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二十五节 东西之战

宋五 收藏 8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URL] 铁衣迅速找到了那架能启动的“隼”式直升机,跨进驾驶舱,摸到熟悉的操纵杆,铁衣只觉得浑身都有了生机和力量,仪表盘上的指示灯显示直升机一切正常,令铁衣高兴的是燃料居然还有很多,再看看机载武器,还算不错,可以算是半仓吧,居然还有一颗空对空上个世纪产的导弹! 由于是在海底之底,所以飞机发出的轰鸣声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铁衣迅速找到了那架能启动的“隼”式直升机,跨进驾驶舱,摸到熟悉的操纵杆,铁衣只觉得浑身都有了生机和力量,仪表盘上的指示灯显示直升机一切正常,令铁衣高兴的是燃料居然还有很多,再看看机载武器,还算不错,可以算是半仓吧,居然还有一颗空对空上个世纪产的导弹!

由于是在海底之底,所以飞机发出的轰鸣声很大,并且在空旷中不断回响,但铁衣听得很舒服,人就是这样,只有生活在有声世界,才会感觉自己的存在。

飞机直升到所有陈列飞机的上方,又向上悬升,直到看到沉船之林那边的空旷之地,铁衣兴奋地驾机在整个陈列地上方转了一圈,然后确定好方位,向着东将离去方向的反方向飞去,他知道,东将离去的方向必然是海底人的盘据地,去那里,无疑等于自投罗网。

飞机速度表显示的指数是120公里每小时,铁衣没有飞得很快,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而且看样子这个地方形如大锅,四周为壁,千万别一不留神撞个机毁人亡。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飞机前方俨然出现一片低矮的房屋,应该叫房屋的,因为一个房子里居然还有闪闪灯光射出!

铁衣急忙拉下飞机的制动杆,平稳地将飞机降落在地面上,关闭了引擎,仔细观察外面情形,发现自己的到来并没有打扰这里的平静,一切尚好,铁衣暗呼侥幸,跳下飞机,摸进建筑群,当前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找个人,或者说抓个人来问问怎么能出去。


主宫台阶上的五个人谁都没有动,东将没有动是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单挑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大问题,刚才与铁衣搏斗之所以会被铁衣所伤,是因为他负有主上密令,知道铁衣对海底部族有着重要意义,否则,以铁衣凡人之攻击手段,又怎么会伤到他一根毫毛。而眼前的四个人就不一样了,他必须一击而中,然后寻机全身而退,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主上,惩罚叛逆。而西将为首的四人想法却不一样,西将当然想将东将除之而后快,就是因为东将的存在,他才拖到今天起事,而南将、北将的想法一致,大家毕竟是处了近二百年的兄弟了,能过且过吧,晨星使者背叛主上却是因为被西将抓到了把柄,要挟之下不得不从,刚才被东将当头棒喝,虽有悔过之心,测度当前形势,也只好明哲保身。而四人神态也是各异,东将在核心而立,双眼下垂,无视其他,但每个人都知道他周身已遍布攻击,这个时候谁要先出手,谁就会受到最大的反击。西将则眯着眼睛细心地等待着东将的疏漏,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疏漏都不会逃出他的眼睛,而这疏漏便是他进攻的最佳时机,虽然他的功力不敌东将,但他自信,先手加先动,东将亦不好应付他的致命一击。南将、北将也将他们最佳的进攻状态拿出来,以他们对东将的了解,东将并不是一个拚命的人,他一定会在这个包围圈内找到最薄弱一点冲击出去,只要到了外面,海水中,又哪个是东将的对手,虽然他们的功力要超过晨星使者,但却不能粗心大意,担不准这个进攻点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晨星使者看着东将寂寞的身影,突然心中亦升起一丝退意,自己如此要强争胜,一心想在部族中站稳脚跟,没想到先是被西将抓到了把柄,而后又被西将生拉硬扯做了内线,而即使到了如东将这样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又能怎么样呢?想着想着,不禁眼皮一垂。

而就在这一垂间,东将已经感觉到空气中瞬息间的微弱变化,他已经身动,而西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东将欲动未动之际,他已经动了,而且攻击方向正是东将欲攻击的晨星使者与东将之间,东将未攻击到晨星使者,必然已受西将的致命一击。东将、西将身形展开之际,南将、北将亦已发动,向东将发起强势进攻!而晨星使者也已经动了!攻击方向却是西将!

西将算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他还未到东将与晨星使者的中途,就已经受到东将的致命攻击!饶是西将反应神速,两人也已交换了三拳四脚,而此时,晨星使者的攻击又到,一掌狠狠地斜切在西将的左肩上,虽然晨星使者在四人中功力最弱,但西将硬生生接了这一下,也疼得他左臂酸麻,垂了下来,而此时南将、北将的攻击全落在东将刚才站在空位上,不知何物制造的主宫台阶亦出现一道裂痕!

而就在这一瞬间,东将已经一把抓起晨星使者,全速向主宫外退去,西将刚要去追,南将、北将齐声道,“西将,快来协力弥补这裂痕,难道你想毁了海底之底!”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台阶的裂痕已经开始变大,并且有海水渗了进来!

西将无奈,只好看着东将消失身影的地方跺一跺脚,回身与南将、北将分三角站立,双手掌立起,朝向台阶裂痕方向,瞬时间一道黑光、一道红光、一道黄光从三双手掌中发出,汇集在台阶裂痕处,渐渐地,台阶裂痕消失不见踪迹,地面上的海水亦化作水蒸气升腾起来。


铁衣进了建筑群落,意外的发现每个建筑单元都四门大开,铁衣试探着进了一个房间,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站在房间里,铁衣四下打量,房间里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再就是满屋的书,但床、桌、椅及无处不在的书上却积满灰尘,铁衣蹲下身子,在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抖落灰尘,竟是一本英文版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铁衣轻轻地将之放下,又在床上拿起一本,竟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原理》,同样是英文版,铁衣又看了几本,均是上个世纪各国的成名之作,不是精神病理方面的,就是物理学方面的,包括了天体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看来这个屋子的主人一定对精神病理学和物理学很喜欢,而且达到了很深的造诣。只是人去楼空,铁衣没有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无奈,他只好潜入另一个房间,一进房间,他便被一幅异象惊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