的权利与职责。所以,他要尽快地赶到府城去。只是不知还来得及吗?西夷可是喜欢从海上入寇的。哎……流年不利啊。塘报上说,发匪已陷武汉三镇,正顺江而下,直取金陵。各地烽烟四起,不断有发匪余党起事。现在又遇上狄夷入寇。朝廷兵马粮饷肯定是捉襟见肘了。




注:按照清官职等级,兵备道是正四品;知府是从四品;以同知衔领理番院知事是正五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