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部队专业回乡,被分配到市局防暴支队工作,和在部队差不多,每天接触的都和在部队接触的东西不一样,刚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还行,但是这里真藏龙卧虎呀,射击、散打、摔跤、战术,有点特种部队的样子,军警一家人,我和他们没有多久就打的火热,融在了一起。

第一次任务是打击赌场,我的经验不足,跟在中队长后边,到了以后,我们破门而入,没想到他们还敢反抗,我没敢下手,被人打了一拳,事后,中队长对我说:你在部队没有机会接触这样的事情,对违法犯罪分子一定不能手软,他们可是一群亡命徒,我连连点头。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思想的转折点,有一次,抓到一批毒贩,我们三个人看押,里边有两个小姐,本来她们的事就不大,我就没有太在意她们,她们的水,食物我都按时送给她们,晚上1点多的时候,一个说自己肚子疼,另一个说她吃了打火机,我赶紧向上级汇报,领导说,不用管她,装的,我说,看它的表情应该不会呀?领导就说,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大了120,赶紧把它背到楼下,让她在门口等着,另一个女的扶着她,我刚一转身,他两个居然跑了,后边是居民区,找不到了,气愤。

领导对我说:就算你小子补了一课吧………

最紧张的一次,就是02年的时候,国家领导人视察黄河,我们担任外围警戒,当地武警已经把市区和郊区的道路戒严了,警卫局在里边,我们四个大队,全部散开,按要求统一便装,佩带耳卖式对讲机,混在老百姓中间,密切观察,一切都很顺利,护卫的车队开到大堤时,欢迎的人群高声欢呼,热烈鼓掌,领导打开窗户和欢迎的人群挥手,离我们还有一公里的时候,我们精神高度紧张,正在这时,一个人疯一样的往车窗户那里跑,戒备,我们赶紧冲上去,一个飞铲,把他撩倒,六个特警把他迅速拉到一边,四周一片骚动,人群有波动的迹象,警戒线已经没有用了,耳机传来,一级戒备,一级戒备的声音,武警迅速往中间挤,警卫局和特警向外边压,,压缩警戒圈,这个时候车队有惊无险的顺利从我们身边通过,我们吓的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事后才知道,这个人精神不正常,他那一会失常了,害的我们检讨,整顿好几个月。

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会后怕,希望不会再有一级戒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