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客串绑匪

傲狼寒血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size][/URL] “怎么样?没有找到?”叶文杰看着白帆从窗外跳进来后问道。   “跑的很快,没有直接交手。但我想离交手不远了!”白帆吐了一口唾沫悠悠的说道。叶文杰耸耸肩,从麻袋里拿出了一卷纸糊到窗户上,挡住风也挡住了别人从外面观察里面的视线。   “现在开始,两人一起值班,一人休息!”白帆对着唐剑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怎么样?没有找到?”叶文杰看着白帆从窗外跳进来后问道。


“跑的很快,没有直接交手。但我想离交手不远了!”白帆吐了一口唾沫悠悠的说道。叶文杰耸耸肩,从麻袋里拿出了一卷纸糊到窗户上,挡住风也挡住了别人从外面观察里面的视线。


“现在开始,两人一起值班,一人休息!”白帆对着唐剑龙说道,对他示意让他先去休息,由自己和叶文杰值班。


唐剑龙看看白帆再看看叶文杰:“OK,白队长,听你的,有情况叫醒我!”


……


屋内又恢复了那种让人感到瞌睡的沉静,但醒着的白帆和叶文杰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对方已经开始进攻了,就肯定知道要速战速决。有些事,国与国的高层知道就可以了,万一闹的大了不仅影响国家之间的关系,民众那边更不好交代。


白帆与刚才骚扰他们的人都有一种默契,那就是把事情的影响力降到最低。不会把事情弄的太大,也不会让白帆这边的事情太过严重。所以,白帆断定对方将会在今天晚上还有招要来。


“明天上午到站,咱们下车,我银行卡里还有钱,去租一辆车,乘车去吧!”叶文杰提议道。


白帆笑笑:“何必花自己的钱呢,一哥说的不错,反正有些东西不用就过期作废!”白帆把玩着手里东一给他们的证件说道:“明天,找当地武警部队去要一辆车,在要上几箱子的野战口粮和矿泉水,还有,再拿几把冲锋枪吧。毕竟咱们到时是走郊外,对方也不会拿着手枪与我们对战!”


白队长夹着烟,揉揉眼睛,但突然抓起了放在身边的手枪对准糊上纸的车窗蓬蓬的连开两枪。“有情况!准备战斗!”


白帆跑到车窗前这次没有犹豫直接翻身跑了上去,因为刚才他开枪打中了那个人,所以顺着血迹就知道对方是爬上去跑了。


白帆跳到车顶上,果然看到在前面另一节车厢的顶上站着一个人正举着枪瞄准他。


我靠,点这么背!白帆看到有人对他举枪的时候就向下扑去,扑倒在底下。但他忘了这是在火车车顶上而不是在陆地上,所以在他扑倒在车顶上时,顺在弧形的车顶滚了下去!


白帆感受着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向边上滚去时就知道糟糕了,他伸直了身子想要勾住在最边上的凸起,但脚下一滑,没有踩到,只是用手抓住了那圈凸起。


白帆用力的抓着凸起,现在他的身子已经掉了下来,在高速行驶的火车的一侧挣扎着!而处于危险状况的白队长正对着另一间屋子的窗户。这窗户拉开了一点小缝,这让正处于生死边缘的白帆心里不禁一喜。


可爱的白队长右手抓着上边,腾出左手伸过去拉开了窗户,然后身子一晃,俩脚一蹬就窜了进去。


里面的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原本看着卧铺屋内就他俩人,都以为晚上要发生点什么事,所以现在两人正接吻,准备进一步发展的时候,白帆打开窗子进来了。


“你……你干什么的!”男学生把女友挡在身后,女的张着嘴显然是害怕的说不出滑来了。俩人坐在床上紧张的看着白帆。


白帆讪笑着说道:“我?我啊,车上的修理工!对,我是维修工,刚才车顶坏了,我上去修理去来!结果走错了房间。不好意思!”白帆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口走去:“对了,给你们提点建议,第一,关好门窗注意安全,第二,一定要使用避孕套啊!”说完不管那俩学生惊讶的表情,马上拉开门闪了出去。


出了门,装做没听到里面的女生小声嘀咕的神经病苦笑着把门关上。“妈的,真烂!”白帆靠在墙上点起一根烟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突然白帆愣在了原地,抬起头来盯着车顶从一边到另一边。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难道上面的人又回来了?白帆心里默默的想道。


笃笃笃。


白帆转过身子吐吐舌头敲响了自己刚刚打扰的那对情侣的门。嘎吱一声门开后,披着衣服的男生看到是白帆后,张嘴就要骂。白帆很理解,是的,他真的很理解,如果他在与女朋友开房做某件人类文明传承的事时,突然有人三番两次的打扰,白帆会直接拿枪毙了打扰他的人。


但现在白帆没有时间与这个男生罗嗦,直接伸出手将这个的男生的头压在墙上后自顾自的地说道:“抱歉,我想我还些工作没有完成!所以只好再从你这里出去了!”


穿过房间走到窗户旁边伸手打开窗户,看着那个揉着脸的男生从床上拿出一根木棒后,及时的跳了出去,翻身上到了车顶上。


“亲爱的,来吧,我不会再逃跑的!”白帆拔出枪说道。他看到了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伸着胳膊像个鸭子似的慢慢的走着。我想我应该抓活的,至少那样我可以知道他们的人数和其他的情报。白帆分析道。


砰!白帆对准那个人的腿部开枪了。但这一枪并没有打中那个人,反倒是引起了他的警惕。那人转过身来看着白帆,并没有拿枪,而是从后腰拔出了一把刀。


白帆心里也有苦,并不是他想开枪,他巴不得偷偷跑到那个人的身后偷袭那个人,而是他不得不开枪。这个人已经走到了白帆、叶文杰他们所在的房间附近,如果他再不阻止的话,那个人就下到白帆的屋子里面了。虽然可以肯定叶文杰和唐剑龙能把这个人干掉,可是一旦有什么以外的话,那是他不想看到的。


那个人抓着20多厘米长的刀子站在原地不动,冷冷的盯着白帆。难道他以为拿着一把刀就可以干掉我这个拿枪的?白帆心里坏坏的想到。但现实里那诡异的一幕让白帆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但马上让白帆感到吃惊的是那个人动了,向白帆冲了过来。他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会在这种列车顶上跑这么快。如履平地!这是白帆对这个人在这上面跑唯一能想到的评价。


标准的战术规避动作,诡异的路线,甚至还有那另白帆感到恐惧的速度!


砰砰砰!白帆毫不客气的对准那个人开枪,但却都没有打中他。


这个人在还距离白帆几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弓下身子对着他铲了过来,就像是足球里面后卫铲球一样。同时那人手中的刀也掷了过来。


因为刀的角度刁钻,白帆只能用力的蹲下来躲避。这却是正中那个人的下怀,躲避着的白帆根本没法掉转枪口对那人开枪,只能一边躲避一边伸出腿去抵挡。


接着,白帆伸出去的右腿传来了一阵巨痛,痛的让他几乎失去知觉。“我靠!”白帆大骂一句,强撑着与对方硬扛了一脚后,右手撑住身子,左腿跟着扫了过去。


但对方既然敢拿着一把刀冲向白帆,那么他的搏击工夫比白帆只强不弱。对方向后退了一点,轻松的躲过了白帆扫过来的一腿后照着他的脸就踢了过去。


有了上一次经验的白帆放弃了用胳膊挡他腿的打算,同时,再举起胳膊拿枪打他根本就来不及了。白帆向下一倒,平躺在车顶上,堪堪躲过了这一腿。


对方见白帆躲过去后没有向下压下,而是方向一变,踢飞了白帆手中的枪。枪飞出了五六米远的地方,幸运的没有掉到下面去。


但白帆已经顾不上枪被踢到哪里去了,他一个鲤鱼打挺趁着对方腿还没有收回去的工夫站起来,对着敌人的脸部狠狠的就是一拳。


对方的头轻轻的一偏,就躲过了白帆这一拳。白帆见他躲过去后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在与东一练习搏击时,就是东一也躲不过这一拳,只能硬生生的受上再反击。


对方不理会白帆的惊讶,马上反还给白帆一拳。他只感觉眼前一阵影子闪过就感到脸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在搏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打击别人的关节或者是要害,而是掌握主动权。在自己取得主动权后可以连击,直到打的对方失去战斗力。


对方一拳接一拳的打在白帆的脸上,而白帆只能徒劳的用双手护住脸。对方不断的攻击,前进,白帆所能做的却只有是后退。


到最后,白帆已经被打的麻木了,那重重的拳头打在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接着,白帆感觉好象对方的攻击停止了似的。


正当白帆抬起头来打算拼上这条命来与对方同归于尽时,却看到了那个人凌空跳起对着白帆的胸膛踹过来。


噗!白帆吐了一口血向后飞去,然后飞出去二十多米后蓬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但很奇怪,白帆总是在紧要的关头去想一些很无聊的事情,比如现在他想到了如果自己摔的地方是那对情侣的房间上面,刚才自己掉到车顶发出的声响会不会再把那个男生吓一跳?估计今天夜里这好几次吓的他会阳痿吧?只少心里影响总该有吧!


白帆估摸着刚才那一脚至少踢断了自己三根肋骨,但他还是忍着痛站了起来。“爽!你他妈的是第一个把我打成这样的!”他低吼着。然后用已经肿着只剩一条缝的眼睛看着那个人。


白帆从那个人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大概他没想到自己还能站起来吧。但随后白帆晃荡两下后再次的倒在了地上。他全身都在抗议,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


对方看到白帆倒在地上后没有再去理会他,只是对着他吐口唾沫转身要走。因为白帆在他眼里已经是一个没有战斗力,可以随时杀死的人了。


“我告诉你,这次任务,一旦我们失败,我们的下场将会很惨。我无所谓,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兄弟因为我把你放过去而受到失败的惩罚!总之,我不能连累到我的兄弟!”


那个已经转过身迈出步子的人听了白帆的话后愣住了。收回迈出去的脚后看向白帆,然后很震惊的发现对方已经摇摇晃晃又站了起来。


怜悯。是的,白帆竟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怜悯,但是在怜悯下面还有那么一丝丝不意察觉的敬佩。


白帆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既然我还没有死,那么你就不应该停止战斗。我死,你过去,或者是你死,我完成任务。”


对方沉默了一下,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嘶哑,但很好听:“我叫王岩,绰号阎王。”如果白帆多了解一下国际上的一些事情,他就会知道站在他对面的美籍华侨的名字有什么含义。他在国际上的威名就像是他的绰号一样,使得一群不懂中国神话的外国佬知道了阎王是干什么工作的。


“白帆,绰号蝙蝠!”白帆摇摇头将头上流下来遮挡住视线的血甩开后说道。


对面的王岩听白帆报完自己的名字后就摆出了搏击的起手势。黑色的宽松的衣服,黑色的布鞋甚至是脸上都抹了黑色的油。虽然白帆心里很恶意的想着他脸上抹的是不是鞋油这个问题,但他整个人上下都是黑色的给他增加了不少神秘感。


白帆也很想摆出那副很拉风的起手势,但是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做这样的动作。“来吧,你不是很喜欢主动进攻么?”白帆说道。他心中的打算就是等王岩攻过来时不顾一切抓住他,然后一起跳下去。相信从这个时速200多公里的火车上只要不是那个反穿着裤衩满天飞的超人都会死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