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俄合并普京再当总统?!

labilijing 收藏 0 269
导读: 且不管新冷战是否升温,克宫学家已重新忙碌起来。上周,克宫一位官员发出的消息,在世界各地的首都引起了关注。此人披露说,普京即使明年3月卸任总统之后,也不打算迁出他位於莫斯科近郊高级住宅区的官邸。这是一个决定性证据,显示了普京短期内还不想结束政治生涯。 总统官邸座落的Novo-Ogaryovo街区,位於一个布满白桦树的着名豪宅区边垂。区内居住着俄罗斯特权阶层,包括商人、流行音乐明星、冰上曲棍球运动员以及高级官员。那_?涟O墅都在高墙之内,配备有监视摄影机。在附近的高档购物中心,随处可见珠光宝气

且不管新冷战是否升温,克宫学家已重新忙碌起来。上周,克宫一位官员发出的消息,在世界各地的首都引起了关注。此人披露说,普京即使明年3月卸任总统之后,也不打算迁出他位於莫斯科近郊高级住宅区的官邸。这是一个决定性证据,显示了普京短期内还不想结束政治生涯。

总统官邸座落的Novo-Ogaryovo街区,位於一个布满白桦树的着名豪宅区边垂。区内居住着俄罗斯特权阶层,包括商人、流行音乐明星、冰上曲棍球运动员以及高级官员。那_?涟O墅都在高墙之内,配备有监视摄影机。在附近的高档购物中心,随处可见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佩带着价值上百万美元的钻石首饰。欢迎来到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

获邀到这座华丽的总统专用别墅,是一项殊荣。但即便是美国国务卿赖斯和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不久前在获得普京总统接见前,也得在候见室等候半小时。普京也许是想通过此举表明,不要再把轻视俄罗斯,当作理所当然的事。

不久之前,克宫学家还在搜肠刮肚猜测,普京会提名谁作为他的接班人。他必须提名某人作为克里姆林宫的下一任主人,因为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不能连任2次(连续干三个任期)。


普京下一站:两俄合并后的总统?

最新的猜测是,普京有意去西边的白俄罗斯,讨论两俄合并的事宜──这一提议得到两国绝对多数的支持。白俄罗斯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讲俄语。

观察家的推论是,如果两俄合并,接下来必然需要制定一部新宪法,选举一位新总统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普京要想迂回再坐上总统宝座,还有比这更好的途径吗?

接下来是一个由来已久的推测:普京从来就不是克里姆林宫真正的权力之源,只是“西罗维基”(Siloviki,意指“强力集团”)的一名代表而已。“西罗维基”是一个新的统治阶级,成员主要来自前苏联的情报和安全结构,他们既结成紧密的同盟,又在集团内部争权夺利。他们在后叶利钦时代,强化了对俄罗斯政治和经济生活的控制。

克里姆林宫学家相信,“西罗维基”必定会从集团内部挑选某人取代普京,因此即便看上去真的出现权力移交,俄罗斯充满阴谋的“拜占庭式”政治世界,仍会跟原来没什麽两样。

就在人们提出上述各种推测之际,普京带着他那特有的扑克脸,在本周发表了一条令观察家目瞪口呆的简短声明。他说,他支持副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作为克里姆林宫的官方候选人,参加下次总统选举。

普京在克宫会议上温和地对与会的一群高级官员说:“我与他相识超过17年,在此期间我们一直密切合作。我毫无保留地支持他。”事实上,普京坚持说,他支持的是“大家的选择”,根本没有说梅德韦杰夫是他个人的选择。

为什麽要选择现年42岁的梅德韦杰夫?在研究克宫事务的西方观察家看来,他只是一个次要人选。普京这次举动,再一次令西方惊讶。只不过是,这次他给西方的是一个惊喜,几乎可以说是给西方的一个圣诞礼物。也就是说,梅德韦杰夫是西方可以接受的俄罗斯领导人。

梅德韦杰夫自称是摇滚迷,其中Black Sabbath乐队是他的最爱。他衣着得体,相貌堂堂。2月他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一登上世界舞台,就被西方媒体捕捉到。他在讲话中,表现出坚持支持民主价值观的姿态。他非常支持市场经济,懂得与媒体打交道,表现出几乎有传染力的个人魅力。西方媒体随即断定,他是全球化世界中的理想夥伴。

但当时在西方看来,他成为普京继承人的希望渺茫,因为他只是克宫内的其中一名官僚,而且不是实力强大的“西罗维基”成员。 普京挑选一名年轻的自由派作为继承人,可以说是他向西方发出的一个和解信号。在俄罗斯精英中,梅德韦杰夫无疑是“西方主义”(相对於东方主义而言)的一个代表。


中国早与梅氏交手 印度对其一无所知

普京这一惊人之举,无疑会对国际舞?上“各种相互作用的力量”产生重大的影响。精明如普京者必定知道,华盛顿正在竭尽所能修补与北京的关系,其意图无非是想让莫斯科在这一高度敏感的三角关系中处於劣势;俄罗斯要想找到平衡点,就必须改善与欧洲的关系。冷却的俄美关系,在短期内还不可能解冻。

普京还清醒地认识到,俄罗斯的命运在欧洲。除非基於互相包容、与欧洲建立一种平衡关系,否则俄罗斯的全方位外交政策(其重点是根据国际法建立一种民主世界秩序)将无法产生最佳效应。而梅德韦杰夫,可能就是普京所需的沟通管道。

但梅德韦杰夫完全是“普京主义”的忠实信徒。他曾担任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董事会主席。他通过该公司,重新控制了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并逐渐将其作为俄罗斯的重要外交工具。他想保持俄罗斯的民主,但强调这种民主将具有源於俄罗斯文化、历史和传统的独特特徵。

虽然他认同俄罗斯的中产阶级,但他没有独立的政治支持基础。他近年在政坛上平步青云,全靠普京提携。可以说,即便在成为总统后,他也不得不继续通过普京与“西罗维基”沟通。从好的一面来说,他在充满危险政治阴谋的克宫,显示出了非凡的生存能力。因此,普京的外交政策很可能原封不动地保持下去。唯一不同是,梅德韦杰夫不会对西方展示好战姿态。

印度对梅德韦杰夫的感觉有些复杂。如果俄罗斯突然改变反西方政策,将会对新德里造成压力。新德里虽然不愿再度扛起不结盟运动的大旗,但梅德韦杰夫发动新冷战的可能性更低。他本质上是个自由派,将会对新德里的领导人施展魅力。

但问题是,新德里对他几乎一无所知,新德里以往没有丝毫“知君在微时”的远见卓识。相比而言,北京在这方面考虑得更为周到。尽管(或者可能正因为)Gazprom在谈判有关西伯利亚天然气输往中国的问题上立场强硬,中国领导人还是邀请梅德韦杰夫去北京,与之亲切交谈。

对新德里而言,梅德韦杰夫的崛起,意味着俄罗斯新一代人物冒升到领导层。这些新人对过去苏联和印度之间的浪漫关系,几乎一无所知;他们对西方抱有天生的亲切感。前苏联时期的领导人,总是愿意以“友谊价格”跟印度做交易,而俄罗斯新一代领导人对印度来说,可能是比较强硬的谈判对手。

新德里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重新构筑印俄关系,是新德里在杂乱无章地向后冷战时代过渡时,有待完成的一个重大挑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