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空军历任总参谋长小传

火中的万字旗 收藏 5 1220
导读:二战德国空军历任总参谋长小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众所周知,一次大战德国战败以后,凡尔塞和约禁止德国拥有空军。战后魏玛共和国十万人陆军的设计者和组织者,西克特将军,却仍然秘密地在军官团中保留了一部分飞行骨干,作为将来有朝一日德国空中力量东山再起的种子。在二十年代,德国空军的军官在苏联和意大利秘密训练。一九三三年希特勒上台,戈林出任帝国航空部长,汉莎航空公司总裁米尔希〔Milch〕 出任航空部国务秘书,空军开始全面重振军备,但是此时德国空军的存在还是秘密的。米尔希在德文里是“牛奶”的意思,有些文章说在纳粹里面有犹太人元帅,就是指的他了。作为德国空军二号人物,米尔希虽然不是总参谋长,但也不能不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说米尔希是犹太人,可以说此事可真可假:他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不是,按照犹太教传统,犹太人是从母亲那边算的;可是根据纳粹的标准,只要有八分之一犹太血统就算犹太人。可是米尔希的工作能力太强了,空军建设少不了此人,在戈林授意下,德国政府搞了份调查报告,宣称米尔希不是他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他母亲与一位纯雅利安人,男爵贝尔〔Hermann Von Bier〕的婚外私生子。这样,犹太人的米尔希就成了纯种雅利安人。


“荣誉非犹太人”米尔希的确是一位管理天才。他在一次大战时也是飞行员出身,升至上尉。战后脱下军装,先在警察部队干了一段时间,一九二一年加入容克航空公司,八年以后,当容克航空公司和另一家劳埃德公司合并组成德国的国家航空公司——汉莎航空公司的时候,米尔希已经是汉莎航空公司的总裁了。


一九三三年,米尔希出任航空部国务秘书。在议会内阁制的欧洲国家,各部的部长是执政党的政客,他可能不懂部里的业务,如果选举失败,也可能很快换人,所以各部的国务秘书才是真正主管部里事务的业务骨干,也就是常务副部长。八十年代末或者九十年代初,国内播出过一个英国政治讽刺系列喜剧,叫作《是,大臣》,就是讲那些公务员国务秘书们是怎么上下其手,糊弄那些政客大臣们的。米尔希作为戈林的副手,可以说是帝国航空部真正的设计者和管理者,但是他强悍揽权的作风,使得历任空军总参谋长都很难工作。在戈林和米尔希要求下,时任国防部长步兵将军勃洛姆堡〔后来的元帅〕把军队中保留的航空骨干,外加一大批相当优秀的陆军总参谋部军官,都转入航空部。威弗尔上校就是这样进入空军的。


第一任空军总参谋长威弗尔

〔Walter Wever,一九三三年九月到一九三六年六月三日〕


严格地说,一九三三年德国空军虽然成立了,但是对外仍旧保密,名称上也不存在总参谋部和总参谋长头衔。但是帝国航空部下设空军指挥部〔Air Command Office〕实质上已经是空军总参谋部,而从陆军总参谋部转入空军的威弗尔上校,是第一任事实上的空军总参谋长。在三年之内,他很快晋升到中将军衔。


瓦尔特?威弗尔在进入空军之前,就已经在陆军总参谋军官中声誉鹊起。他一八八七年生于波森〔Posen, 现在属於波兰〕,一九○五年参军做陆军见习军官,一次大战中一九一四年在西线服役,一九一五年成为总参谋部军官,上尉,一九一七年当鲁登道夫的副官。战后留在军队,一九二六年晋升少校,一九三○年晋升中校,担任陆军总参训练部长。一九三三年转入空军当总参谋长时晋升一级成为上校,但是他算半路出家,并没有航空经验,也不会飞行。


所谓能者无所不能,威弗尔尽管一九三三年进入空军才学会的飞行,可是凭借他的组织能力和人际沟通能力,成了历任空军总参谋长里唯一被方方面面赞扬有加的人物,更主要的是,他是唯一主张发展战略空军的早期领导人。因为威弗尔是铁杆亲纳粹的军官,熟读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他相信,苏联才是德国真正和最大的敌人,与苏联的战争不可避免。按照这种思想,一旦和苏联的战争爆发,为了能够轰炸苏联后方直至乌拉尔山脉的广阔腹地,德国必须大力发展四引擎重型远程轰炸机,组成战略空军。不管他的战略预见是否正确,至少战后英美的历史著作都认为,缺乏战略空军而过分强调战场支援,是德国空军发展战略的重大失误。〔但是笔者本人不同意这个观点,我的详细评论请见拙作里《希特霍芬小传》的结尾部分。〕那么按照这个观点,威弗尔是当时德国空军唯一具有战略远见的领导人。


威弗尔出任总参谋长的三年,是德国空军草创,各项组织制度开始建立的时期。空军总参谋部隶属于帝国航空部,直到威弗尔死后的一九三七年凯塞林当总参谋长的时期才独立出来。威弗尔必须向戈林和米尔希报告,而他不但能力出众,而且人际关系处得非常之好,跟戈林、米尔希、各部队和空军军区指挥官象施佩勒等人都能合作融洽。这在空军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一般来说,三十年代的戈林是个容易相处的老板,因为胖子戈林个性懒散而幽默,喜欢跟部下吹牛,在希特勒那里又一言九鼎,一般不过问空军的具体事务,下级碰到什么财政困难,给戈林打个招呼,戈林上希特勒那里一说,钱就来了。这样一个给钱大方又不管事的老板,下级不爱戴才怪。更何况,戈林本人是一战的王牌飞行员,击落过二十二架敌机,被手下飞行员出身的军官看作是“自己人”。难说话的是二老板米尔希。首先,米尔希不是战斗机飞行员,是从民航过来的,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比较敏感,揽权也更严重。而且米尔希是个能力很强的行政官员,事无巨细都想过问,这样一来,后面历任空军总参谋长跟米尔希的关系都非常紧张。只有威弗尔例外,他在空军草创的阶段,与米尔希通力合作,德国空军的建制和作战原则,以及后来著名的几个成功机型,象梅塞施米特Me-109,“斯图卡”容克Ju-87,都是这个时代发展成形的。威弗尔还创建了培养空军高级指挥参谋军官的空军战争学院〔Air War Academy〕。 一九三五年三月,希特勒正式对外宣布废除《凡尔塞条约》,并承认德国空军的存在。


威弗尔作为总参谋长,被后来的所有人交口称赞。他只有一个缺点,他加入空军以后才学会飞行,不是熟练的飞行员,而就是这个缺点要了他的命:一九三六年六月三**自己驾驶飞机去空军军官学校作讲演,然后又急着赶回柏林参加一战英雄利茨曼〔Karl Litzman〕将军的葬礼,匆忙之中,威弗尔忘了起飞前对飞机作例行检查,未发现飞机副翼锁住〔Aileron lock is engaged〕, 结果他驾驶的亨克尔He-70飞机刚刚起飞,就在跑道尽头不远处带着满载的油箱坠毁爆炸了。听到威弗尔坠机身亡的消息,据说戈林当场象个小孩一样哭出来。就这样,德国空军失去了最有远见的战略家,可能也是最称职的一任总参谋长。他失事后仅仅几周,一九三六年八月一日,空军指挥部正式改成空军总参谋部,第一任不仅有实而且有名的总参谋长是凯塞林。


第二任总参谋长凯塞林

〔Albert Kesselring,一九三六年六月五日到一九三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凯塞林后来在第二航空队司令和南线总司令的任上,在波兰、法国、东线和意大利战场都是战功赫赫,不但晋升为元帅,而且获得最高战功勋章——佩钻石双剑橡树叶的骑士十字勋章。我打算以后有机会专门写凯塞林的传记文章,在这里,只是简略讲他在战前担任空军总参谋长一年内的事情。凯塞林从陆军转入空军的时候并不情愿。他是巴伐利亚人,生于一八八五年,父亲是教师,并非贵族,父母还是近亲通婚。一九○四年凯塞林加入巴伐利亚第二炮兵团,之后接受过炮兵校射气球观察员的训练。一战当中一九一五年成为总参谋部军官,是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巴伐利亚王太子鲁普雷希特的炮兵参谋,然后在巴伐利亚第二军和第三军分别担任过军需主任和情报处长。一战以后,凯塞林上尉一直留在巴伐利亚炮兵团和陆军总参谋部,晋升到中校,期间还去苏联接受过秘密航空训练。一九三二年,凯塞林上校担任第四炮兵团团长,有了独立指挥一个团的位置,凯塞林心满意足,所以一九三三年接到转入空军出任空军后勤建设办公室主任的调令时,非常不情愿。但是在急剧扩张的空军中,凯塞林晋升机会却更快,所管辖的范围也更大:他以上校军衔主管整个空军的预算、基建、后勤供应,一年以后一九三四年十月晋升为少将,一九三六年四月晋升中将,两个月后,出任总参谋长。


新任空军总参谋长凯塞林中将个性强悍,并不特别善於与人相处,尤其不买米尔希的帐。米尔希虽然非常能干,而且同时拥有航空部国务秘书,空军副总司令,和空军总监头衔,还有航空兵将军军衔,但是在凯塞林看来,米尔希不是真正的军人出身,只是等因奉此的文员而已,应该管好自己那一摊行政工作,不要干涉军队事务。一九三六年,米尔希因为空军第三训练大队辖下训练事故太高,准备军法审判大队长耶舒恩内克少校,被总参谋长凯塞林一口拒绝。凯塞林甚至敢当面教训米尔希“管你自己的民航去”。后来英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访德,凯塞林指责米尔希有叛国言行,理由是米尔希告诉英国人的东西太多了。米尔希那方面姿态倒是比较高,至少后来在人事安排方面,没有给凯塞林来个秋后算帐。戈林呢?他把米尔希看作对自己总司令地位潜在的竞争者,乐得米尔希与凯塞林不和,装做看不见,来个撒手不管。


在凯塞林的一年总参谋长任期内,德国空军有三件大事。他上任三个星期,西班牙内战爆发,德国空军组建兀鹰军团开赴西班牙,在战争当中总结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另一个成就,是在凯塞林任期内空军创建伞兵部队,后来成为战争中的精锐。其他空军地面部队,象高炮,探照灯部队也急速发展。凯塞林作为空军参谋长办的第三件大事影响深远,他停止了威弗尔任期内上马的容克-89,道尼尔-19两项四引擎远程战略轰炸机项目。也许是凯塞林一开始在空军主管预算和后勤的背景关系,他对所谓“乌拉尔轰炸机工程”所需要耗费的巨额原料、燃料和人力有相当清醒的认识,上任伊始就强烈主张Ju-89和Do-19两个项目下马。这次,米尔希与凯塞林难得地观点一致,一拍即和,从此直至二战初期,德国空军再也没有认真发展过战略轰炸机。可以说,德国空军向单纯战术空军转变的进程,由凯塞林始。还是在一九三七年,空军总参谋部直接向戈林汇报。米尔希则作为航空部国务秘书主管民航和一切空军的行政事务,因为他还保有空军副总司令和空军总监职务。这样至少从隶属关系上讲,凯塞林作为空军总参谋长,取得了和米尔希平行的地位。与凯塞林和米尔希地位平行的,还有乌德特主管的空军装备研制采购部,也直接向戈林负责。


凯塞林是个比较单纯的军人,他很快就厌恶了和米尔希在空军内部针锋相对的权力斗争,一年以后主动辞职。卸任之后,凯塞林晋升航空兵将军军衔,出任空军第三军区司令。在波兰战役中,凯塞林担任支援北方集团军群的第一航空队司令,法国战役,不列颠战役和巴巴罗萨行动中,凯塞林作为第二航空队司令均担任主攻,而且是各航空队司令中表现最为优异者,于法国战役之后越过上将军衔,直接晋升陆军元帅。随着他的第二航空队从东线中央被抽调至地中海战场,凯塞林出任南线最高司令官,在意大利战场以绝对劣势的陆空兵力节节抗击英美盟军,建立了极大声誉。凯塞林的作战经历,我以后会写专文。这里就不赘述了。凯塞林在第三帝国的最后日子里被希特勒任命指挥整个西线,战后被判处枪决,后来改判无期徒刑,一九五二年因病出狱,一九六○年死于心脏病。他著有回忆录《战士的记录〔A Soldier's Record〕》。


第三任总参谋长施通普夫

〔Hans-Jurgen Stumpff,一九三七年六月一日到一九三九年一月三十一日〕


凯塞林辞职以后,戈林考虑的空军总参谋长继任人选,首先是陆军中将哈尔德〔后来二战初期的陆军总参谋长〕,其次陆军上校约德尔〔后来的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长〕,但是两位陆军军官都知道空军机构复杂权力斗争严重,一口拒绝来趟这浑水。於是空军人事部长施通普夫少将出任第三任总参谋长,并于两个月后晋升中将军衔。当时,空军人事部跟总参谋部一样也是直属戈林的独立部门。施通普夫算是平行调动。施通普夫生于一八八九年,一九○七年入伍当步兵军官,一战以后一直留在陆军。与前两任总参谋长威弗尔和凯塞林一样,施通普夫也是一九三三年以上校军衔从陆军转入空军的,一开始就担任空军人事部长。他也知道米尔希不好相处,最初也不愿意当这个总参谋长。而在戈林心目中,施通普夫本来也是个过渡人物,主要原因是两个:一,戈林内心对凯塞林,施通普夫,施佩勒这样精通空军业务资历又深的下属,潜意识上也存有一份自卑心理,因为他很少过问空军具体事务,在技术层面已经落伍了,因此怕这些资深下属不好控制。戈林真正希望的,是一位年轻资历浅能力强的总参谋长,比较听话;第二个原因,戈林已经开始感觉到精力充沛的米尔希对他的宝座构成威胁,想方设法分去一部分米尔希的权力。所以空军总参谋长跟副总司令米尔希越敌对越好。而施通普夫呢,老好人一个,虽然对米尔希的强势作风不满,但是仍然努力与其合作,这方面很难合乎戈林的理想。


施通普夫任内,德国空军又经过几次改组。空军总参谋部正式从帝国航空部独立出来,取得跟米尔希平行的地位。乌德特的装备研制采购部也平行于航空部和总参谋部。一九三七年后半年和一九三八年,有一度空军人事、训练、通讯三个部门也独立出来,直接向戈林汇报。这都是戈林采取的逐步削弱米尔希权力的步骤。不过战前一九三九年的改组,这三个部门仍旧还是划归米尔希的航空部管辖。


施通普夫当总参谋长的这几年比较平稳,在任上于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一日晋升航空兵将军。他也试图尽量跟米尔希合作,把德国空军内部这些林立的山头理出头绪,但是并不十分成功,空军的军政军令仍然不统一,而且有越来越乱的趋势。


一九三九年一月施通普夫卸任,还感到轻松愉快。他卸任以后去当了米尔希手下的空军防空部部长,在这个位置上呆到战争爆发并渡过了波兰战役期间。一九四○年法国战役之前,因为西线第二航空队的两名少校搭乘飞机误降在比利时境内,泄露了德军西线进攻计划,希特勒大发雷霆,撤了第二航空队司令 Felmy 将军的职, 从波兰占领区调来第一航空队司令凯塞林将军继任第二航空队司令。施通普夫调往波兰接替凯塞林任第一航空队司令。就在法国战役开始之前,希特勒决定入侵北欧丹麦和挪威,进攻挪威的部队,是由陆军第二十一军升级而来的第二十一集群,后来改称挪威集团军,司令官是法尔肯霍斯特将军〔Falkenhorst〕,负责支援的空军是盖斯勒〔Geisler〕的第十航空军,直属最高统帅部。挪威战役一开始德军进展顺利,直到四月份英国派出强大舰队,护送陆军在挪威登陆,并重创德国海军,夺回战役主动权,包围了北部城市纳尔维克〔Narvik〕,德军第三山地师师长迪特尔〔Dietl〕 死守纳尔维克,一度形势十分危急。为了更有效地指挥在挪威的行动,德国空军新组建第五航空队,施通普夫出任航空队司令,直接统一指挥挪威的德国空军,并负责从空中补给迪特尔的被围部队。随着西线法国战役全面展开,英国已经顾不上挪威作战,六月从僵持的挪威战场撤军。六月八日,挪威战役以德军的胜利正式告终。


法国战役胜利之后,七月十九日第五航空队司令施通普夫晋升为一级上将。在随后进行的不列颠空战中,施通普夫的第五航空队担任助攻。他手下只有一个盖斯勒的第十航空军,总共四个联队,其中还有一个Me-109战斗机联队,因为航程太短飞不到英国,无法参与进攻。施通普夫其余三个联队总共有一百三十八架He-111和Ju-88轰炸机,由三十七架双发动机的Me-110战斗机提供护航,轰炸苏格兰和英格兰北部。不列颠战役的主战场在英格兰东南,主角是西欧的凯塞林第二航空队和施佩勒第三航空队。而施通普夫的第五航空队只在八月十五日进行过一次大规模出击,结果笨重的Me-110根本无法有效护卫轰炸机,一下子损失了七架Me-110、十六架He-111和六架Ju-88轰炸机,占出动总数的16%。此后第五航空队再也没有参加不列颠战役。


随后东线德军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行动,驻挪威的第五航空队只是部分参与:施通普夫的参谋长尼尔森上校〔Nielsen〕兼任空军 Kirkenes 指挥部司令, 负责支援挪威集团军〔后改称第二十山地集团军〕出兵攻击苏联北海港口。一九四一年六月,整个第五航空队只有十架轰炸机、三十架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十架Me-109战斗机和二十架侦察机,总共七十架作战飞机,处於非常次要的地位。在一九四二年的战争中,施通普夫第五航空队的主要任务,是从挪威出发,拦截由英国与苏联北海港口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之间往来的护航运输船队。为此,施通普夫拥有一个大队福克沃尔夫Fw-200“兀鹰”式远程侦察轰炸机,主要基地在挪威中部的特隆赫姆〔Trondheim〕, 整个战争期间,这种飞机也只生产了二百七十六架。另外,施通普夫还拥有六十架Ju-88反舰轰炸机、三十架斯图卡、三十架Me-109战斗机。


北海航线绞杀战的高潮在一九四二年。二月份,盟军PQ-12护航队得以毫发无伤地抵达苏联。之后PQ-13护航队过早地分散,结果被容克-88击沉两艘运输船,潜艇和驱逐舰击沉三艘,后来在苏联港内,德军轰炸机又击沉两艘商船。PQ-14护航队运气不佳,撞入北海浮冰群,十六艘商船受损返回英国,德国潜艇击沉一艘。PQ-15出发时德军早已侦知,可是正好大部分容克-88飞机飞返德国整修,仅用鱼雷机击沉三艘商船。一九四二年五月的PQ-16船队损失惨重,七艘商船沉没。真正的灾难是七月份著名的PQ-17船队,当三十五艘商船在冰岛编组护航队时,第五航空队仅容克-88已经拥有一百零三架,正虎视眈眈严阵以待。七月四日在德军飞机的轰炸之下,伦敦命令PQ-17护航队分散,结果八艘货轮被空军击沉,九艘被潜艇击沉,七艘由潜艇和飞机联合击沉,三十三艘商船仅十一艘到达目的地,外加两艘医院船。总共击沉吨位达到十四万四千吨,送到海底的物资中包括二百五十九架飞机和四百三十辆坦克。这个重大损失使北海运输线停顿三个月之久。当护航队恢复的时候,盟军充分吸取教训,派遣护航航空母舰提供空中掩护。PQ-18船队的四十艘商船损失了十三艘,但是第五航空队也被击落四十架飞机。此后,第五航空队大量飞机被抽调去地中海战场,实力急剧下降,盟军加强了护航兵力和航母空中掩护,挪威的德国空军渐渐无所作为。


施通普夫在平静的次要战场挪威呆到一九四三年秋,夜间战斗机司令卡姆胡贝尔〔 Kammhuber,战后西德空军司令〕中将前来接替他的职务。施通普夫出任新成立的“帝国航空队”司令,担负德国本土防空重任,主力是施密特〔Schimd〕的第一战斗机军〔原第十二航空军〕,有第一、二、三、七共四个战斗机师。当时帝国航空队在施魏因富特〔Schweinfut〕和柏林等地曾经重创英美重型轰炸机群,但是从一九四四年二月,美军投入新式“野马”P-51战斗机,这种战斗机的航程足够为轰炸机群提供全程护航,德军战斗机必须同时面临轰炸机编队强大的自卫火力和性能更优异,数量占优势的护航战斗机,损失开始直线上升,直至消耗殆尽。


战争最后阶段,一九四五年四月,德国空军作战序列再次大改组,东线格莱姆上将〔 Greim,最后一位德军元帅和空军总司令〕的第六航空队合并了由原第四航空队缩编而来的空军第四指挥部,原第三航空队缩编的西线指挥部,和第七航空军。而施通普夫的帝国航空队合并了空军东北指挥部〔原第二航空军〕,第十四航空师,第一、第二战斗机师。基本上,德国空军全军由施通普夫和格莱姆分别指挥,格莱姆负责对付东线,施通普夫面对西线。一九四五年五月德国投降,施通普夫作为空军代表,跟海军代表弗赖堡上将,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元帅一起,签署无条件投降书。施通普夫战后在盟军战俘营里呆到一九四七年十月,释放之后活到一九六八年病逝。他没有著述存世。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