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 第一章:乱世英雄 第三节:夜遇土匪(二)

刹那间的芳华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9/[/size][/URL] 有道是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今晚的夜色正是打家劫舍的时日子,在一条山间小路旁山坡上的野草从中,此时正藏着一伙全副武装的土匪。阵阵寒风吹得山上的野草莎莎直响,也冻得野草从中的人直把哆嗦。 一身着羔皮袄,头戴瓜皮帽,面容有着猥琐的青年男子悄声的对同伙说道:二狗子,官军现在正跟红毛子他们死掐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9/


有道是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今晚的夜色正是打家劫舍的时日子,在一条山间小路旁山坡上的野草从中,此时正藏着一伙全副武装的土匪。阵阵寒风吹得山上的野草莎莎直响,也冻得野草从中的人直把哆嗦。

一身着羔皮袄,头戴瓜皮帽,面容有着猥琐的青年男子悄声的对同伙说道:二狗子,官军现在正跟红毛子他们死掐呢,你说他们会走咱们这条道吗?

二狗子白了那人一眼,挪了挪身子,然后回答道:铁蛋,不是我说你。你都在咱们山寨混了大半年了,你什么见过二当家带咱们“扑空”过呀。你还是少说些话吧,留点力气,一会肯定会有一场恶战。

突然,两人身后平空传来一阵低声呵斥:说什么!他奶奶的,你们两个小子是不是皮紧了,用不用大爷我收拾收拾你们!

放眼望去,在他们两人的身后此时正蹲着一位身穿羔皮大麾的彪形大汉,只见他虎目威瞪,手里平端着一枝“盒子炮”。

二狗见到那位大汉后便恭敬的谄媚道:二当家,我们哪敢不听您老的话呀,只是这“天寒地冻”兄弟们平白在这等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看到“肥羊”大家都有些累了,这才闲扯几句呀。

听到二狗的话后,二当家用枪把轻敲了他一下,然后小声的骂道:靠,你以为老子我不累呀,告诉你们,在前面放风的兄弟刚才传话回来了,肥羊已经到了隘口了,一会就能到咱们这里。

那个啥,二当家,俺这里还有点粗酒,您要不要来点?铁蛋从身后掏出了一个酒葫芦,恭敬的对二当家道。

二当家看到酒葫芦后眼睛一这,便劈手夺了过来,美美的“灌”上了一口,然后用袖口擦了擦,拍着铁蛋的肩膀道:算你小子识相,等回到山寨后我一定多分你几个钱,到时候让你小子好好的在山下的窖子里多找几个窖姐!呵呵。

二当家!“肥羊”来了,一名小娄罗指着山下小道说道。只见二当家把酒葫芦随势塞入怀中,然后向山下望去,入眼处,十几个国民党士兵围在一名好像军官模样的人周围正慢慢的靠近他们所在的方向。

好家伙,果然是只肥羊!二当家看到山下的情景后,便大手一挥命令身旁的小喽罗道:告诉兄弟们,这伙官军人不多,咱们可以一次把他们全部吃掉,先干掉几个,吓唬他们一下,他们不要杀到那个小“军官”看那小子的模样一定是个大官,肯定值“老鼻子”钱了。

说完,二当家便慢慢举起了"盒子炮"瞄向了军官身旁的一名士兵。

准星慢慢对准了那句士兵的身影,只见二当家的食指慢慢的向扳机加力,只听叭的一声轻声,那名士兵便应该声倒地,土匪们听到枪声后也纷纷。顿时间小道周围枪声音大作。土匪们虽然没有经过系统化的军事训练,可是他们确占着人数跟地形上的优势,那伙“官军”虽然枪法很是精湛。可是恶虎也架不住群狼,好汉也打不过流氓呀,渐渐,官兵那里也有好几名士兵挂了彩,相反,土匪们占据了有利地形所有他们肯定就没有任务损伤。过了一会,只见官兵那里的枪声渐渐的弱了下来...

...........................................................................................

此时的谷龙正狼狈不堪的躲在小道旁的一处水沟之中,子弹不时的从他的头顶嗖嗖飞过:TMD的,没想到老子刚刚当上“便宜”旅长就碰到了土匪,要是换做平时老子一个旅就能把他们全部都“突突”了,可是虎落平阳也要挨犬欺呀。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只见这时王麻子爬到了谷龙的面前:旅座,咱们这样也不是个事呀,要不我喊几句话呀,双龙寨的人我还是认识几个的,只不过不知道他们换没换大当家的。

什么?喊话!谷龙惊叹道.

对了!我怎么忘记了,老子可是从未来.来的现代人呀,以前咱不是看过林海雪原吗?黑话咱们还不会讲,只不过不知道东北的黑话在这里好不好用,要是好用的话还能吓唬吓唬这些小土匪,谷龙不禁在心中狠狠的想道。

麻子,你帮我喊一下话,就说本旅长我要跟他们对话!

旅座,这样行吗?王麻子疑问道。

靠!让你喊你就喊,哪来那么多的屁话,谷龙骂道。

王麻子清了清嗓子,便掏出了一条白毛巾,挥了起来喊道:山上的朋友,我们旅座有话要对你们说.

听到王麻子的喊话后,山上的土匪停止了对他们的枪击,王麻子见状便示意谷龙可以喊话了。

谷龙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水壶,灌了一口凉水,然后清了清嗓子,便用他那类似破铜锣的嗓子对山上的土匪喊道:山上的兄弟是拜的哪个“柳子”(东北的黑话让我无耻的套用在了这里,胡子先辈们,俺是无意的呀!)敬的是哪尊神?为何挡住我们兄弟的去路?

山上的土匪听到谷龙的话后便回答道:大道两旁,各走一边。我们确实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是兄弟几个既然路过了这里是不是就要交点过路费呀?

谷龙听到土匪们的话后很是恼火:想我谷龙也是仪表堂堂的一位新世纪帅哥,竟然敢跟老子我要过路费,想我当初也是拳打北山幼儿园,脚踢南海敬老院的狠人,真当老子我怕你呀!说罢,便对山上的土匪骂道:靠!天王盖地虎,保塔镇邪妖!今日我们不想与各位兄弟们结怨,兄弟们要是缺钱的话就说一声,我就权当是交个朋友了!怎么样?划个价吧。

二当家听到谷龙的话后不禁猜疑起来:这小子怎么对黑话这么熟悉,听他的话倒像是东北那里出来的人,应该不会是张老虎(张作霖在当时的外号)的东北军里的人吧?不对呀,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西北一带活动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怀着疑问二当家便对山下喊道:山下的兄弟,今天我们只想求哥几个到山寨里喝杯茶,还请兄弟你能赏脸。

谷龙听完,便用手摆出了个手枪的手势,示意士兵们准备突围。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