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8 【审查】

longshenjihua 收藏 5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二月的南疆没有一丝寒冷的气息。 密密的橡胶林和香蕉林交互掩映着,西照的阳光依然温暖地将树林裁剪成一缕缕的红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林间哗哗流过,向着南方注入红河(元江)。溪边一片肆意打闹的欢声笑语,结束一天训练的红剑队员们就着溪水冲凉沐浴。 郑尚武和王德铭坐在同一块石头上做着同样的事情——洗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二月的南疆没有一丝寒冷的气息。

密密的橡胶林和香蕉林交互掩映着,西照的阳光依然温暖地将树林裁剪成一缕缕的红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林间哗哗流过,向着南方注入红河(元江)。溪边一片肆意打闹的欢声笑语,结束一天训练的红剑队员们就着溪水冲凉沐浴。

郑尚武和王德铭坐在同一块石头上做着同样的事情——洗衣服,在他们身后是叼着香烟躺在平整岩石上,享受一天最后阳光的辛晋。

“队长、指导员,上级调我们到这里来,不是洗澡晒太阳的吧?”辛晋在两人的嘴上各插了一根点着的香烟,顺便打听着“军事机密”。

郑尚武吧嗒了一口烟,“呜呜”两声,辛晋会意后伸手帮他拿下香烟。因为队长的双手都是湿的,还满是肥皂泡沫,当然不能拿着香烟了。不拿着香烟又怎么开口说话呢?

“咳,辛晋,你就不能安安心心晒太阳,享受舒坦日子?再来。”郑尚武说着,又衔上辛晋递来的烟抽了一口。

王德铭快速地搓洗了几下衣服,抖了几抖,水花顿时溅到郑尚武和辛晋身上。没等两人提出抗议,他就带着抱歉的笑容道:“哟,对不起对不起,没注意。”

辛晋瘪瘪嘴道:“指导员,不是看我服侍咱队长,你心理不平衡吧?来来来,我来服侍服侍指导员同志,指导员的消息可比咱二愣子队长灵通得多。”

“狗日的辛晋,上战场你就是软蛋叛徒。”郑尚武笑骂着将手中的衣服拧干,扔进盆子里。

“嘿嘿,队长,我辛晋是英雄是狗熊,党和人民清楚!莫非队长你想推翻党和人民对辛晋同志的结论?要剥夺祖国赋予战士的荣誉?要不得啊队长,那是要犯错误的!”

王德铭皱起眉头道:“你小子,学会上纲上线了?去去去,一边凉快去!对了尚武,最近我老觉得三班和四班的人有些古怪,经常偷偷在一起议论啥事?我一过去,他们就跑、就躲,问他们说啥呢,一个个的头摇得比拨浪鼓还凶。我觉得,有问题。”

郑尚武急忙道:“这个,我负责去调查调查。”

“调查啥呀?三班四班的人啊,现在看俺们一班二班的眼神儿都不一样。”辛晋悠悠地加油添柴,没能参加围剿越军特工队的行动,他心里可一直梗着呢!也一直惟恐下次行动又被落下,这才有机会就跟在郑尚武和王德铭的身后,成了庞大的、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跟屁虫。

“队长!队长!你的信!”

喊声从营区方向传来,三人转头一看,倪震拿着一个很大的牛皮纸信封跑得飞快,几下就跑到郑尚武面前。

信封很大很厚,郑尚武背转身拆开封口,里面竟然有好几封信。略略一看,石家庄的一封肯定是王安国,重庆的两封不用说是白秀,四川的一封是家人,北京的一封看那歪瓜裂枣的字就是曾庆的笔迹,思茅的一封是沈永芳,昆明有三封他却只能认出老金那封的笔迹。

略微犹豫了一下,郑尚武拆开了连长王安国的信。王德铭偏头看看郑尚武,无声地拉过他的洗衣盆。辛晋则伸长脖子越过郑尚武的肩头偷看信上的内容。

“哟,石家庄的!”辛晋当然知道,那是我军中级指挥学院,是培养中级指挥参谋人才的基地,因而他的惊叹中带着浓重的羡慕成分。

郑尚武再次侧侧身子道:“去,一边去!”

“小气!”辛晋嘀咕着向一边的倪震努努嘴,倪震会意,让开了退路。辛晋一探手从郑尚武的手上抢过几封信就跑,边跑边哈哈笑着吼道:“队长媳妇儿来信了!队长媳妇儿来信了!”

洗澡的、洗衣服的队员们呼啦啦地围了上去,把郑尚武阻挡在外面,争抢着辛晋手上的信。

郑尚武急得跳脚,可一根拇指怎能摁住无数个跳蚤呢?何况,这种玩笑在军营里很普遍,想当初在九连当捣蛋鬼时,连长、指导员、副连长、排长们的信不也抢来看过?

王德铭笑着拉了郑尚武一把道:“想保密?呵呵,不容易啊。”

穿戴整齐,左臂带着值日红袖章的卓军快步跑来,立正报告:“队长、指导员,上级电话通知,军区首长半个小时后到达我红剑营地。”

郑尚武猛地跳起来吼出命令:“集合!”暗地里,他感谢这个电话来得真及时。其他信倒也罢了,万一白秀在信里说点什么知心话儿被这些家伙看了,肯定会成为一时的笑柄。

两辆吉普开进营区,郑尚武一声“立正”后,向右转,提拳起步向吉普跑去。

庞子坤,这位红剑的临时主管上级一脸凝重地开门下车,后面的车上也下来几个军人和一个地方同志。

“首长好,敬礼!红剑分队代理分队长郑尚武前来报到!红剑分队集合完毕,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二人,请首长指示!”

庞子坤看看整齐列队的队伍,微微摇头露出一丝苦笑,挥手道:“解散!分队长和指导员留下。带路吧,去你们队部说话。”

队部里,庞子坤介绍了随行人员,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齐国华,军区直属机关党委委员刘昆,军直机关二处处长李金权,从河北远道而来的纪委工作人员赵启志。

庞子坤介绍完,就摆手示意道:“坐下吧,郑尚武同志,军区和地方同志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必须本着军人对党和人民的忠心,如实回答所有的提问。王德铭同志,你作为红剑指导员和军校政治教导员,负责担任书记员。”

郑尚武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难道夜袭越军炮兵阵地的事情发了?不可能!这里明明有地方上的同志,不会在这里追究军事行动的责任问题。

王德铭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看政委,又看看一脸迷惑的郑尚武,再看看那几个满脸严肃神情盯着郑尚武的同志,茫然的摊开笔记本掏出钢笔准备记录。

二处处长李金权咳嗽一声,挤出很勉强的笑容道:“郑尚武同志是全军有名的战斗英雄,对你的思想政治水平我毫不怀疑,这次来只是想了解一下你跟白秀之间的关系,还有你跟白汉琛之间的关系。普通的组织调查,组织调查,啊。”

“白秀怎么啦?首长,白秀怎么啦?她、她不是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读书吗?我,我刚才接到她的信!”郑尚武脑子里拧成了一股乱麻,他能够体会到问题肯定严重,否则上级也不会出动如此的阵仗来对付自己。

李金权尴尬的笑了笑,双眼紧盯着脸色煞白的郑尚武道:“信,我们已经看过……”

郑尚武腾地站起来,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随即又坐回板凳上。

“我们来,是想知道白秀在和你交往的过程中,说过什么特别的话没有?你和白汉琛有没有直接的交往?你们交往中有些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庞子坤紧皱着眉头站起来,走到郑尚武身后,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道:“李处长,你要相信我们的战斗英雄,不如,把话挑明说开吧!”

“是!首长!”李金权站起来立正回答后,又坐下面对郑尚武,一字一句道:“文革期间,河北某市革委会主任白汉琛投靠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目前已经被收押审查,调查其犯罪事实。同时,白秀也勒令遣回原单位听候组织决定。与白汉琛相关的人员需要接受调查,我想这一点,郑尚武同志能够理解并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话音刚落,政治部副主任齐国华就站起来道:“老庞,我们出去走走。”

庞子坤瞟了一眼紧握拳头耷拉着脑袋的郑尚武,微微叹息一声,无奈地跟着齐国华走到门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