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这丫装的真像!

傲狼寒血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在前面带着路,后面跟着的葛京和桑志广捏着鼻子一脸嫌恶的表情。这条小巷子的路上到处都是那散发着令人作呕气味的污水和垃圾,三个人每走一步都要仔细的看看脚底下有没有那讨厌的大便。


“我感觉这里的大便比战场上的地雷还多,还有让人讨厌!”葛京憋着气怪声怪气的说道。旁边的桑志广赞同的说道:“踩到地雷一松脚什么事都没有了,而在这里踩到大便回去还要刷鞋!”


白帆听着后面两人的对话没有反应,其实他很想转身对他俩人说,我们很快就要到了。但是这句话在前个半小时里被他重复了五遍了。白帆不敢保证再说一遍会不会让后面的两个人愤怒的捡起大便来扔自己。


泥泞的路像是一张散发恶臭的地毯,足以比拟生化武器的味道让白帆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习惯就好了。


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因为白帆听说这里的房子比较便宜,所以他们才大老远的跑过来要在这租房子。虽然葛京一直打算要在一个月内将白帆拉回去,但是白帆却想在一个星期内将葛京赶回去。


“终于到了!”白帆看着前面出现的一排排老式的平房感叹道。那语气就像是刚刚完成两万五千里长征一样。


白帆转过身去对着后面的两人招招手,示意它们加快步伐,然后白帆推开了木门走到了平房的院子里面。


别看这外面的巷子里是那么不堪,但是院子里栽着的那棵桃树和地上铺着的青砖像极了古代的农家小园。


“有没有在?我们要租房子!”白帆看了看挂在门上经历着风吹雨打的红纸上写着‘租房’两个字然后喊道。接着,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米九的高个,多少有点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像是没有睡醒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拉碴的下巴,再搭配上无神的眼睛,白帆敢打赌,这家伙绝对可以划到小白脸那一类型的。


“你们要租房子?”这个年轻人打了个哈欠问道。白帆点点头。“五百块一个月!”


白帆听到价格瞪大了眼睛。我靠,这种垃圾的地方竟然要五百块,以前明明听说这里的房租是最便宜的啊!


年轻人揉揉眼睛,然后掏出一张卫生纸擤擤鼻涕后把纸随意的扔到了地上,慢吞吞的说道:“现在物价涨的厉害,除了工资不涨外,连方便面都涨了。现在涨点房租不算过分吧!如果不愿意住的话可以选择转身离开!我没有意见!”


后面进来的葛京和桑志广看到白帆正在与他商量着什么,听到五百块钱一个月后更是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还说什么这里房价便宜,从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


“成交!”白帆看着葛京有找他算帐的架势后马上对年轻人说道,然后从口袋掏出一大叠人民币数出五张来后塞到了他手中。“那边有空房子!”年轻人接过白帆的钱放到了口袋里,然后对着一边的房间一指淡淡的说道:“水电自费啊!”


白帆不再与他理论,马上拉着葛京和桑志广跑进了房间里。


“找这个年轻人的情报!关于这个人的一切,详细一点!详细到知道他最喜欢穿什么牌子的内裤!”白帆把行李扔到窗上后转过身来对葛京说道。


葛京耸耸肩,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还以为你在执行任务么?!别忘了,你现在是普通人!”


白帆一愣,随后摇摇头没有说什么,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刚才在走的路上他不仅是在观察附近高的建筑,那些比较容易被狙击手看中的地方,连路两旁的杂草堆都仔细的检查后确定那种草的高度是不可能有人藏在那里的……


“查他干什么?人家又没得罪你!”桑志广呈大字型躺到床上懒洋洋的说道。


“如果有人在与你对话的时候始终跟你保持着两米的安全距离,并且手一直放在上衣那鼓鼓囊囊的口袋里,你也会起疑心的!”葛京瞥了桑志广一眼说道。葛京回头看看正站在窗口处的白帆问道:“我想,真的有必要查一下他。随身带着武器的有两种人,黑帮和政府!这两种都不是什么好惹的!”


白帆站在那里,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动。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使他不呆在这种比较容易受到狙击的位置上。‘我是普通人,这里很安全!’白帆在心中催眠着自己。


“我真的后悔我们选择这个地方是不是错了!”桑志广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视发现只是有线电视而不是数字电视后感叹的说道:“五百块钱一个月,真他妈的舍的啊!”


这个只有四十平方米大小的屋子至少是带着厕所的。“喂,你要到哪里去?”葛京看着白帆转过身要往里屋里走后问道。“我想知道这里的马桶是不是抽水的!”


笃笃笃!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里面的葛京和桑志广愣了愣。桑志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口沉声问道:“谁?!”“房东!”


这里租房子难道有送发票的习惯?葛京盯着门想到。对着桑志广打个眼色,让他打开了们。随后葛京很小心的把身子向旁边挪了挪,万一外面的人不怀好意可以让自己在第一时间扑上去制服他。


桑志广打开了门,外面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进来,嘴里嚷嚷道:“谁让你们到这来住的!也不跟我打声招呼,一个月房租200,水电自理!先交三个月的房租!”


葛京目瞪口呆。我日,刚才白帆不是把钱交给了那个年轻人了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双簧?就是他妈的公检法也没这么霸道啊!


“刚才不是有一个年轻人收过钱的么!我们交给他五百块的!”桑志广疑声问道。“小袁那个兔崽子又冒充我骗钱了!我不管,我才是这里的房东,问你们要钱的只是这里的房客而已!”随后老头又将那个年轻人的样貌说了一遍。


最后,葛京终于知道了自己被人骗了,他记下了那个叫做袁延志的年轻人就住在自己的旁边。而且从这老头的语气看来袁延志这种把戏还不是用了一次了!


当白帆从厕所出来后,看着坐在床上阴沉着脸的葛京和桑志广问道:“为什么你们开起来好象很不高兴的样子?!”


“如果你也被别人……靠,明明就是你这家伙害的!”葛京原本还想对白帆解释什么,但想到原因后把手套往床上一摔说道。


白帆笑笑,岔开了话题:“好了,伙计们,我想我们是要决定干点什么了。总不能在这混吃等死吧!”


“你想干什么?放心吧,蟒蛇跟我说了,目标就是把你在一个月之内拉回部队!”桑志广懒散的说道:“真羡慕你们啊,回去吧。蟒蛇也跟你一起去那个叫什么Max的部队去的!”


“你也去?怎么没跟我说过?”白帆拿起桌子旁边的暖壶问道。他打算洗一下脸,但他看到这里连个脸盆都没有后放弃了这个打算。


葛京嘿嘿一笑:“怎么了?后悔了?回去吧,我陪你一起!别告诉你们那个队长东一啊,他还以为我要转他那去的!”


“你这家伙,你是唯一一个敢骗他的!我敢保证,当他知道真相后你一定会死的很惨!”白帆看着屋里的三张单人床说道:“三张床,一人一张!”


葛京丝毫没有把白帆的警告放在心上:“别管我!现在的问题是你要不要回去!”


“我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复员的!我知道你跟一哥的交易,而且一哥也告诉我说那份复员申请他还没有报上去。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后悔的!”


“好吧,你这个该死的倔驴,我不知道该说你是执著还是懦夫!”葛京拿过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型的发报机,在那里摆弄起来:“那你要说说你打算干什么吧!”


“小光说过的那个活,我考虑了一下!不错,值得试试!”白帆纳闷的看着葛京忙活着:“你拿那东西干什么?”


桑志广一听白帆打算要按照自己说的那样开武馆马上兴奋的从床上跳下来,激动的说道:“真的要开武馆么?在开武馆前我想我们要做一些事情,来打出我们的知名度!”


葛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看白帆再看看桑志广问道:“难道你们真的打算把那些杀人的伙计交给别人?不怕东一过来拿枪毙了你么?!”


“嘿,不要这么说。像他这样的蛮汉可以做什么?!不过保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桑志广推了推葛京说道。他异常的反应让其他两人的心里怀疑他有什么企图。“不要那样的看着我,你现在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不要在我们面前装的这样纯洁,你可以找你家人的,相信他们的能量可以轻易的让你过上富足的生活!”


“不可能,先不说我一定不会这样做,就算我这样做我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


“得了吧,装啥装啊!”桑志广挽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几个烟疤说道:“为了这个,我来当兵花了六千块钱!要名额,还要给体检的那些吸血鬼一些好处,最后武装部的老大再拿一点,这些钱就出来了!”


白帆点上一支烟,不耐烦的一挥手说道:“别跟我扯那个!那是下面的尉官干的事,该上层没有任何好处!就算我爸想干,上面我家老爷子压着他呢,被老爷子抓住,我想比上军事法庭还要糟糕!”


“现在天也不早了!我想我们也该去做点什么了吧!比如找那个袁某人算一下帐!”葛京放下了手中的发报机,把刚才袁延志骗他钱的事情说了一遍。不出葛京所料,白帆听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棍子。


“我刚才给东一发了一份电报,同样给我的亲戚也发了一份,让他们协助查一下袁延志的资料。”


“你亲戚?干什么的?为了一个不知道的人这样做,至于么?”白帆问道。


葛京点点头:“值得,我感觉这个袁延志不简单,我怕东一查不出他的资料!”


白帆:“你开什么玩笑?一哥的级别是B级,相当与正团级啊!而且他接触的那些机密远远比其他的军长要多的多!有些事,是不可以用常理说的!”


葛京:“是啊,有些事不可以用常理说。这句话不错,可是我的心里有那么点不好的感觉!”


桑志广也插了进来:“是的,我也感觉不对!”“Fuck!一群白痴!”白帆翻了一个白眼后骂道。


葛京拔出了身上携带着的匕首,在手里转了一圈后淡淡的说道:“那我们就去收帐去?”“赞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