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这叫步兵连啊

傲狼寒血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B大学内,戴着墨镜的三个人又装逼似的上演了那一场把戏。但另他们意外的是,那个珍惠跆拳道的副社长不仅是个女的,连那些成员也大多数是些女的!   但白帆把那些条件说了后,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出乎意料的是选择了群殴这个方式。   “你怎么搞的情报?!”葛京站在白帆后面瞪着身边的桑志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B大学内,戴着墨镜的三个人又装逼似的上演了那一场把戏。但另他们意外的是,那个珍惠跆拳道的副社长不仅是个女的,连那些成员也大多数是些女的!


但白帆把那些条件说了后,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出乎意料的是选择了群殴这个方式。


“你怎么搞的情报?!”葛京站在白帆后面瞪着身边的桑志广问道。他们之所以选择这几个武馆主要原因是社长是外国人,而且必须是要影响不好的。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好人的话,白帆他们也不好意思上门踢人场子。


桑志广纳闷的看看对面站着的女人说道:“不对啊,我明明记得资料上显示这里的社长是个男的啊!而且那个韩国佬曾经多次放话长白山是他们棒子的,以前有人砸场子被他打败后还被勒令跪在门口喊‘长白山是高丽人的’话喊三遍的!”


“有人这么喊了?”葛京忙问道。


桑志广摇摇头答道:“有三个人被他打败,第一个誓死不喊被他打断了腿,第二个喊了‘长白山是中国人的’被他打断了三颗牙,第三个比较实在,抽出刀来大吼一声中国万岁就要捅他,结果那人现在在医院里住着……”


“妈的,别告诉我这警察不管这个棒子?这种问题够他喝一壶的了!”


桑志广用你很白痴的眼神盯着葛京说道:“难道你没资料上写着社长的父母是两个个财团董事长的独子么!也就是说社长张大后他就是那两个财团的大老板。这个财团在韩国还比较有影响力,政府也就装聋作哑了!”


“真他妈的钱途无量啊!”


“选择群殴?你们的跆拳道还真是特别啊!”白帆对着那个女的讽刺似的说道。不过他随后又问:“原本这里的社长应该是个男的吧!那个人呢?听说他是最厉害的!”


“对付你们根本不用金社长出面,有我们就够了!”这几个娘们显然是中国人,并且没有把白帆他们放在眼里。白帆看着这几个人自信的样子提醒到:“我并不会跆拳道,总之我的路子很复杂,什么招式都用!”


几个二鬼子娘们嘻嘻的笑了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但话语可不是那么的客气:“打残了别找我们啊!”


白帆听后不再客气,直接冲上去对准女的脸上狠揍一拳。靠,对方选择了群殴了难道还要站那傻等着鞠躬完了再打么?!


被白帆打中的女生惨叫一声后鼻子流下了两行血,接着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打飞了。“我靠,这样就开始了!”葛京看着白帆扑上去后骂道。但是他却没有动,他可不是白帆,对着这些女的还能下的去狠手。有选择的话葛京宁愿把她们抱在怀里怜惜一番……


但是其他的女生并不是这样想的,看到白帆像是进入羊群的老虎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出手必见血。再看看另一边的桑志广虽然大多数动作是在躲避着,只出手了两次,但这两次却让两个人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了。


目标站在中间的那个傻鸟!这是那些女生心中喊到的。因为他们三个里面只有葛京看起来最瘦弱,而且只有他一直都没有出手。


葛京看着旁边十多个向自己跑过来的女生,惊讶的张开了嘴巴。难道现在的女人都有找虐的爱好么?他纳闷的想到。想归想,但身子可不慢。灵巧的躲开后面踢过来的脚后条件反射般的踢出了腿。


跆拳道讲究的是速度,但是招式都是大开大合的。如果你的速度比别人快你就会占据上风,但如果是对方的速度别你快,那么对不起了,听说在学校附近的医院正搞优惠活动。


葛京左脚一惦踹出了右脚,方向……呃,下阴处……


不怨葛京,真的不怨他。当女生跳起来比葛京还高时,葛京要想快速的反击只能打她的那里,而且这一脚纯属葛京身体的自我反应,甚至他的大脑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军队里的招式都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凶狠的。要害,弱点。在他们这些军人里打击的地方只有这两处。


踢蛋蛋,这是最常见的,也是最无耻的。在切磋中最忌讳的,用东一的那句话就是:大家都是男人么,要理解的,万一打出了什么毛病是影响人家家庭幸福美满的!


葛京没有意识到对方是个女的,但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女生捂着私处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做了什么事。


“完了,出人命了!把人家的BB打流产了……”白帆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女生身下淌出来的鲜血说道。


“快把她送医院啊!”对白帆对打的那个领头的女生急忙的说道。桑志广冷哼一声:“怀孕了就不要出来做这种剧烈活动!”


“我靠,你他妈的才怀孕了!”惨叫着的女生听到桑志广的话后骂了他一句。“那地上的血……”桑志广傻乎乎的问道。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了,因为那些女生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成这个样子后都像发疯似的扑了上来。牙咬,踢屌,抓脸……


“我日,再这样胡闹我几不客气了!”白帆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的脸上刚刚被某个女生抓了一下,那感觉跟他妈的弹片割到了一样。


对方没有把白帆的警告放在心上,依然凶狠的攻击着。在最初的攻击中,白帆虽然都把对方打出了血,但那仅仅是留手以后很轻了,最多就是流个鼻血根本没有大的伤害。但是现在他的火气已经达到了最高点。招式并不能让他这么烦躁,最主要的是现在整个屋子都充斥着那呵、啊的叫声。打就打吧,还他妈的叫着,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对方吓倒?


白帆生气的抓住一个女生的胳膊,对着她的肋骨踢了一脚,正当这个女生要叫时把她的身体就像是在抡麻袋一样抡了起来。女生那娇小的身体变成了白帆的武器,抓着不断乱叫着的女生,攻击着身边围上来的女生。


如果是木棒或者是其他的武器其他人还可以硬碰硬的试试,但他手中是自己人啊,谁敢上去一脚踢飞再攻击白帆?


很快,白帆身边两米的地方被清理成无人的真空地带。呼!一个带着巨大风声的东西向白帆的后背砸了过来。白帆从那声音里听出了袭来物的巨大,根本不能用手中的女生的身体去抵挡。


白帆扔下女生转过身跳起来用脚后跟将袭来物砸了下来。哐!牌匾砸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然后腾起了一阵灰尘后四分五裂了。


接着,出现在刚落地的白帆视线里的是一只鞋底。他毫无例外的飞这脚底的主人踢中了头部,整个身子向后飞了出去。


白帆以为攻击要停止了,但是后面的事情显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人马上跟上白帆飞出去的身体,屈起腿用膝盖顶上了白帆的脸。下次,小光再敢说跆拳道不用膝盖我一定要揍死他!白帆心里默默的想到。昨天桑同志拍着胸脯信誓坦坦的保证说跆拳道从来都不用膝盖。谣言害死人啊!


蓬。白帆摔到了地上,但随后他马上站了起来,把嘴里那被打断的半截牙齿带着血丝吐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什么社长?!”白帆看着刚才攻击自己的男的冷冷的说道。“我叫金永骏!是这里的老大,对着女人出手不算本事,用本事冲我来!”这个张的蛮帅的金永骏充满霸气的说道。


屋里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打斗,看向金永骏。


“妈的,又一个小白脸!难道现在小白脸开始批量生产并向北方发展么!”一直把帅哥当做自己头号大敌的葛京低声骂道。但旁边的桑志广却没有听到,现在他的心里正想着回去后白帆要怎样收拾他:完了,刚才那个金小子是用膝盖打的吧?我好象对蝙蝠说过跆拳道不用膝盖的吧?!咦,我有说过么?对,我是没有说过,我很确定……


白帆心中冷笑两声,哼哼,很快就让你知道把我惹毛的后果是什么!“来吧,有什么我接着!”金永骏看着白帆摆出了格斗姿势后淡淡的说道,随后他也伸出了手盯着白帆。


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从对方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到他想干什么。白帆一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他死死的盯着金永骏的眼睛,只要对方看到自己身体的哪里,自己就加强哪一部分的防御。


一味的防守注定就是要挨打的,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白帆在心中默念了这一句话后摔先出手了。一记直拳对着金永骏的脸上打了过去,金永骏看着白帆那快如闪电的拳头向自己飞来后马上头一歪,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但没有料到的是真正的攻击在后面,白帆在打出拳后也抬起了腿,等金同学躲过去后转身玩了一个漂亮的侧踢,正好踢中了他的腰子上。肾部受到打击的金永骏捂着腰向后退了几步,从那苍白的脸就知道这一下不轻啊。


白帆知道不能给对手留一点机会的道理,为了贯彻这一理论他上前走了几步后对着金帅哥那高挺的鼻梁重重的一拳。接着金帅哥闷哼一声后,那原本是金永骏最引以为豪的,是他泡妞的本钱的鼻梁已经瘪塌了下去。


“#%¥*……”金永骏看到自己的鼻梁断了后发疯似的叫道,情急之下他直接用韩语骂开了。或许别人听不懂,但是特种兵出身的白帆可以听清他说的意思是老子要杀了你。嗯,大体上是这个意思,那些问候白帆女性亲属的话已经被过滤掉了。


操,老子的娘还能轮到你来骂?!白帆怒气冲冲的将金永骏踢了出去,然后看着仍然还在骂的金永骏,白帆突然下了狠手。


白帆跳起来跪到了金永骏的肩膀上,用两条腿的大腿内侧夹住他的头部,然后左手抱住自己的右胳膊用手肘狠狠的撞击到他的头顶上。一点五秒钟,白帆完成上面的动作只用了一点五秒钟。


喀嚓。这个声音很小,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其他人的耳中。原本吵闹的屋子里刹那间安静下来了。白帆从金永骏的肩膀上跳来了,冷冷的看着他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啊~~!”女生们尖叫道。那刺耳的声音就堪比那些非杀伤性质的防暴武器。


葛京见到白帆下了狠手后就跑过去拉起他来向外跑去……


车上。这辆兰色卡车在城市里以180的速度飞奔着,直接无视掉后面不断拉着警报的交警和喊话的公安,葛京淡淡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下怎么狠的手?一个高位截瘫的人在你手中光荣的诞生了。”


“他侮辱了我的战友和先辈!”白帆冷冷的说道。葛京和桑志广并不懂韩语,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白帆低声说道:“那个金永骏竟然说,死在朝鲜战场上的那些中国军人都是垃圾,他还说中国的所有的军人都该死!”白帆纂起拳,指间的关节捏的发白,恨恨得说道:“没有杀死他就算便宜他了!”


“他为什么会说军人?难道他看出什么了?”桑志广在后面疑声问道。


白帆点点头:“他说他从我的路子里看出了我是一个军人!”


葛京不再说话,他知道如果自己当时能听懂韩语的话一定会上去杀了金永骏的。葛京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的警车,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踩下了油门。留给后面警察的只有那漫天的灰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