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心理学硕士的承诺

傲狼寒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白帆醒了后晃晃自己的脑袋,然后发现自己是在宿舍里。   白帆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昨晚他终于如愿以尝的喝醉了,醉到他怎么回宿舍的都不知道。现在他的头有点痛,好象要分裂掉似的。   白帆悄悄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他仔细的看了看仍然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唐剑龙,掩饰着眼中那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醒了后晃晃自己的脑袋,然后发现自己是在宿舍里。


白帆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昨晚他终于如愿以尝的喝醉了,醉到他怎么回宿舍的都不知道。现在他的头有点痛,好象要分裂掉似的。


白帆悄悄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他仔细的看了看仍然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唐剑龙,掩饰着眼中那不可察觉的悲伤。


转身离开,白帆决然的转过身提起了早已整理好的背包打开门走了出去。


蓬。门被轻轻的关上了。白帆虽然努力的不要发出声响,但还是惊醒了唐剑龙。他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白帆的脚步声越走越远。“都走了么,这个宿舍,从此就我一个人了么。”这个朴实的汉子闭上眼让泪水滑过自己的脸庞落在了枕头上。


走廊里依然是静悄悄的,好象所有人都还没有从那场酗酒中醒来一样。但是所有人都醒了,在屋里面躺在床上听着白帆的脚步声……


“要走么!不再跟他们告别一下!”东一站在车前面看着白帆提着背包走过来后说道。白帆摇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有那个必要了,我一个人安静的走开不是更好!”


东一听后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的烟扔掉,拉开了车门请白帆上去。“呵呵,我真的是好大的面子啊!”“拉倒吧,就是这一次而已,以后你想让我给你开车门我都不开了!犹豫什么,快上吧,不舍得啊?那就别走啊!”东一看着白帆不断的回头看看操场上的那些训练器材说道。


白帆砸砸嘴,调侃道:“看样子你不是那么悲伤么!昨晚还装出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来,脸上挂着泪嘴里边说着什么,大家不要哭,要尊重他的选择……”东一看到白帆还在那唧唧歪歪后不耐烦的过去踹了他一脚。


死要面子!白帆在心里说道。刚才明明是看到自己拆穿他后才装出不耐烦的表情来的。


东一发动了汽车,白帆坐在后排的车座上,回头望了最后一眼宿舍楼,但却发现在那楼道上站满了人在对他挥手道别。


“呵,这群家伙,还有老二那东西。说什么不来送你,怕到时场面伤感,现在不还是在那看着么!”东一刚要踩下油门却发现白帆在看着楼道里的那些人流泪后说道:“真的决定吗?我这一脚踩下去,你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走吧!”白帆扭过头将车窗上的玻璃摇上来后说道。他怕自己再不走,自己就再也狠不下心来走了。


东一笑笑,开着车驶出了基地。


“二哥,为什么你看起来是满面笑容的?!”旁边的人看着东二一点也不像是伤感的样子后奇怪的问道。


东二嘿嘿一笑,不语。最后奈不住所有人的逼问后才说道:“在一哥的桌子上多了一张假条,请假的人没有签字的假条。至于那份复员申请?已经被一哥扔到了垃圾箱里!嘿嘿,昨天回宿舍后有个心理学硕士打电话来,说是打包票能把白帆在两个月之内拉回部队里来!当然,或许他可能不会回雪狼来了!”


“心理学硕士?就是外面说五百块钱就能办的那种?!”


……


车上,白帆奏在后面发着呆。“喂,想什么呢?!”东一从反光镜里看着白帆的样子问道。


“想你呢,想着我终于从你的虎口中逃生了,正打算着晚上要到哪里去庆祝!”白帆幽默的说道,他想缓和一下气氛。“对了,一哥,为什么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悲伤的样子?就像是,就像是送新郎的父亲似的?!”


“你想当我儿子?可惜我有儿子了!”东一不屑的说道:“悲伤有屁用啊,实话告诉你吧,葛京那家伙要跟着你一个月,他要在这一个月里面把你再拉回部队里去。当然,他说如果他拉不回你去,他就过来顶替你。后来我考虑了一下,就算你不回来,葛京能过来也是不错的。反正你是打定主意要走了么!”


“Fuck!原来还在打我的主意!”


“别这么说,至少我现在就没打你的主意!你不回来更好,你回来也是要到Max去的,如果你不回来,葛京就会到我们雪狼来,这样,还是我们赚了啊!”东一说到最后忍不住得意的吹了一声口哨。


白帆可是知道葛京的人品的,以那种机动连指导员的人许下的承诺估计比他杀的人都多。“他立军令状了还是写保证书了,你不怕他到时赖帐么?!”


“没有关系的,我把昨天我们电话的内容录了音,到时候葛京敢赖帐我就把录音往他们军长那一扔,哼哼,那小兔崽子还不是要乖乖过来!”东一一脸自信的说道。嗯,这个倒是不假,葛京那家伙对命令还是比较服从的。


蓝牌软,黑牌硬,白牌跑起来不要命。这句话还是很对的,东一这家伙开着警报打着双闪在城区内飞奔,还不时来一个漂移。我日,在北京市城区内敢玩漂移的也就是他一个了吧!


“到了!”东一用了最短的时间把车开到了机场。然后他下车帮白帆提着行李,对着站在门口正东张西望的葛京挥了挥手。


“我日,你还真要跟着我啊!”白帆看着葛京也提着一个背包后惊讶的说道。后者吐吐舌头,一脸委屈的说道:“我的任务就是劝说你回来,不是跟着你啊!搞的我像是你的保镖似的!”


“等着我点!”正当白帆和葛京与东一道别完要登机时,又一个声音传来了。白帆看清了跑过来的人后,无力的用手拍了一下额头,痛苦的说道:“你们是军人,你们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啊,为什么都他妈的跑过来跟我呢!”


来人正是桑志广同志,他嘿嘿一笑,把手中的几个袋子递给了葛京,让他帮忙分担一点。“这是什么啊?”葛京接过桑志广的袋子问道。桑同志背着背包不说,两只手提着五六个塑料袋的跑过来,从他那不断的喘息中就知道这几个袋子分量不轻。


“苹果!在来的路上看到有个超市举行苹果打折,所以就去买了点,一斤比平时要便宜一半!”桑志广对迟到的理由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白帆可以清楚的看到身边的葛京脸上多了出几根黑线。


白帆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如果现在葛京抡起手中的几袋子苹果打桑志广的话,可以保证不会打到白帆了。


“你难道不知道济南的物价比北京要低么!”葛京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说道。拿着这么多的苹果坐飞机,想想就觉得恐怖啊……


难道现在的苹果贩子都有钱到坐飞机的地步了么!空姐看着葛京和桑志广拿着那么的苹果上机后想到。至于白帆,早已与他们俩保持了三米的安全距离,以防止别人认出他们是一伙的来。


葛京丝毫没有察觉到别人向他投来那种鄙夷的目光,反而津津有味的看着那些穿着短裙不断走来走去的空姐们。“万能的上帝啊,放个雷劈死这两个社会败类吧!”白帆看着已经准备问空姐要电话号码的葛京和桑志广心里默默祈祷着。


空姐看着那边那个穿着休闲服,被自己认为是苹果贩子的人正看着自己,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以为是要有什么事情吩咐,急忙走了过去问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


葛京看着空姐向自己走过来后,心里就抑制不住兴奋。等空姐走到自己跟前弯下腰来问有什么事情时,葛京正好从那衬衫里看到了深深的乳沟。


“好深,好大,再低一点!”葛京呆呆的说道。白帆看着葛京这模样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是没法把现在这个像是性饥渴的男人与在战场跟自己肩并肩战斗的那个英勇的人联系在一起。


空姐显然也知道了葛京在看什么,马上慌乱的直起了身子,转身快步的走开了。葛京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白帆实在是搞不懂明明葛京这家伙有女朋友了却为什么对这个姿色只能算是一般的女人感兴趣。


当白帆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后,葛京一脸神圣的说道:“有一句至理名言,我一直在实践着它,并证明着它是不是对的!”


“哪一句?”


“野花远比家花香!”


……


“啊~!泉城,我来了!”


坐飞机很快就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当他们出了机场后葛京就喊出了上面的那句话。当旁边的人露出了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们时,白帆第一次后悔自己复员是不是个错误。


“现在,我们要找地方去安顿下来!小光,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的,那天你说的没错,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打算靠家里人。我要自己养活自己,既然你们跟来了就把你们身上的钱交出来吧。”白帆把他们两个人拉到一边说道。


葛京听完后一脸防贼的表情捂着口袋,嘴里叫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刚来时,我们团长把我叫去说是可以提前把未来几个月的工资发下来。当时还把我好高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你们串通起来骗我钱的!”


原来一哥的先见之明还是很强的!白帆在心里默默的夸奖道。但脸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神情和蔼的对葛京说道:“蟒蛇,你不能这样说一起与你战斗过的战友啊!在战场上你都可以把后背交给我,难道这些身外之物你还不放心交给我吗?!”


最后在白帆的说教下,葛京不情愿的将口袋里的几千块放到了白帆手里。白帆满意的点点头,数了数后转过身对桑志广说道:“小光,你要自觉哦!”


桑志广很痛快的把身上所有的钱交给了白帆。“我靠,500块?为什么这么少啊!你有信用卡么,银行卡、信用卡、存折一起交出来!”


“没有了!”桑志广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叫道。白帆看着誓死不从的桑志广,然后对葛京打了一个眼神。两人悄悄的把桑志广围了起来,然后站在他身后葛京突然用力的抱住桑志广,两手勒住他的脖子。“快点,这小子劲大!”葛京有点吃不消的对白帆说道。


白帆不再犹豫,马上把手伸进桑志广的口袋里搜起来。果不其然,里面摸出了一张存折,上面显示了存款5万块。


“我靠,这小子是个富翁啊!”白帆看着存折上的金额说道。葛京松开桑志广,将他顶到墙角上,逼问道:“说,你这个走资派是怎么搜刮的这么多钱?”“你们这两个黄世仁,那可是我要用来买汽车的钱啊!”桑志广哇哇的叫道。


“放心吧,不会全给你花了的!会给你留一点的!”白帆把存折装到自己的口袋里拍了拍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团结的重要性吗?我们要经济一体才可以的!”


“那为什么,你没有出一分钱?!”桑志广大喊道。葛京也意识到这里面搜刮钱的家伙好象没说自己要出多少钱啊。马上,四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白帆。


“咳!”白帆咳嗽声说道:“你看,那边有出租车过来了,咱们坐车去城里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