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七章 拳打东瀛倭子

傲狼寒血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看着袁延志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后,桑志广转过身对着白帆笑笑说道:“很值是吧!多了一个帮手!”随后得意的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叠红色钞票摔在了桌子上:“这是他的同事交给我们的‘保释金’!”   呵呵。葛京无声的笑笑,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钱。但是白帆假装没有看到葛京那狼一样的眼神,把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看着袁延志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后,桑志广转过身对着白帆笑笑说道:“很值是吧!多了一个帮手!”随后得意的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叠红色钞票摔在了桌子上:“这是他的同事交给我们的‘保释金’!”


呵呵。葛京无声的笑笑,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钱。但是白帆假装没有看到葛京那狼一样的眼神,把钞票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三千块,这买卖真他妈的值啊!”


白帆拍拍巴掌说道:“好了,我想我们该做些什么了!找个活计干吧!”


“个人提议,去踢场子!”桑志广马上兴奋的说道,眼中闪烁着的神采表明了他有这个爱好。葛京摇摇头,淡淡的说道:“踢场子?我们打不过他们的,但是我们可以杀了他们。”


“不不不!”桑志广急忙的把自己早已想好的计划说了出来。


……


第二天中午,一辆兰色的卡车带着拉着两个用红布盖着的牌匾开到了A大学的校园内。车在校园内耍帅似的玩了几个漂移,成功吸引了大多数学生的注意力后到了空手道社团门口停了下来。


戴着墨镜穿着一身迷彩的白帆三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顺便打发掉跟过来查看情况的保安后,对着周围围在他们身边的学生吹了一声口哨。


A大学最著名的社团,天阁空手道社。社长藤田友三,垃圾族人,曾获得中日友好交流武术比赛第二名。父亲为日本自慰队高官,凭借外国人和父亲的身份使得他在校园里甚至是社会上都横行无阻。


白帆抬头看看空手道社门口上面悬挂着的牌匾用日语写着两个字。那歪歪扭扭,看起来像是只会写偏旁部首的小学生写的一样的字,白帆看不懂,但猜也猜出来是‘天阁’两字。


桑志广走到车后面,抱下一个牌匾来,小心的让上面的红布不要掉下来。这些动作引起了其他的学生的好奇心,这个空手道社在学校里就像是黑社会一样的组织,那些打不过他们的学生巴不得天上掉下一群人来把里面的人揍死的。


葛京冷哼一声:“堂堂中华大地,这种蚯蚓字也敢摆上台面!”白帆听后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砸下来!”


葛京嘿嘿一笑,把那用来装逼的墨镜摘下来往地上一扔,跑了几步后跳起来,对着那牌匾用手肘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咔。木制的牌匾当然承受不了葛京这种程度的打击,在上面晃荡几下后掉了几下。


“你们干什么!”里面看到了葛京把他们的牌匾砸掉后走出了几个人,领头的那个人看着葛京沉声说道。葛京笑笑并不答话,而是走回了白帆身后。三个人组成了一个三角形,凭他们的队型和功夫,就算是现在旁边的人都围上来也不会伤到他们分毫。


“你是中国人?”白帆问道。看到对方点头承认了后白帆反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是来砸场子的,你会怎么做?!”“反抗!”对方毫不犹豫的说道。


白帆呵呵一笑,砸砸嘴走到了对方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无视掉对方那戒备的眼神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那么,你……”白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身子压了下去,然后抬起膝盖顶到了他的胸膛上。“就去死吧!”白帆顶完后才说道。


这个学生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打着滚。刚才那一击虽然白帆没有用到五成力,但是足够顶短他几根肋骨了。


跟在他后面的人马上拿出了钢管、铁链什么的,看那架势是要随时扑上来攻击。白帆三个人傻眼了,妈的不是说空手道社么?怎么还有这些东西?!


白帆转身接过桑志广手中的牌匾夹在了左掖下,毫不畏惧的走了过去。至少其他人看起来是这样,但在葛京和桑志广的眼里,白帆抱着牌匾的动作明明就是一个准备进攻的姿势。


“现在开始踢场子,给你们两种选择,第一就是把你们最厉害的三个人选上来与我们单对单的对打;第二就是你们所有人像疯狗一样一起围攻我们三个!”白帆看着随着自己向前走动,前面不断后退的人说道。


白帆走进了屋子里面,看了自己左右两边的葛京和桑志广后傲然的将牌匾立到了地上:“你们输了,就把这个牌匾挂到你们的门口,直到这个空手道社没有一个日本人后才能摘下来;我们输了,怎么来的怎么滚!”


接着白帆刷的一声揭开了牌匾上面的红布。旁边不管是社团的人还是看热闹的学生看清了牌匾上的字后同时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在一旁看热闹的武术社社长最先反应过来,马上带头鼓起了掌。


“东亚病夫”这四个大字赫然在目。白帆连夜找人赶做出来的牌匾起到了一鸣惊人的效果。对方的脸马上变成了酱紫色,指着白帆你你你的说了半天没说出后面的话来。


旁边的学生轰然叫好。这日本学生欺压别人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有人反抗,但捅到学校后,在某些官员那所谓的体现中国人好客、热情的口号下只是给日本人一个不痛不痒的警告后完事,而与日本人打架的那些人现在还在管教所里呆着。


“中国有句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敢问阁下高姓大名?是不是中国人都像你这样没有素质不懂礼貌?”后面走出了一个穿着空手道道服人,清秀的脸和那一米九的个子加上流利的汉语,根本看不出他是个日本人。


白帆笑笑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说道:“你就是那个小鬼子吧!记好了,我叫做蝙蝠!是不是中国人都是我这样的素质我不敢说,但是至少比你们那些人的素质要高!对了,你那句话不错,不过还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那就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这个小鬼子一点也不像白帆想象中的那样委琐和矮小,脸上正气的表情和良好的涵养让他就像是一个绅士。要不是白帆提前调查了他们的资料,白帆还真以为他是个好人呢。


“连名字都不敢说出来的人,有必要接受你的挑战么?‘东亚病夫’?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侮辱我们么?”


“我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而这个牌匾只不过是还给你们罢了。”白帆淡淡的说道。但是外面传来的嘈杂声让他眉头一皱,外面一些老师和主任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那样子是要制止自己。小鬼子看着走进来的老师笑笑,对着白帆说道:“看样子是打不起来了啊!”


“那可未必!”白帆回过头去对葛京打可个眼色。后者二话不说拖着桑志广就把那些老师扔出了去,然后将门从里面锁上了。屋里面除了白帆三人和那些空手道社的成员外只剩下二十多个观众了。虽然人很多,但是在这里面却没有拥挤的感觉。


“好了,现在没有干扰了,可以讨论一下你刚才说的事情。我们输了挂这个牌匾不太合适吧,你不知道侮辱外宾是多么大的罪么?”小鬼子见葛京和桑志广不客气的把老师扔出去后知道今天的事情没法善了了。


“不知道。”白帆不爽的说道:“要打就快打,别在这唧歪!要不直接就认输,我可以帮你把这个牌匾挂到门上!”


小鬼子考虑了一下,最后同意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有一点需要修改,你们输了就要背着这个牌匾游街示众!而且,在打斗中不管受伤还是死亡,都是活该的!”说完他一挥手,旁边一个人递上来一张纸。日,竟然是生死状,上面说了打死打伤都不犯法。白帆大手一挥签上自己的大名后递给了身后的葛京和桑志广。


这生死状有没有法律效益白帆不知道,但是白帆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的话绝对是对他不利的。打死外国人,这个罪名足够枪毙好几次了。在外国,在西方,在那些整天嚷嚷着自由民主的地方,中国人一直都是被人瞧不起的,属于三等人的。


现在好了,不在别人的底盘,就他妈的在老子自己的底盘上,我们还是比外国人低一头……白帆心中除了那深深的无奈还有那么的一丝痛恨,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真正的直起自己的腰杆子,难道在清朝被奴役的那几百年我们连自己的民族尊严和血性也丢失了么!


“那就请吧!”小鬼子看他们签完了后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摆出了起手势要开打。


“选择一对一么?哼,空手道,让我领教领教吧!”白帆哼了一声说道。他不会那些精妙的招式,也不会那些花里胡哨的动作。他只有力量跟速度,还有那脑中关于人体所有弱点的知识,最后加上在实战中积累的搏击经验!


“一局定胜负!没有时间跟你们支那人浪费!”小鬼子不再保留那虚伪的面孔,喊完后就直接上来攻击。藤田孙子的速度很快,但是在白帆眼里却不值得一提。白帆灵巧的躲避着他的攻击,只有在躲避不过时才会伸出胳膊抵挡一下。


鬼子藤的心里越来越急,原本以为对方很好对付几下干倒就行了。但没有想到白帆就像是泥鳅一样躲避着,不还击也不让你打到。心里急了手上也就急了,鬼子藤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力度却不如以前了。白帆就像是处在暴风雨里的小船一样,看样子好像随时会被打中,可打了半天就是打不中!


白帆看着脸上浮现出焦急神色来的鬼子藤,心里暗道机会来了。随着他动作的加快,身上那防御漏洞越来越多,白帆瞅准机会用食指和中指并起来狠狠的戳到他的咽喉上。然后趁着鬼子藤窒息的时候开始他的反击,一拳接着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直把他打的向后倒退,满脸桃花开。


……


两分钟后,白帆和葛京、桑志广大摇大摆的打开门从屋内走了出来,外面的老师和学生纷纷上前围过来察看里面的情况。只见原本嚣张无限的鬼子藤满脸血的坐在墙边上,耸拉着脑袋显然是昏迷了,两只手无力的抱着那面黑底黄字的‘东亚病夫’的牌子。


空手道社那些人看着还没有走远的白帆等人,茫然的看了看昏迷在那的鬼子藤,最后想上去把他送到医院里,但是想到白帆临走前那句‘三小时内不要动他’的话,又放弃了这个打算。现在他们正盘算着一旦门口挂上这个东亚病夫的招牌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靠,这次我们没动手,真郁闷!看你揍小鬼子揍的真爽!”葛京握着方向盘驾驶着车对白帆说道。


白帆微微一笑,用大拇指向后面指了指,意思是还有一个招牌还没送出去,你还有机会呢!然后就不理会他听起了周杰伦的《双截棍》。


“东亚病夫的招牌已被我一脚踢开…哼…快使用双截棍……”


————————————————————————————————————


PS:对空手道不很了解,所以没有详细的写打斗的场面。嗯,其实这章的内容也是我很早的一个愿望,但奈何身体弱的像小草,只能在书里YY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