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失忆后的白帆

傲狼寒血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326医院,一座建在某市郊区的医院。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他的未来是什么情况!”东一的脸上浮现出怒气。但他对面的那个中校却依然是无所谓的样子。   中校先生随手翻了翻手上关于白帆的病历,然后抽抽鼻子对东一无所谓的说道:“选择性失忆,很简单,不严重,明天也许他就记起了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326医院,一座建在某市郊区的医院。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他的未来是什么情况!”东一的脸上浮现出怒气。但他对面的那个中校却依然是无所谓的样子。


中校先生随手翻了翻手上关于白帆的病历,然后抽抽鼻子对东一无所谓的说道:“选择性失忆,很简单,不严重,明天也许他就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也许,这辈子也记不起来!”


东一对着面前的桌子狠狠的砸了一拳:“难道他这辈子就废了!”“是的,不排除你这种说法!而且,他如果无法恢复记忆,我想,对他有利也有弊!”


“有个屁利!老子的兵就这样废掉了,你知道么,他在年底将要去Max的!去那个你我都从那里出来的部队去的~!”


“怨谁?”中校喃喃的问道:“是你的错,这个兵毁了全部都是你的错!我看过这个兵的履历,军人世家,对,将门虎子。从小接受军事训练,可是你了解他的心理素质么?他从小在警卫团接受训练,可是你告诉我,警卫团最后一次打仗是他妈的在哪一年!”


中校把白帆的病历摔在桌子上,对着东一吼道:“他跟你不一样!警卫团能与你那里比吗?天天任务,出任务就意味着出人命。他的心理素质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接二连三的失去兄弟,他受不了这种的打击!你明白么,是你操之过急了!你根本不了解你的兵!你是一个失败的,愚蠢的,自以为是的队长!”


东一闭上眼仰起头的听着中校的话,没有反驳。他从口袋里拿出烟来哆哆嗦嗦的点上:“当年,你不也是这样把我从部队里选上来送到了Max里面么!”


“他与你不一样!你当时在部队至少呆了三年,当了三年排长了。在max里,你失去过一个战友,然后你再战斗了无数次,杀了无数人之后,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让这种在心理素质上与其他新兵没有什么两样的兵去战斗!是的,他可以生吞青蛙,也可以活吃蚯蚓,难道这样就算是心理素质优秀了么!”


“你不知道,他真的很诱人!”东一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我想,任何一个军官看到他都想把他挖到自己的部队里去,因为他的身上有别的士兵没有的东西。”


“所以你才想把他变成第二个你?你用了十二年才变成这样的!听明白了没有,十二年!他到现在入伍才他妈的不到一年啊!一年之内就想让他变成一个老兵,一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面对着敌人射来的子弹谈笑风生的老兵?做梦!”


白帆失忆了。这个在穿越小说中经常用来糊弄龙套的借口到了白帆身上了。当他醒来后,他只知道自己叫做白帆,其他的都忘了。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别人动他抱在怀里的麻袋时,他总是有种要拔刀去杀死那个人的冲动。他没有刀,也没有枪,甚至连用的筷子都是可食用的,不要说杀人,就是用牙咬都马上断。可是他用拳头,每个想要接近他的人都会被他揍一顿。


疯子白,这是白帆在医院里听到别人叫他时的名字。他不记的他是一个军人了,但是他脑子里会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潜伏伪装的知识,另他感到恐惧的是,他还会经常记起把枪口对着别人,再扣下扳机的场面。


当东一站到他的面前时,白帆傻乎乎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让东一感到有希望的话:“这家伙看着怎么这么面熟?”但下一句话又将东一从天堂打到地狱中去:“哦,原来是俺院里那个收破烂的儿子吧,听说你考上大学了,过的怎么样啊?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接着东一就转身走了,没有再露面。


一觉醒来,白帆伸了一个懒腰。“才五点半,这么早我就醒了!讨厌,再睡也睡不下去了。”拉开了窗帘,白帆摇摇有点昏沉的脑袋。


我为什么会想到跑步?为什么我在醒后会摸摸枕头边有没有东西?为什么我在摸在枕边没有东西后会吓的出了一一身的冷汗?


白帆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想不出来就不要想,这是白帆的座右铭。洗了一把脸后,在回屋子的路上还调戏了一下值班的小护士。


“你的感觉怎么样?”中校一大早就来了,跑到白帆所在的病房里问道。白帆躺在床上,随手翻了翻杂志,对着中校一个白眼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比较闷,我想运动一下,可是外面那个自称是你姘头的女人不让!”


“那是我老婆!她这样做是为你好!现在我想我要为你检查一下了!”


“你确定你要把这玩意放在我屁股里?”白帆看着中校掏出了一个肛表来说道。


“是啊,有什么不对么?”


“可是,我想你给我的结论是失忆吧,难道失忆还要用这东西?还有你确定这是肛表,而不是你家的插销?!”插销?!白帆说出这个词后愣了一下,脑袋里好象有什么闪过似的,但他却没有抓住。


中校无奈的摇摇头:“你跟东一都学了些屁啊,近墨者黑!”


“东一是谁?”


“就是你们院里那个收破烂的儿子!”


……


白帆的记忆并没有恢复,但是他却逐渐有了一些片段,很少很少的片段,和一些模糊的印象。


“你是?对了,我记得你!”当中校把一个女孩领到白帆面前时,白帆主动的说道。这让中校心里一喜。至少白帆的情况看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观吗!


“你叫啥来,对,你叫故意!是的,好象,好象是谁的一个情妇来着!”白帆的话直接决定了成欣同志在以后的生活里给予白帆百般刁难。


中校看着被东一介绍来,说是可以让白帆恢复记忆的女孩的脸色,变成了与自家婆娘在看到自己与别的女人说话一样的颜色后,把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别生气,事实上他只知道自己叫做白帆,其他的都忘了!”


成欣释然。她咬着下唇看着坐在床上一脸好奇的打量自己的白帆,一阵莫名的痛楚席卷了她的心。


“我叫做成欣,是派来照顾你的护理。”成欣走到白帆身边说道。


“护理?是不是就是我小便你也站在我身边看着的那种?或者说是晚上你睡在我身边的?”


“第一种叫做的家属,第二种叫做三陪,很可惜,这两种我都不是!”成欣的脸红了红说道。她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个家伙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调戏自己……


中校耸耸肩,看了看这小两口刚要说什么却被白帆打断:“咦?中校先生你怎么还在这里,没看到我在与新来的同志进行深入交流么?你为什么不会自觉一点走开呢?”


中校吸了一口气,他在心中努力的告诉自己白帆是个病人,现在经不起殴打。中校铁青着脸走出了屋子,摔门而去。


白帆见中校走了以后屋里只剩下他与这个叫成欣的女孩后,说道:“那个谁,成欣对吧,你帮我去买点书吧,这里的人不让我运动只能看书了!”


成欣点点头:“你要看什么书?”


“《世界军事》、《兵器知识》《战术分析讲解》!如果有空的话就再买一本《花花公子》!”白帆想了一下说道。《花花公子》?好象有一个叫做葛京的人最喜欢看吧!葛京是谁?


成欣的脸上显出了三条黑线,这家伙,在这种时候还想着不良杂志……她气鼓鼓的盯着白帆,直把他盯的心虚的问道:“你看着我干吗?”


“钱!”成欣伸出手说道。白帆撇撇嘴,一边拿起扔在一边的包裹一边小声的嘀咕道:“真小气,回来再给钱不行么!”


“不行!”在外面正与女护士聊天的中校听到了屋内成欣的大吼……


白帆看着成欣走出房门给自己买书去后,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葛京是吧,好象给我的印象很深啊,毕竟是在中缅边境一起战斗过的。嗯?奇怪,战斗?我不是一个很纯洁的人么,我怎么可能与别人战斗?不对,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白帆想着想着感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痛,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想东西了。他抓着头倒在床上:“该死的,下次老子在也不乱想了!”


“奋勇前进,用刺刀和鲜血让我们成长!


守护自己的家园,让敌人在我们的脚下去颤抖;


为了明天的和平,我们会义无返顾的献出生命!


火红的天空飘扬着我们的军歌,血染的大地不再拥有悲伤。


雪狼的出现既代表了敌人的死亡,那金色的狼头旗永远矗立在战场的尽头!


去翱翔,中国的巨龙,因为你有我们的守护而变的自豪,因为你有我们的保卫而更加强大……”


屋内的录音机不知被谁打开了,里面传来了白帆熟悉的歌曲。他很熟,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与其他几个陌生人揽着肩膀在操场上大吼出这首歌曲的场面。


白帆跟着歌曲低声的唱着,不知不觉间,他的脸上流下了泪水。


另一面,坐在监控室里面的中校通过闭路电视看着白帆的反应。“希望刺激刺激他可以让他恢复记忆吧!”中校叹道。


“头儿,你知道的,使用这种刺激疗法是一把双刃剑啊。成功了,万事大吉,失败了,他的情况将会更糟糕啊!”旁边中校的助手说道。


中校坐在转椅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继续观察着白帆,嘴里说道:“你懂个屁你,有些事你压根就不了解!”他的心里素质是不优秀,可是经历过那么多次战斗的人能是其他人能比的么!至少他的心理素质根本不是我说的那样不堪!另一方面,进入max这件事情太大了,不能耽误。这不仅关系到他的前途问题,还有国家的颜面摆在那里呢!


从max部队出来的中校可是知道在人选订下来的那一刻,或许士兵还没接到命令,但是他的资料早已交给了国际上面的人了。哼哼,年底去max?估计那里现在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房间了吧!


……


白帆的头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他认为的很长时间。在这期间,他一边低声的唱着雪狼的队歌一边把头蒙到被子里哭泣着。好久,好久。直到雪狼那首队歌被播放了七遍以上后,白帆才昏睡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一直陪在白帆身边关心的看着他的成欣见白帆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中校,让他来看看白帆是情况怎么样。


“想起来了么?”中校站到白帆面前直接问道。


白帆迟疑了一下,随后低下头说道:“没有,只是想起了一点点,很少,但都是小时候的了!”


中校看着白帆,怪声问道:“小时候,真的?”见白帆点头后又说道:“那没关系,时间虽然不多,但是可以争取的!你可以慢慢的考虑,深深的,仔细的考虑一下。有些事,是急不来的,但是,人总是要面对的,不是么!”


成欣疑惑的看了看中校,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中校要讲这么多的她听不懂的话。


中校看看陷入沉思的白帆,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吩咐成欣要照顾好白帆后转身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