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二十四节 海底之变(两章更新)

宋五 收藏 9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size][/URL] “东将,东将,你在哪里?主上宣你!请你立即去!”喊声由远及近,而且朦胧中见到两个飞快奔来的人影,到了近前,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神秘大汉,一人蹲下身来,扶起神秘大汉,另一人却环视四周,似在警戒。 “东将,怎么回事?有敌人入侵?白浪,发警报!”那蹲下身子看东将伤势的汉子急道。 “慢,不要紧,不要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东将,东将,你在哪里?主上宣你!请你立即去!”喊声由远及近,而且朦胧中见到两个飞快奔来的人影,到了近前,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神秘大汉,一人蹲下身来,扶起神秘大汉,另一人却环视四周,似在警戒。

“东将,怎么回事?有敌人入侵?白浪,发警报!”那蹲下身子看东将伤势的汉子急道。

“慢,不要紧,不要发警报!”被称为东将的神秘大汉连声禁止。而那被称为白浪的警戒大汉只好将作势上扬的手放下。

“东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那扶起东将的汉子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晨星使者,没什么事,不要紧的,这件事主上知道,不要发警报!”那晨星使者见东将说主上知道,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一脸怀疑的道,“东将,主上宣你,请你立即去!”

“好,请回复主上,我马上到!”东将爬起身,看来刚才铁衣的一顿老拳确实下手不轻。

“白浪,我们走!”晨星使者见东将已经起身,招呼同伴飞奔而去,待晨星使者离去,东将向铁衣藏身的方向深深一躬,双手抱拳,朗声道,“公主殿下,属下告退!”说罢,亦转身飞奔而去,看身形绝不象刚才负伤颇重。


铁衣藏身暗处,目睹发生的一切,心下不禁怀疑,“东将、主上、白浪、晨星使者这些称谓仿佛与东方国家有关,但未尝听说哪个东方国家涉足西太平洋,而那东将离去为何向我这方向深深一躬,而且口呼公主?莫非是女娃?但炎帝距今已有五千年,炎帝后裔怎么可能?”一想到女娃,忽然记起刚才在海底遇险之际呼唤女娃,却没有回音,不禁忖道,“难道她离我而去了吗?”又轻声呼唤女娃,依旧没有回音。


东将向主宫方向疾奔,心中不禁着急,对于今天的任务,主上是知道的,为什么会急急地宣见呢?莫非西将有什么举动吗?不由得加快步伐。瞬间已经到了主宫,主宫亦在海底之底,离沉船之林却有十几公里的样子,主宫是一座东方式宫殿建筑,座落于一片二三层楼宇之中,东将奔到近前,刹住脚步,朗声道,“东将应召晋见!”

只听主宫内传来回应,“宣东将晋见!”

东将整整仪容,大踏步进入主宫,宫门内空寂无人,长长的台阶亦空无一人,东将虽心有怀疑,却依旧不急不缓走了进去。刚踏上台阶,忽然凭空出现四个大汉,将东将围在核心,东将一愣,站住身形,向位于东南方一大汉沉声问道,“西将,你欲何为?”

“东将,我们闲话少说,这件事你同意不同意?”那西将开门见山问道。

“西将,我们都是效忠主上的,这件事如果主上知道,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显然东将是不同意那件事了。

“主上?主上?哈哈哈……”那西将昂首狂笑。

“主上?你们把主上怎么样了?”东将看西将态度,暗想不知那西将将主上怎么样了,不由得心生急燥,上前踏上一步,狠狠地问道。

西将看东将向前一步,亦不禁心生怯意,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但转念一想,那主上并不在主宫中,还惧怕什么?

“主上在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见过他吗?”西将上前一步,沉声问道。

东将不禁亦陷入沉思,他心里明白,自从他开始任职以来,就没有见过主上,难道主上真如传闻一般,早已驾鹤西归了吗?转念一想,又不可能,因为每次主上虽不见人,也能闻声啊。

“东将,大家同殿为臣,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但今天的形势表明,主上根本就不存在!”

“不,主上一定在,你们是要受到惩罚的!”东将语气斩钉截铁。

“哈哈哈,你不要白日做梦了,刚才我们已经搜遍主宫,根本就没有主上,你想,如果他在,哈哈,能容许我们胡作非为?”

“你们也知道是胡作非为啊?”东将冷冷地讽刺道。

“闲话少说,你是同意不同意,如果你同意,我们共分天下,如果你不同意,哼哼,今天恐怕也由不得你了!”西将说着,又向前跨了一大步,其他三人亦向前跨了一大步,气氛瞬时间紧张起来。

“南将、北将、晨星使者,难道你们……”东将看着围上来的三人道。

晨星使者面露愧色,而南将、北将却不约而同地道,“大哥,我们四人同进退,共掌海底,平分天下,岂不快哉?”

“晨星使者,你呢?你与主上最亲近,你有何话说?”东将看晨星使者面露愧色,便想从他那打开缺口。

晨星使者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也从没见过主上。”

“东将,实话对你说,今天不仅仍不见主上人,就连声音也听不见了!所以我兄弟才相约起事,因你在外有事,没办法,晨星使者才将你唤回。”西将干脆直说了。

“什么,你说主上他,主上他不见了?”东将听闻此消息,不由得向主宫深处望去,便主宫深处依然毫无声音。


野狼号战略驱逐舰不厌其烦地用声纳、雷达在附近海域进行搜索,莎丽和小野亦如上次一样驾直升机在出事海域上空盘旋寻找铁衣的下落,大卫舰长不停地询问士兵们可否发现铁衣的踪迹,但依旧毫无所获,声纳无反应、雷达无反应、卫星定位亦没有用,看着莎丽和小野一脸失望地回到舰上,大卫舰长颓唐地坐在指挥塔里的椅子上,有气无力地道,“你们也休息一会吧,也许明天会出现奇迹。”

而就在野狼号战略驱逐舰全体官兵满世界地寻找铁衣时,铁衣在沉船之林也是一筹莫展,坐在空旷的海底之底,看着数以千记的沉船,铁衣却毫无办法逃出生天。也不知坐了多久,一丝饥饿的感觉突然传来,铁衣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饭了。

饥饿让铁衣站起身,而就在他站起身来的瞬间,他突然想到在那些失事的飞机中发现的那架还能启动的直升机,一拍脑门,不禁叹道,“原来那帮学究们说得还真有道理,果然站着的时候比坐着的时候头脑要清醒许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