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三章 中华明月湾 5节 谁家领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对于揆一关于审判权的辩解,王婧雯报以强硬的对答。

她冷冷一笑道:“是吗?你们荷兰王国凭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生活在这片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上,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而且,揆一先生如果您提出不有力证据证明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你们荷兰王国的土地,那么我将会代表城主,向神州城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您为了获取不正当的权利,而意图进行欺诈!”

揆一被王婧雯的强硬吓住了,脸色瞬间之中大变,可是嘴里依旧强辩道:“哦,我们是根据国际惯例,对这个岛屿上竖立了我们的国旗,实行了占领!”

王婧雯冷哼一声:“哼,国际惯例吗?难道您不知道,我们中国占有全世界五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有世界上最大的领土。没有我国参与制定并同意的规则,您也敢说那是惯例,难道您不觉得太过狂妄吗?”

她这样一说,连揆一自己也觉的这个惯例有些问题,而且这位城主夫人说的有道理,中国确是最大的国家、最多的人口。而王婧雯下面的话已经不是辩论,她几乎是在向荷兰王国宣战了。

“并且在这里竖立起荷兰王国的国旗就是你们的领土?那么好啊,我们就去你们国家竖起国旗,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们的军队一定办得到,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我这样说您同意吗?”

听了她的话,揆一都快哭了。真如这位岳夫人所说的一样,神州军的军队绝对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情,这一点他毫不怀疑,嘴里的口气变得软弱下来,吱吱唔唔的辩解道:“但……但是,我们是付出过代价的!”

“付出代价?您指的是‘一块牛皮’大的地方吗?(备注见《相关资料》中12条)关于这一点我倒想问问,承诺你们的是当时明政府吗,还是普通地方官员,还是仅仅是一处土地的所有者呢?如果是后者,那么请您放心,我们中国在荷兰也只要一块牛皮大小的地方。我可以坦白的告诉您,我们有那个能力把牛皮分得和头发丝一样细。当时,你们拿一些玻璃珠就可以做的事情,我们会拿真正的水晶来做的,瞧!我们中国人比你们大方的多。”

说到这儿,王婧雯的眼睛盯着揆一,脸上曾经温柔的笑容也去了个无影无踪,声音同时冷了下来:“所以,我想最后再问您一句,您所说的话能完全代表荷兰皇家吗?如果你们认为这个规则合理,那么咱们就没有再谈的必要了。而对您的特赦也将成为没有必要的事情,那么,您依然得执行法院的判决,去执行苦役!而我们的舰队将会前往荷兰,现在就去讨要一块牛皮那么大小的地方。”

揆一看着眼前的突然变得冷艳的美丽女人,他感到了害怕。如果这样一支军队进攻荷兰,以他们攻击能力,很可能荷兰抵抗不了几天。要知道荷兰人的力量强大的地方是在海上,然而通过莱莫海军中将的形容,神州军的舰队是不可战胜的,至于陆上战斗能力,特种兵的攻击,早已吓破了他揆一的胆。

“噢,不!美丽的岳夫人,您看那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事情,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去为那些久远的事情进行争辩。既然打算对我进行特赦,那么我将承认贵国法院有对我及我的部下进行审判权力,而且这个审判是公正的。”

王婧雯微微颌首,缓和了一下口气:“很好,您既然承认了我们审判的权利,那么您一定会同意我们对于这个岛拥有领土主权。既然如此我们将会向贵国政府追讨这些年侵略我国领土的代价,同时对荷兰王室及其王室负责人对于侵略战争所应付上的战争罪行进行追究 !”

“这个……!”揆一犯了嘀咕,他不敢答应。然而眼前的情况也令他不敢不答应,这个女人已经把这些和那个审判结果拧在一起来说,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么很显然可能随时会去做苦役,更可能的是被他们处以绞刑或是其他死刑,所以他的脸上露出难堪的表情。

“阁下,您也不必为难,这些事情我们早已知道您无法做主,所以特赦您的目的是要求您充当我们与贵国的信使,将我们的要求赔偿的文件带给贵国皇家。”

说着王婧雯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厚重的文件递到揆一手中,继续说道。

“这就是我们向贵国皇家提出的赔偿条件,如果贵国不同意我们欢迎贵国派人前来谈判,和平解决争端。否则,我们将会认为贵国没有诚意和平解决这一争端,那么我们将会使用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进行追讨,以保证我们的国家权益不受到任何不正当的损失,并且以此行为警告一切企图、准备或者已经对我国展开侵略的任何国家、民族以及任何个人!”

面对这个说不过的女人,揆一彻底服了,毕竟她的身后站着的是那支实力令人恐惧的军事力量,现在与她发生争端是一个不智的举动。

他伸手接过那份文件瞅了一眼,文件相当厚大约有四五百页的模样,看来他们神州城早在收复台湾之前已经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准备,而且做了充分的工作。

看着厚厚的文件,揆一心里想,“里面写得是什么呢?难道他们会让我们向他们称臣或者纳贡吗?这可是东方帝王们的一贯做法,如果真是那样,我就可以嘲笑他们和几百年前的蒙古人一样愚昧了。”

他的嘴里装出一付认输服气的模样低声道:“岳夫人,我可以先看看吗?”

王婧雯没有说话,只做了个请随意的手势。

揆一深深颌首表示感谢,然后伸手翻开文件,文件使用中荷两国文件书写,并用中文及荷文注明,如果条约内容的释意发生争议,则以中文所注为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