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二卷 第五十章 高觉悟的混混

傲狼寒血 收藏 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今天第一章,嗯,如果周推达到50的话,我再更新一章,现在一章都是四千多字啊!这个要求不算太高吧?也不贪心啊~~!   白帆静静的趴在草丛里,身上披了用草编成的伪装网,脸上涂抹了那些用墨汁和绿色的液体混合成的迷彩油。   就这么静静的呆着,什么也不做,没有任何目的。他就是想这么做,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今天第一章,嗯,如果周推达到50的话,我再更新一章,现在一章都是四千多字啊!这个要求不算太高吧?也不贪心啊~~!


白帆静静的趴在草丛里,身上披了用草编成的伪装网,脸上涂抹了那些用墨汁和绿色的液体混合成的迷彩油。


就这么静静的呆着,什么也不做,没有任何目的。他就是想这么做,想这样子在这路边的草丛里看着过往的路人。


“白帆,你在哪里?!”成欣寻找过来。事实上她也很无奈,她来到这里三天了,这是白帆第无数次的失踪问题。这次,成欣找遍了以前白帆藏身的地方,下水道、药房、医生办公室,甚至连女厕所的通风口也被她找了,却没有找到。


但成欣走到白帆的身边突然愣了一下,随后又继续向前走了。


白帆从草丛里站了起来,看着成欣的背影说道:“装什么装,你明明看到我了!”白帆趴在地上可以清楚的看见成欣在走到他身边时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你知道么,你这样做会让我在战场死掉的!”


“不,我只要看到你没有事就可以了!”成欣尴尬的说道。白帆心中一暖,有人关心的滋味真的不错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战场上死掉?难道你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么?”成欣忽然想到了什么激动的跑到他面前问道。


白帆茫然的看看四周:“战场?什么战场?”


“不,你刚刚提到了战场!我听的很清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那样的话,我只不过是脑子里想到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有什么不对的么?”


“哦。”成欣脸上露出难掩的失望:“没什么,只是我不习惯被人盯着的感觉,所以我才会察觉到你的存在!”成欣主动岔开了话题,她希望多说一些军事上的事情,以此来唤醒白帆的记忆。


白帆点点头,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说道:“没有关系的,走吧,我们回去吧!”他把手插到了口袋里,成欣很自然的过去挽住他的胳膊。


回到病房里,白帆马上躺到了床上,成欣则拿起了削好的苹果递给白帆:“以后不要再玩这种事了,你现在是病人,需要照顾的!”


“HI!同志们好啊,我又来了!”正当白帆要接过手里的苹果时门口闪出了一个人。


“桑志广同学,请你不要每次在我吃苹果的时候,不,是在我要接苹果的时候跑过来好不好!”白帆笑道。这是他的,呃,病友。对,就是病友,住他旁边的病房里的一名军人。


桑志广嘿嘿笑笑,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直接跑到白帆旁边。


“哇,你又在吃苹果啊,我看报纸上说你这种病吃苹果对身体不好啊,算了,还是由我来吃吧!”白帆学着桑志广的腔调说道。


事实上每次白帆要吃苹果时他都会闯过来对白帆说上面这句话,然后夺过成欣手中的苹果飞快的吃完,最后再眼巴巴的看着成欣,希望她再削一个。可是每次他的下场都是被成欣用扫帚赶出去。


白帆看着已经夺过苹果正大口大口吃着的桑志广纳闷的说道:“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不会找人给你去削苹果。还有就是你怎么知道她是要递给我苹果的?”


“机密,无可奉告!”桑志广马上把苹果吃完后对白帆说道,然后小心翼翼的挪挪屁股离成欣远一点,因为在这个时候她该赶人了。


果不其然,桑同志的经验还是非常准确的。“你,给我出去!”成欣气愤的骂道,每次自己辛辛苦苦给白帆削好的苹果全部都被他吃掉了。成欣并不是小气的人,吃几个苹果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每次找白帆出去抽烟的也是他。


在成欣看来,病人么,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被人伺候就好了,至于像《花花公子》《金瓶梅》之类的书少看,不要抽烟就好了。


可是原本在自己的管教下白帆改邪归正,努力的克制自己不抽烟。可是桑志广有一个毛病,或许说是两个毛病吧,第一个是最爱吃苹果,甚至是要了他的命也要吃苹果。这不是喜欢吃苹果的问题了,已经是一种病态了;而他的第二个毛病最可恶,那就是在吃完苹果后一定要抽一根烟!


所以在成欣心里桑志广已经变成狐朋狗友那一类的了,直接划入拒绝往来户之列。


白帆看着要撵人的成欣对桑志广打个眼色:“我和小光出去一下,你再这里等等吧!”白帆对成欣说道。他喜欢叫桑志广叫小光,因为他那长满的痔疮,哦,错了,是青春豆的脸需要多晒晒太阳来杀菌,所以直接叫他小光。


白帆撇下成欣与桑志广跑到了楼下的厕所里。


“靠,我最讨厌这种人了!”白帆与桑志广在厕所里挤到一个坑内,关好门后指着未冲的大便说道。


桑志广耸耸肩,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烟扔给白帆一根。白帆在被成欣实行‘烟火管制’后身上的打火机和香烟全被扔到了垃圾箱。


这里是他们抽烟的场所,嗯,有句话怎么说来?对,叫做以毒攻毒!大概就是说这种情况了吧!


点上烟,白帆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烟雾在肺里逛了一圈后才吐出来:“他妈的,老子一天就这么一次抽烟的机会,还是在厕所里!”在雪狼里都是光明正大的点上抽完算事,哪里像这样跟躲避白色恐怖似的。


“你不习惯?我倒是习惯了,从我入伍开始,我在新兵连的班长就告诉我们说,抽烟,不是罪,有罪的是在抽烟时被稽查抓住!所以,我一直都是在厕所里吸烟的!”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不断的吞烟吐雾,好似人间仙境。当然,如果能把厕所里那股臭味去掉会更好。


但是在做美好的事情时总会有破坏心情的东西出现。


“出来!知道里面的人在抽烟,老子要上厕所!”门外传来的一个不耐烦的声音。白帆对着桑志广挑挑眉毛。靠,难道现在的人都是这么横么!


白帆转过身打开了门,其实在外面也可以抽烟的,只不过外面抽烟的人多,白帆不习惯而已。


外面一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叼着根烟看着白帆:“快他妈的出来啊!俩男人在里面玩BL啊!”


桑志广听后,斜着眼上下将这青年打量一下:“有兴趣玩3P么!”白帆吐血!


呸!外面的青年重重的吐后浓痰,在附近站着明显是他们一伙的五六个人发出了刺耳的笑声。小青年听了桑志广的话后脸色一变,指着他鼻子骂开了:“操你妈的,你丫想死啊!”


虽然这是部队医院,可是也是对社会开放的,所以有军队以外的人也不奇怪。


“小伙子,说话不要这么狂,咱是文明人,不搞那一套的!”桑志广笑笑说道,对于他的挑衅桑志广压根没放在心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五个人?五个人就了不起啊!像他们这样的也就是在社会上做个小混混了。


“咋了,不服出来练练!”小青年晃晃长头发,一副酷酷的样子说道。白帆对着桑志广打了个眼色,意思是不要惹事。打起来先不说这几个小青年被揍成什么样子,就算是被保卫科抓住顶多也就是罚点钱算了,连拘留都算不上。可是他们这些在军队上的事就大了,没他们好果子吃。


但他与桑志广的默契程度显然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桑志广以为是要动手的意思,所以就伸出手打算先拍拍小青年的肩膀再来一巴掌。


可是小青年看到桑志广伸出胳膊后以为就要开打,马上向后退了一步,对着身后的几个伙计招招手,意思要人多欺负人少。


当这些人围到这附近时,白帆感觉到不对了。至于厕所里其他的人早就在看到有事情发生时跑掉了。白帆拉着桑志广走到了这几个身边,沉声说道:“你们想怎么样?难道还想练练?”


“操,你他妈算老几啊!”对方的人开始叫嚣了,一时间骂人声不绝于耳。


白帆看了看桑志广,后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对方的一个人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刺着文身的上身,把身上几处比较长的刀疤对着白帆,然后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们,有很明显的威胁之意。


白帆笑笑。文身,这个基本上是混混都有的东西,在社会上看来文身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他和桑志广也脱掉了上衣,他们并不是要显露什么,而是病号服的衣服太紧,过会打起来伸展不开,影响实力的发挥。


等他们脱掉上衣时,对面的那几个人直接看呆了。鼓鼓的肌肉健壮的身体不说,就是那在战斗中的伤疤都是数不胜数。


白帆是因为才从爆炸中活下来,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的看上去非常吓人。桑志广的伤疤不少,不比白帆的少,而已白帆的眼力看的出来这些伤口不是一次造成的,而且上面弹片伤口非常多。


“我靠,你这么多?!”白帆看着桑志广身上的伤疤惊讶的说道。


桑志广嘿嘿一笑,指着胸口处的几个伤疤说道:“这个,在与日本的黑帮战斗中留下的。当时就差几毫米就打中我的心脏了。这个是与越南走私份子战斗时被他们的火箭弹炸的,里面的弹片还没取出来,医生不敢给我取,怕弄不好就把我搞瘫痪!”


白帆点点头,说自己身上的伤疤,这是所有军人都喜欢做的,因为这样不仅说出了自己参加过多少次的战斗,还说明了自己非常英勇。


“我的比较少,这个是在高原上与阿三们拼刺刀留下的,不过对方也没讨着好,让我用刺刀把他的脖子刺了个对穿。哦,你看这个胳膊上牙印很好奇吧,呵呵,是一个濒死的阿三咬的,当时都没弹药了,他就下了嘴,不过他在最后被我咬断了气管死掉了!”


对面的人直接傻掉了,从他们那旁若无人的对话中也了解到他们是军人,而且还是那种在战场上与敌人拼过命的真爷们。


对面的一个看起来像是近三十岁的人对着白帆和桑志广抱了抱拳:“兄弟,不好意思,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两位,望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


他这么说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动起手来未必打的过他们,就是一普通军人他们都未必能撂倒,这个人也比较有脑子,知道现在和平年代能打仗的部队除了那些特种部队外就是边防军,可是这两种人都是牛逼的啊!二是出于尊重,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选错了路子而已,他们也渴望站在战场上杀敌立功。


倒是白帆和桑志广愣住了,刚才两人只不过是惺惺相惜,说一些战斗的事情而已,没想到这样就让对方服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