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风险"海外并购 雅戈尔构筑国际化产业链条

正在中国新疆种植棉花的棉农或许并不知道,每年秋天他们采摘下来的棉花,最终会漂洋过海成为美国人身上穿着的POLO男装衬衫。


也许最快就在今年,每10个美国人中,就会有1个人身上穿着的男装衬衫来自于中国东部沿海城市宁波市鄞州区的雅戈尔纺织工业城。


这一切,原因在于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近与美国KELLWOOD正式交割了SMART和新马公司的股权,雅戈尔的生产能力将达到8000万件,成为世界最大的男装企业。


而SMART原来在深圳生产基地的订单已经转移到雅戈尔在宁波的生产基地。此外,由雅戈尔生产的西服和休闲装目前也已经通过新马公司的营销渠道及物流平台,进入美国的零售市场。


“零风险”的海外并购


在此之前,雅戈尔的市场主要集中在没有配额的日本,每年生产的产品中有60%销往日本,20%销往欧洲,而因为配额的限制,销往美国的产品非常少。


虽然早在2004年底,雅戈尔已在美国设立分公司,负责开拓营销渠道和网络,但苦于配额限制,市场一直没有完全打开。


这次并购的SMART和新马公司,其实是KELLWOOD的男装核心业务部门,属于新马集团,其中SMART的资产主要是位于深圳、吉林、斯里兰卡及菲律宾的14个生产基地,新马公司的资产则包括在香港地区的设计团队与美国数十家大型百货公司密切的业务关系及物流配送体系。


从雅戈尔转移订单的举动可以看出,其对SMART和新马公司的整合已经开始。显然,在2008年底美国对中国纺织品配额再次取消前,雅戈尔已经做好冲击美国市场的准备。


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最近心情不错。面对关于此次境外并购可能产生的风险等诸多质疑,李如成一脸轻松且肯定地表示,“这次并购可以说是零风险”。据其透露,雅戈尔支付的1.2亿美元并购价格,前提是必须得到新马集团不低于1.2亿美元的净资产。


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一净资产的价值评估,并没有将新马集团位于香港地区的设计团队以及在美国的营销网络和物流配送系统等无形资产计算在内。据了解,新马集团拥有包括POLO、Calvin Klein在内的20多个品牌的ODM加工业务,此外还有Nautica Perry Ellis等5个授权许可品牌。


雅戈尔拿到如此称心的价格,前后经历了漫长的2年时间。2年前,基于对美国未来经济的担忧,KELLWOOD希望出售以新马集团为主的男装业务部门,将公司资源集中于高端女装业务。由于KELLWOOD早于5年前已经与雅戈尔在男装业务上开展合作,因此,雅戈尔在得知消息后立即表示了收购的意愿。


但随后KELLWOOD聘请的财务顾问瑞银集团(UBS)在评估后,给出了3.2亿美元的价格,这个价格远远高于雅戈尔的心理价,由于双方在价格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当时的收购谈判不得不中途搁置。


2007年,美国经济因次贷危机开始出现衰退迹象,KELLWOOD再次将出售新马集团一事提上议事日程。据新马集团总经理徐静波透露,在并购过程中,雅戈尔也曾遭遇对手,印度也有一家企业向KELLWOOD提出了竞买意向。


但徐静波表示,去印度的企业考察后,就不再将这家印度企业列为可参考对象。实际上,此前在雅戈尔与KELLWOOD的合作中,作为KELLWOOD的子公司的新马集团才是雅戈尔真正的合作对象。因此,徐静波与李如成在私底下早已成为好朋友。


徐静波毫不掩饰自己对雅戈尔的青睐。据李如成介绍,在此次并购完成前,他去香港新马集团考察时,发现新马集团内部已经贴满了雅戈尔的标志,员工们已经在庆祝公司被雅戈尔并购了。


李如成表示,相比联想并购IBM的PC部门,以及TCL并购汤姆逊等国内企业并购海外企业的案例,雅戈尔此次境外并购的整合风险非常小。


因为境外并购的整合风险大多来自于文化方向的融合,而新马集团的大部分员工都是香港人,与雅戈尔在文化上不会存在较大冲突。李如成甚至表示,不论什么方面的冲突,只要利益上没有冲突,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根据雅戈尔此前的公告,此次收购的资金,30%来自于自有资金,其余70%将借助于银行贷款。李如成对记者透露,雅戈尔此次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得的是美元贷款,而且享受了仅6%左右的优惠年利率,而一般的贷款年息都在8%~10%左右。


按照业界对人民币每年以5%的幅度升值的预计,则一年后雅戈尔这笔贷款的年息已基本被人民币升值所抵消。这意味着雅戈尔此次获得的美元贷款相当于无息贷款。


国际化的关键是控制品牌


并购结束后,徐静波仍将主导新马集团的业务发展。关于公司之所以急于将深圳生产基地的订单转移至宁波的做法,徐静波解释说,原因在于深圳的生产成本较宁波贵一倍。


而SMART在斯里兰卡的生产基地虽然人工成本低,但管理成本较高,与宁波的雅戈尔纺织工业城相比,成本相近。


此外,菲律宾最近货币升值较快,成本已显略高。按照徐静波的设想,未来成本较高的生产基地都将转移到宁波或公司在吉林的生产基地。对于香港地区现存的一部分生产能力,未来的计划是全部关掉。


据了解,新马集团生产的每件衬衫附加值高达10美元以上,一般衬衫的附加值都在8美元左右,而国内服装企业生产的每件衬衫附加值仅3~4美元。目前新马集团从雅戈尔购买的面料已占雅戈尔每年衬衫面料产量的30%~40%。而新马集团目前生产的产品90%都销往美国。


这对雅戈尔开辟美国市场将带来直接好处。


“更重要的是,雅戈尔的产品销往美国再无须受配额限制”,李如成颇为得意。由于欧洲已于2005年开始取消纺织品配额,因此雅戈尔早于2004年已经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家设立办事处,收集当地的相关信息。


按照李如成的计划,雅戈尔未来将重点发展“欧元坚挺的欧洲、消费力最高的美国及增长最快的中国”这三大市场,他同时宣布,未来雅戈尔将以并购为核心进行海外扩展。但对以雅戈尔的品牌销往欧美市场,李如成坦言短期内尚无计划。


他表示,创国际品牌一直是雅戈尔的目标,但国际品牌是否就是将自有品牌发展成国际化品牌?“这是一个误区。我认为,关键还是品牌由谁支配。谁控制品牌,谁掌握品牌中的高端,谁就能成为国际化品牌。”


虽然目前雅戈尔在国内的销售网络以零售店及商场专柜为主,但李如成表示,目前公司并不打算在欧美市场开设零售店,“因为成本与文化的问题,在欧美市场设零售点对雅戈尔来说仍有困难”。但雅戈尔目前仍在考虑在美国第五大道开设一家雅戈尔品牌的零售店,显然李如成的打算是为雅戈尔树立品牌形象,“为满足中国人的一点点虚荣心理”,李如成笑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