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摸真枪是读小学的时候,民兵队长的枪,觉得那枪好长,刺刀好吓人。后来才知道知道那枪是大名鼎鼎的三八大盖。

到了大学军训,才第二次摸真枪。军训的前三天,全部是军姿和队列训练。9月中旬的南京还是骄阳似火,操场上热气腾腾的,一会儿步操下来,已是大汗淋漓,完全感受到了解放军训练的艰辛。好在负责军训的解放军连长、排长们非常注意控制我们的训练时间,几队军训人员轮流移动到仅有的几片树荫下训练。中间的两次小休,喝点酸梅汤,和排长聊聊军旅生活。

军训第四天,排好队,排长通知我们去领枪。排长带着我们来到武器库,好家伙,武器库黑压压的一片,有两三百支的样子,还有一排轻机枪。我嘟哝了一句:“这么多”,排长说道,你们学院以前是军校,这枪比以前少多了。领完枪,一人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背在身上,走在校园里,很兴奋,觉得神气的很(有点幼稚吧)。

回到操场,枪集中起来,排长开始讲枪的基本结构,枪支使用的纪律(枪口不允许对人,检查余弹的空仓击发必须以45度以上的角度对天。这些是铁则,绝对不能违反),如何入弹、上膛、开关保险、瞄准、击发、退弹等要领。讲完后,开始布置胸环靶,首批瞄准训练人员拿枪布置训练阵位。这时,参加首批训练的一位同学拿起枪指向了操场对面正在布置胸环靶同学。排长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手把枪口托高,一脚踹在那位同学的大腿上,顺手夺过枪,然后把这个同学狠狠地训了一顿,命令他罚站一个小时。此事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同学敢犯天条了。

瞄准训练开始了,草地上很热,趴在地上明显感觉到蒸腾的热气,但练习射击的热情还是让我们兴趣盎然,不过也奇怪,刚趴下确实觉得很热,等静下心来练习瞄准一会后,反而不觉得太热了。排长逐个指导我们瞄准,纠正我们的姿势、告诉我们定标尺、三点一线如何瞄准、一把火、二把火等等射击要领。不一会,操场上不时传来拉枪栓和击发扳机的声音。排长则不停地来回检查,热得满身大汗,但军帽和风纪扣依然如故,不由得令我们暗自佩服。

后面几天瞄准训练和队列训练交叉进行,偶尔还穿插手榴弹投弹训练。瞄准训练得最后两天主要练习枪口在击发时得稳定性,在枪管靠准心得位置放一两个小石子,要求扳机击发后小石子还在枪管上。刚开始,多数情况下一扣扳机,石子就掉下来了,在排长得指导下练多几次,小石子便稳稳地停在枪管上了。

瞄准训练一周后就是实弹打靶了,我们们在排长的带领下上了车,一路上大家兴奋异常,一路谈笑、唱歌。乘车来到空军气象学院的靶场。靶场已经传来此起彼伏的枪声。下车后,排长给我们重复强调了使用枪支的纪律,并告诉我们这次打的150米胸环靶,标尺3,准心压胸环靶底线中心,虽然和训练时的标尺1瞄中心有所不同,但大家要有信心,发挥训练时的水平,相信大家能打好。同学们“噢”地一声“有信心!”。

随着一声哨响,进入设计阵地,每个阵位有一个解放军战士拿着弹夹,每个弹夹上5颗子弹,阵位上的步枪是我们训练时一样的56式半自动步枪。“卧倒”、“检查保险”、“装子弹”、“子弹上膛”,随着指挥员的一系列口令,我们完成了射击准备动作。“开保险”、“开始射击”,指挥员一身令下,便开始瞄准,刚准备击发,旁边阵位的枪声“砰”地响了,空气中传来硝烟味,没有放鞭炮的硝烟好闻,但也不算难闻,其它的枪声也陆续响了起来。我有点紧张,稍作瞄准,也扣响了扳机,“碰”的一声,自己开枪听到的声音和旁边的枪声有些不同,枪向后一坐,肩膀夹的比较紧,后坐力没有想象的大,看了一下报靶员划出的动作,“8环”,还好,没脱靶,再看看别人,有10环,也有0环“脱靶”。调整了一下呼吸,按照训练的动作要领瞄准、击发,“9环”,有门,再一发,“10环”。看来还行,后面两枪稍松懈了一些,两个都是9环,5发子弹打出了45环。真遗憾,48环以上还可以奖励一次射击机会,泡汤了。枪声渐渐停了,“停止射击”、“关保险”、“起立”、“向后转”、“齐步走”、“归队”,随着指挥员的口令,第一次实弹射击结束了。同班同学中有一位打出了49环,获得5发子弹的奖励机会,令我们羡慕不已。

后来还有两次实弹射击,一次是在毕业分配到航空航天部的一个研究所组织的军训,另一次是在某军分区搞电子化作战沙盘时,一个大校带我们到军分区靶场打靶。不过,感觉都没有第一次打靶那么刺激。

后来离开研究所,来到广东,就没再摸过枪,几次在广州经过华南枪会都因有事在身没能过过枪瘾。以后还是要找机会到华南枪会或东莞厚街的射击俱乐部打打枪,过过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