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士兵突击:淤泥中的荷花,堕落中的奋进——草原五班的许三多

警务督察长 收藏 2 5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三遍看《士兵突击》了,每看一遍有不同的感受,今天说说草原五班吧。


看着草原五班那段,我忽然发现自己仿佛就是许三多刚到五班时的李梦、薛林、老魏之流了,不,应该说是像老马,我忽然一下子又恍然明白了自己是怎么回事了。就像老马说的“人总得有个指望吧?”也许我也就是在一夜之间忽然明白了自己从小就树立的理想很难实现了,心中神圣的殿堂轰然倒塌了,所以就像老马一样,老马从模范班长变成了孬兵,而我也毫无例外地堕落了。可回过头来想想,就在那班长的坟墓,孬兵的天堂的草原五班,就在这个人人认为没有指望的地方,许三多做出了他那别人一个排都完不成的任务,从而使自己没有蜕变成孬兵,反而绝地而起。他那种以每做一件事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态度完成了别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在一个没有指望的地方做成了有指望的事,这也许就是绝境逢生吧,可他的这种生的希望不是老天赐予的,而是自己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的。用高成的话来说就是:有一个人,每做对一件小事就被他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有一天我一看,嗬,他抱着的已经是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


就在那一刹那,我恍然觉得我的大学生活就像草原五班。大多数人认为大学闲,就像李梦形容草原五班“不出五分钟,保管你闲得满眼冒星星。”可草原五班也就是这么个闲地方,这么个没人管的地方,许木木愣是坚持了出操,整内务(李梦他们不整,理由就是每人查,用李梦的话来说:他要是一天一查啊,我就一天叠他个三次,可他呀十天也不来一次),最后,几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个排都修不完的路。而在在这个同样别人认为闲的地方,在这个“敢说苦,想想红军两万五,敢说累,洗洗回屋上床睡”的地方有人考出了一个又一个证件,有人考上了研究生,而我,却连学生的本业都没有抓好。进了大学,在这个没人管的地方,我没有坚持下去。而草原五班的许木木坚持下来了,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许木木知道打牌是没有意义的事,人活一世活做人,许三多就是凭着他的韧劲坚持修完了一整条路。我深知自己是没有恒心的,我就是在这么个环境下放任自己堕落了。


当老马讲五条狗的故事时,许木木竟然傻傻地提出了他一会儿正跑,一会儿反跑的解决方法,气得老马大骂:就那几条狗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学习的?扪心自问,我在大学里该学谁?是写一次撕一次,被戏称托尔斯泰的李梦?还是只用了一年半时间就从全团最好的班长被几个孬兵带坏了的老马?还是没人监督下仍坚持出早操,踢正步,整内务,并以惊人的恒心修路的许木木?当学生的不干学生事,我穷混什么呀?做一天人尽一天人事行吗?我不止一次地反问自己。我以前做好过,所以现在更不能骗自己,要不然连人都做不好了。我那时候说留在学生会当主席是为了奉献,其实不全是那么一回事,我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回去了,不知道离开了学生会我该怎么过,该怎么回到努力学习的生活,也许是我就压根儿从来没有努力学习过,只是一味地依赖着自己的小聪明一次次走在了班级、年级的前列。还是草原五班的许三多让我明白了,我是在混日子。是许三多逼着我去想事,刚开始我还理解不了这一层意思,可我毕竟在想事了,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学生了,论时间、论精力都不行了。但我还是一个青年,在学校里我是个大四学生了,是个老人了,可一走上社会,我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青年。做人要有目标感,别废了做人的日子。我不能在大学四年的最后一年里浪费我的时间,我要在这最后一年里积累些东西。


最后送自己一句话,聊做自勉吧:别再混日子了,小心日子把你给混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5 15:31:38 被警务督察长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