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6 【洞窟】

longshenjihua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岩江的身影很快就融进黑暗之中,郑尚武不得不关上狙击步枪的保险,借助被动红外瞄准镜来观察三名队员的行动。 在瞄准镜里,几乎一切能够散发恒定热量的物体都可以显示出来。岩江和两名队员,此时就是瞄准镜里蠕动着的三个人形暗红影像,在他们的周围,没有任何类似的影响出现。郑尚武调匀了自己的呼吸,让些微紧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岩江的身影很快就融进黑暗之中,郑尚武不得不关上狙击步枪的保险,借助被动红外瞄准镜来观察三名队员的行动。

在瞄准镜里,几乎一切能够散发恒定热量的物体都可以显示出来。岩江和两名队员,此时就是瞄准镜里蠕动着的三个人形暗红影像,在他们的周围,没有任何类似的影响出现。郑尚武调匀了自己的呼吸,让些微紧张的情绪舒缓下来。

事到如今,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突发奇想,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背着指导员和上级搞这次奇袭行动。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有好大喜功的倾向呢?似乎没有,作为一名二十一岁的年轻军人来说,头顶上的荣誉已经够多、够重、够麻烦的了。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的状况呢?是那名村妇血淋淋的双腿?是包扎所里一边抽着凉气忍痛,一边恨声痛骂越南小霸的受伤战士?不,不全是!深心底,自己还想着许瑞明、还想着张勇、还想着连长和指导员……仇恨并没有因为反击战的结束而消弭,相反的,因为敌人的频频挑衅,仇恨不知不觉重新主宰了自己的灵魂!

仇恨啊,有时候真的可以蒙蔽人的双眼,令人失去理智!

冷静,必须冷静!

郑尚武不住地强迫自己,开始让自己用更清晰的思维考虑当前的处境。显然,这次行动不能有任何的伤亡;显然,由于分兵造成自己对全局的把握能力大打折扣;显然,这次行动要承担的风险正在快速放大!隐隐约约中,看着远处芭蕉林的郑尚武感觉到不安,极度的不安。

召回岩江,现在有些不太现实了,除非投入更多的兵力进芭蕉林!

转眼看看黑沉沉的967高地,那片白垩土形成的断崖即使在黑夜里也显露出一股狰狞的味道。回头看看836高地,探照灯的光柱还在不断地移动着,可以想象得到,探照灯的旁边就有一挺子弹上膛的127高机。

目标没有找到,后路受到威胁,另一支兵力不能切实掌控,这就是郑尚武心里危机感的来源。

岩江背着冲锋枪,手里的拿着砍刀,小心地匍匐前进,尽量让自己的身体降低,利用芭蕉树的阴影和树干一米米地搜索前进。他的左右侧后,是三班的两名队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个人几乎搜遍了芭蕉林,没有任何的收获。不甘心的岩江又回头再搜,不久,他耳边响起“瞿瞿”两声虫鸣,是左手边的队员打来暗号。岩江观察了一阵周围的情况后,连续几个翻滚过去,在队员的指点下用手摸索地面。地面很潮湿,青草带着浅浅的倒钩有些扎手,白垩土和河水冲击来的紫红色土壤很坚实,却有一种有规律的凹凸感。

岩江仔细地体会着这种凹凸,又凑近地面睁大眼睛去看,发现的结果令他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轮胎印!载重汽车的轮胎印!

他一挥手,三人沿着轮胎印向河床方向运动,经过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后,轮胎印停在了两株芭蕉树之间。就在此时,岩江右边的队员又在十米开外发现了两道轮胎印痕,一样停留在芭蕉林的边缘。三人相对轮胎印的走势横向搜索,又先后发现了十六对轮胎印。

盲人摸象般的搜索结果,岩让江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十八对轮胎印,看一对对轮胎间的距离,应该是十八门重炮留下的痕迹。十八门啊,一个炮兵营的火力!

岩江指指轮胎印,指指郑尚武的方向,示意一名队员回去报告。自己随后带另一名队员向山崖方向摸去,随后的发现,证实了岩江的推测,他们又发现了更多的轮胎印子,这是牵引车和重炮共同留下的痕迹!

看看黑沉沉的山崖已经近在眼前,可是大炮呢?牵引车呢?敌人呢?

郑尚武听过尖兵队员的报告后,欣喜地看看手表,凌晨两点一刻。他一挥手,两名队员带着一挺轻机枪跟着尖兵运动过去,与岩江会合。剩下的人则再次检查武器弹药和携带的爆破器材。

郑尚武用瞄准镜又观察了一遍,确认芭蕉林中只有五个自己人。他疑惑了,难道敌人曾经在这里驻扎过炮兵,现在已经移走了?没道理啊,这么好的阵地怎么会不用呢?再说了,我军没有还击越军挑衅的迹象,越军干嘛要移走重炮?

重炮在那里?难道能够凭空地消失?难道这些重炮和炮兵会隐身法?

郑尚武俯身在地上,贴着地面开始潜听。

可惜这门功夫他实在不娴熟,与曾庆相比差得太远。他只听到一种耳朵本身发出得嗡嗡声,那是血液在动脉里流动的声音,也许是心脏跳动或者呼吸的回音。

不久,一脸沮丧的岩江回来了,向着郑尚武摇摇头,“唉”了一声后压低声音道:“队长,小鬼子肯定走了。”

郑尚武痛苦地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回想这一带的地形,亲手做过沙盘的他能够清楚地记得地图上每一根等高线。左右衡量、前思后想,他郁闷地自言自语道:“有炮兵,就非得在这里!要控制扣林山主峰,就非得有炮兵!要不,836高地的越军阵地如何解释呢?单纯为了控制公路,越军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山高林密的高地驻守,何必在光秃秃的山头上那么显眼?!”

岩江默默地听着,也陷入了沉思。

最后一名尖兵回来了,连连翻滚着来到郑尚武身边,抓住郑尚武的胳膊半天说不话来。

“倪震,慢点,缓缓气。”岩江一见队员的神情动作,连忙帮他捶背缓气。

倪震好不容易调匀呼吸,指着967高地道:“队、队长,山里、山里有人说话,是越军!可、可是我看不到人在哪里!”

“带我去看看。”郑尚武一拉倪震就翻出隐蔽地,顺手将手中狙击步枪的保险推开。

两人运动到断崖下,果真隐约地听到越南人说话的声音,却看不到任何人活动的迹象。郑尚武压抑住猛跳的心脏,深呼吸几口后完全冷静下来,试图从时断时续的声音中辨别出音源方向。他成功了,声音,果真如倪震所说那样——来自山里,山体中!

明白了,洞穴!

越军原来藏在洞穴中,需要的时候才将火炮推上阵地。这么看来,敌人装备的肯定是自带动力的苏制自走火炮(配备一台发动机和简单的行走操纵机构,可以不需牵引车短程机动,不是轮式或者履带式自行火炮)。

郑尚武再次端起狙击步枪打量面前的断崖石壁,断崖外确实没有敌军炮兵警戒哨位。

两人悄悄靠近断崖,顺着地面轮胎的痕迹来到断崖前,他们的面前是茂密的藤蔓从崖上垂吊下来。郑尚武作了个手势,倪震立即寻找有利地形卧倒,做好随时开枪的准备。

郑尚武小心翼翼地拉开藤蔓,一丝光线从崖下穿透变得稀疏的遮蔽中穿透出来,小声交谈着的越南语也清晰了不少。再拉开一些藤蔓,郑尚武向里面摸索着走了几步,一个经过人口修砌的洞穴出现在眼前,昏暗的光线中,一门榴弹炮在炮衣下高昂着炮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