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 暴露了...

傲狼寒血 收藏 2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正当叶文杰张口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六个人以上,穿一样的鞋子,队型未知!”唐剑龙把耳朵贴到门上听着嘴里对白帆和叶文杰说道。


白帆马上将扔在上铺的皮箱放到床下,然后拔出手枪打开了保险。


“没必要这么紧……”叶文杰话还没说完就跟白帆一样拔出了手枪指向车门。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到他们的门口后没有了,说明了外面那些人是为他们来的。


笃笃笃。门外的人开始敲门了。


“干什么的?”白帆沉声问道。“查票!”门外的人如是说道。


白帆与叶文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怀疑的神色。然后对唐剑龙打了一个眼色,让他打开门。


唐剑龙点点头,把手上枪的子弹上膛后顶在门后大约一米七左右的位置上,这个位置表明了如果没有以外,在打开门后站在门外的那个人的脑袋正冲着这个位置,也就是说打开门后一见有什么不对,只需要扣动扳机就可以将对方击毙。


当然,如果门外的人想直接杀死唐剑龙的话,唐剑龙就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了。


唐剑龙把门打开后,外面的人突然用力的把门踹开,一下子挤了进来。


“别动!警……”冲在最前面的人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砰一声枪响,然后就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两个人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后面进来的人看着这一幕全部都愣在原地了。


白帆心中松了一口气,刚才那枪是叶文杰开的。他在看到有用推开唐剑龙的一瞬间就扣动了扳机,但白帆看到了进来的是穿着警服的人后就知道不对了,马上推了叶文杰的胳膊一下,将枪口偏离了他们。要不就刚才那一发子弹,冲在最前面的人就死了。


唐剑龙也呼了口气,自己手上的枪正指着后面的那些人的脑袋,刚才他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些乘警后就知道没有危险了。只不过白帆没有下令让他放下枪解除武装开始保持这样的姿态比较好。


“乘警?”白帆问道。对方沉着脸点点头。脸上严肃的表情好象并不畏惧白帆手中的枪。


“拿出你的证件来!”对方听到白帆这么问就知道他们不是要劫持火车什么的,你见过劫持火车还要问乘警要检查证件的么!


白帆左手的枪抵在前面这个人的额头上,右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红本本证件。


“车长?!”白帆疑声问道。车长这个位置不算大也不算小,但至少是这种情况下还冲在最前面的车长是比较少的了。


“让你的人出去吧,我们需要单独和你谈谈。放心吧,我们没有恶意的!”白帆对后面的那些乘警扬了扬下巴说道。“你们先出去!”车长很配合的对后面的乘警说道。


那些乘警犹豫了一会,还是退了出去。唐剑龙等那些人出去后把门锁好,然后又在门上挂了一个烟雾弹,确保了一旦有人突袭进来可以引爆烟雾弹。


“坐下歇会吧,不用紧张,我们是军队上的人!”白帆放下抵着车长脑袋的枪坐到床上说道。虽然白帆放松了,但叶文杰还是一脸警惕的盯着车长,右手依然是紧握着枪。


车长不敢有什么过激的动作,怕引起他们的误会而将他射杀。他干乘警干了二十多年了,知道这些人肯定在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而执行任务时杀了你一旦证明是你威胁到他的存在后将你射杀的,他们顶多写份检讨,你在追认一个烈士这事就揭过了。毕竟不能影响到地方与驻军的关系么!


白帆掏出自己的证件扔给了车长,淡然的说道:“这是我的证件,你可以检查检查,但是我告诉,保密条令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返乡民工而已,这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我们带的,用的,你都没有看见,明白么?”


车长点点头说道:“知道,我干这么位置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我明白的!”


白帆笑笑,揉揉鼻子说道:“对了,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把我们当成了劫车的?”


“很简单,你见过有民工买卧铺票么?还有就是在过安检时,已经有人发现你们身上戴着枪了,只不过在X光机前坐着的是个女同志,马上就吓住了,等回过神来汇报给我时,你们都已经上车了!”


白帆尴尬的笑笑,他算了半天没想到竟然错误出在这里。“你们还是没有社会经验啊!再说,现在是夏天,哪有民工返乡的!都是春节期间才有的。一个还好,可以说是家里有事。结果三个人一起坐卧铺返乡,是个乘警都会怀疑的!”


白帆没想到自己的错误这么多,刚想说什么却又被车长抢先说道:“还有,你见过民工坐火车拿麻袋装被褥什么的么?都是拿大的编织袋子,是,或许有民工拿麻袋盛东西,可是你看你们的麻袋,棱是棱,角是角的。怎么看也不像是装的被褥!”


叶文杰和唐剑龙看了一眼脸上正写着‘我就这么垃圾’表情的白帆,没有说什么,但脸上偷笑的表情却被车长看到了。


“还有你,对,就是你!那个还拿枪指着我的!老子一看就知道你是军人!我可是侦察兵退役的!”车长开始说教起叶文杰来:“我上车时看到你了!你还直着腰踢着齐步走!我当时以为你是刚退役就没多想,但是在有心人眼里你已经上了他的黑名单了!”


白帆愣了愣,他突然想起好象应该是自己问车长才对吧,而现在怎么成了车长说教起他们了?得了吧,自己反正都被他发现了,多听听他的说教也没什么错。


“你们还是差点啊!”车长用老同志看新同志的表情对他们说道:“你们应该打扮成学生的模样,看你们的样子执行的任务不是秘密渗透就是押运任务!哪里有这么小的民工啊!虽然你们比较黑,装扮起民工来比较像,但是现在的学生也不白啊!看你们的样子,走路不像普通人走路!为了知道你们在哪间房我看了你们的监控录象,在上车后的第一反应就与普通人不一样。”


车长对白帆要了一根烟后很自然的找个位置坐下:“别人上车后都是找自己的房间在哪,而你们却先看四周有没有注意你们的人,然后又抬头把安装在车门上的射像头观察了一遍后才呈品字型找自己的房间。别的不说,你们每次走的路都是人少的地方,看到人多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就把前面的那个人围起来,一看就知道是保护的目的!”


“那为什么你还没猜出来的我们是执任务的军人?”


“不一定是军人,其他的犯罪团伙比如贩毒的,也有可能出现上面的情况!”


白帆点点头。受教了,白帆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表演在一些人中是这么的拙劣。


“好了,你们执行任务吧,我会对其他人下禁口令的!”车长说完后起身向门口走去。临出门时还祝福了一下:“祝你们任务顺利!”


车长走了后,屋里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眼瞪小眼。“没想到咱们的漏洞这么多!”白帆说道。


唐剑龙把手枪插到枪套里回到自己的床上,晃晃脑袋回答白帆的话:“是啊,看来,咱们以后要小心些了!”


叶文杰不语,只是拿出了地图摆在桌子上看着。“到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到CN了吧!然后换乘汽车到SZ?”唐剑龙问道。


“是的,这只是初步订下的计划,到时不一定要怎么做!”白帆脱掉鞋子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我先休息,晚上换我的!”


……


火车依然在前进,已经停靠了好几站了。深夜里格外的寂静,连外面的喧哗都没有了,只剩下列车在铁轨上行驶发出了哐当哐当声。屋内昏暗的灯光让人昏昏欲睡,其他房间的人早已进入了梦乡,找周公的女儿约会去了。


白帆坐在床上,瞪着俩眼吃着野战口粮。没有丝毫打盹的迹象。


突然,灯灭了。白帆张着嘴咀嚼着压缩饼干从铺上跳到地上,用脚踹了踹叶文杰和唐剑龙,并对他们不要声张。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空空的,仿佛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这使得白帆更加提高警惕了。


白帆的感觉很准,他的这种感觉只出现过几次,但每次都有事情发生。


叶文杰和唐剑龙躺在床上,看着白帆不安的拿着枪四处张望着。妈的,这破屋子里能有什么给他看的!该不会是嫌无聊把我们叫起来陪他玩吧!叶文杰心里恶意的想到。


过了良久,都没有看到有什么情况发生,正当叶文杰不耐烦的要出声询问白帆要干什么时,窗户上的玻璃哗一声碎掉了。


这一变故让白帆吓了一跳,但随后就调转枪口对准窗户连开三枪。但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却什么也没有。


白帆马上跑到车窗边上,先向下看了看,以防在自己探出窗外观察时被人偷袭。下面没人那就是上边了!白帆在心里说道。


然后他飞快的转过身对已经戒备着的叶文杰和唐剑龙说道:“你们两个在这守着!以后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离开这间屋子!除非下车!”白帆说完就把枪塞到枪套里,腾出手抓住车窗上边翻身出去了。


外面的风很大。当冷风呼呼的灌到白帆的领口里时,他并没有在意,而是拔出枪向前后看了看。好象长龙般的火车一眼根本望不到头,再加上是在深夜对白帆搜寻增加了难度。


白帆缓缓的向前走着,不时回回头看看后面是否有人。刚才打破他玻璃的人上哪去了白帆不知道,但至少白帆知道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是个高手!


白帆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终于来了么,有敌人来进攻总比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进攻要强。


风,依然在呼啸着。白帆整了整衣服,翻身又回到了屋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