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汇集的一系列事件让一些决策者相信,印中关系升温只是时间的问题。2007年12月,印中在中国云南省首次举行联合军演,代号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手拉手”。之后,印中又在联合国巴厘岛气候大会上“手拉手”,联合反对2009气候协议草案。


《亚洲时报》特稿指出,这连串事件的高潮是印度总理辛格访问中国,这是五年来印度总理的首次。所有这些事件都不禁让一些人以为,2008年将是印中关系“春天”的开始。然而,深入探究中美关系历史,也许能够启发印度如何处理它与中国日益复杂的战略关系。


1997年后出现的中国民族主义热促使美国防务界重新思考美国向中国提供战略支持的政策。民进党在台湾掌权后,台海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增加了。一旦台海冲突爆发,美军及日军几乎肯定也会卷入。要是这样,印度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能牵制中国南部的很大一部分军力。


印度若跟美日联合对抗中国,必定会转移中国军方对台海的关注。而且印度海军能接管美国在印度洋的几个任务,这样美国就能腾出手来,为中国战区投入更多兵力。而且,印度是个拥有十几亿人口、其中2.2亿会将英语的民主国家,美国跟它保持密切关系,也非常有价值。


就像中国曾充当牵制苏联的筹码并获得了大量好处那样,印度能充当牵制中国的筹码,并获得地缘政治利益吗?如果印度成为美国的盟友,中国战略处境不仅在亚洲会恶化,而且在其它大陆也同样如此,因为印度在亚洲和非洲大部分地区以及南美几个国家也同样有很大影响力。


在布什总统上台之前,美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结盟,看来还是遥遥无期的。但布什上台后七年里,白宫一直将跟新德里发展关系作为优先任务,而且许多人把正在发展中的印美伙伴关系作为对中国的一种制衡。


美国和印度联盟肯定会促使中国暂停以可能导致冲突的方式挑战美国和印度的安全利益。如果印度成为这把钳子的南边一部分,而日本成为其北边一部分,那么这对北京来说将是一场战略噩梦。难怪胡锦涛比其前任江泽民更重视改善跟印度的关系。


在北京尽力将新德里从华盛顿怀中拉走的同时,中国领导人却并未保证印度能从中国的妥协中获得任何重大利益。现实是,中印关系更具竞争性而非互补性。中国需要超越印度当前在电脑软件及其它知识经济领域里的优势,而印度若想提供更高档次的蓝领工作机会的话,就必须成为能够抗衡中国的制造业基地。


简而言之,由于两国都在争取同样的市场和同样的技术资源,双方终将侵入彼此的势力范围。因此,两国关系友好的程度是有限的。中国所能提供的,更多的是象征性的而非实质性的,中共领导人希望印度接受这类虚无飘渺的“好处”——或者是中国专家所说的“甜头”。


印度和中国若走到一起,巴基斯坦将是输家。因此巴基斯坦会竭尽所能地进行破坏活动,使边界问题无法尽早解决。甚至中印两国地图上都明白标出的实际控制线,也无法确定。至于军事合作,中国实际上无法提供美国能提供给印度的东西。


跟这次与中国联合进行的一次性演习相比,印军和美军之间的演习在范围和数量两方面都在扩大。印度即将跟北约部队一道参加代号为“红旗”的一系列演习。如果美国摆脱先前那种依赖巴基斯坦、排斥印度的政策,国际现实和相互需要将确保美国和印度之间的军事合作升温。


中国的困境不仅在于它无意向印度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而是事实上它也没什么可提供的。它所能做的是,停止一些在印度看来是负面的行动,如停止援助巴基斯坦的核武器和导弹项目,而且这看起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相比而言,美国能奉送诱人的彩礼。


因此,印度最终选择的会是美国而非中国。尽管中印经济关系在加深,而且战略伙伴关系也因此在加深,但在未来十年内,印度也许会“以中国之道还治中国”,即就像中国在1970年代与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联盟一样,印度将跟美国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