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第十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寺远看着这个胆小猥琐的中国汉奸心里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滋味,他看不起何五,他不希望这样的人和自己一道影响帝国军人的士气。他把折断的标枪递给何五:“何五君,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让长钢队长仔细看看,你就不用和我们一起进山了;”

“哦。。好。。。遵命。。;”这样的命令真的是何五最想要的结果,他没有想到寺远这样快的就要他回去;这意外的好事情把何五乐坏了:“马上就要回小山村,马上离开这个让自己怕得要死的森林,离哪个冰冷要命的幽灵越远越好;”

“寺远君呀,你真是何五的再生父母;老子太谢谢了,要是换了长钢,不让老子在前面探路才怪;哈哈哈,只有你这样的蠢猪,自大的家伙才不要我去;太谢谢了,又可以不担惊受怕了。。。;”

何五内心太兴奋了,赶紧拿起地上折断的标枪。 挺直的向寺远敬了个军礼,他太知道卤莽的寺远就喜欢士兵对他这样,正正规规的象个军人,象个武士;

“寺远太君,我这就回去汇报了;我会等你回来,好好的请你喝酒,再。。。。。”

“你去吧。”寺远太不喜欢何五,马上要他消失;

一阵风,何五的离开的速度让人大吃一惊 ,真象冰湖上面的陀螺-----滚得快;

一口气就跑回小山村,看见卫兵就问长钢队长在那里。他心急呀,要马上把手中的标枪亲手交到长钢手里,让这个冷酷的日本指挥官这次看得清清楚楚;

“长钢队长,长钢太君。。。。。你在那里呀,我亲爱的太君;”何五扯开了他那鸭公一样的破嗓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在场地中好了起来。

一个卫兵跑了过来对何五说道:“何五君,你不要喊了;长钢队长在那小山头上,你马上过去。”

何五这才看见,长钢自己一个人站在小山头上;也不知道用他那阴冷的眼睛再看什么,看那里;

“是,我马上就去。”

“他妈的,长钢你真他妈是王八蛋;老子累得走都走不动了,你也是讲讲人道主义呀,你娘的也真黑,还让老子爬到山头去;你娘的以后不得好死呀,何五呀,你自己遭的什么孽呀,怎么就会到日本鬼子的这个中队来呀。”何五骂归骂呀,还是拖着疲软的身子快速的爬上山头,他在长钢前面的行动不敢不快一点;

“何五君辛苦了,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任务完成了?”

刚一上去,长钢就不冷不热的问起了何五;

“报告长钢队长,我已经完成好太君交办的任务;因为我上次搜集到最重要的情报,你们没有注意到,现在是寺远君让回来再亲自向你汇报,相信会对你有帮助;”

何五一边回答,心里不停的喊:“菩萨呀,今天你要保佑我过这一关呀;长钢千万不要生气呀,他一生气,我的小命就完了;我不要他什么奖励呀,不生气就最好;阿弥陀佛呀。。。。。。;”;

“哦,是寺远让你回来的。”

“是什么重要情报?”长钢嘴里冒出的每一句都是冰冷冰冷的,让何五不得不小心应付;

“队长,你看;这就是我上次缴获回来的猎人用的武器;”何五一边说一边把那被折断的标枪递了过去;

锋利的标枪,完全是硬木雕磨而成,完美精致中都能感觉主人煞气的存在;

长钢看着这样的武器,眼睛发出让人心跳的冷光:“这个猎人太不可思意了,这个对手越来越可怕;他能用一切能用的东西做为武器杀死他想杀的对手,他真的是森林的幽灵,是值得我进中国以来最敬佩的对手;”

长钢慢慢的把折断的地方接在一起;

“太君这是寺远君刚折断的,不是我,太君;”何五赶紧的做出自己的解释,他现在太怕这个阴冷冰毒家伙带一丝的责问和怪罪。

“什么,寺远折断的?”长钢惊呼起来;

长钢突然就想到带了四十个卫兵的进森林的寺远:“寺远,这个狂妄自大,粗鲁不听话的家伙;”

“毒木箭,锋利的标枪。。。;太可怕了,寺远怎么现在就忘记的伤痛。”

长钢知道寺远这样下去非遇上想都不敢想的麻烦;“快。。。。要最快的通知他,要让知道他现在是多么的危险,森林中的对手是多么的可怕;”

长钢内心发出了寒抖,从没有过的感觉,他太怕寺远的轻狂再复出惨痛的代价;

长钢从山头风一样的冲向下面的小山村,他要马上通知寺远小心再小心,他已经没有时间管吓得心抖的何五了;

“哎哟。。。我的老天;”看着长钢飞奔下山的急样,何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呀,今天这一关就这样又安全的过了;

何五真的是越来越恨这个冷血的东西:“日本人他娘的,长钢你这个挨千刀的。。你再这样吓老子,总有一天会被你吓死呀;” “菩萨呀,谢谢你今天又保佑我何五呀,我何五进城喝花酒的时候保证敬你老人家几杯;哎呀,菩萨呀;亲爱的老人家如果喜欢那些娘们的话,我何五也一起让给你;只求你多多保佑呀。”

何五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慢悠悠的走了下去;

今天对付长钢算获得小胜,最少长钢那王八蛋没有骂他;何五心里现在想想也开始得意起来;

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大地;

寺远刚刚收到长钢不断提醒的警告,万事小心,小心;就这些没完没了的提醒什么什么的,他是更加看不起长钢了;他怎么都想不清楚,一直让他很尊敬让自己都会发颤的队长,优秀的帝国真正的军人怎么变成这样胆小怕事了;不就是一个猎人吗?不就因为他能意外的杀死我们几个战友吗?一个现在只能用简单原始武器和帝国军队做战的猎人吗?

寺远可是很要脸面的武士,他现在怕这样的事情让其它的武士知道了,会笑掉大牙,会对他不耻一笑;他已经没有把长钢的警告放在心上,居然还让卫兵把通讯的电台关掉,免得让长钢不停骚扰自己在这森林里面想做的事情;

寺远从军人角度来看,他是标准合格;从武士看,他也是合格的。只是头脑十分简单,从不会把事情想得复杂化,他也不喜欢想;粗鲁野蛮就是他的性格,所有认识他的军人都知道他是真正的武夫,可以用流血和撕杀直接对话的武夫,他最喜欢的就是残暴和血腥;

他钻出了自己的帐篷,提着那把华丽的战刀;

四周很黑,感觉不到一丝亮光;雨滴打击树叶发出了沙沙声音,有几个帐篷还传出了卫兵酣睡发出的呼呼声;

“哈哈哈。。长钢君呀,猎人怎么没有来偷袭我呀;他敢吗,我们是武士,帝国的军人,不要被这样一个原始落后的家伙自己吓自己了;”寺远这时真想让他的长官马上来这里看看,他和他卫兵正在这森林里美美的休息养身;

“现在该喝酒庆祝自己的威慑力了”寺远自己表扬起自己来:“自己就是伟大的天皇武士呀,看看自己多厉害,一进森林猎人马上就消失,早吓破小胆了;有我寺远在的一天,他就再没机会和好运气袭击帝国军人;”

寺远真的很狂妄,他已经忘记了弟弟怎么样残死的,忘记了那么多优秀士兵是怎么被击杀的真实事件;

如果人真的忘记过去,自己永远不知道会收获什么,现在的寺远就是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