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8/





丛定国一听姓陈的把他要的军火都换了,一下子生了气,要是刚才的那种行为,说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他还可以理解,可是象现在这种把他的东西也给换掉了,这可就太过分了。

丛定国问清了地址,马上来到了能取武器的地方。

陈剑飞带着丛定国穿过一个很大的院子,朝一个精致的小楼走去。丛定国本能地打量着环境,这是多年刻苦训练的结果。

这是一个不算大但是非常优雅的院落,整个院子分成几个层次,墙上布满了纷披的绿叶,在绿油油的草坪中间是几棵高大的热带乔木,再往里,是几个半月形的半人高的花坛,里边都是丛定国叫不上来的花草,一看就非常名贵。院子中心是造型别致的小楼。

可是丛定国却发现,整个院子的布置是一个从外向里,不断推进的防御体系,这是一个巷战的最佳工事,只要守在花坛后面,或者是小楼里面,没有足够的兵力,休想靠近院子的核心半步。到了这儿才看见主人的专业能力。

陈剑飞来到门前,连钥匙也不用,直接就伸手开门,可是丛定国却觉得,他拉开门的时间长了一点,丛定国看了一眼门把手,他认为,那个方形的门把手可能是一个专门制作的指纹识别系统,如果是那样,别看这个楼门表面形式简单,但是要是没有主人本人亲自来开,任何人别想打开大门。

但是他又不敢肯定,因为那个太高级了,他在全世界也没听说过。

陈剑飞没有带丛定国走正门,而是走的旁边的一个掩映在花园深处的小门,估计这才是他真正的宝藏所在,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这。丛定国想,可能跟新加坡的林先生一样,接待自己这样的客人,连那种放大路货的仓库都不用进了,直接奔仓库的核心吧!

果然,他们两个进的是一个象是杂物间的地方,陈剑飞打开一个楼梯间改的小仓房,两个人钻进去,又打开了一个小门,这次需要输入一长串的密码,这才进去。

一阵“嗡嗡”声响过,一道墙壁朝墙里边缩进去,从厚度来看,这大概是合金钢的大门。一到里边,丛定国的眼睛就有些不够用,这里边世界名枪应有尽有。这种名枪不是阿明他们喜欢的那种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而是一击致命的那种夺命利器,是真正的战士的最爱。一般人当成宝贝的沙漠之鹰绝对不在此列。

象小的有PPK、P99,宝贝手枪,美国的M1911,苏联的名枪马卡洛夫、斯捷奇金手枪,甚至有中国的公共安全专家式七六五手枪。看来主人只注意枪的威力和隐蔽性,对于中国发明的反劫机的不能打穿机舱的软头子弹,根本不感兴趣。

至于冲锋枪,首先是丛定国喜欢的漂亮的意大利伯莱塔M12S,旁边还放着消音器。然后是Hkump,HK79,当然更不了大名鼎鼎的MP5系列了。

陈先生看到丛定国在摆弄MP5,就说道:“你要的QBZ95式短突击步枪,05式微声冲锋枪,我都没有给你定,换成了你现在拿的改进型的MP5A3,消音器和望远瞄准镜也都配好了。”

丛定国刚忘了这事,听他一说,火又窜起来了:“你凭什么换我的枪啊?我要什么你就给我弄什么好了,我会不给你钱吗?”

“你要那个干什么?那个枪只有中国有,他们的货非常不好弄,还是这个比较好,全世界都用,要多少有多少,就是直接上厂家去订他们也给生产。”

丛定国皱着眉头说:“我多给你钱不就完了吗?我用那个顺手!”

“不是告诉你了?那个就中国有,人家中国军队会给你抢吗?人家还以为是中国来插手国际事务了呢,你干嘛不在脑门上画个国旗呢?”

丛定国听得脑子里边“轰”的一声,他忽然想明白了,只好嘟囔着说:“MP5就MP5吧,反正这种好枪,我还没有用过。”

陈先生满意地说:“这就对了。你要的那些货我基本都换成北约制式的了,贵是贵了点,但好在货源充足,另外国际上都用,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你干什么都可以。另外配件也换过了,不是原装,那个国家的好就用了那个国家的,有的用了俄罗斯的,比较耐用,欧美的东西是寒带的,到了这儿全都不好使了,也换了。年轻人,别以为有名的东西就好,有的东西理论上落后,但是更实用。”

这下丛定国心服口服,没有了一点脾气。

陈先生接着又说:“我发现你没有订榴弹发射器,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另外配了一些痛块弹及催泪弹。”

丛定国又有些傻眼:“我要那个干什么?”

“你当你现在能随便杀人了?很多时候是不能杀人的,留着吧,你有一天能用得上。”

丛定国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他好象又看到了原来自己要经常接触的那个老军械官,在人家面前,他只有老实听话的份。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这是他和阿明联系用的那个,刚一接通,阿明的声音就急急地响了起来:“你快点过来吧,我弟弟让人家绑架了!”

丛定国一愣,后退几步,来到墙角,小声说道:“别着急,把话说清楚!”

“昨天晚上我就把5万吨的那个出手了,钱也存进了你在瑞士的帐户,今天早晨我又去联系那两个一万吨的,有人非要跟我合伙,我当然不答应,中午就有人来说,如果不让他们占六成,就不让咱们做生意,我刚把他们赶出去,就有人来让我赎我弟弟,没有20亿美元不行!”

“这准是他们干的!”

“就是啊,义父急坏了,要交钱赎人,我怕交了钱也没有用,所以才找你商量啊!”

“有朋友能帮忙吗?”

“平时几个能来往的,现在全都躲了,要不也不会这么远找你过来呀!”

丛定国冷笑一声:“好,马上到,今天就等着收尸吧,不过不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