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未来冷战不可避免 中国国防实力吓倒美国http



当中美两国在大的方面不断走近的时候,一些猜测“未来中美军事冲突”的狠话也不断从两国的一些角落继续传出。在中国,这种声音有时来自互联网站的论坛和跟帖,说这种话的人通常被称为“愤青”。而在美国,做这种狂想和写这种文章的人的话语权就大多了。他们经常是智库专家及媒体评论员。比如,继年初几家媒体想象“中美太空战”、“中国导弹击毁美航母”之后,1月21日的美国《空军时报》又打出“中国的对美攻击设想”这样的标题,绘声绘色地想象“太平洋上空冒起一团蘑菇云”、“中国导弹袭击美国在日韩的军事设施”等极端场面。新年之初,美国对与中国打交道的悲观论调在军事类媒体上一拨又一拨地冒出来,原因何在?中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给出一个有趣的解释:也许是因为美国最近心情不太好。





担心时间不站在美国一边




《空军时报》走的还是前两家美国媒体的套路,文章开始就呈现出一幅紧张图景:“美国支持的台湾一再宣称要从中国独立出去,惹恼了中国大陆。就在美国还犹豫不决时,大陆的导弹呼啸而至。机场、营房、补给线、弹药库这些美军在日韩的军事基地设施统统遭到打击;美国的卫星被远程导弹摧毁,空军监测和通信网络陷入瘫痪;太平洋上空冒起一团蘑菇云,雷达和无线电广播迅即中断……”




有意思的是,《空军时报》称,“这一场景不是美方的猜测,而是中国军事专家的假想”,目的是“通过突袭美军、着重打击和遏制美空军力量,防止其介入台海冲突”。报道称,在中国军事专家的一份报告中,最终结果将是屈辱的美军在美国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稍做抵抗便溜回老家,以免和中国全面冲突。报道还说,“这些假想毫不隐蔽地刊登在中国军事学刊和教科书上”。美国前空军战略分析家克里夫对《空军时报》称,上述假想不是中国军方的作战计划,“是军方内部的讨论,没准备提供给外国人或中国大众阅读”。克里夫认为,中国军事专家相信古老的智慧:重拳出击、先发制人,“未来的冲突很可能为时不长,但过程激烈,甚至可能只有一波打击。因为我们大多数军事力量没有部署在前沿,他们想先下手为强”。




报道称,中国专家承认在正面冲突情况下中国打不过美国,一名解放军上校形容那将是“以卵击石”。所以中国将采取“反介入战略”,破坏本地区的美军力量,拖延美军太平洋部署,迫使其远距离作战。“一名中国军事专家说,‘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将使其内部陷入混乱,对他们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帮助我们以较小的代价赢得较大的胜利’”,“另一本军事文献建议通过大规模军事演习来为奇袭做掩护”。




《空军时报》多处含糊地提到“中国军事专家”。“一名中国军事专家”说,中国正在设计能从地面发射的射程超过900英里的巡航导弹,足以打到韩国和日本。“另一位军事专家”说,中国将首先对机场跑道进行“突然密集式”打击,接着目标是美军飞机。敌后工作者将提供情报和恐吓行动,甚至可以“刺杀关键人物”。中国的战斗机群大批出动拦截空中加油机和美军运输机,高杀伤力的集束炸弹则将轰炸飞行员宿舍和其他军事人员集中的建筑。报道还称,中国还可能使用电子核弹,在核火球之下900英里的直径内所有无线电通信都将瘫痪。中国还有大堆选择可用,如电磁干扰武器、炸弹和电脑病毒等。




上述场景有可能发生吗?《空军时报》认为,“这不仅仅是理论假设”,“台湾大选可能是导火索”。克里夫称,“如果这场冲突现在就发生,我有把握我们能占上风。但随着时间推移就不好说了。”

调的基础并不可信




2007年,美国空军与兰德公司签订了研究合同,兰德推出了题为“闯入龙潭”的报告,《空军时报》的内容就来自该报告。“闯入龙潭”长154页,包括“中国当前的军事战略”、“中国反介入措施的潜在影响”等6章,分析了中美可能的冲突方式和美军应如何应对。


雇员达1600多人的兰德公司是美国最大、最有影响的智库之一,与军方关系密切,该机构推出的许多研究报告往往成为军方或政府的决策参考。兰德公司的报告建议,考虑到中国对奇袭方式的爱好,美军应在冲突之前安装导弹防御系统;空军应加强防范中国黑客,隔离核心计算机系统并做好应急预案;必须保护卫星。




在《空军时报》的报道中,“中国军事专家”、“中国机构”的字眼随处可见。2006年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5—6月号题为“迷失在翻译中”的专家文章曾严重质疑美国收集情报的方式。报道称,美国情报人员往往犯下翻译错误,改变信息。另外,他们常主观选择情报,将小报报道、论坛帖子等信息作为情报来源。结果错误情报日积月累,积重难返,加剧了中美相互猜疑。报道说,2001年,美国国家安全太空管理与组织评估委员会以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为证,称“中国军方正发展在未来高科技太空战争中击败美国的方法和战略”,但那家媒体同时还是一家拥有从时尚到时事等许多杂志的商业企业。委员会引述的报道由一名低级别军官撰写,并非中国政府的政策声明,文中所有美国的“战略弱点”恰恰来自美国的资料。文章称,“这就像孩子们玩的打电话游戏,话传到最后已面目全非”。

美国太空评论在线1月21日文章,原题:中国牌 1969年尼克松上台时,中国不是美国的战略威胁,它与苏联正处于敌对状态。尼克松抓住机遇与中国结成联盟,这导致苏联的日子变得难过。此后,紧张不安的苏联最终与美国改善了关系,两国后来甚至在太空会合。尼克松算不上是一位好总统,但他巧妙地打出中国牌,这可以算作战略包围的一个典范。


今天,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已经比当年好多了,同时也或多或少变得愈加复杂。但在美国乃至世界政界有一种强烈的看法,认为未来美中冷战不可避免。持该看法的人称,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迅速上升,而美国相对衰落(美元下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没完没了),今后几十年的某个时候,中美将成为分处两极的对手。他们把两国视为图标上的两条线,美国向下,中国向上。迟早有一天,它们将交叉相撞发生冷战。




但是,中美冷战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当年美中之间的敌意终于消除一样。事情是会发生变化的,有些是政府之外因素的作用,领导人的行动也是一个原因。




在美国,有关美国衰落的讨论可谓不少。但美国的衰落仍是可逆转的,这些讨论许多是出于意识形态考虑,往往夸大其词。




类似的,中国的上升也可能会逆转。中国的经济增长存在若干结构性缺陷。而且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扩充很多都被夸大了。中国的全球利益基本上限于贸易及控制历来被视为中国领土的地方,如台湾。中国确实在推进军事现代化,但它没有表现出对大幅提升战略能力或核战略的兴趣。




最后,中国与冷战时期的苏联不一样,健康的美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不想埋葬美国人,他们想买下美国的东西,而那只有在美国肯卖的前提下才会发生。




最重要的是,两国可以通过驾驭自身来避免超级大国间的敌对。他们可以达成共识,战略基础上的军事对抗既不明智也无好处。他们可以采取步骤促进沟通和改善关系。而太空探索可以成为一种途径,使两国驶离未来的敌对关系。




不过,当今美国保守政界存在一股强大的反华潜流。这些鹰派反对美中合作主要基于两个理由:技术转移和敌意。但是,有关技术转移的问题是可以得到控制的。上世纪70年代“阿波罗”和“联盟”号飞船试验计划实行前,情报部门和国防部对技术流向苏联的风险进行了评估。他们认为风险很小,可以得到控制。这些评估业已解密,可以作为与中国合作的指南。此外,技术转移是双向的:美国也可以通过这一途径了解中国的空间技术。




另外一项反对则针对中国在去年1月进行的反卫星武器试验,认为此举显示中国在航天领域不值得信任。但布什政府其实当时对那次事件处理得比较低调。而且这也有先例。1963年至1972年,苏联进行了多次反卫星试验,但美国和苏联仍然在1975年进行了“阿波罗”和“联盟”号飞船的对接。如果苏联的反卫星试验没有阻碍美苏太空合作,中国的反卫星试验为什么应该成为美中合作的障碍?




现在已经与上世纪60年代不同了,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不需要在外交上迈出困难的步伐。两国已经拥有友好的关系和广泛的贸易。不过,如果美国向中国提议进行太空合作,那只能等到下一届政府了。说不定,与中国的太空合作对我们真的有所裨益。▲(作者德维恩•A•德伊,汪析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