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客串绑匪

傲狼寒血 收藏 2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王岩开始了进攻,没有任何的试探,因为在刚才的搏斗中他知道白帆跟他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个做的极其标准的侧踢向白帆踢来。快速,力大。这就是王岩的特点。但是他忘记了白帆已经快不行了,一个已经抱着必死决心的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白帆伸出了胳膊挡住了王岩踢来的一脚,但是他也忍不住向后撤了一步,卸去王岩的力道。接着白帆张开双臂向王岩扑了过去。


王岩看到白帆的架势也知道了他在想什么,但是他马上对着白帆的胸膛一拳。


噗!白帆吐了口血。妈的,老子想拖着你死都这么难么?白帆心里骂道。但他还是不放弃,像野兽一样站起来再次向王岩扑了过去。


王岩凝视着再次扑过来的白帆的双眼,他从里面看到了燃烧的火焰,是燃烧生命的火焰。做为一个搏击高手,或者说是一个武术家,他对人身体的了解比别人多很多,甚至一些教授级别的人都比不上他。


“你不是在开玩笑,你想拖着我一起死?生命,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么?”王岩冷冷的说道。


白帆并不理会他,只是呀呀着抬起腿踢向他,但却被王岩伸出手来轻松的接住了他踢过来的脚:“你并不是我的对手,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想要杀死你,根本不需要一只手!”


白帆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自己与他的差距就像是小孩与大人一样。但是,白帆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小孩子也可以拉着大人同归于尽!


“去死!”白帆大喊道。他在凌空中被王岩的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右腿,然后他转身用左腿扫他的头部。


嘭!白帆大力的一腿又被王岩拦了一下,然后王岩抓着白帆的双腿像是摔麻袋一样把他摔到了地上。


王岩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漠,扯起来的嘴角露出一副看蝼蚁的冷笑。


摔在地上的白帆的感觉就像是全身骨头都散架了似的,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但是他还是用胳膊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弯着腰站在那里,像是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一样:“或许我打不过你,但是,我相信自己,可以杀了你,就算加上我自己的性命一样……”


王岩手上杀过的人比白帆杀的还多,从小就练成了一副铁石心肠的他根本不会因为白帆的一番话就放弃自己杀死他:“哼!那你可以试试!放心吧,我不会在手下留情的!”接着他马上跑到白帆身边抬手用人身体最硬的手肘对着白帆的脸狠狠的砸了下去。


喀嚓,白帆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身上某一部位发出了只要骨折才有的声音,随后他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飘过去。王岩又加速跟上了向后飞出去的白帆,抬起腿对着白帆的肚子踹去。


这一脚如果踢实了,那么白帆就是必死无疑了!因为他没有见过踢破肝脏的人还能活下来。他绝对不会怀疑王岩一脚可以踢破他的肝脏,因为仅仅是听着那踢腿带起来的猎猎风声就知道这是王岩全力的一脚。


在空中的白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的,他只看见了王岩脸上狰狞的笑容,然后他想起自己身上穿的那套炸弹背心。可是在空中的他又怎么可能脱下背心扔到王岩手里,再引爆炸弹?以王岩的身法和速度,如果不是自己死死的抱住他或者是将炸弹背心穿到他的身上,又怎么能杀的了他?


白帆真的好想拥有传说中那千斤坠的工夫,这样或许自己就可以马上掉在车顶上躲过王岩踢来的一脚了吧!


白帆扭扭身子,堪堪避过了王岩的那一脚,但事实上,白帆避过了就是力度最大的脚后跟而已,王岩的脚尖还是踢到了白帆的左腰上。


这就够了!王岩心中大喊着。在空中的白帆被他脚尖踢到足够改变白帆飞行的方向了。原本是直直的飞出去,降到车顶上的白帆马上向边上偏去。


………………


轰隆…轰隆…火车依然在前进着。在屋子里的那对情侣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做什么了,女的偎依在男的怀抱里,原本正在说着悄悄话的两人突然被急促的敲玻璃声打断。“凯,你看,外面好象有人!”女的说道。


这名叫凯的男生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坐这列火车,他娘的连与女友交流交流都被人打扰,还被打扰的不是一次!


凯走到窗前,呆呆的看着窗户外面那张肿的像是猪头的脸。我想,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半夜看见一个猪头再敲自己的窗户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去打开窗户对他吼怎么又是你。


可是,白帆用行动证明了这名叫凯的人精神是不正常的,他竟然真的拉开窗户,不是将白帆来进来而是对他喊出了那句话:“怎么又是你?老子做了什么孽啊!难道做爱犯法吗!”


白帆嘿嘿的笑笑,但他很快就没有心思笑了,因为他看到了王岩站到了他的头顶上方,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不屑的笑容像是在讽刺白帆还在做无谓的挣扎一样。


王岩抬起了坐脚,对着抓着凸起的白帆的左手狠狠的踩下来。别看他穿的是布鞋,但是白帆却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


看着不断嘶嘶吸冷气的白帆,凯就算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知道了事情有些不对头,马上抱住白帆的腿,将他抱到屋里来。


“你老婆,很漂亮!”白帆的第一句话就让凯有种把他再扔出去的冲动。“那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需要我给你包扎一下么?”凯看着白帆满脸血的样子问道。


白帆点点头,自己靠在一边坐在地上。心里盘算着。王岩现在应该是去到屋里找叶文杰他们还是会过来杀我呢?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了,如果是去到屋里找叶文杰的话,自己现在不能再浪费时间,应该回去支援他们。如果是找到这里来的话,自己就更应该回去了,在这还有两个救了自己命的人,至少要带着他们一起走。


白帆压根没算到自己的现在的身体情况到底能不能战斗,去到屋内是帮叶文杰和唐剑龙增加战斗力还是当累赘。


心中打定主义要带着这一男一女回自己屋内的白帆现在开始考虑怎么才能让他们跟自己回去。他们必须要走,因为等王岩找过来时,看到白帆没在,以他的那种性格肯定是会将他俩人杀掉的。就算没有找过来,让这两个人把自己负伤的消息露出去,也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的。


白帆拿起了放在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木棒,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王岩踩的变了形,简直不能再叫做是手了。当然,应该叫什么白帆也不知道,但是肿的鼓鼓的,不断滴着血的,甚至还有几处已经露出里面肉来的样子,白帆实在是无法相信这就是他的手。


哆哆嗦嗦的拿起木棒,然后看了一眼在另一边拿着背包扒拉东西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凯,直接走到了那个女孩面前。


“别动!敢喊我就杀了你!”白帆将木棒放到了女孩的脖子上,然后自己的身子也靠了上去。因为他没有力气再去直立起来了,刚才的走动就让他耗尽了力气。


虽然这根只有拇指粗的圆木棒根本不可能抹断女孩的脖子,但还是让女孩吓的脸煞白煞白的。


“你他妈的干什么!”凯对着白帆大吼道。他不相信自己刚刚救的那个人转眼就拿自己的女友做人质。


白帆嘿嘿一笑,牙齿上还沾着血,这给他增加了不少威慑力:“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么?现在我就是那条蛇!”“你……”凯纂起拳好象要随时对白帆发动攻击一样,但被白帆挡在身前的女孩使得凯又冷静下来:“你想要做什么?”


白帆盯着凯的眼睛,见他眼珠提溜提溜的打转就知道他在动什么歪脑筋:“什么也别动,打开门走出去,我会跟在你后面,我劝你别耍什么花招,如果你们配合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但如果……”白帆拿着木棒的手紧了紧,使劲抵住了女孩的脖子上,使女孩子闷哼了两声继续说道:“她的脖子上就会开一道口子……其实我这个绑匪是客串的,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虽然凯很想知道怎样用圆木棒在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但他还是很配合的转过身子照白帆说的那样做了。打开门,走在前面。


出了门口转过身来,看着白帆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后紧张的说道:“我照你说的做了,难道你不守信用不放开她么?!”


靠,老子就这么垃圾?连做绑匪都会被人讨价还价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