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志 第三章 回到家乡 第二节

文武堂主人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size][/URL] 刘连长、王排长他们十来个人躺在西厢房的大通炕上,美滋滋地抽着陈老太爷让人送来的两听“金鼠牌”香烟,满屋子像个着了火的烟洞,蓝蒙蒙一片,烟气顺着门缝儿直往外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的着了火呢。 麻子道:“连长,这老爷子可真有学问,俺村的前清秀才可不如他!” 刘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


刘连长、王排长他们十来个人躺在西厢房的大通炕上,美滋滋地抽着陈老太爷让人送来的两听“金鼠牌”香烟,满屋子像个着了火的烟洞,蓝蒙蒙一片,烟气顺着门缝儿直往外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的着了火呢。


麻子道:“连长,这老爷子可真有学问,俺村的前清秀才可不如他!”


刘连长狠狠地吸了口烟说:“你省得个球,就你村儿那球秀才,能和老爷子比,你没见门上挂着那黑木牌子写着那、那啥吗?”说着,他扭过头问王长喜:“那几个是啥字儿?”


“进士及第,”王长喜别了他一眼道


“对,那是进士,知道了吧!”


刘连长冲着麻子嚷嚷道。


“唉,王排长,你识字,你给说说,进士大,还是举人老爷大?”


王长喜一乐:“哟,咱刘连长也不耻下问了?当然是进士高了,举人到京城考中了才能是进士呢!”


“唉呀,我的妈,那老爷子敢情见过皇上了?”麻子一骨碌爬起来道。


“那敢情,你没见堂前挂着的那块匾吗?下边落款是光绪御笔之宝,匾上‘尚武堂’三字那是光绪皇帝写的。”


“啥?”刘连长惊得烟屁股都掉到被窝上了。


“皇上写的?真他妈牛!老子英雄儿好汉,瞧瞧陈营长,东洋留学的,鬼子话他全懂,瞧那掷弹筒打得,直直落到鬼子堆上了,比鬼子可差不了哪。”小李子说起陈营长就佩服的不行。


“陈营长对掷弹筒很精通,改日得让他教教咱,也让鬼子尝尝,他娘的,老子端着捷克式,一身本领使不出来,尽躲鬼子掷弹了,打个点射就得跑,咱们自个儿造的就是比不上洋毛子的,打几次枪管就报废,钢材也太差了!”196旅的一个班长说道。


“你还好,还能突突几个鬼子,俺们步兵更他妈惨,进攻被鬼子机枪压住,趴在地上又被掷弹筒吊了,和鬼子拼刺刀,三个拼不过人一个,这鬼子拼刺刀还真他妈有两下,上回我们十几个兄弟围着三鬼子,这三鬼子背靠背,我们硬是近不了身,最后还是班长抱着机枪给突突了。我说哥几个,咱以后再也不用阎老西儿那六五步枪扔了,就用营长给咱的十斤半吧。”


“想得美,背上十斤半就把排长干,你小子才吃几年粮?”


“连长,咱啥时也抓个鬼子娘们耍耍,听人说鬼子娘们肉可嫩了”


“嫩个球,你操过?你都没见过,哼,老子还是喜欢咱中国娘们。前年过天津,见街上那娘们,真他妈骚,头发是卷卷的,穿着贴身旗袍,衩都开到屁股上,白花花的大腿,看得老子哈喇子都下来了,穿的鞋也怪,不是平坦坦的,脚后面安了个一乍长的黑木棍棍儿,用五个脚指头走嘞!”


“啥?鞋上还安棍棍儿了?连长,那头发咋还是卷卷的?”


刘连长又点了根烟说:“听人说用烧红了的铁棍烫的。”


“那不把头发烧了?”


刘连长被追问的急了:“问球了,老子咋知道?!”


此刻在堂屋里,陈老太爷正和振华坐着叙事,陈管家来报,何县长来访。


陈老太爷道:“请”。


一身灰色中山装的县长进来后忙抱拳道:“老师近来身体可好?”


陈老爷子摆了个坐的手势道:“国难时期,心绪不佳啊,父母官深夜驾临有何贵干?”


县长忙道:“近来日寇逼近,财政吃紧,县府欲征冬税,老师在咱县德高望重,还请您和众乡亲们说说啊,您老的话他们听,比我这县太爷可强多了。”


陈老爷子拐杖一顿地,“哼,年年征,岁岁要,这税要真用到实处,我陈某人岂是不明事理之人?你睁大眼瞧瞧,逃难的百姓连黑豆都吃不上了,还能征出什么来?征他们的皮吧!你们顿顿吃啥?沿途灾民遍地,贵县府上再穷,也不缺个粥厂的钱吧?”


“有道是‘天落泪时人落泪,哭声高处歌声高,世人漫道民生苦,苦害生民是尔曹,官家一桌好酒筵,草民饥寒十数年,豪院朱门浪女笑,多少民血伴心酸,清帝尚知不加赋,我朝税赋加不完。”


县长脸色由白转红,最后变成紫色。难堪至及,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拱手道:“老师言重了,学生不敢如此做,既然老师如此教训,学生不敢劳烦您了,告辞告辞。”忙退了出去。


陈老爷子望着他的背影,无声地喘着粗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