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官场上永!!!!!永!!!!!!远!!!!远!!!!!!!!骨铭心的耻辱。


1994年12月8日下午6时10分,新疆克拉玛依友谊馆的舞台上。几块被烤燃的纱幕布条忽然落在796名师生和干部面前。


刹那间,火势蔓延,灯光熄灭,烈焰毒烟无情地扑向了那些天真可爱的中小学生。


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叫住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在场的26个官员从第一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着。)


从楼上大厅先走者当年必经的小门

这场震惊中外的克拉玛依大火带走288名学生和36名老师的生命,而当时距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的克拉玛依市官员却都“奇迹般”地生还。在这场大火的映照下,一句“让领导先走”,使当地政府官员最为卑鄙可耻的面目曝光于天下。

记者勇揭克拉玛依大火真相 采访记录片被毙

内容摘要 中央电视台评论部工作人员陈耀文在十二年前克拉玛依大火发生后不久,曾经作为《焦点访谈》节目记者到克拉玛依采访,并制作了记录片,但是没有通过政审,一直没有播出。


12年前新疆克拉玛依大火吞噬了三百多人的生命,一句“让领导先走”使得288个十岁左右的学生不幸夭折; 同在现场,而且离火源最近的领导干部们却全部奇迹般生还。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央电视台一名记者在12年后,终于鼓起勇气,把真相告之社会,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



看上去安静详和的克拉玛依人民广场。

1994年12月8号,新疆克拉玛依市中心的友谊馆在举办欢迎上级领导的专场学生文艺演出时,由于舞台照明灯离纱幕太近,引起火灾,造成323人死亡。当时全国媒体都有报道,大多谴责消防措施不够,事发后抢救不得力等。


中央电视台评论部工作人员陈耀文在十二年前克拉玛依大火发生后不久,曾经作为《焦点访谈》节目记者到克拉玛依采访,并制作了记录片,但是没有通过政审,一直没有播出。今年2月份,他在他自己的博客上,终于把他当时了解到的一些事故真相公布于众,引起很多网友的关注。


据英国的《星期天泰晤士报》引述陈耀文的文章说,幸存者告诉他们,火灾发生后,听到主持演出的一位市教委的官员大喊一声:“学生坐着别动,让领导先走!”这样坐在最前面、离火源最近的官员们都逃脱了,只有几个人受点伤。等官员们走完后,大火引起的毒气使得很多学生和老师窒息而死。另外,还有一位叫况丽的官员事发后,自己跑到大火没有烧到的女厕所,把门反锁上,不让烟雾进来。门外有很多一同跑来的学生央求她开门,她没有开。结果,这位官员毫发无损地逃脱了,而厕所的门外堆了一百多具孩子的尸体。


这次大火使得人口不多的克拉玛依市很多人家都受到影响。记者随意打电话,每个人都说他们的邻居或者同学就有孩子当时在现场。一位姓刘的先生的同学的孩子就是这288名年轻冤魂之一:


“记者:您认识的这个人的孩子死了是吗?有多大?”


“是的,大概十几岁吧。”


记者:“那政府是怎么安排的?”


“想调工作的调工作,调房子,有什么要求都满足。”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告诉本台,她邻居的孩子万幸中逃脱:


“后排的跑出来了,前排的没有跑出来,听家长说是老师带出来的,在正门的卷帘门还没有下来的时候,因为其他的门都是锁死的。”


这位女士说,克拉玛依的很多老百姓都对那位喊“让领导先走”的官员感到不满:


“克拉玛依的人都说当时那个领导不应该说这句话耽误了很多学生跑出来。他不说,也许会出来很多小孩。”


据路透社报道,火灾事故后,有14位官员和友谊馆工作人员因渎职罪被判最长达七年的徒刑。上面提到的况丽被判4年,当时在场的最高级官员方天录被判五年。但是,据《星期天泰晤士报》说,所有被判刑的这十四人都在服刑两到三年后获释。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告诉本台说,很多人都觉得判刑太轻:


“我觉得不满意,挺轻的,多少娃娃?几百个呀!”


这位女士还说,事发现场的友谊馆现在已经被“人民广场”取而代之,只留下友谊馆的一个前门:


无论是在哪个国家,一旦遭遇天灾人祸的时候,人类的良知都会让妇女和儿童优先获得安全。根据真事创作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就描写了这种伟大的人性之美。但是,在克拉玛依发生大火时,获的优先照顾的却不是孩子们,而是领导干部。中国独立记者昝爱宗说,这是中国官本位造成的悲剧:


“在他们眼里领导是人,老百姓不是人,老百姓是二等公民。这就是一个官本位的悲剧。”


尽管过了十二年有关那次火灾的很多被隐瞒的事实才被公布出来,陈耀文的勇气获得了很多网友的赞赏。昝爱宗称他是个真正的记者:


“他能勇敢地把真相暴露出来有可能对他不利,但他还是敢于揭发,这说明他是一个真正的记者。”

 91年前,当泰坦尼克号缓缓沉入冰冷的大海时,那些“万恶的资本家”们放弃了逃生,把救生艇让给妇女和儿童,他们(包括船长在内)在音乐的演奏中随船沉入大海,用最后的音符捍卫作为一名绅士的尊严~~~

 约13年前,当克拉玛依大火在舞台上空燃烧的时候,离火源最近的“人民公仆”们发出了“学生坐着别动,让领导先走!”的口号,毫发无伤的逃了出来,留下700多祖国的花朵和人民教师在火海中挣扎,300多个逝去的生命,几千位悲痛欲绝的家长,草草的轻微判决,没有任何官方的纪念。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可以用“人民内部的矛盾”来解释吗?!

 呜呼!死者长以矣,愿他们得到安息。以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的名义,我衷切渴望在这个意识形态压倒一切良知的国度里,能还给苦难的人们一次尊严~~`

1994年12月8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友谊馆内,有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和教师,正在向自治区教委的领导作汇报演出,参加人数共796人。演出开始后,舞台上方的7号光柱灯突然烤燃了附近的纱幕,接着引燃了大幕。顷刻间,电线短路,灯光熄灭,剧场里一片黑暗。谁也没有料想到火灾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浓烟中,教师们嘶哑地叫喊着,组织学生们逃生。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馆内的8个安全门,只有1个门是开着的。


恶果:烈火、浓烟、毒气以及你踩我挤、东撞西碰,很快地夺去了325个宝贵的生命,其中,中、小学生有288人。

泣血回答!!!



克拉玛依火灾悲记




克拉玛依,这颗中国西部的石油明珠,因1994年12月8日的一场大火,325名中小学生和教师葬身其中,举世惊骇。火灾景象之悲惨,实难言述。本文作者以悲痛的心情,略述几个镜头。


文/尹德朝





悲怆之城



1994年12月8日整整一个夜晚,克拉玛依市都被泪水的狂涛冲刷着、涤荡着。



惨遭不幸的孩子的父母、亲属、亲属的朋友、同事、同学数千人哭声震天,疯狂地冲向友谊馆、运尸车,冲向总医院、殡仪馆。在寒风凛冽的街道上、医院里,人们进行着一场心肝欲碎的大寻找、大呼唤,他们奔跑着、嘶喊着,“婷婷……”“媛媛……”“娇娇……”“龙龙……”“……我的孩子呀……”



失踪孩子们的父母们在难以插足的焦糊的尸体下找呀、翻呀,在已认不出模样的尸体上,凭着一个钮扣、一只耳环、一小块残存的布片来辨认。找不到焦急,找到了孩子的尸体,恸哭声就更加凄厉。殡仪馆、职工总医院、市人民医院上空的恸哭声令人感到恐惧。

倪正性校长为救孩子英勇献身



一个妈妈看到儿子的惨状后就一头撞在墙上昏死过去……一个老妈妈孤零零抱着自己冰冷的外孙女,盘腿坐在冰凉的地上,她的眼泪已哭干,这孩子的父母都出差在外,她痴痴地哭诉:“我怎么向她的父母交待呀,交待呀,交待呀……”有一具女孩的尸体同时被两个家长认准是自己的孩子,他们哭着争起来,最后,还是孩子脖子上的未被烧掉的钥匙为他们解了围,钥匙能打开谁家的门,孩子自然就是谁家的。



不少孩子的父母在埋下孩子的瞬间,悲痛欲绝地用头颅撞击坟穴的水泥盖板,鲜血洒满墓地。死亡的孩子们98%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父母的年龄都已近不惑。此时他们所承受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他们把孩子们生前的书包、童车、布娃娃、漂亮的小衣裳乃至钢琴、电子琴、电脑学习机一同埋葬或焚烧。一时商店里的玩具柜、文具柜、绢花柜及花圈作坊生意大兴,但这也难以寄托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的哀思……


烈火拷问灵魂


————祭克拉玛依大火消逝的300多小生命


为十年前的那场大火

捧上小诗几行

为那消逝的300多小生命

祭上一柱香


那重重落下的铁闸门

挡住了最后的希望

那欢歌笑语的会场

变成了死神狞笑的葬场


浓烟、烈焰、火光

呼号、凌乱、奔忙

摸啊,跑啊,那有生的希望

滚啊,爬啊,那是撒旦设的一堵墙


把我扑在怀里

是谁的有力的臂膊

“老师”,这曾叫了千百次的名字

在火舌中,显示出无穷力量


那歌颂的舞台

还在火光中摇晃

那“我们是接班人”的歌声

还在耳畔回响


刹那,欢颂的地方

变成泪水的海洋

刹那,幼稚的生命

就要直面死亡


冥冥中

我们隐约听到了

“让领导先走”

冥冥中,

我们隐约感到了

搂抱着我们的双手

是老师象护小鸡一样


把我举向窗口的

是挎像机的叔叔

把我最后退出卷帘门的

是那不知名的家长


在生死的界限上

已经没有了恐慌

在老师的拥抱里

最后的温暖,解析了紧张


“妈妈,你在哪里?”

“爷爷,你在哪里?”

这天堂里的呼喊

在友谊宫上空飘荡


“孩子,你在哪里?”

“孩子,你在哪里?”

这撕心裂肺的呼唤

在飘舞的雪花中传向远方。。。。。。




——————转自《迆逦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