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这叫步兵连啊

傲狼寒血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葛京的驾驶技术不错,至少是比跟在他后面的那几辆警车的驾驶员的驾驶技术要好。等围着城市跑了两圈后,白帆他们的卡车后面再也没有了一辆警车。


在城郊一处人少的地方,观察了四周没有摄像头等监视装置后停了下来。走下车后,白帆三人伸了一个懒腰,打算打一个的回去。至于兰色卡车?不要了!反正那是白帆今早出发前才偷……错了,是借来的。特种兵就是万能兵,借一辆出不是小事?


坐在出租车上,白帆看着城市里高楼耸立路上的行人急急忙忙的走着,好象自己一分钟几百万上下似的,看上去比美国总统还忙。


白帆很不适应的撇撇嘴,现在社会的步伐好象与他格格不入。等走到B大学门口时,白帆惊讶的看着一辆闪着警报的警车开了进去。


葛京仿佛看透了白帆心中所想的一样,嘿嘿笑着说道:“闹事的不走警察不来,警察一来打扫现场。”


听了葛京的话,前面开出租的大叔对他比画一个大拇指:“小伙子,精辟啊!”葛京得意的一甩头发,虽然那平头看起来就跟光头一样。桑志广摇下车窗,把手里的烟屁股扔出去后对白帆问道:“怎么样?你能跟上这个社会的步伐么?!”


“能!每年那么的军人复员我就不信我不行!”白帆坚定的说道。


葛京面无表情的突然问道:“白帆中尉,告诉我,如果我让你用一支M468A1卡宾枪去攻击那边的房子,告诉我你会怎么做!”


“方案一。风速一百三,偏右,距离一百七十五米。我会先干掉对方站在门口的那个人,然后以街道上的汽车为掩护向那发起攻击。方案二。五个点,每个点钻八到十公分,装十五克黄色炸药呈辐射状分布!爆炸后刚好是往里面炸倒。然后向里面投掷闪光弹与催泪弹,马上冲进去将离自己最近的和手持重武器的人击毙,剩余的活捉!”


“很好!”葛京微笑着说道,还拍了拍巴掌说道:“那么白帆中尉请你告诉我,现在汽油多少钱一升?民工的工资是多少?房价多少钱一平方?如果不知道也可以告诉我多少钱一个馒头也可以啊!”


白帆哑然,事实上他刚才对葛京的问题的回答也是自己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脱口而出的。


葛京阴险的笑笑:“先生,我现在不会叫你中尉了!但是告诉我,你从你的中尉角色里走出来了没有!”


白帆不答话,把头往后座上一靠闭上眼假寐起来。倒是前面司机听后满头大汗,俺滴娘来,不就是拉单生意么,怎么拉了这么一车张口闭口就杀人爆破的疯子啊!


葛京看着逃避着的白帆,扑到他身上撕着他衣服大喊道:“告诉我啊!你现在把你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了没有!”白帆睁开眼,轻声说道:“我会努力的!”“你努力个屁你!你就是一个军人,你一辈子就是军人,你干不了其他的职业,你所会的只有杀人!你不会其他的,不知道么!你与其他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都不一样。好,你还不死心是不是,从明天开始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转转,工作不急着找,我要让你明白,你,终究还要回到军队里去的!”


白帆摇摇头,反驳道:“为什么我要听你的!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中尉先生,别忘了你的复员申请书还在东一那里,而我是上尉,所以你要听我的!”葛京摸摸白帆的光头继续说道:“而且你的钱包拿出我的钱与桑志广的钱后,它就会像你的头一样光!”


经济决定一切!白帆终于明白为什么家里老爷子看着中国外交发言人在台子上喷口水抗议什么东西后所说的这句话,没有经济你就没有反抗的权利啊!


“不要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还有比你厉害的人。今天我们去找的那一个就是比你厉害的人!”葛京对白帆说道。他想挑起白帆的好胜心来,每个士兵都不服别人,现在他要做的是让努力适应普通人生活白帆去跟别人比试一下,让他再找回那种在军营里的感觉。


……


第二天葛京捏着订好的机票把白帆从被窝里拖了出来。事实上白帆早就醒了,只不过他为了让自己更适应普通人的生活又强迫自己再次睡着了。


“妈的,快点,要晚点了!那该死的飞机不会像长途汽车那样再在城里跑上几圈再拉点客人的!”在葛京不断的罗嗦中,白帆慢腾腾的穿好了衣服,然后打了一个车后感到了机场。


在飞机上白帆好整以暇的拿起了当天的报纸看了起来,旁边的葛京继续瞪着那俩眼聚精会神的看着空姐那短裙,连口水流到了旁边的桑志广胳膊上都不知道。而桑同志坐在一边,拿着苹果大口大口的吃着……


“你说你要找人跟我练练,跟我那个人的资料吧!”白帆看完了报纸后用胳膊肘捅捅葛京说道。葛京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你知道去年的SY军区的那次演习吧?就是在军队里被称为‘乌龙之战’的那次!”白帆听后回忆了一下,从算从脑海里的某个角落里找到了关于那次演习的一些事。


中国的军事演习有个习惯,那就是十场演习里有九场是红军胜利,而红军没有胜利的那一场也是一个平局的。或许这红军有比喻着当年的红军的意思吧。那次演习的目的是为了检验刚刚装备上99A式坦克的装甲团的战斗力,外加坦克与武装直升机协同的作战能力。


原本上峰的计划是让那个装甲团配合着陆航团联合打击某山里面的一个步兵团。他们为红军,步兵团为蓝军。红主攻蓝为守。


但是正当SY的司令员带着外国的军事观察员和中央里总字头的大佬们下来视察时,接到了一个消息:装甲团的汽油库和后勤补给车全部被蓝军的一个小队‘炸掉’了。


当时司令员两眼一抹黑差点当场晕倒。这场演习的主要目的实现不了了那还打个屁啊,而且什么头头,外国军事观察员都在旁边看着,这次的脸可丢大了。接着,正当司令员暴跳如雷,气的要骂娘时,他的秘书又尴尬的走了进来。


红军的直升机的轮胎全部被扎了!这个消息直接让司令员喷了那个秘书一脸的口水。不得不说的是司令员的心里素质真好,真的好啊!得到这两个消息后竟然放松下来了,反正这次的脸都丢尽了,也不差这么一点了。


司令员马上走到那些来视察演习情况的大佬身边,理直气壮的说:我们要模拟一次在遭受到意外打击的情况下,由陆航团和装甲团发起反击的演习。随后敷衍过那些人的询问,马上私下里让自己的秘书从其他的地方紧急调运一些汽油和维修机师,外加直升机轮胎。


要说这司令员也不知道从哪弄的,反正在两天的时间又把所有的东西弄好了。实际上这已经是违反演习规则了,在战场上这陆航团和装甲团的命运就是被步兵团干掉。


做为袭击那陆航团和装甲团的两个小队的顶头上司,这次袭击的策划者,师侦营的营长崔震正舒服的躺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听着对面自己的部下汇报的战果。但这份舒适很快被打断了,两个司令部来的参谋铁青着脸走了进来,拿着两份命令书摔到了崔震的桌子上。


第一份是要他立即回司令部解释为什么这次演习他这个师侦营会出现在这里,另一个是他现在由师侦营的中校营长变成了少校副营长了。


“我奉师部的命令过来参加演习,目的是让你们知道,战场上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当崔震平静的对司令员讲出这句话来时,司令员瘫坐在椅子上,满腔的怒火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们师长背景厚,水太深。既然是上面命令的自己肯定不能直接去找只能对着崔震这个小兵撒气。


于是在两年的时间里,崔震的职务竟然匪夷所思的降到了正连级!


“那个崔震?”白帆对着葛京问道。葛京点点头,挑挑眉毛问道:“你知道那场演习最终怎么样了么?”“不知道!”白帆对这场演习的影响不是很深,他只记得当时自己家老爷子听了这个消息好象很愤怒,后面的都忘掉了。


“那个崔震没有对自己的浆职表示出其他的意见,但是等演习继续的时候,那些陆航团的直升机起飞后才发现,自己的雷达竟然莫名其妙的失效了,甚至连无线电都不能用了!”“电磁干扰?师侦营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好象他们还没有那个资格用吧!”“问你家老爷子吧,当时他也是观看演习的一员,反正他打了个电话,师侦营里就多了电磁干扰和大量的只有大军区级特种部队才有的东西……”


白帆耸耸肩:“关于那个崔震呢?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葛京:“我曾经的上铺,老班长,玩过八百米跳四百五十米开的跳伞记录,拔枪上膛射击,并且做到首发命中只需要零点八秒!”


“日,他怎么不是特种部队的人?!”


“不愿意去!跟我一样,嫌那边太严不如当个安乐连长舒服。曾经的那个司令员,在退休之前要狠狠的栽培他,但被他拒绝了,从司令员家里拿了两瓶茅台就走了。”


白帆怪异的看了葛京两眼:“怎么你们都是这种毛病?你当指导员他当连长,没想过整编啊!”


“屁!根本不是一个军区的,你说整编就整编啊!”葛京嗤之以鼻的说道。


“希望那个崔震是你说的那样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就把你的那些糗事一件件爆出去!”


……


当葛京领着白帆和桑志广走到崔震他们连里时,白帆和桑志广不仅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那气吞山河般的号子,没有整齐一致的步伐,可是他们的装备和训练方式都让白帆感到震惊。


“他们是什么兵种?”白帆回过神来后问道。葛京一撇嘴:“步兵,最普通的步兵。”


白帆努力控制住自己不断跳着的眼皮指着那些训练场上的士兵说道:“那么你告诉我,是现在中国已经强大到每个最普通的步兵都配备上了95突击枪了么,上面还都挂着榴弹发射器!那边至少有一个狙击排在进行伪装训练,而他们身上披着的竟然是‘吉列’伪装服,停在路边的是什么?那是从外国购买的装甲侦察车!那东西连雪狼都没有啊!”


“妈的,这是步兵连?这明明就是一个特种大队在训练!”桑志广瞪着葛京说道:“那些个红外夜视瞄准镜老子连摸都没摸过!而他们竟然一个人带着两个!这简直就是烧钱啊!”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至少在我走的时候这里的狙击手还拿着88狙在练习呢!至于为什么他们现在手中的88狙变成了7.62的FR-F2我也不知道!”葛京看着一脸不相信的白帆和桑志广一摊手无奈的说道。


随后葛京就扔下白帆和桑志广站在原地看着那些训练的方式发呆,自己独自去找连长崔震了。


“嗯,那边那两个人,老大,去帮忙修理修理吧!”葛京坏笑着对崔震说道。说完还指里指他们俩。


崔震不是笨蛋,看着这个由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兵撅屁股就知道是拉屎还是要放屁。“你在打什么主意?别告诉我只是心血来潮啊!我宁愿相信美军已经研究出遏止原子弹的武器来了!”


葛京嘿嘿一笑,挠挠后脑勺说道:“左边那个看起来很冷漠的家伙想要复员,我带他来想要让他放弃这个想法;右边那个拿着苹果的家伙昨天与我打赌,如果我找的人能打倒白帆他就给我三百块钱,如果再能打倒他就再给我五百!”


崔震听后笑了笑,把手中的矿泉水放下,拿起毛巾来擦了擦汗水对葛京说道:“一共800块钱,我要求分一半!”“好啊,全靠老大你了!”葛京巴结的说道。


“这两个人不简单吧!看他们的站为和样子就知道决定是大牌部队出来的!”崔震随口问道。葛京见他看出什么了后只得老老实实的承认了:“一个是雪狼的,另一个是东北边防的!”


“东北边防?东北能出这种兵的边防也就是‘黑风山连’吧!”“嗯,是的!”听到葛京承认后,崔震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叼在了嘴上。葛京见状马上机灵的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那老大你看,这件事怎么办啊?难道还有老大你办不了的事?”葛京的样子就像是狗腿子似的,拿到电影上就是一标准的汉奸形象。


“这件事,啧啧,有点难啊。主要是点子扎手!”“六百!只要成了我就只拿两百完事!”葛京看着犹豫的崔震咬咬牙说道。“成交!”崔震爽快的答应了。葛京脸上一副肉痛的样子,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娘的,小光跟我打赌一共是八百没错,可是我还跟东一赌了五百!只要老班长赢了,我就有七百块进帐啊!


“嘿,小子,听蟒蛇说你很不服!”崔震穿着被汗水渗透的黑色背心走到白帆身边说道。


“我没不服……”白帆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一句话不仅让原本就要找事的崔震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连一边的葛京和桑志广都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