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这些皇帝的奢侈作风

沧海六号 收藏 11 728

回顾中国历朝历代的兴衰史,都是打天下艰难得如移山填海,败天下却容易得像顺风下坡,这其中忧劳兴国、逸豫亡国的事例不胜枚举。大凡开国之君,或借鉴前朝因奢靡而倾覆的教训,或由于出身布衣,大多数能在一定程度上约束自我,厉行节俭。一些曾经建立过赫赫功绩的有为帝王,也出现过由俭入奢,最终成为悲剧人物的先例。那些亡国之君,他们并不是不知道“奢靡亡国”这个道理,但还是“义无返顾”地重蹈奢侈腐化这个“前车之辙”。他们奢靡铺张的做法各具特色,归纳起来,主要有五种,简单地列举如下。

第一种,是帝业成功,志得意满,由骄入奢。

秦始皇,他“奋六世之余烈”,倾三秦百姓之力,东征南伐数十年,扫平六国,使天下一统,丰功伟业前无古人。虽然大功告成,不过“独夫人心”,也“日益骄固”。他征发徭役七十余万,为自己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地下宫殿。为了供自己恣情玩乐,他修建了“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的阿房宫。他曾两次巡行天下,登泰山封禅,所过之处都要树碑立传,为自己歌功颂德。他实行苛政,农民要将收获的三分之二上缴给国家,甚至咸阳三百里内的百姓都吃不到自己种的稻谷。由于秦始皇脾气暴戾,喜欢用严刑酷法来杀罚立威,大臣们只能像行尸走肉那样,处处小心翼翼,只求能保住自己的俸禄,没有一个愿意竭忠进诚的,只是整天说些言不由衷的谎言博取他的欢心。到了秦二世,赵高专权,更是飞扬跋扈,指鹿为马。最终的结果是百姓揭竿而起,奋力反抗。原想“万世一系”的基业,却只经历了短短的二世,就寿终正寝。“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就是因为“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橼,多于机上之工女”,秦始皇的奢侈铺张,已经使百姓不堪重负了。

第二种,是听信邪论,本色渐褪,日喜铺张。

汉高祖刘邦,本是草莽出身,经过几年的血战,终于力挫群雄,打出了刘汉天下。初登皇帝宝座,他还有百姓本色,生活也不铺张。公元前199年,他领兵出征时,萧丞相营建了非常壮观的未央宫。他回来一看大为恼怒,斥责萧何,说:天下还未完全平定,成败还是个未知数,怎么能这样过度地铺张呢?萧何不慌不忙,深入浅出地给他讲了一番“大道理”,说:正因为天下未定,所以才要建造宫室;正因为天下四海都是天子您的,所以只有壮观一点,才能显出您的威势,而且要壮观得让后世子孙都不能再有所增加。刘邦“理论”根底不深,哪里听过这样的“宏论”,仔细一琢磨,觉得非常有道理,进而转怒为喜。从此以后,他也逐渐铺张起来,摆起了皇帝架子,不但跟百姓,而且跟文武近臣,也在无形中拉开了距离,慢慢地褪去了布衣的本色。公元前195年,刘邦就死了。可喜的是,他的后代文帝和景帝都提倡节俭,文帝连修一个耗资百金的露台都舍不得,皇帝做出了好榜样,大臣们也不敢铺张,于是上行下效,天下从风,就此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盛世——“文景之治”。

第三种,是不讲国情,不惜民力,夸耀炫富。

隋文帝结束了从东晋开始延续二百七八十年的南北分裂局面,给儿子留下了一个偌大的“家业”。但是他死后,隋炀帝却和秦二世一样暴虐无道,役使民力更是“穷凶极恶”。为了满足骄奢的欲望,他在东都洛阳营建了非常豪华的宫殿。为了出巡方便,他役使大量民工开凿大运河。无休止的徭役和兵役,使百姓连最基本的生计都难以维持,不得不吃树叶,吃煮土,甚至吃人。为了炫耀富足,隋炀帝请西域各族首领来洛阳观看百戏演出。戏场广阔,参与服务的人员就达一万多人,声音能传出数十里,通宵达旦,灯火通明,整整一个月才结束,花费可谓巨大。各族首领请求允许西域商人进入洛阳做买卖,这本来是件好事,可以促进商贸流通,促进民族交流,隋炀帝满口应允,但是在实施中又做起了表面文章,下令大张旗鼓地装饰洛阳市容:城内外的树木都有丝帛缠绕,商人必须穿华丽的衣服,甚至卖菜的也要用精美的草席铺地。隋炀帝还命人用鸟羽来装饰他的仪仗队,每到一处,羽仪浩浩荡荡,绵延二十余里。他还规定:西域商人路过酒店饭馆,饮酒吃饭,不收分文,理由是大隋朝非常富饶,真的就富足到这种地步了?当然不是!他根本就不管穷人们是怎样的衣不蔽体、食不裹腹。还有,官员的升迁全凭他游玩时沿途州县备办贡品的厚薄与食品的好坏来决定,致使奸臣当道,忠良被害,老百姓及朝廷中的正义之士纷纷反叛。结果农民起义遍地“开花”,隋炀帝既败了“家”,本人也落了个被近臣缢杀的下场。

第四种,是已成大治,忘乎所以,由俭入奢。

唐明皇,作为帝室之胄,平易近人,招贤纳士,扑灭韦后之乱,赐死太平公主,而后经过兢兢业业的操劳,终于消除了政治危机,稳住了李唐江山,显示了杰出的政治才能,应该算是一位有雄才大略的帝王。有一段时期他也非常崇尚节俭之风。如先天元年,他赦令西京及天下,“设宴所作山车、结彩楼阁、宝车等无用之物,并宜禁断”;开元二年,他又在殿前焚毁了珠玉、锦绣之类的物品。还有不少,就不列举了。正是由于励精图治,才开创了“公私仓廪俱丰实”的“开元盛世”。然而,人在富足的环境中总是会发生一些变化的,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就是同一个唐明皇,到了晚年,却宠信佞臣,荒于政事,斗鸡舞马,沉溺声色,骄奢无度,穷兵黩武,终于引发了“安史之乱”这场大变故。从此以后,大唐王朝便由盛转衰,一蹶不振,藩镇割据,民变四起,直至灭亡。

第五种,是生于安乐,挥霍成性,败家亡国。

宋太祖赵匡胤出身行伍,体察民风民情,黄袍加身后,依然非常俭约,常穿浣濯之衣。殿梁坏了,要换,下面禀报说“有大枋,可以截开用。”赵匡胤怒斥:“截你爷的头,截你娘的头!”由于他不以天下奉一人,所以民生比较安定,经济逐步繁荣,百姓们有温饱之乐。但是到了宋徽宗赵佶,由于自幼生长在帝王之家,享受着富贵安乐,挥霍成性,把祖宗的家法和遗训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在宫中建寿山,千岩万壑,楼观殿台,数量繁多。他喜欢玩赏花石,在两淮和江南大肆搜刮奇花异石,运往东京开封,叫做“花石纲”,使数省骚动。皇帝穷奢极侈,贵族官僚也仿效挥霍,百姓们也跟着遭了殃,致使官逼民反。不争气的宋徽宗以天下奉一人,闹到民穷财尽,国力衰竭。后来,金兵南侵,攻占汴梁,脆弱的大宋王朝就此覆灭,他也成了金人的俘虏,成为亡国之君,留下了令人遗憾的“靖康之耻”。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或成功,或失败,都跳不出创业时头脑清醒、艰苦奋斗,胜利后忘乎所以、奢侈腐败的规律。一千多年前,晚唐诗人杜牧就在著名的《阿房宫赋》中阐述了精辟的观点:“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最后发出了“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复哀后人”的感叹。

看来,统治者自身的作风的确 是个大问题,直接决定着国运的昌隆与衰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