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卫士 第一章 特工战 第12节 有苦有乐

霹雳小灯 收藏 4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4/


第12节 有苦有乐

王庸就任中央特科情报科后,立即抽调大批对革命忠诚,对敌经验丰富,人也机灵的同志充实情报科,组建了基本架构。

情报科的工作走上正轨后,王庸就经常带着化名“龙腾飞”的小跟班杨保国出入各种娱乐场所,拉关系、交朋友、认兄弟、拜把子,无所不用其极,而且出手大方,为人义气,以致敌人常把他们俩当成自己人。不过他们也确实携带了由杨保国伪造的国民党调查科和军事联络组两套证件:和中统打交道时,就自称是军统的;和军统打交道的,就自称是中统的;而如果接触的是对两方面都熟悉的人,那他们就自称是青帮的。其实他们也不怕被人拆穿,毕竟在国民党里具有多重身份的人也确实不少,而且他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装扮起来的那个派头更是比特务还特务、比青皮还青皮,所以在群狼环视下也能混得个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另外,王庸还发动一切关系,把自己的同志安插到国民党的军、警、宪、特、政等机构,而黑帮、堂会、和各租界的巡捕房里也没放过,这些同志的主要任务就是收集情报、拉拢同情者、寻找可利用的关系。因此终于建立起一张覆盖上海的情报大网,中央特科在暗战中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一天, 伍豪同志把王庸叫来,把一张照片交给他,问:“你看这是谁?”

王庸仔细一看,只见照片上的人理了一个中分头,戴了副眼镜,浓眉大眼,有几分英气,觉得有点熟悉,但认不出来。

伍豪同志提醒他说:“黄埔军校的。”

王庸又很认真地看了看,还是无所得。

伍豪同志哈哈大笑,说:“这就是我的化妆照,出国护照上用的。看来小杨的手艺还真不错,把你这个经常在我身边的大特务都骗过了,那我就可以一百个放心地去莫斯科参加党的‘六大’了。”

王庸还是很担心地说:“那你去莫斯科走的是什么路线,安全吗?”

“没什么大问题,我和你邓大姐一起去,装扮成出游度蜜月的新婚夫妇,先从上海乘轮船到大连,然后坐火车去长春,再到满洲里,然后越过边境就进入苏联了,这一路都比较安全。”

王庸听后也没能发表什么意见,只有祝他一路顺风了。

工作了一天后,杨保国就把小兰送回家。让人惊诧不已的是,好动的小兰竟然具有情报分析的出色天赋,可以从细微处悟出大问题,也可以从几件表面上丝毫不相关的事情上找出他们内在的联系,更可以举一反三地分析出事件的发展趋势,所以组织安排她做情报的汇总、整理和分析这机要工作。

远远地看着小兰进了一座豪华庭院的大门后,杨保国才往自己的住处游荡回去。回程中,他敏锐地发现有一个“尾巴”吊在自己的身后,并判断出跟踪者只是不远不近地跟着,并没有立即动手捉人的意思,于是他也乐得继续在大街上悠哉游哉地溜达。

前方有一辆载着个摩登少女的黄包车迎面而来,杨保国立即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吹起了口哨,目光也追着美人看,在黄包车擦身而过时,眼角顺势往后一瞄,就发现身后十来米处有一个理中分头,戴蛤蟆墨镜,身穿黑绸衫,腰系四指宽钢头皮带,脚踏千层底快靴的特务闪身到路旁的杂货摊去假装看报纸。

杨保国一直目送美女远去后,才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而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对于这么低劣的跟踪者,他能轻易地摆脱,但今天却决定杀人越货,因为他发现那个特务腰间佩戴的竟然是一支9MM口径的勃朗宁M1922大威力自动手枪,而这枪是勃朗宁应军方要求加大了“花口撸子”的威力而研制成的,枪身长度也由152MM增加到178MM,重量由0.6kg增加到0.73kg,其最大的特点是采用了枪弹双排交错排列的弹匣,使弹匣容量由原来的7发增至13发,火力大增,而杨保国的那支杂牌撸子也确实应该换一换了。

杨保国邪恶地想: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却佩这么好的枪,也不知道财不露白和怀璧其罪的道理。打定主意后,杨保国就闪身进了一条偏僻的胡同,并一边走一边寻找理想的藏身点,在转过一个拐角后,就看见前方的一户人家的大门前有一个离地四米的露台,胡同里也不见人影,于是赶紧疾奔几步,跳到门前石墩上借力一蹬,飞身跃起,双手反向往搭住露台后侧方的边沿用力一拉,来了一个单杠的大回环动作,就轻松地窜上露台,并藏匿起来。其动作干净利落,犹如行云流水一般。

没过多久,一个黑影就鬼鬼祟祟地从拐角处冒了出来,只见他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搜索胡同里的每一处可疑的藏匿点,而来到露台下更是疑心重重地推了推那大门,看它是否是虚掩的,然后才继续前进。

杨保国确认跟踪者的确只有一人后,就飞身而下,跳到特务身后,手刀快如闪电地往他的脖子上狠狠地一砍,于是就听到“咔嚓!”一声的骨头断裂之脆响,那特务的头颅就因为失去了支撑力,畸形地歪到了一边去,人也软在了地上。

杨保国也没去扶他,而是赶紧接住那把心仪已久的手枪,唯恐磕了碰了造成什么损伤,哪怕是刮花一点点的电镀层,那也是要心疼好一阵子的,毕竟这枪现在已经是自己的战利品了。

随后,杨保国把特务身上的备用弹夹和枪套解了下来,又把他身上的怀表、钱袋、银烟盒、镀金打火机和证件等收了,这才扬长而去。这节约和不浪费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们还是要时刻谨记的。那证件也是有大用处的,只要把照片和姓名改换一下,那自己的同志就又有了一个新身份,来去也方便,包管那证件制造者也难辨其真伪,更别提街上那些二流子了。至于原有的那支杂牌撸子,就送给那些搞内勤的同志,他们会把它当宝贝的;虽然搞外勤的同志也未能全部佩枪,但这杂牌货还是不要送给他们了,怕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卡壳”,这不但会害死人,而且还误事。

在万紫千红的霓虹灯的辉映下,杨保国回到了位于法租界福煦路403号的临时住处。蔡叔厚同志在这里开设了一个小型机械工厂,内有车、钻、铣、刨四部机床,还有一些台钳、砂轮机等辅助设备,平常接一些机械加工和零件制造的业务,暗地里却是特科的联络点。别人也许会嫌弃这里脏、乱、差、吵,但对杨保国来说,这里却是天堂,因为正好可以自己加工一些有用的小玩意。

蔡叔厚同志原名蔡绍敦,祖籍浙江,生于天津,早期学习机械,后和夏衍等一起留学日本,攻读电机学科,回国后筹资开办了上海绍敦电机公司,研制生产高周波紫光放电机、霓虹灯高压镇流变压器、断路指示器等,兼营电机修理业务。他以企业为掩护,从事中共地下活动,为同志安排落脚点,募集活动经费,通过社会关系营救被捕同志,为党做了大量的工作。党内同志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蔡老板”和“孟尝君”,而绍敦电机公司也被称为“济难会”。

杨保国回到住处后,就关起门来,开动机器,加工改良版的M9多功能刺刀套装,为此他还特地向组织申请了几天假。开始,手头上没有好的钢材,他就往汽车修配厂和纸厂里钻,想尽一切办法弄来他们替换下来的汽车弹簧钢板和裁纸铡刀;没有热处理设备,他就自掏腰包地添置了一台小型电炉。今天,20套通红的刀胚和鞘模终于出炉了,杨保国用铁钳将其一一夹起,小心谨慎地放到钝化用的机油里,车间里立即响起了欢快的油花气爆声,和钢铁那冰火两重天的欢鸣,汇成一曲丰收之歌。

刺刀的制作到此已经告一段落,只等温度降下来后装配和开刃口就成,而接下来的工作是改枪。如今各款各式的手枪虽自誉为自动手枪,其实都只是半自动的,扣一下扳机只能打出一发子弹,而不像冲锋枪一样只要扣住扳机,那子弹就象自来水一般连珠喷射而出。真正的全自动手枪另起名叫冲锋手枪,听说德国毛瑟公司已经在研制,但还没有出品。因此,勃朗宁M1922大威力自动手枪其实也只是半自动的,杨保国对此不是很满意,所以想将它改造成可以连发的冲锋手枪。

改动过程中,其击发控制机构和保险机构是比较容易改动好的,而难点就在于要自己设计和制造出一个缓冲器,并将它加装到枪械上,其关键问题是手枪乃单手握持的自卫武器,尺寸已经被手掌的大小限制死了,而重量也不能过大,个中难度不言而喻。而这缓冲器却是必不可少的,其作用就是将枪械的理论射速降到750发/分钟以下,这样射手才能有效地控制枪械和瞄准目标,不然弹着点的分布会很不理想。

杨保国设计了一个精致的仅有250克立柱式缓冲器,并用最合适的材料将其加工出来,然后又把枪的握把加厚和整体镂空,这样才基本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完成了装配,虽然空枪的重量由730克增加到1千克,握把的尺寸也有所增加,别人用起来可能不称手,但对于杨保国来说却影响不大,而火力却强大了很多。

另外,杨保国还为自己做了一个钢护腕,里面藏着钢针、钢丝和刀片。在如今这个因陋就简的环境下,也算有了基本完善的武器装备。

当杨保国把那十六把(自己留两把、小兰一把、老顾一把)暗黑的连鞘M9多功能刺刀呈现在王庸和队友的面前时,差一点就被他们那惊喜和贪婪的目光给融化了。队员们一涌而上,人手各抢一把,一边欣赏,一边七嘴八舌地着急询问其功能。

杨保国一一介绍地说:这刀的侧面开有血槽,有利于放血和从目标体内把刀拔出来(因为血压和肌肉抽搐的关系,刀身刺入生物体后会被夹紧,不易拔出,而血槽放血可减缓以上现象);刀口锋利,可劈砍树枝木棒和割断绳索;刀背锯齿坚利,可锯厚木板和铁枝;刀身上的长条口和刀鞘的驻笋结合,可剪断铁丝和电线;刀把左侧有与刀鞘相配合的安全扣,可防止刺刀意外脱落和被敌人拔刀;圆形的刀把是中空的,里面有配套的螺丝刀和开锁工具,也可以放一些自选的小东西。

各队员立即试用起刀的新功能,屋里霎时成了铁木工房:木桌、木椅、窗枝、扫把柄都成了受害者,立即伤痕累累的。

王庸看他们越闹越离谱,就恨铁不成钢地训斥说:“谁再胡闹,不把刀收好的,立即没收。”

各队员赶紧把刀收好,深怕被抢了去似的,年轻一点的还相互扮鬼脸。

王庸看他们安定下来后,说:“今天杨保国的红一小队跟我去做集会保护,康生的红二小队负责留守和学习。”说完就领着红一小队的八名队员出发了。

英租界的丽都大剧院人来人往的。今天,上海地下党的几位主要负责同志将会在这里举行秘密集会。这是在白色恐怖下,同志们比较常用的一种见面方式:一来,这出乎敌人的意料,也不惹人注意;二来,看电影的混乱人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掩护了我们的同志。有时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所以他们负责集会安全的一行九人,提前来到丽都大剧院查看其里外的环境,确认安全后,就安排两名队员在剧院里负责接应相关人员,而其他人则散布在大剧院外的各个要点上警戒四周的情况。

观众陆续进场,王庸看见开会的同志都已经全部到齐,就和小队长杨保国交代几句,然后也进了剧场,并在出口处不远的地方坐下,警惕全场的情况,同时分析场内要注意的人物与事项。

电影开场前,舞台上表演的是魔术和小丑等解闷小节目,然后铃声响起,灯光熄灭,银幕上出现大群的美国百老汇的舞娘,她们穿着性感,露胸翘臀,骚首弄姿,不时踢起浑圆雪白的大腿,引得看戏的观众不断地喝彩和吹口哨。澎湃等中共负责人却无暇顾及这些场景,而是占据剧院的一个角落悄然地交换情报和进行会议。

忽然,杨保国疾步进来,眼光一扫就发现了王庸所在的位置,立即去到他身边悄声说:“外面有大量的巡捕和特务包围而来,我安排了两个人去配电房埋伏,听见枪响就拉闸断电制造混乱,另外三人留在外面负责接应。”

王庸镇定地听完后,就处乱不惊地掏出小电筒给开会的同志打了个信号,提醒他们情况有变,要注意。

这时,电影突然中断,灯光大亮。一群英国巡捕和便衣特务在英租界巡捕房探长兰普逊的带领下涌了进来,并立即封锁了全部出口,连后台也安排了人。

一个华籍探员一手提枪,一手拿着个铁皮大喇叭地高声呼喊:“大家不要惊慌,我们是来搜捕一批非法集会的共党分子的,请大家配合我们一同……”

还没等他说完,瓜子、果皮、汽水瓶等便朝他飞了过去,其中一个满装茶水的瓶子更是狠狠地砸在了大喇叭里,以致大喇叭顺势撞在了华籍探员的嘴巴上,登时把他撞得满嘴是血,引起观众的一阵哄笑。

杨保国注意到这水瓶是一个负责场内保护的队员隐藏在人群里扔的,心里不禁笑骂:这群兔崽子,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观众们群情汹涌,一边纷纷离座,一边怒骂:“查你个头,回家去查一查你媳妇有没有偷汉子吧!”、“共产党早被杀绝了,你们还查个毛!”“都他妈胡扯,还不是捞油水,尽找这些烂借口。”、“侬讨厌你们!”。

探长兰普逊看见场面要失控,立即蔑视地掏出手枪,大声训斥说:“全都不许动,你们这群不讲文明的中国鬼,快排队接受检查。”

杨保国悄声对王庸说:“大哥,我能在两秒内将其中一个出口处的敌人清空。”

王庸摇了摇头,说:“混战起来,我们是可以逃脱,但却会造成平民无谓的伤亡,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来想办法。”说完就四处张望,不久就在巡捕里发现了一张熟面孔,于是立即带着杨保国靠上前去,招呼说:“老张啊!又来公干了。来,我们帮你把守出口,一起清查共党分子。”

老张正被那充满怨气的乱哄哄人群搞得不知所措,听王庸这么一说,赶紧满心欢喜地说:“是王先生和小龙啊!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那就辛苦你们了。”

王庸立即搬来一张椅子,并站在上面趾高气扬地大呼小叫:“都排好队,大家都是文明人,要守秩序,准备好证件接受检查,很快就能继续乐呵去了。”

杨保国更是凶神恶煞地把手枪亮了出来,装出一副认真负责的样子仔细地检查每一个在自己身边通过的人的证件。

几位到会的中共负责人立即明白他们俩的意图,赶紧往这个出口靠拢。可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却听到兰普逊身边传来一声尖厉的高呼:“在那里!他们在那里!”原来那是一个一直躲在暗处认人的叛徒。

中共负责人知道暴露了,赶紧推动前面的人群继续前进。王庸也装模作样地高呼:“不要急,不要挤,要接受检查!”实际上却杨保国一起有意地让出了通道。

屈憋的这么久的观众群立即如洪水泄闸一般汹涌而出。中共负责人们在红队的保护下也趁乱逃脱。王庸和杨保国见同志们全都安全离开后,才悄然地溜掉了。至于那个叛徒,也只有等以后找到机会再收拾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