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次抢劫

yingean 收藏 9 420

第一次抢劫

晚上11点了,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天只有8度,天上还下起了该死的小雨,冷得我直打哆嗦,这条路本来就偏僻,现在行人就更少了,看来我今晚这个罪恶的计划要泡汤了。

辛辛苦苦在这城市里干了一年,老板却跑了,听工友们说,老板也备再上一级老板骗了,找到他也只有烂命一条,何况他也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找到,告到劳动局去,干部们也只是让我们等消息。好多工友只有借钱回家了,我想尽办法也借不到钱,只好决定今晚在这里做点无本的买卖,我跟自己说:搞点路费就算了,千万不能伤人。

看来干这伤天害理的事老天也不帮我了,还是回宿舍睡觉吧,我收起我在手里的电工刀装进兜里准备回去。

忽然我看见有一个人,撑着雨伞从远处走来,走得很慢,走进才发现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衣着不算光鲜但很整洁,银白的头发虽然疏落但往脑后梳得很整齐,有点像我在家读职业培训学校时的老校长。我很紧张,心想不管那么多了,吃了大半晚的西北风,不问你要点钱太对不起自己了。

我掏出电工刀,打开握在手里,快步走到老伯的跟前,用刀指着他的胸口,颤抖着小声说:“打打打劫……。”老伯怔了一下,看看我手上明晃晃的刀,再看看周围,然后上下打量着我。我连忙用左手遮着脸说:“少废话,钱…钱。”

老伯看着我微笑着,笑得我的脸火辣辣的,他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我也顾不得遮着脸了,一手把钱包抢了过来,塞进自己口袋转身就想跑了,才跑了几步,忽然听见身后“咚”的一声,我回过头一看,只见那位老伯倒在地上,手按住胸口,嘴里吐着白沫。我吓了一跳:我刚才没碰他呀?不管了,跑吧。可我转念一想:不行,本来我只想搞点路费,没想伤人,这里偏僻成这样,老伯要是死了我岂不成了杀人犯?他几十岁了,玩也不会玩出什么花样的。

我轻轻地走进他,用脚碰了碰他:“你装什么死?”老伯很辛苦地说:“心脏......病,医院…….”,还没说完又吐了一口白沫,脸色很快转成紫红色,看来他不是装的,我真快成杀人犯了。我没有多想,把钱包和刀都放进口袋,背起老伯,向最近的医院跑去。

气喘吁吁跑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郊区医院,把老伯放下时他已经不省人事了,医院的医生护士马上就把他推进了急诊室,我想我也尽了人事了,老伯要是醒了,肯定叫人抓我的,得马上跑!

“必须急救,叫他家人办手续”急诊室有个医生出来喊了一句又转身进去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护士就叫我:“过来这里交按金。”我连忙说:“我是过路的,不认识他。”说完就想跑。护士提高了八度说:“你不能走,他要是救不过来我们找谁要钱去?”我看见门口那两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已经向我这边看过来了,看来跑不掉了,我只好掏出老伯的钱包交按金,要三千块,钱包里只有几百块,好在还有老伯的身份证和医保卡,都押上了,那护士看见钱包里真空了,就帮老伯办了手续,没好气地说:“他醒了或者有家人来你才能走,你们两个看着他。”两个保安就在我不远处坐着,唉,算了,听天由命吧。

拼死也就没有大碍了,坐着坐着,我居然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碰碰我说:“病人醒了,叫你呢。”我睁开眼,是刚才那个护士,我跟着她走进了病房。老伯已经醒了,不过来脸色很苍白,鼻孔上插着氧气管,他见我进来,还是微笑着,无力地招招手叫我过去。

我刚走到老伯的床前坐下,忽然身后一阵急速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天啊,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我吓坏了。老伯拉着我的手,轻轻地说:“别怕,他是我儿子。”我下意识地捏紧了兜里的电工刀。

警察走到老伯的床前说:“爸爸,你怎么了,刚才等我接你回家就没事了,你又偏要自己走。”

老伯对他儿子说:“老了真没用,天气冷了走点路就出事了,多亏了这位小伙子,要不你就见不到我了。”

警察激动地拉起我的手拼命地摇,差点连我的刀也带了出来,他说了很多感激的话,我没听清。老伯又叫他儿子给钱谢我,虽然我很想要,但最后还是没要,我把钱包和按金单据还给老伯,便逃出了医院。

外面快天亮了,但还是很冷,我立起衣领,把手插进兜里,手又碰到了我那把电工刀,这把刀是我在家乡的职业培训学校电工班毕业,老校长把它和电工证一起交给我的,我把它掏出来打开,刀还是明晃晃的,很干净,我把它擦了擦,收起来装进兜,向着朝阳走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25 14:36:31 被yinge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