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三十节

liuz345 收藏 5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挨了训斥的村上心情极度不好。对于这个冷山抗日军他是十分头痛,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组织人手进山剿灭他们。可山区里复杂的环境跟手中力量的不足,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当然,村上也是一个聪明人。别看自己替人挨了骂,可这也不算太坏。冷山抗日军跑到邻省去搞事总好过在自己辖区闹腾。虽说自己因此挨了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挨了训斥的村上心情极度不好。对于这个冷山抗日军他是十分头痛,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组织人手进山剿灭他们。可山区里复杂的环境跟手中力量的不足,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当然,村上也是一个聪明人。别看自己替人挨了骂,可这也不算太坏。冷山抗日军跑到邻省去搞事总好过在自己辖区闹腾。虽说自己因此挨了训,但总好过让上级逼自己剖腹。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冷山抗日军这次行动也是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目前在冷山实施的管理手段是有效正确的。要冷山还是以前那个样子的话,相信这些个抗日军也不会巴巴的跑到邻省去闹事。想通这一层关系的村上又开始觉得现下的心情好了许多。伸了一个懒腰后,村上便赶到了办公室。现在实行第二阶段计划的时机已经成熟。

蒋二狗这段日子来,心情就是好不起来。虽说这八卦镇的事过去有些日子了,可他这心里总是觉得那事情让自己特没面子。但鬼子村上没有想搞八卦镇的心,他蒋二狗再怎么努力也白搭。他不是没有去想法子,可单单凭他这脑袋瓜子着实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办法。只好把一肚子邪火往冷山县城里百姓头上撒。这样一来,蒋二狗的臭名随着他的作为便在冷山一带慢慢传开了,所有提起他名字的冷山人无不咬牙切齿。

蒋庆元这段时间行动非常奇怪。自打上次蒋二狗来过八卦镇后,他整个人就变得不对劲起来。每日除去帮家里跟镇上干点活计,便拉着一班平日里跟自己特铁的后生窝在房子里商量着什么。这一商量往往就是一夜。蒋庆元跟他的伙伴们的反常举动也曾引起过他那当族长的爷爷的注意,有好几次想问问蒋庆元是怎么一回事,可总有一些事让他把这事给耽搁了下来。因为在族长蒋孝义看来,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小孩子嘛,能闹腾出个什么。只要不去招惹大乱子,平日里胡闹一下也合乎孩子天性。再说了,孩子大了,自己不能老事事都管着他。不经历点事的孩子是长不大的。当然,如果老族长知道蒋庆元这傻子心里在想什么的话,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在经历过蒋二狗领兵闯八卦镇后,蒋庆元总算是在心里想明白了一件事。想要在这个乱世中保持蒋家在冷山第一宗院的地位就一定要有枪,有了枪才能挺直腰杆做人。他蒋二狗,一个被逐出宗院的丧家之犬凭什么敢重回八卦镇嚣张,这鬼子凭什么敢在冷山横行,不就是凭借他们手里有家伙嘛。而那冷山抗日军能让鬼子害怕的真正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手里有枪。如果他蒋庆元也能像冷山抗日军一般领着手下的兄弟从鬼子那儿搞到枪弹武装自己的话,他蒋庆元敢保证用不了多少日子,不说让鬼子对自己望风而逃,怎么着也会比那冷山抗日军强。起码他不会领着兄弟光往山里藏着,怎么着也要跟鬼子拼上上几场硬工夫。让鬼子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冷山人!带着这种想法,蒋庆元在八卦镇的年轻后生里开始物色起志同道合之人。

这冷山还真不愧是彪悍之地,加上年轻人跟练武之人身上特有的一股子血性劲。蒋庆元十分轻松的组织到了上百名做梦都想杀鬼子搞枪的血性后生。一班子小后生聚集到一块后,除去推选领头大哥外,便是想法子怎么去搞枪弹了。左讨论右商量,反反复复过了不少日子,依然就得不出真正有用的点子。而此时被众人推到大哥位置上的蒋庆元也开始有所感触,这大哥的位置并非自己想象的好坐。这烦心不说,责任还不少。别的先不去说,单单这怎么去搞枪就够让自己伤脑筋的了。开始在他想像中这搞枪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毕竟有了不少成功的例子。当初冷山抗日军不也是这样起家的。现实示永远就不会象人想得那般美好,经过他四处走动观察后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首先,时下冷山的鬼子也好,伪军也好,都不象当初那班好搞。兵力多了不说,而且防范的也很严。炮楼据点是越建越多,相互之间的联系也非常紧密。就连平常巡逻也是采用不定时的方式,时间间隔没有任何章法,让人无法轻易摸清他们巡逻的规律。加上巡逻队人手充足,要想靠以前的手法去搞他们已经行不通了。所以蒋庆元跟他的伙伴完全陷入了被动。搞不搞,要怎么搞。这些问题整天在蒋庆元他们的脑袋里窜来窜去,烧得他们是吃不香睡不着。直到有一天蒋庆云的到来,这个问题才有了一点眉目。

蒋庆云是庆元的同族兄弟。早些年随父亲离开了冷山,外出谋生。平日里很少回八卦镇,大家也就少了来往。照说这蒋庆云也就跟八卦镇的族人没什么太多交往的可能性了,可事情往往就这样凑巧。自幼便离开冷山的庆云在外面绕了一大圈后,又不得不回到冷山。这事说起来还得从蒋庆云的工作说起。蒋庆云是在铁路上工作的,早些年鬼子没来前帮着国民政府干。这鬼子来了后,因为生存的关系,蒋庆云又端上了鬼子的饭碗。虽然蒋庆云打心里不想这样,可想想年迈的父母跟年幼的子女,生存的重担实在让他没有勇气去改变自己的现状。只好厚着脸皮在鬼子的手下讨生活。这不,因为冷山车站的前任站长离休,机灵的他便被上面派到了冷山车站。他回到冷山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赶回了八卦镇。一来是到了清明时节,他自己也该回来祭拜祖宗一下。这二来他要尽量搞好自己跟族人的关系。作为八卦镇出去的人,他十分清楚八卦镇在冷山的地位。虽说眼下冷山让鬼子给占了,可在他看来这毕竟是一时的状态。日子一长,还得靠族人对自己有所照顾才是正道。

带着这个想法的蒋庆云在短时间里便跟庆元打的火热。日子一长,庆元便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透露了要搞枪拉武装的意思。对于庆元的举动,蒋庆云心里是透亮的。说实话,他真有点想帮助一下自己的小族弟。可回过头仔细想了想,他没敢真正点头去做。因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后生,血气方刚。这上有老下有小的,由不得他不去考虑一下前因后果。所以只能装做没听懂。蒋庆云的表现让庆元有点不高兴,可碍着面子又不好强逼着自家兄弟干些不想干的事。只能一边想着法子说服庆云,一边另外想办法。

山里土匪们的日子从老杆子他们出事后便发生了重大变化,往日那种逍遥快活的岁月仿佛一下子远离了众人。每日里大家都很自觉的玩着命折腾自己,变着法子让自己变得比以前强大。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要真到了那一天,咱好歹能有点本领可以依仗。先不去说会不会逃出生天的屁话,最起码也得捞够本钱。总之不能比二爷他们差太远,怎么着也不能丢了冷山人的脸!”

对于手下人的变化,陈癞子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干把头的最怕就是手下一班子本领太差,难成气候。说书的也常讲:但凡能成大事的人,手下都得有那么一班子精兵悍将,这才能成就大业。眼下兄弟的表现也是他一直梦想的。当然,这一切都拜老杆子所赐。一想到这位老兄弟,陈癞子心里便是一阵阵泛酸。

其实要说到变化,这冷山土匪中变化最的当数陈二这小子。自打老杆子去了后,这孩子便象换了个人一般。整日里少言寡语,笑都难得笑一下,总让人感觉冷冰冰的。就连平日里跟陈二走得很近的刘敏意跟缺子,也很难逗他说上几句话。老杆子的离去对陈二的打击着实不小。如果说当初安师傅对陈二是慈父般的养育再造之恩的话,那么老杆子对陈二绝对可以算的上良师益友之情。但这两位对陈二有着大恩大情的好人,却都匆匆的离去了。留给陈二的除了思念还是思念。有时候,陈二不禁在心里自问:“师傅是这样,陈家院子的乡亲是这样,老杆子还是这样。我是不是传说中的灾星转世,不然为什么每个对我有大恩大德的人都会死于非命呢?”这念头让陈二伤心了许久。为了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烦人的问题,陈二主动担起了教导大家练枪的担子。平时还努力的跟老油条学习怎么样玩好小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