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志 第二章 突出重围 第二节

文武堂主人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size][/URL] 四人走了一天一夜,第二日上午,走的实在累的不行了,找了个土洼坑歇着,陈振华将身上背着的九四甲水壶扔给麻子:“去沟里灌点水,注意周围情况。” 陈振华掏出最后一根“美丽”烟,一折两半扔给王排长半根,两人靠着土坡闭着眼睛吞云吐雾起来。半根烟还没抽完,只听“营长,排长”两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


四人走了一天一夜,第二日上午,走的实在累的不行了,找了个土洼坑歇着,陈振华将身上背着的九四甲水壶扔给麻子:“去沟里灌点水,注意周围情况。”


陈振华掏出最后一根“美丽”烟,一折两半扔给王排长半根,两人靠着土坡闭着眼睛吞云吐雾起来。半根烟还没抽完,只听“营长,排长”两人扭头一看,只见麻子一个跟头栽进土坑。


“咋啦?”王排长一把把他揪了起来,麻子涨着红麻脸,指着外边道:“排、排长,外、外边,有鬼子。”


陈振华一听:“有多少?”“七八个!”麻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瞅你妈那个B像,七八个鬼子把你吓成这样,亏你还是个老兵。”王排长气得真想踹他两脚。


“不是,排长,七八个鬼子押着咱六七个弟兄呢!”


“别急,慢慢说。”陈振华拍了他一下。


“营长,就在山路边的土地庙,是七个鬼子,正吃饭呢,咱那几个兄弟都被反绑着手坐在庙后,有一个鬼子押着。路上有一辆电骡车和一辆挎斗子。”


“你都看清了?周围还有鬼子没?”陈振华盯着他问道。


“没了,我盯了好一会才回来。”


“全体注意,准备行动,目标是土地庙的鬼子,那几个兄弟落到鬼子手里肯定得死,我们得把他们救出来。我负责把吃饭的鬼子打掉,王排长和麻子你俩先潜过去,要是我一炮没打掉,你们再补枪。”


“小李子,你一枪把看押的那个鬼子打掉,有问题没有?”


小李道:“没有。”


“好,出发,等我炮响。”陈振华望着他们三儿出了土坑,把手机枪背上,将八九式掷弹筒炮衣脱下来,边往山下土地庙运动边转动手柄,离目标约有120米时,他半蹲下将驻钣往地上一抵,呈60度射角。炮口上的白线一对远处围着吃饭的日本兵,大拇指伸进嘴里沾了口唾沫,朝敌人一瞄,把炮口往右挪了挪,装弹,拉皮绳发射。


“嗵”左手猛地一振,八九式掷弹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准确地砸在了鬼子们中间,“轰”炮弹碎片四散飞射,扑向了七个东洋兵,这几个关东军士兵军事素质也是了得,正在吃饭,听得了炮弹划破空气的咝咝声。几个人唰地就往外翻,就在这时“哒哒哒哒”麻子的歪把子和王排长的晋造手机枪子弹也泼了过来......


等陈振华跑过来,看见王排长、麻子正和两个鬼子对峙着,王排长扔掉手中的冲锋枪,捡起一把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手一指其中一个鬼子,说:“妈个X,你来!”


那个鬼子一见这个中国兵指他,“呀”就是一个骗左刺右的突刺,王排长也是气急了,没想到鬼子来了这么一着。急护左盘,“唰”地一声,刺刀捅了过来,王排长直到这时才看出招来了,忙往左闪,只见近半米长的刺刀生生地擦着右肋边捅了过去。


“哒哒、哒哒”麻子一看排长要吃大亏,忙用机枪将两个鬼子打翻。


“以后不要随便和鬼子拼刺刀,你们那是他们的对手!有冲锋枪不用,扔了和鬼子拼刺刀?自己那长那短还不知道?”。


陈振华上前用脚踢了踢几个鬼子,气呼呼地骂道。


他们仨儿到庙后一看,好家伙,七个国军官兵正张着嘴摸不着头呢,一看是自己人,心里那个激动啊,有几个兵都唔唔哭了起来。


陈振华越看他们越气,几个大老爷们,那个不比鬼子高出一头来,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俘了。他朝刚刚跑过来的小李子和麻子使了个眼色,他俩忙上前为这几个弟兄解开绳子。陈振华见那看押的鬼子倒在地上,钢盔沿子下的眉头正中被钻了一个洞,红的白的东西还在往出流,不由得高看了小李子一眼,虽说鬼子们个个都是好枪法,一百米距离内平端着枪打人没问题,但这二百米多米打额头的本事还是头一回见到。


陈振华回头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上等兵胸标说“你们是一九六旅四一三团的?”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啪”举手敬礼:“报告长官,饿们是一九六旅四一三团二营一连的,饿是连长刘大槐!”


陈振华瞅着他们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被俘的?”陈振华没好气的嘣出一句。


“唉,窝囊出个球了,饿几个押着两马车军火往原平紧赶,走到这才发现原平被鬼子围了个紧,天上尽是鬼子飞机。饿几人趁天黑把车上的弹药卸下来,搬进土地庙。哥几个几天没合眼了,乏得实在不行,就窝在这土地庙门口睡着了。结果,唉,透他妈的”


说罢,掏出半尺长的烟袋杆,挖了一锅子递给陈振华“长官,来一锅”。


陈振华接过来,把烟袋子从烟杆上解下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张白纸,沾着唾沫卷了两根,扔给王排长一根,又把烟袋扔给刘连长。刘连长叼上烟锅,嘬得烟丝呲呲直响,瞪了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兵一眼,“嘭”一烟锅砸在小兵脑门上,“挨球货,叫你站岗,你,你他妈睡觉,害得爷们被鬼子包了饺子,叫19军兄弟笑话。”


列兵捂着头上的包,委屈的泪直打眶。


“行了!”陈振华瞪了刘连长一眼,刘连长忙解释:“长官,饿几个搬箱子,寻思着怕他乏了,晚上站岗时睡着,就让他守弹药箱,几十箱军火硬是没让他伸个手指头,谁知,他还是睡了。”陈振华一摆手道:“有多少弹药?”“三十箱11口子弹,20把手提机关,10箱大号手榴弹,20把大眼盒子。饿们营长寻思巷战时这玩艺们占便宜,让拉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