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新小说《杀破狼》的第二节,请大家提提意见

宋五 收藏 2 107
导读:杀破狼 一次演习,一次意外,一个年青的少尉重生到了炮火纷飞的皖南事变战场上…… 一把菜刀,一根扁担,一个重生的炊事兵成功地带领全连仅存的十二人冲出重围,拉起了抗日的武装…… 看我如何玩转抗日前线、敌后;看我如何杀破狼、保家园……

那中年络腮胡子红军一提“宋一牙”的名字,我当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小时候,我经常坐在爷爷的膝头,看着他爆着只有一颗门牙的嘴讲他当年的故事,而爷爷的爹宋老根也是那时听爷爷讲起的,听爷爷讲,他当时跟着红军走的时候没有名字,不对,有名字,叫狗蛋,不雅,可当时爷爷那首长也没啥文化,看爷爷只有一颗门牙,就说道,“姓什么?噢,对了,姓宋,就叫宋一牙吧,狗日的白狗子咬我们一口,我们就还他们一牙,对,就叫宋一牙!”于是爷爷就叫宋一牙了!

我重生了,我重生成了我爷爷了,不对,那我儿子也就是我爸爸是叫我爸爸,还是叫我儿子?靠,都乱了!不管他,先问问这是什么时候?在打什么战斗要紧,不管怎么说,我可不能叫我爷爷丢脸呀!

“牙子,你是不是和队伍走散了?”那中年络腮胡子红军向我问道。

这种情况下我只好点头。

“小李子!”中年络腮胡子红军叫道。

“到!”这时小李子已经收好了他那驳壳枪,其实我也挺喜欢那枪的,正核计着什么时候我也弄一支,给爷爷装点装点门面,在这之前,我可不知道我爷爷原来只是一个炊事员,一个只有一把菜刀和一根扁担的炊事员,爷爷给我讲的故事里,他永远都是英勇无敌的,什么时候见着他,我得问问他有没有这么一段。

“知道三连在哪吗?”

“知道!”

“把他送回去!”那中年络腮胡子红军说着走到我面前,整了整我那已经褴缕的黄土布的军装,又正了正我的军帽,我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还戴上了一顶军帽,看我手提着自己的裤子,他不禁哑然失笑,“这小李子,还真有一手,这样谁还能逃得了。”说着,解下自己军装外面的武装带,递给我,我伸手一接,裤子又一次掉了下去,掩体里的红军们又笑了起来。

我手忙脚乱地系上了武装带,那中年络腮胡子红军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回去吧,注意安全!你爹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他语气中竟有些低落!

我想说点什么,但却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终于在去三连的路上,我知道一些我想知道的情况,小李子告诉我,现在我军正准备渡过长江,却突然遭到大股白狗子的包围袭击,听说是顾什么的和一个叫上官什么的白狗子大官的部队。小李子说,现在都打了五天了,可还是突围不出去,他突然问道,“你看到团长那胡子了吗?”

而这个时候,我正在仔细搜索自己的记忆细胞,把一切关于这次事变的记忆调动出来,但得出的结果却有点失望,因为在这的记忆里,这次事变只有一个纵队司令率部2000人突围,共和国成立后,这位纵队司令还被任命为上将,只是确实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正胡思乱想时,听到小李子问我团长的胡子,忙道,“看到了,怎么了?”

“自从被包围的第一天起,团长就没刮过胡子,你看,都长那么长了!”

“唉,对了,小李子,咱们纵队司令叫什么名字?”我急于想知道自己的答案。

“你说傅司令呀,那可是咱们纵队的司令,名字我可不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们班长是怎么教你的,首长的名字也是你一个炊事员能打听的吗?”一听我问纵队司令的名字,小李子的眼睛又亮了,这小子又开始怀疑我了。

“对,那个突围的纵队司令确实姓傅,看来自己正在当年胜利突围的纵队中,看来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不对,自己一定能保住小命,否则怎么会有爸爸,又怎么会有我!”一边想着,一边敷衍着小李子,“我们班长只教我怎么做饭!”心里嘀咕着,“爷爷呀,你怎么就只是一个炊事员呀!”突然想起一件事,忙道,“小李子,能不能把你那枪给俺呀?”

“给你!想得美!这枪可是团长送给我的,那回的抓住了一个白狗子连长,团长一高兴,就把这枪给俺了。”说着,拔出驳壳枪,用袖子拭了拭,仿佛上面有灰似的。

“那给俺看一眼总行吧?”我想着把枪骗到手再说。

“不行,我拿着你看吧。”说着,在我眼前一晃,就又装进枪匣子里了。“对了,这才是你的武器。”说着,从背后腰带里拔出我的那把菜刀连同肩上的扁担一齐交给我,我只好抻出双手接了过来。

突然间,枪声大作,小李子象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个子窜起老高,“不好,白狗子又进攻了,我得回团部保护团首长!三连就在前边,你自己回去吧!”说话间,小李子已经跑出老远了。

小李子窜着高跑了,我看看方向,也向自己的营地走去,三连就在前方,我已经看到了零星的战士在休息。

“牙子,你小子跑哪去了?野菜挖来了?”一个大个子劈头问道。

“野菜?”原来我是去挖野菜去了。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能老子省点心?”大个子已经看到了我手中空无一物,骂了我一句,转头向前走去,我也只好跟在他身后,紧走几步,追上问道,“领导,你是谁呀?”

大个子回头看着我,看到我一身土,怒道,“你小子让炮弹崩着了?还是让白狗子咬了?怎么连我是谁都忘了?”

我只好据实回答,“领导,我掉山崖下边了,刚醒过来,就让炮弹崩了一下,多亏团部的小李子救了我,有些事醒了就记不得了。”

“怪不得。”大个子摸了摸我的头,“没挂花吧?领导?领导是什么玩意儿?记住了,我是你班长,炊事班长李得胜!好了,全连等着野菜粥呢,快来搭把手!”

真是好同志呀,没有过多的询问我,否则弄不好我又要露馅了,多纯朴的同志啊。

大个子李得胜领着我到了炊事班,一边干活,一边把其他几个炊事员介绍给我,他还真相信我让炮弹崩得忘了所有的事。

其实炊事班只有连我和大个子李得胜在内共四个人,一个湖南兵,叫娃子,不知道姓什么,李得胜只告诉我他叫娃子,还有一个是河南兵,叫李先敬,听说还识字呢!

夕阳西下,三连的晚饭也做好了,其实说是晚饭,这恐怕是我见过的最简陋的晚饭,每人一塘瓷缸子野菜粥,外加自己干粮袋里的炒面。我看每个人只捏了一小捏放进塘瓷缸子里,才知道原来电影里演的也不全是虚构的故事。

吃饭时气氛很沉闷,只听得一片“唏溜唏溜”的喝粥声,但即使是这样,沉闷的气氛还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三连长,团长命令你们连马上开上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