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 两宋 宋夏之战

a408462011 收藏 0 70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2/


在中国历史的大分裂时期有一个这个弱小的国家让北宋毫无办法,他们同样有自己光辉的历史,这就是西夏。




西夏国的主体民族是原来居住在四川省西北部和青海省东南部的党项族,他们属于古羌人的一支,也叫党项羌。早在南北朝时期,党项人就开始了迁移,有很多人就搬到了河西一带。在当时,党项人内部主要有八个部落,其中以拓跋部为最强。隋朝建立之后,拓跋部的首领拓跋宁率部归附隋朝。唐朝建立后,党项人又相继归顺唐朝。唐太宗封党项部落的首领拓跋赤辞为西戎州都督,并赐姓李。从此,党项族的首领也都以李为姓。黄巢起义后,党项人为唐朝剿灭起义军有功,首领被唐皇封为夏州定难军节度使,统辖银、夏、绥、宥、静五州,成为割据一方的封疆大吏。





五代时期,中原的威慑力有限,党项人乘机在西北作乱。后来北宋建立,本着中原为正统的原则,党项族的首领李彝兴率部又归附北宋,被太祖封为太尉。太宗继位之后,与契丹开战。宋军死伤惨重,对党项人也无力管辖了。恰逢当时李彝兴病死,党项内部为新任首领是谁而争的不可开交。最后虽然推举了李继捧为首领,但是仍然控制不住局面,太宗听到消息后,便诏李继捧入朝,乘机威胁他把西北五州之地交出来。李继捧大骂北宋的无耻,但无奈自己被软禁,再加上党项内部又有人反对他,权衡之下最后还是率党项人归附了北宋。北宋乘机下令占领了党项部所属的五州之地。





宋军接管五州的防御后,李继捧的同族弟弟李继迁只同意归附,但不同意连地也不要了,无奈宋军已经控制了五州,便只好带着少数的亲信逃到草原,与当地的豪族联合,招兵买马举兵反宋。北宋与党项人之间的战争有此而爆发。





起先,李继迁的实力很弱,大兵团他没有,便只能用散兵游勇来袭击北宋的边境。北宋方面深受其害,但又忙于同契丹的战争,每次都是力不从心。因为李继迁每次都采用袭击的办法,当宋军反击时他又率部逃跑。李继迁闹了三年后,终于被宋军捉住了他的弱点,宋军也派人搜索李继迁的大本营,结果还真的找到了。宋军派出轻骑兵突袭了李继迁的老窝,李部来不及抵挡,纷纷逃跑,李继迁和他弟弟骑马逃走,留下了他的老婆和老娘被宋军俘虏。此战之后,李继迁也老实起来,他发现自己确实不是北宋的对手。于是,他便动起了歪脑子。派人和北宋谈判,佯装要投降。结果北宋都巡检曹光实真的相信了李继迁,如期赴约,半路行至葭芦川时被李继迁的俘兵杀死。曹光实一死,北宋的西北顿时群龙无首。李继迁乘机率部攻打银州城,守军逃走,李继迁以银州为基地,又率军攻打会州,拿下会州后李继迁有了资本,便非常自大的封自己为定难军留后。而他的举动则彻底惹恼了宋太宗,宋军调集了十几万精兵对银州进行围攻,李继迁第一次碰到精悍的宋军,在抵抗了几天后便率部逃走,银州又被宋军收复。





之后,北宋和契丹再次爆发大战,李继迁瞧准了时机,派人和辽朝联合,双方结盟并答应东西策应,联合夹攻宋军。对于李继迁投靠契丹的举动,北宋方面也无能无力,毕竟宋军拿契丹人也没有办法。果然李继迁得到契丹的帮助,战斗力果然大不一样,多次打败宋军,最多的一次消灭了3万宋军。宋太宗见自己拿李继迁没有办法,便采纳了赵普的意见,用“以夷制夷”的策略,封李继捧为定难军节度使,希望用李继捧来节制李继迁。李继捧到任后也确实收到了效果,李继捧熟悉党项人的战术,而且在党项内部有一定的威信。宋军在李继捧的率领下数次打败李继迁,这也使李继迁跟李继捧绝裂。对李继捧彻底失望的李继迁又使出了他惯用的办法,遣人到夏州李继捧诈降,李继捧念在兄弟情结果忘了曹光的惨剧。宋军到了谈判地点被李继迁伏击,李继捧被打的大败,李继迁乘机率部包围了夏州,宋军退城后死守。党项军围城数日而不破,最后宋军的援军赶到,李继迁见宋军围了上来,急忙率军撤退,后来见宋军势大,便派人和宋军佯装讲和,宋军在河北新败,无力再战,便答应了李继迁的投降,封他为银州观察使。双方暂时讲和。





不久后,李继迁再次叛乱,北宋方面虽然知道党项会叛乱,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叛变。结果宋军被打的措手不及,银州被李继迁攻占。宋军有心无力,只好默认了银州失守的事实。但三年后,李继迁又率军对灵州抢劫一番。宋太宗闻知大怒,从各地调集重兵往河西剿灭李继迁,并派李继捧为先锋。李继迁得知李继捧对太宗的此举有意见,便派人策反李继捧,结果李继捧还真的率军反宋,暗中联合了李继迁一齐向辽国求救,企图让宋辽对掐,然后他们兄弟鱼翁得利。




面对李氏兄弟的阴谋,宋军采取了快速攻击的战术,乘辽军还没有来就对党项发动进攻,并在乌白池大败李继迁,活捉了李继捧。太宗不想让党项人再有翻身的机会,便下令拆掉夏州的城墙,并将夏州的百姓全部迁到靠近关中的银州和绥州,夏州成为了无人区。





李继迁这次终于知道了宋朝的厉害,他一面率部逃入荒漠,一面派人和宋军讲和,并把自己的宝马也献给了宋军的主帅,宋军见有好处,便暂停了进攻。李继迁这次大难不死,整顿人马后又反叛了北宋。李继迁率军攻打清远军,企图拿下灵州,后来又在灵州郊外伏击了宋军的辎重部队。李继迁得了大量的物资又进围了灵州,灵州告急!宋太宗下令陕西环、庆、延、夏、麟五州的军队合围灵州,但宋军糟糕的后勤运输和混乱的指挥让党项军得到了空隙,一一击破,宋军全线溃败。这仗使李继迁咸鱼翻身,至此后几年宋军无力进攻,李继迁在河西站住了脚。





其后,太宗病死。软弱的宋真宗继位,李继迁得了便宜又卖乖,向宋朝求和,真宗以为李继迁投降了,便封他为定难军节度使。可事实证明李继迁这个反复小人又一次忽悠了北宋,结果李继迁率部攻打陕北的麟、府、延三州,又联合辽军攻取灵州,并以灵州为中心扩展。随后李继迁以灵州为都城,将灵州改称为西平府。北宋见李继迁越来越难对付,便干脆和他和谈,北宋将原属于党项的五州交还给他。李继迁得了五州实力大增,主动率军攻打麟州,被宋军打回。李继迁劳师远征吃了败仗,又不甘心失败便转而西向进攻吐蕃,结果又被打败。李继迁运气差,混战中被乱箭射中,李继迁率余部逃回灵州,后因医治无效病死。李继迁的儿子李德明继位,李德明没有他老爸的那种韧劲,便派人和真宗和谈。这次还真是和谈,此后的30年党项和宋再没有发生战争。不过党项人的反复使他们不可能真正对北宋臣服,对于北宋来说,党项人的威胁依然存在。



北宋与党项讲和后,李德明据五州,虽然没有向外扩张,但凭着自己的力量,经过了30年的发展,党项人的实力也不可小视了。李德明死后,他的儿子李元昊继位,北宋与党项的和平史也宣告结束。





李元昊这个人和他老子不一样,他热衷于打仗,对扩充领土非常有兴趣。李元昊当了首领后,便开始了对党项部落的改革,自立为王,学习北宋的制度,创立了法律和政治制度,并扩充军备,削弱贵族的实力,加强王权。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变化,党项军队的实力大大的增强。李元昊也随即开始了对北宋的进攻。





西夏军连续对北宋陕西边境的府、庆、环等州进行掠夺,宋夏正式爆发。李元昊一面派人同辽国联合,希望得到辽国的策应。一面又调集大军,对宋发动突然进攻,企图用闪击战将宋军击溃。面对元昊的突然进攻,北宋方面显得非常茫然,不过在初期遭到一些打击之后宋军很快作了调整。宋军全部退到城内死守,并派兵增援,把守住要道防止西夏军向纵深发展。同时又派使者到吐蕃进行拉笼,给了吐蕃首领唃斯罗很多好处,希望吐蕃能出兵帮忙,或者说即使不帮忙那也不要帮西夏。此举一出,确实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西夏见宋军防守严密也无从下手,元昊得知吐蕃和北宋结盟之后,生怕唃厮罗打他的后庭,便想来个突然袭击。率军主动进攻吐蕃,这一来是给吐蕃一点压力,让他们不要妄动,二来就是希望给自己的爷爷李继迁报仇。西夏与吐蕃多次激战后,迫使吐蕃军退回高原。接着西夏军又回师进攻回鹘,攻占了河西一带,将敦煌并入西夏国。(敦煌在当时不属于北宋的领土,但敦煌的百姓都向北宋臣服,追随宋制。不过当时北宋的侧重不在西北,西夏吞并河西,北宋方面确实准备的糟糕。)





经过这一系列的扩张后,西夏所控制的面积已经扩大了近四倍。所属州军也由5个增加到了18个,而且更关键的是,西夏攻占了甘南一带,将北宋和吐蕃的连系切断,至此,北宋也只能以一己之力来对付西夏和吐蕃的两面夹击了。





公元1038年,李元昊自感功成名就了,便宣布自立为皇帝。西夏也由王国正式提升为帝国。当上皇帝后,李元昊生怕北宋和辽不承认自己似的,还派遣使者到开封找宋仁宗要求他承认自己的地位,也就是国与国对等的地位。这不简直就是没事找事自捅马蜂窝吗?以前不管李继迁怎么反复的投降后再叛乱,等到第二次李继迁再投降,北宋依旧会答应。这种现象一方面说明了北宋的实力有限,无法彻底消灭他。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北宋方面的政策还比较宽,只要边境的一些叛乱分子不干出过火的事情,中央一般不会深究责任的。可是此次情况就不同了,元昊称帝的行为触怒了仁宗能忍受的最大限度。





宋仁宗下令削掉曾经封给元昊的官爵,并停止了双方的互市,实际上就是掐断了西夏的物资输入。元昊得知后,便率军攻打北宋边境,反正你不给我就抢。宋朝的军民深受其害,而宋军主将多草包,而且朝廷也没有把西北当作重点来看待。近千里的防御线,防守的军队少的可怜。西夏军任意攻一点都可以给予北宋一定的打击,而只要西夏军围困一点后,其它的宋军也会增援,这也正好中了西夏的伏击。典型的围城打援战术,如果宋军不支援,那就直接攻城,反正打下来了肯定也有好处。根据这一点,元昊率西夏军多次打败宋军,其中延州之战就是此类型。宋军疲于奔命,到处被打,最后还是因为夏军自己缺粮才撤退。(我不知道毛主席有没有研究过李元昊,反正他们的战术非常类似。)





面对西夏的骚扰,北宋方面意见却非常的不统一,久久不能作出回应。主管陕西一带的大臣韩琦见议应当集中兵力深入西北主动进攻,不过贸然进攻肯定会有风险。而当然担任韩琦副手的范仲淹则认为应当修筑工事,先坚守,巩固边防后再寻机出击进,每次都不贪功,应当稳扎稳打,采用步步进逼,慢慢蚕食的办法。此局虽然稳,但花费的时间很长。宋朝内部也为这两种意见闹的不可开交,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臣们拿不定主意,连皇帝也犹疑不定。




北宋的犹豫,反倒使元昊等不及了。在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元昊集中了约l0万人马,行至北宋境内后再次拿出了他的拿手好戏。以少部分人将宋军主力调动出来,引入伏击圈后再消灭掉。韩琦听听夏军又来进攻,而且还吃掉了自己几天人,恼怒之下又集中了几万宋军,下令追击西夏军。结果这股宋军又被埋伏,主将任福也被杀死,宋军死伤惨重。此次大战在历史上被称为好水川之战,宋军的两次惨败让西北的实力对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北宋方面损失太大,也无力再发动攻势了,范仲掩的意见得到公认,宋军也只能高筑城墙,对夏完全采取守势了。





不过从来不满足的李元昊对两胜宋军并不满意,在稍作调整后夏军又向东进攻麟、府二州,但宋早有防备,守军坚守不出,西夏军死攻还是拿不下来,只能北上进攻丰州,拿下丰州后又回师进攻府州。李元昊被宋军的坚守所麻痹,以为他们不敢出城,西夏大营警备松弛遭,结果半夜遭到宋军的夜袭,死伤惨重,只得收拾尸体后退回国内。





好景不长,元昊在恢复实力后又率10万人马侵宋。北宋方面庸官一大堆,元昊仍然采取了自己惯用的围城打援和引敌出动再集中优势兵力包围的战术,将宋军的主力包围在了定川寨一带,后来虽然宋军冲出了包围,但没走多远后又被夏军截击,宋军死伤惨重,主将葛怀敏以下16员将领被杀,士兵死亡9400余。陕南一带再无重兵守卫,西夏军乘机南下,将渭州烧杀淫掠一番后,带着战利品和女人回到国内。





连续三次大战,宋军都以大败而告终。国家的损失惨不任睹。不过对于西夏来说,他们国家小,摊子也小。连续和北宋大战虽然他们都赢了,但打胜仗并不等于自己就不死人。连续的恶战对西夏方面的损耗也同样不小,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李元昊是个聪明人,他在看了自己的军队情况后立即决定了和北宋和谈,北宋方面也希望如此。毕竟北宋胜少败多,硬打自己也没有把握。双方在坐到谈判桌上后,元昊取消了自己皇帝的称号,向北宋称臣,宋庭封元昊为夏国主,允许他自主管理,并且每年还赐给西夏绢13万匹,银5万两,茶3万斤。西夏得了实际上的好处,北宋得了名义上的好处。双方讲和。





西夏向北宋称臣,暂时缓解了双方的矛盾。可是好景不长,李元昊这个家伙没仗可打,就拿国内的百姓开刀,后来又嫌欺负老百姓不够带劲,屠刀又挥向了士大夫,朝廷内外顿时人心慌慌。人人自危,连太子宁令哥也怕自己那个混帐老丢哪一天会杀了自己。一狠心便雇了人潜入元昊的寝宫刺杀他,结果这一招还真的成了,元昊这个倒霉蛋当年北宋几十万人要他的脑袋,可是围剿了半天连根毛都没有抓住,可是最后竟然还是死于非命,而且还是自己的儿子手上。看来还是孔老夫子的话说得对:祸起箫墙之内!想打倒对手就让对手发生内哄,从内部分划对手。





不过宁令哥虽然杀了元昊,但最后作皇帝的却不是他,他的幼弟最后幸运的成为这场宫廷政变的胜利者。不过当时李谅祚还小,没办法管理国家,于是他的老娘和舅舅很“正常”的便接过了这个重担。这对姐弟没有气魄和北宋开战,于是北宋和西夏又维持了近20年的和平。直到宋仁宗病死之后,双方又因为矛盾而打了起来。





具体的起因是西夏派使者去祭吊宋仁宗,结果北宋方面认为西夏应该以臣子的礼仪来进行祭吊,可西夏方面认为自己的地位不应该那么低,随后双方又因为西夏使者在宋仁宗出殡时所站的位置引起纠纷,西夏认为北宋怠慢了自己,而北宋也认为西夏是无理取闹,结果双方大吵了一架,闹的不欢而散。西夏使者回到兴庆之后,到皇帝面前痛骂北宋的高傲,搞的朝堂上的大臣们气愤不已。当时李谅祚已经长大,脑袋里面已经有了侮辱、藐视这些词的概念,于是这个曾经的小屁孩以北宋侮辱西夏使者(其实就是侮辱他)为由,发兵10万,进攻北宋西北边境的秦凤、泾原、环庆三路,沉寂了近30年的宋夏战争又爆发了。





西夏和李谅祚知道自己没有和北宋拼消耗的资本,于是便找到了大辽能帮忙。契丹人当然也只是口头上面支持支持了。不过娆是如此,西夏军的战斗意志依然骠悍!战争初期,他们发动了对北宋一轮又一轮的攻势。北宋方面依旧就庸臣当道,再加上仁宗刚死,新皇帝没有上台,大臣们都拿不定主意。面对西夏军的进攻只能选择死守,或者是两败俱伤的坚壁清野。不过虽然这些作法不高明,但还真有效果。李谅祚硬是拿宋军没有办法,最后倒霉的在混战中被流矢击中,不过所幸的是不像他的太爷爷李继迁那样被射死了,这小子的命还是保住了。





其后,北宋方面继承人的问题解决。神宗继位后上来就是三把火,一面派人安抚西夏,一面又派兵偷偷运转到西夏的后方,来了个突然行动的两面夹击,攻占了西夏的绥州。西夏方面此时才知道北宋的阴谋,急忙增兵至银州,加强首都的防备。可是西夏军等了小半年,宋军始终没有再进攻,说白了是没有人敢。到了年底,李谅祚病死,这小子非常不幸的没有能看到新年的曙光。





随后,其子李秉常继位,北宋和西夏之间陷入了冷战。不过双方虽然不明刀明抢的干,但小规模的骚扰还是有的。时间长了也就不乐意了,宋神宗下令民间禁止和西夏来往,西夏也报复性的不再和北宋通市,双方又断绝了交往。(其实还是西夏倒霉,他们和北宋互市一直都是赚的,如果不通就没赚头了)





西夏见北宋如此“无情无义”,恼怒之下便又发动了侵宋战争,西夏军攻打了环庆路,先锋军直抵庆州城下,不过西夏人势头太猛,却忘了身后还有补螳螂的黄雀。当时吐蕃已经和北宋恢复了交往,在金钱利益下,吐蕃的首领董毡率军从侧后攻打西夏,西夏军见后院失火,急忙回撤,此次进攻又是无功而返。




其后,北宋方面经过整顿后,由种谔谋率军主动进攻,宋军直逼西夏境内的横山,并有小股军袭击西夏防御北宋的要冲罗兀城,乘西夏麻痹大意,攻陷山寨。前线大捷,后方的援军立马赶到,宋军大股部队向兴庆和灵州进逼合围。西夏方面黔驴技穷,无奈之下只好求辽国派兵帮忙。辽国乘机以边境的问题向北宋发难,宋军也因此而分心。西夏则乘机反攻,重新夺回了复罗兀据险抵御宋军。





其后的三年间,北宋方面向吐蕃发难,连克熙、河、洮、岷、叠、宕等州,取得大捷,受抚羌族30多万人。并在羌地设置了熙河路,成为了进攻西夏右厢区的新战场 。宋军据险而待,准备乘西夏内乱而出动。果然不久之后,西夏内部发生政变,李秉常被赶下皇位,并被叛军囚禁,西夏内部一片血雨腥风。北宋方面得到消息后急忙调集了30万人,大举攻夏。另外还请求了吐蕃首领董毡出兵从侧翼攻击西夏所属的凉州,以牵制西夏所部的右厢军。





宋军此次进攻规模之大,超过了历次宋夏战争,宋军稳扎稳打,企图慢慢缩小包围圈,将西夏灭掉。可是西夏人绝断的采取了坚壁清野的办法,并用哀兵吸引宋军,宋军的将领急于立功果然脱离不大部队而孤军深入,结果北西夏军从后面切断了粮道,宋军追击了半天没见到人影,又见粮道被断之好撤退,西夏见宋军撤退,便想出了更决的办法,派人将黄河挖开,顿时漫漫的黄河水从天而降,宋军的两条腿拿跑的过洪水啊,结果大部分人都不会游泳,全部淹死在洪水军。合围西夏的计划失败,宋军被迫全线退兵,经此一战,宋军伤亡大办,短期内也无力再主动进攻了。



合围失败之后,宋军全线撤退进行防御,并在银州东南横山要冲修筑永乐城,准备从中间将西夏的各地之间掐断联系,以困死西夏。意图被识破之后,西夏方面集结30万大军,看样子就是来拼命的(不拼不行,如果宋军真的得逞,那西夏后悔就晚了)。





西夏军将永乐城团团围住,宋军据险死守,西夏军攻不进去就只好将守军的补给线切断。宋军在城内饿的半死,而且更关键的是城内缺水(没办法啊,西北那地方本来就缺水),结果多数宋军不是战死的,而是渴死的,永乐城内守军抵抗力降到了最低点,西夏军乘机攻城,杀死守军一万多人,宋军据险困死西夏的计划失败。(由此可见,水是多么宝贵的啊!)





随后,西夏又以重兵围攻兰州,兰州守军集中了精兵半夜潜出城,将西夏大营搅翻了天,西夏军士气受损,最后只好退兵。第二年初,西夏调集大军,并号称有80万之众第二次攻打兰州。令人好笑的是,虽然西夏人多,但吃饭的嘴巴也多,80万这个数字虽然有很大的水分,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也不会少。西夏小国家一个,而且又穷,人多粮少,尽管西夏军疯狂的进攻了10天,但事实证明攻城是一个技术活,光靠蛮力或者说学项羽那样破釜沉舟是没有用的。最后尽管西夏人非常不愿意,但他们还是因为粮食吃光了而退回国内。(兰州之战可以得出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海战术不是每个国家都可以用的,兵力数量和后勤补给是成正比的,如果没有出色的实力就别想用人数来取得胜利,这也就是明末,为什么明军拥兵百万,但征讨清军时从来不超过13万)





几年之后,西夏内部问题也解决,西夏崇宗乾顺继位。见于国破民衰的现状,只得再次派人和北宋妥协,双方暂时议和。但好景不长,向来是反复无常的西夏人在恢复实力后又再次调兵攻打北宋与其紧临的熙河、兰岷、鄜延诸路与麟、府二州。对北宋境内的百姓烧杀淫掠。其后又集中兵力攻打环州,遭到宋军的顽强抵抗,双方死伤都很大,西夏只能退兵。





几年后,西夏的皇帝李乾顺觉得北宋在划届议和的时候占了西夏的便宜,便亲率大军攻打北宋鄜延路,并号称自己有50万人(这次粮草带够了),西夏军连陷北宋把守的城寨,把边界向北宋方向推进了几十里。宋军见西夏军攻势太猛,硬攻不行,便干脆沿着边境线又增加了50多个城寨,铁了心的要让西夏人尝尝自己的“马其诺防线”,结果西夏军虽然势头猛,但也架不住连续的攻击,打下一座后来还有,西夏人见宋军的防线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当初的那种锐气也没有了,士气大跌。而宋军则乘西夏军萎糜不振时乘机反攻,连续收复和攻克了盐、宥等州地。挫败了李乾顺的进攻。





四年后,西夏聚集了40万人(号称的)攻打平夏城击,北宋守军死守城池,西夏又一次犯了人多粮少的错误,最后又冤枉的退了兵。而宋军则乘势反击,攻占了西夏的南牟会,并将其改建为西安州,后来宋军又收复会州,一部攻占了吐蕃的青唐(西宁)。士气民心大震,西夏方面见北宋又雄起了,便急忙派人和北宋求和。因军势日衰,数次遣使向宋求和。北宋也感到锋芒已钝,便同意了和西夏修好,双方再次言和。





其后,由于北宋在青唐的严酷统治以及民族歧视,当地的羌人纷纷造反,宋军忙于应付叛乱,结果却忘了身后还有一个西夏!当西夏方面得知北宋内乱后高兴的要死,急忙派遣10万人入青增援羌人(党项也是羌人,基本可以算同宗)。宋军回防不及,损失很大。后来宋军增援部队赶到,西夏军见势而退。此后北宋吸取了教训,在羌人境内任命羌族人为首领,这才将局势稳定了下来。其后北宋在边境用实际好处收买了不少西夏人来投奔自己,西夏以为北宋又要进攻自己,便急忙找辽国帮忙,在得到辽国的许诺之后,李乾顺翅膀又硬了,派兵主动攻打北宋泾原路。随后吐蕃酋领溪赊罗撒与多罗巴投靠西夏,吐蕃和西夏联合攻打青海宋军把守的宣威城,宣威告急!鄯州的宋军急忙增援,结果半路中了多罗巴的伏击,全军覆没。其后,女真兴起,契丹忙于同女真对抗,也管不了西夏的那点屁事了。不过西夏还是调集了重军围困北宋的定远城。徽宗让童贯这个饭桶增援,童贯调集了陕西、河东、河西三地的重兵,又有熙河路经略使刘法率领的步骑15万人,结果还是被西夏打的大败,宋军丧师万余。西夏军乘胜反击,将北宋萧关大抢了一番后撤回国内。其后北宋又进行了多次反攻,刘法率10万军攻克仁多泉城,种师道引军10万克臧底河城,西夏唃厮罗旧辖地被宋军全部攻陷。同年底,西夏发动了报复进攻,西夏军攻打甘肃境内靖夏城,双方死伤都很大。其后宋军也报复了西夏,攻克了青海境内的割牛城,并改名为统安。





第二年,身为西北军政一把手的大饭桶童贯不顾实际情况,强令刘法率军深入西夏境内夺取朔方。但宋军刚出统安城消息就传到了兴庆,西夏崇宗随即命令20万人夹击宋军,结果主将刘法败死,宋军l0万人全军覆没。(有点类似于唐玄宗强令哥舒翰进攻安禄山,以及崇祯皇帝让袁崇焕进攻女真。都是不顾实际情况,而根本统治者随意的战争。)





几年后,天下形势大变,当年的大鳄鱼辽国被女真打的淹淹一吸,北宋和女真的关系也不好。西夏审时度势的投靠了女真人,并派兵攻打北宋的武、朔二州。以争取在新主子面前表现自己。不九,金宋之间正式翻脸。金兵大举攻宋,前锋直逼东京。西夏得知后也急忙调兵攻打北宋与其紧临的鄜延路,宋军为了防御西夏,整个陕西、河东的部队都不敢增援东京。直接导致了开封被金军围困,不过好在开封城内军民一心,抵挡住了金军的进攻。但好景不长,由于徽宗和钦宗的昏庸,金军又一次寻得了机会,大举进攻,并攻破开封。两位君子皇帝全部被俘虏,北宋灭亡。西夏则乘机进围兰州,大败宋军。将国土推进了一千多里。





随后的几十年,由于金国占据了中原,将西夏和南宋隔开,西夏和宋也再没有发生战争。南宋和女真互战,西夏则向女真称臣求安宁。后来蒙古兴起,西夏人企图以他们惯用的反复无常周旋在女真和蒙古之间,准备有好处就投降,没好处就反叛。可是成吉思汗岂是宋太宗、宋仁宗之辈?在蒙古人面前反复当墙头草,下场就只有一种?那就是死!西夏为他的的愚蠢行为付出了代价,一个持续了两百年的小国终于寿终正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