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2/


桓温





三国时代,孙权因为长的非常奇特因而被人所牢记。东晋时代,桓温的外貌和孙权颇有几分的相似,史书有云“温眼如紫石棱,须作猥毛磔,孙仲谋、晋宣王之流亚也。”就是来形容桓温的奇特像貌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两晋时代,士家大族当道。通常只有长的帅的人才能当大官,长的丑的基本没门儿。桓温虽然谈不上帅,但却长的非常有味道。桓温小的时候非常喜欢军事,很多志向,非常的向往过刘琨、陶侃那样的英雄人物的生活。在桓温30岁时,他被朝廷任命为琅琊太守,这也是他从政为官的开始。几年后,桓温被任命为荆州刺史,取代庾翼兵权,成为了东晋王朝的当权派之一。在东晋时代,虽然国家分了十几个州,但实际上只有荆州和扬州是货真价实的。整个东晋一大半的军力和人力都集中在了这两个州,桓温主管荆州的军政大权,其实也就是承认了他的地位。





一年后,桓温发现了盘据在益州的成汉内部不稳,各个派系不和。便派了3000人马攻打益州,虽然最后失败了,但这场失败也给了桓温攻打成汉的一个基本匡架。随后不久,桓温亲率5000人马沿长江直上,乘成汉内部不稳的机会攻打蜀中要地成都。凭借着实力和运气,一举攻下成都,汉王李势率军投降,十六国之中的第一个建立的国家成汉灭亡。益州在丢掉了近40年后也再次回到了东晋的控制范围内!桓温在此次进攻中的能力也展露无疑。





不久后,桓温的职务又被提升。不过无论桓温再怎么升,他的老冤家殷浩始终压着他,这也是让桓温非常恼火的地方。公元349年,杀人魔头石虎病死,由于石虎在死前把他的几个混蛋儿子都杀了个精光,留下的侄子和干儿子各不买帐。其中他的干儿子石闵干脆就恢复了祖姓,改叫冉闵。冉闵上台后,下令把羯族人杀了个精光。这一下,北方可算是混乱到了极点。一向是善长乱中求胜的桓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了,他向他的顶头上司殷浩建议应当乘机北伐收复失地,结果殷浩见有油水可赚,便干脆大包大揽,把北伐的大任全部挑在了自己的身上。皇帝封殷浩为中军将军、都督五州诸军事,将北伐的重任全部交给了殷浩。结果事实却证明,殷浩搞诡计还可以,打仗他还差的远呢。10万晋军还没有出发,就被叛军杀了个回马枪,物资损失的惨不说,而且还非常的丢人!殷浩败回建康后,立刻遭到所有人的攻击,于是这个阴谋家也立即倒台,桓温这个碧眼绿发的奇异人,遂即便执掌了东晋的军政大权。





在随后的几年里,北方风云突变。冉闵在打败了所有的敌人后,却意外的被鲜卑慕容打败。北方又陷入了大乱的局面!在乱斗中,慕容家族拿下了淮河以北的所有地区,而氐族人蒲弘也乘乱占了关中,建立了前秦。不过当时前秦的实力并不强,和前燕相比,他们不过是软柿子罢了。桓温不是傻子,他知道“挑柿子要捡软的捏”。





公元354年,桓温亲率步骑军一共四万多人,分别从汉水和秦岭向关中发动进攻。秦军在苻健的率领下进行了抵抗,不过效果却不好。几万人被打的节节败退,桓温率军进驻霸上,苻健只得率余部几千人退守入长安死守。当地的民众当说晋军打了回来,纷纷“持牛酒迎温于路者十八、九,耆老感泣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晋书》)可见当时北方民众是多么希望他们的军队能有一番作为。





不过桓温却让他们失望了,因为桓温进攻关中,其实并没有收复关中的意思。他把部队暂定了下来,希望能有能人异士来投奔他,结果却没有人看得上他。桓温派军监视秦军,本以为未乘胜追击长安,反待敌自溃,期间本想将春麦收作军粮,但秦军已抢先收割,晋军此时的粮草已经基本用光了。无奈之下,桓温只好率部又撤回了襄阳,一场本有可能改写历史的北伐战争也就这种无疾而终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一次北伐失败后,桓温又作了第二次北伐,此次进攻的对象是背叛晋军的羌族姚襄。当时姚襄盘据在洛阳一带,属于前燕、前秦、东晋的三不管地带。桓温看他们心烦,就率军北上,重创了姚襄。姚襄的儿子姚苌率余部投奔了前秦,而晋军也得以在很多年后又重新收复了他们的旧都洛阳。桓温率部回到江南后,为了集中力量进行北伐,桓温向皇帝建议迁都洛阳,企图将晋军的主力搬到江北和前燕决战。由于桓温的意见实在太不得人心了,因为此时的皇帝、由北方南迁的士族都已经过惯了好日子,此时再让他们回北方遭罪他们才不干呢。于是迁都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正当桓温拿下洛阳时,远在河北的鲜卑人也紧盯了这块地区。燕军统帅慕容恪深知洛阳对燕晋双方的重要性,因此他乘东晋君臣和桓温相互猜忌牵制之际,集结了重兵攻打洛阳。此时城内的守军根本没有什么准备,只得硬着头皮顶。不久后洛阳城被攻破,晋军退入城内和燕军进行巷战,最后全军覆没,燕军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后终于拿下了洛阳。而桓温第二次辛辛苦苦拿下的洛阳也就这样又还给了人家。





在慕容恪率部攻打洛阳的过程中,桓温看清了他的能力。桓温自认为和慕容恪没得比,因为在慕容恪生前,桓温也没有敢再次攻打北方。直到太和四年(369年)慕容恪死后,桓温才重新调集重兵进行北伐。不过在北伐的目的性上,此次和前两次已经有了根本性的不同。如果说以前桓温还有报效国家的志气,那桓温的第三次北伐则完全可以看成是为了给自己树立更高的威望,为篡权夺位做准备。(动机基本和后来的刘裕差不多,企图籍此立威,掌握朝权,继而自立。)





由于慕容恪死后,前燕国内发生了巨变。很多有才能的人都遭到了迫害,当时在前燕境内基本找不到可以和桓温对抗的将领了。而晋军也基本上是一路势如破竹,不过随着慕容垂的复出,桓温也再次遭到了他在前两次北伐中碰到的问题,缺粮!不久后,晋军军中绝粮,桓温只得率部撤退。临走前下令将战船、辎重全部烧毁,然后不论白天黑夜的连逃了七百余里,总算是逃回了东晋境内。正当桓温以为可以歇口气时,前燕的骑兵却突然发动了袭击,结果五万晋军顿时大乱,燕军一顿大砍后就损失了三万余人。燕军走后,前秦军又乘火打劫,又将晋军杀了一通,晋军又损失了近一万人,桓温仅带着几千人退回了江南,基本就是完败而归。在北伐之前,桓温的地位已经非常的高了,不过他还不嫌够。这很明显,其实就是想趁着北伐胜利的余威,回来后篡夺皇位,或者说至少是为篡位作准备。但他的运气实在不好, 前燕当时慕容垂还在,其指挥才能众所周知,加上桓温本是赌徒心性,敢于冒险,偏偏此次北伐过于迟重,不听郗超之谋,结果在连战胜利的情况下,最后粮尽退兵,被慕容垂所败。 可以说桓温败的一点都不冤,他三次北伐,结果每次都是同样的问题而撤退,最后闹的不了了之。可以说桓温是个将才,但他在综合部队各不同单位的调度上还是有缺陷的。





带着残兵败将回到国内后,虽然没有人敢对桓温口诛笔伐,但跟显然,他的威望顿时大跌。从此之后,桓温再也没有进行北伐战争了。在接下来的十年间,桓温长期掌握国家大权,不把皇帝和其它人放在眼里。公元371年,桓温决定向司马家族下手。他亲自率军攻寿春,将他篡权路上的最大对手袁瑾杀死。同年,无权无势的晋废帝司马奕被桓温废为东海王。为了不把事情做的太明显,桓温又改立了简文帝,让其封自己为大司马,继续在朝廷内专权。(桓温的这个过程其实说白了就是典型的脱裤子放屁!想当皇帝还是遮遮掩掩的,还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





第二年,简文帝病死,桓温本来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当皇帝了。可结果却是不久之后他也病死了……苦心积虑的要当皇帝,如今机会送到门前了,他又没那个福气。真是可怜又可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桓温作为东晋时代的一大名将,曾经也让慕容垂等一代枭雄恐惧敬让。不过其赌博式的性格也确实让他成为不了一流的将领,而且对于桓温来说,欲望似乎是他永远也无法克服的。或许桓温就是一个被欲望吞噬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