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牛逼的袁延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等三个人经过短暂的讨论后悄悄的打开了屋子的门,看到外面没有人后马上跑了出来。走在全是落叶的院子里,即使小心的放轻脚步还是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走到了袁延志的屋子门口,发现门是锁上的。葛京一皱眉看向了白帆。“进去等他!”白帆命令道。


葛京观察着门上那大大的铜锁,正头痛要怎么打开才不会露出痕迹时,后面的桑志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节细铁丝,得意的吹了声口哨,拉开了挡在身前的葛京,一脸很专业的将铁丝插进了锁眼。


白帆和葛京惊讶的对视了一眼,没想到桑志广还有这一手啊!


十秒钟……二十秒钟……三十秒钟……一分钟……


当白帆已经无聊的用匕首在旁边的树上戳了三只蚂蚁后,桑志广还是站在门前满头大汗的摆弄着。还没有打开……


“滚开吧!”葛京不耐烦的哼哼两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砖头用力的向锁砸了过去。哐哐两声,大铜锁硬是被他砸开了。


桑志广斜着眼不屑的看着葛京,吐了口唾沫说道:“呸!暴力份子,没有技术含量的家伙!”葛京不理会桑志广,推开他走到了屋内。


怎么说呢,如果让猪来这的话,猪也会毫不犹豫的走掉回自己窝里去住。脏,乱,差。这是留给进来的白帆三人的印象。当一打开门,里面迎面扑来的臭味差点直接将白帆这个可以在化粪池里潜伏两天的汉子呛倒。


地上扔着几只被还可以呈站立状的,像是在外面抹了一层胶水似的保持着脱下来的形状的臭袜子;在臭袜子旁边还有几只苍蝇的尸体。该不会是袜子把苍蝇熏死的吧!白帆心中恶意的想到。


葛京用脚尖把脚下沾满灰的内裤向旁边踢了踢,然后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了一本不良杂志,扭过头对白帆说道:“蝙蝠,事实证明,我们太高看他了!”


白帆捏着鼻子,很是同意的点点头,瓮声瓮气说道:“我们该怎么办?别告诉我在这里等那个袁延志回来!我想,在他回来之前我们已经被这味道干倒了!”


哗啦!白帆扭过头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桑志广站在墙角愣愣的看着什么东西,张大着嘴巴显然是处于震惊状态。从那要大喘气的样子中可以看出,桑同志的下场会很惨!


白帆快步走了过去,刚要问怎么了,但他顺着桑志广的视线看过去后也震惊了。


“我想,我们没有高看他!”这是白帆恢复后对葛京说的话。然后指着墙角解释道:“我甚至感觉我们小瞧了这个敢把这至少500克TNT炸药放在他枕边的人!”地上那几个烟头说明了袁延志根本不在乎这些可以轻易把这方圆一公里的人送下地狱的TNT炸药。


“他是个疯子!我强烈要求退房换地方住!”葛京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呢喃的说道。


“哦,上帝啊!我想我们惹上麻烦了!”桑志广又掀开了另一边用布盖着的东西。一把M16,三个压满子弹的弹匣。一把沙漠之鹰,近二十发手枪子弹。最下面的是那些印着骷髅头的瓶瓶罐罐。


虽然不知道瓶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但是外面的骷髅和旁边的武器说明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对身体有益、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玩意!


葛京咽了一口唾沫,有些退缩的说道:“我们走吧,为了五百钱把命撂这不值当的!”其实他的样子也是装出来的,能在市区里搞出这个来的绝对不是善茬。


而葛京的意思是马上呼叫支援。因为这些东西表明了敌人不是他们这三个拿着匕首可以对付的,而且从瓶罐上的灰尘来看,这个叫袁延志的人并没有打算要马上用。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可以监视着他,也不怕他逃跑。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是敌是友。能在市区里,可以在总参三部在这里的秘密据点旁边准备这些东西的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正当葛京要招呼白帆和桑志广撤离的时候,后面突然一阵风声袭来。葛京条件反射般的一扭身子,身体竟然不可思议的相蛇一样那样卷了起来。


嗡!被葛京躲过的匕首插到了桌子上,尾部颤动的声音就像是有一只蚊子在耳边飞一样。


还没完!葛京听着身后有人跳起的声音心里暗道。门口突然闯进来的那个高大的身影跳起来凌空踢向了葛京。


而葛京因为弯曲着身子根本不能有效的躲避开这一脚,眼看着那大脚要落在自己的后颈部时,白帆掷出了手中的匕首。


脱手而出的匕首在空中闪过了一丝凌厉的冷芒飞向了袁延志。后者看着飞来的匕首不得不放弃了攻击葛京的打算,而是转身躲避了。


在另一旁的桑志广在看到白帆掷出匕首时就开始计算袁延志躲避匕首的轨迹和落脚点。等袁延志落下来后还没站稳,他就一拳捣在了袁延志的喉结上。


袁延志没想到在另一边还有一个人,一开始因为视线问题和桑志广一直没有说话,他都以为是只有两个人。他被桑志广一拳打的向后倒退了几步,被打中喉结那难受和想要咳嗽的感觉让他感到仿佛自己的嗓子眼里卡住了什么东西一样。


站直了身子的葛京看到袁延志的视线没有注意到自己,马上扑了上去。左手抱着他的头右手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然后在袁延志不断的挣扎中两人摔倒在地上。


白帆和桑志广也扑了上去。这种三打一的近身搏斗战中根本没法用匕首或者是枪,更何况葛京正和袁延志两人在地上打滚,容易误伤。


倒在地上的袁延志拼命的想要把身后的葛京从自己身上弄下去,因为那窒息的感觉已经让他达到极限了。但突然,袁延志在挣扎中手好象摸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随后也不管是什么就往后面的葛京嘴里塞去。


边上用脚踢袁延志胸膛的白帆虽然有几脚落到了葛京的后背上,但他依然毫不放松的打着。但马上他看见袁延志拿起什么东西塞到了葛京嘴里,接着葛京就晕了。挺尸般的躺在地上,翻着白眼吐着唾沫。


白帆心里一急,原本正担心葛京怎么了,但看清是塞到他嘴里的是只袜子后又想放声大笑。但现在显然不是要笑的时候,最起码也要把这个袁延志解决后再说。


在战争中没有什么下三滥的招式,只有好用的招式和杀人的招式,只要能取胜那么就一定是好招式。


白帆见到袁延志把葛京弄晕后打算站起来,马上跑过去对着他的脸狠狠的就是一脚,直把他滑出去两三米撞到墙上才停下。白帆接着跟了上去,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击在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眼里算不上什么,所能造成的杀伤力很小。


白帆的目的是让他失去战斗力!


白帆撕起袁延志的长头发猛然向后面的墙撞了过去。蓬~!蓬~!……沉闷的声响充斥着这个房间。而桑志广则在葛京身边察看他怎么样了。


当白帆抓着袁延志的头在墙上撞了十多下,墙上满是鲜血后白帆放松下来了。但却被一直忍着疼痛寻找反击机会的袁延志抓住了时机。袁延志两是手抓起白帆的腿站了起来,倒提着白帆扔了出去。


这次轮到白帆撞墙上了。他嘶嘶地冷吸了一口气,撞击的力度不比被一辆卡车撞上啊!


桑志广见到袁延志反击后,从桌面上拔下了最初袁延志扔来的匕首对着他扑了上去。袁延志看到桑志广向自己扑来并不慌乱,冷静的向旁边闪了一下躲开了刺过来的匕首。同样做为近身战老手的桑志广并没有指望这一下能伤到他。


在扑上去时桑志广并没有使用全力,而是把力道控制在自己可以随时停下上面。当袁延志闪开时桑志广马上转身反手就是一刀。


袁延志身子向后一仰,抬起胳膊抵挡了一下。锋利的匕首划破了他的皮肤,割到肉里面。但袁延志并不在意,而是趁着桑志广收手的时候用膝盖对着他的肋骨狠狠的顶了一下。


咔一声后,桑志广就知道自己又要回到刚出来不过几天的医院里去了。


“好了,游戏该结束了!”白帆冷漠的说道。眼看距离桑志广的太阳穴只有几厘米的拳头的主人袁延志猛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愣在了原地,甚至还保持着打斗的姿势。因为他的脑袋后面正被冰冷的枪口顶住了。


“操你妈的给我跪下!”白帆给了袁延志一枪托。在他后颈部的一击让他瞳孔不断的放大,阵阵的眩晕起来,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跪到了地上。


“你赢了!但是别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话来!”袁延志跪在地上冷冷的说道。旁边的桑志广看到他明明被俘虏了后还这么狂马上对着他的眼眶下面狠狠的揍了一拳。被打中穴位的袁延志视线马上变的模糊起来,接着就白茫茫一片好象被闪光弹闪到一样。


“嘿嘿,舒服么!看到自己的分泌物感到很爽吧!”这个嚣张的声音是桑志广的。


“服了吧!不服就再来!但是我用枪!”这个很冷漠但内容很无耻的声音是白帆的。


“妈的,这袜子绝对比苯氯乙酮、毕兹和光气最后加上沙林制成的混合化学武器还要厉害!”这个听起来很虚弱还不断大喘气的声音应该就是醒过来的葛京的。


接着袁延志逐渐恢复了视力,当他先看到葛京和桑志广两个人拿着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时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扫一眼就看向了站在他前面的白帆。


但看到白帆手里提的那杆M16前半部下面空空如也没有弹匣后忍不住后悔。自己刚才就怎么没想到,白帆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先去装弹匣,如果慢一点桑志广就被自己打死了啊!


随后白帆和葛京押着袁延志走了出去,留下桑志广清理搏斗留下来的痕迹。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白帆先把袁延志绑在了椅子上,最后又不放心的在椅子腿上又绑了几根绳子将椅子固定住。这袁延志可是个高手,有任何的松懈都会被他抓住反击的!


回到自己的底盘上,加上桌子上摆着从袁延志那弄来的沙鹰和M16也使得他们的底气壮了许多。葛京上去走到袁延志面前二话不说先扇了五六个耳刮子,报了嘴里被塞臭袜子的仇后,白帆坐在桌子上斜着身子问道:“自己交代吧!刑讯的考试我是不及格!因为那些人全部都死了!”


不过好象这样的话对袁延志不起什么作用,他冷哼了一声后把头扭向了一边。


“滴滴滴!”小型发报机发出了声音,打印出来的纸上印着一传密码。白帆拿起纸来看了看,然后塞到了葛京的怀里说道:“这家伙很神秘啊!”


“级别不够?你那会不是还说东一的级别很高么?为什么他查不到?”


“天知道!你的那个亲戚呢?他还没有回信么?”白帆点起一支烟眯着眼看着袁延志,那家伙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很没精神的样子。但听到他们的话后双眼闪过了一丝亮光没有逃过白帆的眼睛。


刚说完,葛京亲戚的电报回过来了。葛京看着纸上的内容念道:“袁延志,男,汉族,绰号‘厂长’,现为总参三部五个A级特工之一,还是那其他四个人的老大……”


“没了?”白帆挑挑眉看到葛京不说话后问道。葛京点点头,确定的说道:“没了!”


既然是国家的人就没有事了。只要问他要过那五百块钱再把他扔出去就好了,不过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以后他的报复。


“你们也是国家的人?!”袁延志抬起头把嘴里那含着血的半截断牙吐出来后问道。


“以前是,先在不是了!不过他们俩是!”白帆说道。袁延志点点头:“你们能知道我的这些资料证明你们的能量不可小视了!”仅仅是不可小视么?白帆暗地里叹口气,这家伙可真狂啊,不过他确实也有狂的资本啊!


白帆松开了袁延志身上的绳子说道:“好了,误会解除了!我相信当你看到一个陌生人的屋子里有那么一些东西你也会跟我们有一样的反应的!不过你还有一件事没有做,还给我们那五百块钱!”


袁延志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钱,没了!刚刚去游戏厅玩了一会!”


“日,五百块钱眨眼就没有了,你丫骗谁啊!把你的房租钱拿出来!”


“事实上我从来都不交房租,因为在我住到这里的第三天我就成功的把房东的那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勾搭上了!”


白帆听后突然出了一拳,但被袁延志闪过去了。“我靠!你真淫荡!”


“事情搞完了么?”桑志广推开门进来,对着白帆打了一个眼神后对袁延志说道:“你的人来接你了!在门口,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消息的!还有,那五百块钱不用还了,你就当欠我们一个人情就好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你的帮助你不能推脱!”


真值了!白帆心里暗道,五百块钱就请动了总参三部的A级特工!


“愿意效劳!”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