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杀机(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海鹰!”此时谢指导员冒着敌人疯狂的弹雨焦急的大喊了声。

林海鹰瞬间明白了,背向着敌人的他打完了枪里那匣子弹,现在根本就没有补充的,但早谋算好了的他根本就不需要马上填装子弹。就在敌人飞奔着向他冲了过来,手里的枪向着他不断射击时,林海鹰一边从容不迫的匍匐在地面翻滚隐蔽,一边迅速从自己武装带侧掏出个粗制滥造的无线遥控器来。同时冲谢指导员大吼了声:“指导员,趴下!”

随即深藏在草丛里,谢指导员和林海鹰背后的用67轻重两用机枪弹匣改装的自制无线遥控破片散布炸弹就瞬间炸响了。“嘭、嘭……”不过仅仅4声短促的脆响,就如一通疾风骤雨般子弹瞬间就如肆虐的嗜血蝗虫交织飞舞着砸在了密集的树干和敌人身上,总计一千发7.62mm备弹在猛冲过的大约1个排敌人面前炸响,瞬间就令敌人20多个敌人倒地惨叫,更有的去谒见了胡志明。战果出奇的好,密集的矮树林与茅草上被敌人瞬间爆出的血花涂了个遍地,灿烂的阳光射在以翠绿映衬出的点点瑰丽之上,照得随后冲上来的敌人一阵心寒。

谢指导员和林海鹰距离最近处的敌人几乎都为之一清,全撂倒在了地上。两人的紧张和压力也瞬间为之空。“林海鹰,漂亮!你和邱平真是好样的!”谢指导员回头看了眼,高声赞了声。趁着后面的敌人一愣神还没冲上来之际,迅速再上好56冲随身的最后一个弹鼓,小心掩护着林海鹰向后退。而林海鹰也迅速起身飞奔到一处距离不远的灌木丛后,迅即从里面掏出放在那里事先准备好的备用弹匣,架起了67轻重两用机枪。

随之后面跟进的敌人也迅速愤怒叫嚣着发疯似的向着他们冲了来,谢指导员刚一上好弹鼓架起枪就又一次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对射!

“指导员,别纠缠,快撤!”随后架起枪的林海鹰一面向着敌人射击一面冲着谢指导员大喊起来。

听着不远侧,林海鹰的67机枪又一次响了起来,弹药所剩不多的谢指导员放下了心。也迅速明白了什么,便冒着敌人瓢泼似的弹雨,匍匐着小心向后趴去。就此时3个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敌人一面射击一面向着林海鹰冲去,已经距离他们不到50米了!

“轰!”——地雷!那三个敌人根本就没想到就在林海鹰撤退的通路上,林海鹰已经布置了十数颗苹果大小暗藏在树枝和茅草下的挂雷,瞬间反应不及的他们就被那致人伤残的小号挂雷给废了,倒在地上,惨叫翻身呼号着。自然是没有战斗力了,但凶残的敌人并没有被地雷和瞬间带来的重大损失吓破了胆。已经接到武力死命令的他们面对着地雷阵也要提着脑袋,向我们拼死冲来。勇气固然可嘉,但我说过,打仗不是好勇斗狠,更要比脑子。准确的说,就在敌人决定向着我611高地东面发起强攻之时,他们便注定要品尝死亡和失败的苦果了。

“哈哈……”林海鹰看着疯狂向我们冲来的敌人,他狂笑着猛烈向敌人射击;在又一次打完弹匣里的子弹后,再次如先前一般大叫了声让谢指导员掩护自己,随即迅速而镇静的向着留守阵地退却。而吃了林海鹰一次亏的敌人,再不骁勇冒进而是在保障冲锋进度的同时小心提防着林海鹰操控的遥控破片炸弹。

“叮!”谢指导员手里的56班机又一次打光了子弹;此时的林海鹰依然还在后退,而敌人却随着那声弹鼓挂空的声响,如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又一次猛扑了上来!

看着蜂拥而至,舍生忘死的敌人,刚才还悲愤、焦躁的谢指导员也不由得嘴角露出了些冷笑。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成功爬过了那较高的横木堆,看到了布置在后退道路上的两挺机枪;还有张龙和老甘正冲着他这方向凶猛射击着……

“指导员,小心!”看见谢指导员从密集的树林里安全爬了出来,张龙欣喜的大叫了声,并提醒谢指导员小心着我们自己在阵前临时布设的挂雷。

“明白!”谢指导员迅速回了声,便迅速将56班机背紧提防着地雷飞快向着距离自己不到5米,绑着绳索的67轻重两用机枪扑腾了过去。而此时紧跟在他后面的敌人已经距离他不到40米远了,若不是有厚厚的茅草、灌木阻隔和我留守阵地上凶猛的近距离射击,谢指导员早就被他们命中了。敌人没近谢指导员一步,谢指导员就离死亡近了一步;“啊……”突然那几个敌人冒着被我留守阵地火力击中的危险,悍勇不畏死的猛向枪里没了子弹的谢指导员扑了过来,手里的AK47与74响作了一团!

以为谢指导员打光了所有子弹的敌人决计也没有想到,此时的谢指导员已经举起了事先在撤退线路上准备好的67轻重两用机枪,就在敌人一阵盲目的弹雨过后,冲出茅草密集处的他们正准备跃过横木堆迎来了谢指导员和留守阵地上火力的绞杀。

“一点钟!”随着谢指导员一声大吼,三道火力迎着敌人密集的流弹就向着正向着谢指导员冲去的敌人攒射了过来,随着一阵急促似地狱阴风般嗖嗖穿过密林的弹雨挂过,那几个近出的敌人隔着密密麻麻的茅草和灌木就隐约倒了下去,数蓬喷涌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小片山林。

“娘的,过瘾!”好久没这般畅快过枪瘾的老甘终于看到了自己创出的‘收成’两眼抹着泪,迅速手拽起手里的绳索就把谢指导员打光子弹的67轻重两用机枪拖了回来。而此时的谢指导员也迅速在张龙的火力迟滞掩护下,小心着沿途的挂雷向着那挺准备好了的56班机扑了去,沿途还不忘给挂上准备好的地雷,闭上地雷阵的上的最后安全通道。

“来啊,狗日的……”早布置好了的林海鹰冷笑着把自己藏在茂密的植被深处,见着向着他冲来的敌人就是几个精确的点射将敌人放倒。而暴怒中的敌人却不得不顾忌着深藏在茅草和灌木丛里的地雷,一边要压制林海鹰的67机枪,一边还要排除着路途上歹毒阴险的地雷,行动异常迟缓。而林海鹰并不是急着撤退,而是时不时回身逮住敌人排雷的间隙给上敌人一梭子,再回撤转移。又有不下4、5个敌人就这般被他料理了。把攻击他的敌人急得直叫,却被林海鹰这奸猾歹毒的战术没辙。因为即便他们想停下来和林海鹰对射,林海鹰也会在迅速判断出敌人意图后偃旗息鼓,凭着厚厚植被的隐蔽挪个地方埋伏起来,等对方枪一停窥准了敌人方向的林海鹰就会像蜷缩在草丛中的毒蛇一般对敌人咬上一口,那见血封喉的滋味可让任何人都不好受。敌人除了哇哇大叫,就只有用鲜血换取前进一途了。但他们并不知道还要更令他们痛苦的杀招在连长的策动下,要林海鹰来实施……

“快!准备撤离!”随着谢指导员在持续的火力支持下成功撤回了留守阵地,随即大吼了声。此时敌人的迫击炮随着敌人的接近越来越越精准了,虽然在只要不齐正中落在阵地里,敌人的武器即便在这密集的植被覆盖地势复杂地方基本没辙。但谁也说不准这没盖的露天防御阵地能不能撑过敌人的迫击炮或重炮袭击。

“准备爆破,不能把剩下的弹药留给敌人!”不用谢指导员多说,张龙迅速停止了射击,把安放好的炸药插上电源。

(PS:仅仅就这些吗?NO,下面这一波冲过来的敌人会全灭……

最近我这儿老大面积停电,手提电脑都充电不足,码字太困难,不知道更新能不能保持正常。我会努力的,如有突然停更希望大家理解。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