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 两晋 西晋名将郗超

a408462011 收藏 0 2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2/


郗超





桓温第三次北伐时,曾经有一个人两次提出非常合理的建议,可惜的是桓温一次也没有采纳,结果导致了晋军几乎全军覆没的下场。而那个向桓温建议的人就是郗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郗超生于在公元336年这个乱世之秋,他的祖父是东晋名臣郗鉴,父亲郗愔也是东晋荆州刺史。《晋书》中对郗超小时候的介绍是“卓荦不羁,有旷世之度,交游士林,每存胜拔,善谈论,义理精微”。可以说郗超从就和他爸爸郗愔不是一条道的,比如说郗愔信道教,而郗超却信佛。郗愔比较小气,而且非常喜欢敛财。而郗超则生性好施予,曾经在一日之内就郗愔所存的钱全部分给了亲朋好友。郗愔和郗超的性格差异也导致了他们在后来的区别。





郗超非常年青时他就跟随了桓温,在他30岁的时候被任命为桓温的参军,当时桓温是大司马,手握东晋的兵马大权。郗超跟随桓温后,很快就敬佩了桓温的为人。而桓温在与郗超进行交流之后也对其却非常钦佩,经常对别人说郗超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如果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那是荣幸。于是乎,这两个人相互之间非常的敬佩,后来郗超和桓温结下了深交。不过了,这种深交也是有限度的。因为桓温这个人非常的自负,特别是在指挥方面更是容不得别人插手。





太和二年(367年)五月,桓温在等待了十年后,那个始终压在他头上的慕容恪终于死了。桓温此时虽然已经独霸了东晋朝廷,但由于他老人家实在太想当皇帝,也就逼着他进行北伐,来提高自己的威望。经过了两年的准备,桓温调动了徐、兖、江、豫四州的兵力,一共五万人马(时任徐州刺史的正是郗超的父亲郗愔)讨伐前燕。





出兵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当时郗愔指挥的徐州兵都是晋军中的精锐之师,东晋后期著名的北府兵有很多都是徐州人。桓温为了控制兵权,便想解除郗愔的兵权,让他回老家养老。不过由于郗愔是朝廷大臣,又是手握兵权的实权派,如果冒然的让郗愔下课,说不定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为此,桓温想到了郗超,他希望自己的这位好友能帮他一马,结果郗超还真够意思。他的胳膊肘完全没有向着自己的老爸,反而还让郗愔写信给桓温,自称老病,不堪军旅,请桓温统率自己所领之兵,并乞闲职自养。桓温见信后当然是大喜,连起码的推让都没有,立即就转任郗愔为会稽太守,一口气将郗愔的部队全部吞并。至此,整个东晋已经没有人能在军力方面和桓温相匹敌了。





晋军出发之后,桓温率军从运河北上。对此,郗超向桓温提出建议:“道远,汴水又浅,恐漕运难通”。可桓温根本听不进去,还是固执的走漕运。两个月后,晋军行至金乡后(今山东嘉祥南),恰逢当时天地大旱,连河床都干涸了,要想再走水路是不可能的了。桓温知道后依然没有改变计划,而是派冠军将军毛虎生在钜野(今山东巨野北)开挖运河300里,将汶水和清水(古济水自钜野泽以下别名清水)的泾流引入漕河,桓温才率水军从清水进入黄河,所有船舰绵延几百里。(几百里当然有点夸张了,不过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桓温是个宁可吃点亏,都不愿意听别人的劝的人。)





晋军的船队驶进黄河后,郗超向桓温提出了一个非常理性的建议。据《晋书·郗超传》的记载,他的计划大致是这样的:“清水入河,无通运理。若寇不战,运道又难,因资无所,实为深虑也。今盛夏,悉力径造邺城,彼伏公威略,必望阵而走,退还幽朔矣。若能决战,呼吸可定。设欲城邺,难为功力。百姓布野,尽为官有。易水以南,必交臂请命。但恐此计轻决,公必务其持重耳。若此计不从,便当顿兵河济,控引粮运,令资储充备,足及来夏,虽如赊迟,终亦济克。若舍此二策而连军西进,进不速决,退必愆乏,贼因此势,日月相引,僶俛秋冬,船道涩滞,且北土早寒,三军裘褐者少,恐不可以涉冬。此大限阂,非惟无食而已”。公平的说,郗超这个意见是相当现实的,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打,晋军的进度虽然会慢一些,但是基础肯定非常的扎实。不过急于求成的桓温仍然没有听进去,而是继续挥军伐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战争的开始阶段,由于燕军内部没有干将,桓温连战连胜,不过当慕容垂复出后,桓温立马被痛扁,晋军在枋头被燕军追上,五万人被砍死三万,桓温率残部狼狈逃回后感到非常的惭愧,此后的对外作战也是越来越小心。而他对郗超也越来越重视,就连谋逆篡位这种事也和郗超商谈。而郗超对此也不含糊,当桓温问郗超对自己篡位是个什么态度时,郗超干脆给桓温拍了一个大马屁。他对桓温说:“明公既居重任,天下之责将归于公矣。若不能行废立大事、为伊霍之举者,不足镇压四海,震服宇内,岂可不深思哉”!桓桓听后,也就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不久之后,桓温以司马奕有阳痿为借口,说他是太监之身。(基本无语了,大臣骂皇帝是阳萎,要说东晋的皇帝当的窝囊,那还真的没有说错。)





后来桓温又找人捏造了司马奕派人和宫中的妃子通奸,企图偷龙转凤用别人的孩子冒充皇子建储为王,改变皇家血统,倾移皇基的故事来搞臭司马奕。于是,司马奕的名声顿时大震(反面的)。桓温抓住这个机会,率军入朝,威逼褚太后废掉了司马奕的皇帝位,改立会稽王司马昱为帝。简文帝深知自己比当年的那个汉献帝好不到哪里去,于是乎他对桓温也是服服贴贴的,就人桓温身边的人也跟着沾光。其中郗超被提升为中书侍郎,成为了执掌朝廷机要的重臣。





而且此时在朝廷内,怕郗超的还不仅仅简文帝一个人。包括后后叱诧风云的谢安、王坦之等见了郗超也是怕的要命。有一次他们两个一起去谒见郗超,结果郗超根本就不甩他们。王坦之和谢安白等了一天,王坦之是个粗人,当即并愤怒的要回家,结果硬是被谢安拦住了,谢安非常掏心的对其说:“不能为性命忍俄顷邪”!由此可见郗超在当时的权势之大,不是一般的人可比的。





公元377年,年仅四十二岁的大权臣郗超死了。据说郗超临死前怕他父亲伤心,便把自己多年和桓温商议谋权的丑事记在了一本书上。因为他父亲郗愔是否非常忠于晋室的人,果然郗超死后,郗愔非常的伤心,而当门把书给郗愔果然哀悼成疾,门生便将书交郗愔看后,他立马大怒说道:“小子死恨晚矣”!从此便再也没有哭泣过了。





关于郗超的能力,从他能够被桓温所赏识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不过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郗超更像是一个参将的角色。历史没有给他指挥千军万马的机会,但郗超在辅助作战这方面确实是有一手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