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傲狼寒血 收藏 0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不一会,筋疲力尽的白帆被东一一拳打的飞了出去。


白帆擦擦嘴角流出来的血,冷冷的看了东一一眼,然后躺到了地上大喘气恢复起来。东一见到白帆不打了后走到了他的身边,用脚尖踢了踢他说道:“喂,这么快就不行了!”


白帆没有理他,慢腾腾的直起了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了已经被压变形的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来含到嘴上淡淡的说道:“明天,明天早上我会去基地去找你!”


原本东一正瞪着眼睛看着白帆,恼怒这家伙竟然自己抽烟不给他的老大一根,但听了他的话后眼睛亮了一下,眸子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神采。“好啊!我等你的消息,明天雪狼不出操!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白帆点点头,挥挥手将东一打发走了。“你们两个的架打完了么!靠,先是偷窥再是打架,你们两个可真够无聊的啊!”白帆见东一的身影拐入了楼梯口处后扭过头对着另一边还在打斗的葛京和桑志广喊道。


听到白帆喊声的葛京和桑志广同时一记重手对了一拳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彼此不服输的瞪了一眼后向白帆走了过来。


“喂,那个就是你们的队长?!”桑志广盘腿坐下,对白帆问道:“看起来,你们之间聊的不愉快啊!”


“如果你的兵要求复员,你也会跟他有一样的反应的!”白帆闭上眼躺到地上一动不动的装死说道。


刚要坐下的葛京听到了白帆的话后腾的站了起来,瞪大眼睛惊诧的问道:“你要复员?!”


白帆点点头。“开什么玩笑?!你他妈的才入伍一年啊!”葛京喃喃的说道。


“可是我是一个中尉!”


“垃圾!你们队长没有说错!你就是一个孬兵!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桑志广看着白帆说道。后者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别对我用激将法,那对我没用!”


葛京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白帆的脾气,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后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反悔的。


“你决定了?有一句话你听过没?‘人总是在挫折、失败、错失和放弃中成长的,但是当遭遇到这些事后不应该去后悔和徘徊的,更不应该逃避。坚持和面对,才是真正的的选择。去决定自己未来该去怎样做才是正确的,但是在决定未来的路之前,你一定要想好怎么做才是对的!因为,你已经满十八岁了,要为自己所做的选择负责任!’”葛京说道。


“谁说的?没听过!”


“这书的作者说的,前半段是对他同桌说的,后半段是对他初恋情人说的。现在他觉得这句话不错就拿出来让我告诉你的!”


“Shit!他难得讲一句人话!”白帆吐口唾沫骂道。


桑志广皱了皱眉,叼着烟斜眼看着白帆说道:“有没有想过请假,去散散心在回来。或许你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生活了呢!你复员后干什么?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从小生活在军队中,每天早上五点半爬起来出操,每天晚上十点准时熄灯的人能干什么工作!保镖还是保安?别告诉我你的家里人能让你做这种工作的!”


“难道我不可以凭借我家里人的关系么?自己开一家公司,或者是开一家武馆也可以啊!我就不信凭我家的关系和我的功夫开一家武馆还不行!”


“你在说笑么?第一,以你的个性,根本不可能求家里人给你找关系的。第二,你开武馆?你会什么功夫?你会现在最流行的那种跆拳道么,你会那种很起来能厉害的散打么?还是你打算将你那身什么铁头功拉出去教别人啊!”


“我……”白帆刚要反驳,但却找不到反驳他的话来。是啊,自己又不会那些武功怎么去教别人?难道要把自己那身杀人的功夫教给别人么,还是要打算去教别人怎么排雷,或者是怎么用硝酸等物品做炸弹?


“随便,我打算去教别人怎么用牙签杀人!”说完白帆就站了起来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了,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后,一边头也不回的向楼梯口走着,嘴里一边说道:“我请客喝酒,谁去?!”


后面两人赶快站起来跟上……


……


“报告!”白帆站在东一办公室的门口喊道。


里面的东一听他的报告声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往老板椅上一靠,对着还站在他门口的白帆说道:“进来吧,你这是第二次进我门之前喊报告,其他的都是用脚踹开就进来的!”


白帆想着以前的事,不好意思的对着东一笑笑。东一歪着脑袋看着白帆的笑容说道:“笑的那么开心,有什么好事么!你知道么,有时看着你们这些家伙直接闯进我的办公室连门都不敲,我心里都会去做一件事,那就是永远也不要在办公室里偷情!”


白帆露出了两口小白牙。他从来没有想到东一也会这么幽默。但想到今天来的目的又忍不住停止了笑容。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放到了东一的桌子上,推了过去。


“什么东西啊!这么郑重,你这个电脑盲都用电脑打印了!”但是东一看到纸上的开头后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复员申请’,这四个字就像是讽刺似的印到了东一的脑海里。


东一抬起头看着白帆,直到把他看的耸拉着脑袋,恨不得扭头跑掉后才开口了。“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确定这张纸不是从几年后穿越时空过来的?!”东一恢复了冷静,冷淡的对白帆问道。


白帆很想转身跑开,但是他不能。白帆木然的说道:“是的,一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别!千万别说失望这个词,我从来就没对你抱有过希望!我就不会对你这个孬兵抱有任何的希望、幻想!”东一抬说制止白帆说道。


白帆咬着下嘴唇,垂下眼帘。


“真的决定了?!”东一问道。白帆黯然不语。“是我对不住你,操之过急了,是我毁了你,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东一看着不说话的白帆叹口气说道。“我以为把你送到那个该死的Max部队就够后悔的了,但是却没有想到,更令我后悔的在这!你知道么,你是我和老二最喜爱的兵,最看中的兵。”


听到东一这么说,白帆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了。他隔着桌子紧紧的抱着东一,嘴里哭喊道:“一哥,我错了!我真不想离开你们,可是我不愿意再看到有其他的兄弟再离开我了!”


东一枯涩的笑笑,抱着白帆拍拍他的背。“这复员申请,我留下!我收了!我批了!但是你,走好!不要哭哭啼啼的,像个爷们点。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既然你是我和老二最爱的兵,那么我就尊重你的选择。我猜,老二也是这样想的吧!”


“一哥!”白帆哭的淅沥哗啦的,死死的抱着东一不放手。


“你是一只鹰,如果在军队里你做不出什么成绩的话,在外面的你一定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因为你是白帆,因为你是一只鹰,因为外面的世界更加的广阔!记住,不管在哪,你都是雪狼的人!死了,也是咱雪狼的魂!”


“嗯!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


“不是给我丢脸,是不能给雪狼丢脸。你的身上有着雪狼的印!你的身上有着雪狼的骨头!所以,不管未来遇到什么事,雪狼都是你的家!”东一安慰道。他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自己的兵要走了,因为自己错误的训练方式害的一个最好的兵坯子要离开军队。


东一轻轻的推开了抱着自己的白帆,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后缓缓的说道:“欢迎会不开了!改欢送会了!”


……


那一夜的欢送会很热闹,因为这是雪狼第一次开的欢送会。虽然当时的气氛很伤感,很沉闷,很尴尬。但是我仍然是感觉到很热闹,每个兄弟都凝视着我,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好象要把我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一样。


一哥站在几张桌子组成的台子上说:我们不应该哭,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兄弟们应该笑,应该去尊重我的选择。但是站在他身边的我看到了,他的脸上挂着两条已经擦干却还是看的出来的泪痕。


每个人都在哭,哭完了笑,笑着骂我是第一个活着离开的兄弟。笑完了再哭,一边哭着一边喊着说让我一定要多回来看看他们。


或许在牺牲的兄弟的送别仪式上他们不会这样,因为他们都在压抑着自己。但是在这里他们却没有,他们尽情的释放着自己。在这个诺大的食堂里面,每个人都像是疯子一样。平常的训练让他们不能拥有自己的本色,必须要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去保持着冷竣的脸庞,紧握着手中的钢枪,挥洒着自己的汗水。


拿着手里的啤酒与其他人的狠狠的撞在一起,好象要将瓶子碰碎一样。然后再倒在嘴里,因为那不是喝酒,是真的在倒。最后把手里的啤酒倒完后用袖子一抹嘴,再拿一瓶用牙咬开找其他的兄弟再倒!


我不知道在那天晚上我吐了几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但是我知道我没醉,我很想醉,我却醉不了。我想与其他人一样,哭完笑完喝完后倒在地上呼呼大睡,可是我的脑子依然是那么的清醒。


我保证,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清醒过。


二哥在喝了不少后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他知道一首歌,叫做《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他现在要把这首歌送给我。


在他的眼里,在他这个已经三年没有回家探亲,没有走出过军队以外的人眼里,根本不知道这首歌是男人写给女人的情歌。


可是我依然感动,因为我知道,这首歌在现在不是一首情歌,而是代表着属于我们男人与男人之间,我和二哥之间,我和其他的兄弟之间的感情。这首歌,现在只属于我们男人……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