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从未见过 日军仙鹤门屠俘照片首度被披露

意气书生 收藏 5 1012
导读: 此前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认曾在这一地区屠杀,这批由当年参战日本兵秘密带回国的六张照片有力戳穿谎言,并与文字史料相印证   6张由参战士兵拍摄的侵华日军在南京仙鹤门大规模屠杀战俘的照片,首次在国内露面。11月24日-25日,在南京大学举行的第二次南京大屠杀史料学术研讨会上,南京大屠杀史研究著名学者、日本都留文科大学比较文化系主任笠原十九司教授,向与会者展示了这一最新发现。昨日,有权威专家向记者表示,这6张由日本学者提供的“新”照片,国内从未见过。   照片被日本士兵秘密带回国内   

此前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认曾在这一地区屠杀,这批由当年参战日本兵秘密带回国的六张照片有力戳穿谎言,并与文字史料相印证


6张由参战士兵拍摄的侵华日军在南京仙鹤门大规模屠杀战俘的照片,首次在国内露面。11月24日-25日,在南京大学举行的第二次南京大屠杀史料学术研讨会上,南京大屠杀史研究著名学者、日本都留文科大学比较文化系主任笠原十九司教授,向与会者展示了这一最新发现。昨日,有权威专家向记者表示,这6张由日本学者提供的“新”照片,国内从未见过。



照片被日本士兵秘密带回国内


这组新照片共6张,全是黑白的复印件,除了1张有些模糊,其他5张画面清晰,旁边的文字说明也十分容易辨认。笠原十九司教授透露,照片原件现存于他日本的家中,带到南京的6张是行前才影印到白纸上的。


笠原教授用简单的中文告诉记者,今年7月,日本永井株式会社社长永井元先生找到他,提供了其父永井仁左右生前的战争日记和照片。永井曾于1937年到1940年在日本军队服役,担任野战重炮兵,参加过日军攻占上海、南京、徐州等地的战役,去年92岁辞世。永井元告知笠原教授,其父生前交待,要他用战争日记、照片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他郑重把这些遗物交给笠原,以期对研究南京大屠杀史有所帮助。


笠原说,永井仁左右留下的日记中,有很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载。至于照片,就属更珍贵的资料,因为在当时,日军严密封锁大屠杀的消息,特别是屠杀战俘的照片,封锁相当严,一般士兵寄回家的信、物等,都要经过宪兵的检查才予以放行。对此,永井在其中一张照片所附的说明中“特别说明”,他当时是想方设法把照片藏在一堆卡片的衬纸中,才顺利躲开宪兵的眼睛,并最终带回了日本。记者注意到,6张照片中,有两张注明了是一个叫做小池的上等兵所摄,据了解,拍摄照片时,他是永井部下,担任“运输手”(驾驶员)一职。


照片显示战俘分批被屠杀


“永井的日记和照片,我们将继续考证研究,所以还没在日本国内公开出版。”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笠原教授表示,这次带其中的6张照片到南京是特意为参加学术研讨会做准备的,而为了方便表达,他特别为这6张照片编了顺序,正好依次说明日军在仙鹤门一带大规模杀戮战俘的经过。


①第一张照片摄于“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即1937年12月12日拂晓,地点是南京紫金山北麓的仙鹤门镇。现有文字资料记载,南京陷落前夜,中国守军第66军和第83军曾经在仙鹤门、东流、汤山,一路血战突围,主力跳出包围圈。这张照片的画面是第66军撤离后日军随即占领仙鹤门时的情景。永井就此作了说明。


②第二张照片摄于“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即1937年12月14日,地点也是仙鹤门镇,画面上是一队队战俘,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们全被解除了武装。该照片名为《战俘》。已公开的日军第16师团指挥官中岛今朝吾日记中披露,当时在仙鹤门一带集结的战俘约有七八千人。值得强调的是,第二张照片的说明里提到:仙鹤门北面,有投降的中国军队约8000人;一旁永井还有个“附加说明”——根据当时各处汇总情况,他认为当时还有15000名战俘。


③第三张照片名为《仙鹤门镇俘虏之一部》,由于画面模糊,记者只能隐约看到密集的人群。


④第四张照片是杀戮的开始。画面近前是5名日军,有一个举着刀,地上至少有两具尸体。永井在说明中提到,日军用刀把战俘的头从肩上砍掉了。永井特地注明在拍第四、五、六张图片时他本人也在场。


⑤第五张照片拍的是战俘被集体屠杀、日本兵在周围观看的场景,由上等兵小池所摄。永井在日记中作了描述,大意是,由于俘虏太多,炮兵团长说,任何人可以用任何方式杀死战俘。对此,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有较详细地描写,“仙鹤门附近已集中七八千人。处理此七八千人需要相当大的壕沟,难以找到。决定分成一二百人一批,诱至适当地点处理之。”笠原教授指出,当时有军医用日本刀把战俘杀死,但更多的战俘是被分成批,再用铁丝网围住,用机枪扫射而死;还有生息的又被日军用刺刀一个个杀死。这张照片上的人应是其中被屠杀的一批。


⑥第六张照片永井在旁边作了说明,大意是南京陷落后的“城壁一隅”。他在日记中进一步记述道,大批战俘被押至墙角下,用铁丝网围住,然后用机关枪扫射而死。从现场情景可以看到,战俘们是被反绑着双手杀死的。说明文字里他还补充说,有些尸体被浇上“石油”焚烧。


印证仙鹤门日军屠俘事实


这些被杀战俘是哪部分中国军队呢?笠原教授认为,从那时中国军队部署来看,中国第71军第87师经上海恶战撤出后,又曾在紫金山南麓一带与日军交战,故补充的新兵较多,约占全师的2/3,战斗力不强,其官兵被俘的可能性较大。永井则在日记中直接提到被俘的“第87师士兵”,他看到的这些士兵中有新兵较多,军服较新等特征。不过,南大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表示,仙鹤门一带是当年日军大规模屠杀战俘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在仙鹤门一带被屠杀的除了第87师的被俘官兵,应有其他部队投降官兵。


对于本组照片的出现,研究人员昨日激动地表示,这是“意外的收获”,此前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认曾在这一地区屠杀。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教授表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包括日本兵所拍的在内,日军一直严格审查,严密封锁,严禁外流。这些年来,他在国内从未看到侵华日军在南京仙鹤门捕俘杀俘的照片,这应是在国内首度公开的;在国外可能还有更多。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也表示,以中岛部队为代表的日军曾在南京仙鹤门一带大规模屠杀战俘,是公认的事实。此前国内外出现的关于这一块的研究史料,主要还是集中在文字资料上,现场照片极度缺乏。这组由日本兵拍摄的照片的出现,成为支持这一事实的新的有力证据。


有关学者均表示,永井的日记内容和照片是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真相的又一铁证,特别是这组照片,不仅补充完善了现有的史料证据,并能与现有的文字史料相印证,从而更加确认日军在南京仙鹤门一带大规模屠杀战俘的事实。


日军占领南京期间,大量文化财产被当作战利品掠回日本。在昨日的第二次南京大屠杀史料学术研讨会上,一位日本学者现场提供了一张日军所掠的南京文物的照片,请在场专家学者们辨认,究竟出自南京的哪一个地方?


记者看到,照片上的文物是一尊石刻,上半部分是麒麟的模样,下半部分则有“长枝莲”(见下图)。照片下方,有几段关于“南京日本居留民会”的文字,其中提到,这一文物的“老家”是南京,从文物上所刻的图案来看,应为明代达官贵人的建筑物所用的材料。该文物现正嵌在日本九州的“八纮一宇塔”之上。


据介绍,1938年,日本九州宫崎县知事发起建塔运动,以煽动日本国民支持侵华战争。日本陆军参谋总长当即命令所有的前线部队采集当地石料,用做建塔的基石,“以示皇军所向披靡,征服世界”,该塔1940年建成。日本有关方面确认,这文物来自南京,是日军当年从南京掠走的。但日本学者不清楚,该文物究竟来自南京何处。


昨日,在场的国内专家学者表示,他们会进一步向有关文物专家请教。这里也希望能有认识图中文物的市民拨打96096告诉我们答案。


南京沙洲圩“大坟”可为张秀红作证


11月23日本报独家报道引起广泛关注。对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老人所谈到的日军在南京沙洲圩进行大屠杀一事,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会副会长孙宅巍昨日说,张秀红所说的日军屠杀一事当属实,去年下半年在南京沙洲圩殷山矶发现的一处掩埋遇难者的“大坟”当为铁证。


张秀红老人在南京师范大学作证言报告时回忆道,1937年,她一家人正生活在南京市沙洲圩一带。日军占领南京时,在沙洲圩一带对于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了野蛮屠杀,其中很多妇女遭到日军灭绝人性的摧残。1938年春天,迫于生计,爷爷带她去种地,到田间一看,但见田间地头、小水塘等到处都是尸体,有的已经腐烂。爷爷和她,还有其他幸存的乡亲抬了好几天,才把田里的尸体抬出并掩埋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