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8/



作者:漫步云端


“关队长!”英桐嘉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转身对着自己身后的第一大队大队长关向应喊道。


“团长!有什么命令?“保安第一旅第一大队大队长关向应一抽马鞭,跨下的战马加速的向前冲去,直到与英桐嘉并列才停下来。


“我看部队的进军速度还是太慢了!你马上通知下去,告诉弟兄们,全部轻装前进,将身上除了子弹、手榴弹之外的东西全部集中在路边。各大队务必在下午14点以前达到喜峰口。”


“可是……可是团长,弟兄们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连续跑了一上午了,连口水都没来及喝,是不是让弟兄们休息一下喝口水,吃点饭,然后再继续赶路呢?”关向应望了望了大道上满脸疲惫的部队有些心痛的说道。


“不行!部队决不能停!就连一分钟都不能停!告诉弟兄们,我们现在是在与时间赛跑,与小鬼子的汽车轮子赛跑,让大家伙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一会儿与小鬼子打仗,谁要是胆怯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那么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是!请团长放心!弟兄们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关向应立刻拍着胸脯向英桐嘉保证道。


“希望如此!这是我们保安旅在长城的第一仗,所以希望我们能像上海的十九路军那样打出我们中国军队的威风来,让小鬼子看看我们中国军人也不是孬种!命令部队轻装前进!”


“是!”关向应说完立刻驱马跑道部队行进队列的中间下达命令。


不一会儿,轻装前进的命令就被迅速的传达下来,部队将除了在战斗中使用的武器弹药留在身上之外,其余的滞重全部扔在道路两旁的结合点上。近一千多人的队伍排着四路纵队在大道上快速奔跑。


刚刚越过一道山坎,迎面就遇到了大批身着东北军浅灰色军装的士兵正在向后溃退,顺着山谷放眼望去,各种武器弹药和各种装备扔了满地。由于溃兵越来越多,以至于部队根本无法快速的前进。于是英桐嘉不得不停下马来,并举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向远处观看。只见前方几里远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异常雄伟的古关口,古长城特有的形状应入眼帘,英桐嘉明白,自己的目的地喜峰口到了。


喜峰口,古称卢龙塞,位于河北省迁西县北部燕山山脉的中段,是万里长城的一个重要的军事要隘。东汉末年,曹操征乌桓就是从这里打出去的,形势险要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塞北通往京都的交通要冲,为华北之屏障,为冀、热之咽喉。这里山屏耸秀,层峦叠峰,险山深谷,绝壁危崖,构成天然之险。喜峰口之西为潘家口,临滦河扼长城,东为铁门关、董家口。


喜峰口这地方距离遵化东北110华里,离热河的平泉只有190里。


这里驻防的部队原系汤玉麟所指挥的第2集团军万福麟的第53军。自从日军向热河的凌源、平泉攻击,热河省省主席兼第2集团军司令的汤玉麟率先带着200多辆多年来收刮来的金银财宝和烟土,一溜烟的跑到天津租界去了。这一行动很快就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本准备与日军在热河决战的东北军近20万人,结果因为统帅的不战而逃而不战自溃。万福麟的53军被奉命在保宽城、喜峰口地区停止后退,并就地修筑工事进行抵抗。但是被日军打破胆的官兵士气低落,对固守长城一线没有信心,这样担任第3集团军军总指挥的29军军长宋哲元才决定派华北保安第一旅第一团和37师接管万部官兵防守的喜峰口地区。


望着犹如潮水般向后四散奔逃的万福麟部官兵,英桐嘉的心情百感交集。于是急忙策马截住一个少尉问道:“少尉!你们官长呢?他们在那里?快带我去见?”


“逃跑了!都逃跑了!我们营长昨天夜里就带着几个亲兵跑了!”这个少尉一见英桐嘉的军衔,连忙立正敬礼并答道。还没有等英桐嘉在详细的询问一些战况,这个少尉就被后面蜂拥而来的士兵挤走了。


望着毫无斗志士气低落的士兵,英桐嘉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下去了,于是立刻从枪套里拔出自己的配枪,在马背上朝天就是“砰砰”两枪。清脆的枪声顿时响彻整个山冈。正在逃命的万福麟部官兵全部都愣住了,用有些茫然,又有些恐惧的眼神望着举着手枪骑着战马横在路中间的英桐嘉。


“弟兄们!鄙人叫英桐嘉,军职是华北保安第一旅第一团中校团长!现在小鬼子侵占我东三省,杀我兄弟,占我土地,淫我姐妹!国家多难,民族多难。吾辈是受人民养育的军人。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正是报效祖国的光荣时刻!我们做为一个有血有肉有骨气的中华男儿,更是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你说我们能任小鬼子胡作非为吗?”


“不能!”几十个士兵答道。


“好!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己任,以战死沙场为最荣。是条汉子的,想杀鬼子为死去同胞报仇的跟着我上,打鬼子!打回东北老家去!”


“报仇!”


“打鬼子!”


“打回东北老家去!”


“跟着团长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